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十四章 切齿之恨

第十四章 切齿之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蓟城兽皮铺众多,昆雄和飞羽跑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将大部分兽皮铺的收购价格问个清楚,并在返回客舍之后向李安汇报。

    在客舍舒舒服服的住了一夜之后,第二日一早,李安三人便以最高的价格将所有兽皮卖了出去,得到了五百金。

    五百金正好五十挺,总重量是后世的四十余斤,拿在手中倒是挺沉的,这让三人都异常兴奋。

    “大兄,兽皮卖完了,我们回去吗?”

    李安轻轻摇头:“大老远来一趟,自然要买些好东西。”

    “买什么?”

    “买马,而且一定要是好马。”

    李安知道,在大唐马匹是极为重要的交通工具,没有马将严重限制出行,马匹已经成了大唐最具时代精神的动物。

    至于滑雪板,受季节的限制太大了,除了冬季多雪的地域可以使用,其余时间出行只能依靠马匹。

    一行三人步行前往马市,并准备挑选三匹好马。

    “少郎,看看我的马,只要二十五贯。”

    刚刚进入马市,就有卖马的小贩介绍自己的马。

    这种只要二十五贯的劣马,李安自然看不上,轻轻摇头走过。

    “大兄,前面那些马不错,个个膘肥体健。”

    李安自然也看到了,并迈步走了过去。

    “好马,真是好马,膘肥体健,毛皮油亮。”李安赞不绝口,并轻轻抚摸马背。

    “少郎,这可是上等的好马,不能乱摸。”

    卖马小贩连忙拦住李安,在他看来,眼前这些穿着土气的少郎,是不可能买得起好马的。

    “这马怎么卖?”

    “哼,一口价,一百金一匹。”

    “大兄,太贵了,别买了。”

    李安听到这个价格也感觉太贵了,不过,他看得出来,这些都是好马,好马价格自然不会低。

    “一百金,为何卖这么高的价格?”

    “少郎,好马价格自然高些,而且,我的好马都配了上好的马缰、马鞭、马鞍、马镫和马蹄跌,买下就可以使用,另外,还送五日的上好马料,半年来都是这个价,我看少郎也是穷苦人,这边有三十贯一匹的普通马,买一匹?”

    “昆雄,给三百金,买下三匹。”

    李安豪掷三百金,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看着黄灿灿的三十挺金,马贩惊讶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并感到脸颊火辣辣的。

    “公子恕罪,草民是有眼不识泰山,好马都在这里,您随意挑。”

    马贩的嘴脸瞬间反转,态度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李安淡然一笑,与昆雄、飞羽各自挑选了一匹,并牵着马匹离开马市,虽说李安三人平时不骑马,但几年前李武曾教过他们骑马,所以,他们还是有点骑术的,至少绝不会轻易从马背上摔下来。

    “大兄,如今我们只剩二百金,还要买什么?”

    “先买些像样的兵器,而后,再给嫩芽儿他们买些礼物带回去。”

    “是,大兄。”

    蓟城的兵器铺有很多,李安在一处比较大的兵器铺里,买了三把做工精良的横刀、六把短小的匕首和三张硬弓,共花费了四十五金。

    而后又以五金买了布匹、首饰、玩具、糖果等小玩意,准备送给家中的四人。

    这么一通下来,卖毛皮所得的五百金,被花掉了三百五十金,仅仅剩下总数三成的一百五十金。

    不过,战马、兵器和礼物都是必须要买的,虽然花费很大,但并不能算浪费,剩下的一百五十金也算得上是一笔巨款,总之,这一趟出远门值了。

    蓟城作为河北道的行政中心,非常的繁荣和热闹,这里有很多值得去玩的地方,但李安心焦家中的亲人,所以,对这些统统没有兴趣,买好该买的物品后,便与昆雄、飞羽策马向白狼村方向奔去。

    在白狼村以北一里,一支溃败的大唐军队,停下来休整,这支队伍足有近百人,但个个筋疲力尽,并东倒西歪的躺在雪地上。

    “阿浩,蕃军很快就会追来,此处不是久留之地。”一名脸颊带刀疤的将领,大口喘着粗气。

    此人便是安禄山的亲信孙孝哲,而对面叫阿浩的军官,自然就是平卢军大将田乾真了。

    他们奉安禄山之命,偷袭奚族部落,但他们骄傲轻敌,还未派遣斥候侦查对方的情况。就贸然发起进攻,导致大败。

    若不是他们二人跑得快,早就做了刀下亡魂。

    田乾真看了看身旁疲惫的士兵,摇头道:“孝哲,将士们都已经走不动了,连我都没力气了,歇一会儿吧!蕃军不会这么快追来。”

    “好,那就歇会儿。”孙孝哲一屁股坐下,与田乾真背靠背。

    “阿浩,我军如此惨败,回去之后,该如何向都督交代!”

    “如实禀报。”

    “如实禀报?”孙孝哲大急:“阿浩,都督的脾气,你是知道的,若是因为我们的失误,导致大军惨败,只怕?”

    孙孝哲知道,有自己的母亲吹枕边风,安禄山绝不会重罚自己,但训斥是免不了的,而且会对自己非常失望,以后有立功的机会,就没自己什么事了,这样,自己的仕途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孝哲,你想怎样?”

    “决不能无功而返。”孙孝哲摸了摸脸颊的伤疤,眼神中露出一抹狠色。

    “不能无功而返?”田乾真先是蹙了蹙眉,而后便点了点头。

    所谓的好马,就是能够日行千里,而且,还不会觉得疲累,李安所买的三匹马就是这样的好马。

    从蓟城出发,日夜兼程,他们仅用了三日的工夫就抵达了白狼山脚下。

    “大兄,翻过前面的小山坡,再过一座桥就到家了。”

    “大兄,我都看到炊烟了,白婶这会儿一定在做饭,回去就有的吃了。”

    李安咧嘴一笑,一路日夜兼程,如今肚子还真是饿了,家中的亲人一定都盼着自己早些回去。

    “加快速度,回家吃饭,驾……”

    “驾驾驾……”

    三骑快马,迅速向白狼村奔去。

    “大兄,不对,不是炊烟,是浓烟,村里失火了。”

    翻过一座小山,飞羽发现了异常。

    李安抬眼一看,村里冒起了滚滚浓烟,足有七八处之多,这让他大吃一惊,心头瞬间闪过一丝不祥之感。

    “出事了,一定是出事了。”来不及多想,李安策马,以最快的速度奔向白狼村。

    策马奔过村头的小桥,出现在李安面前的是一片狼藉的景象,倒塌的房屋、散落的家具,杂乱的脚印,还有触目惊心的血迹。

    “嫩芽儿,白婶、狗子、小葵。”李安像疯了一样,向祖宅奔去。

    祖宅大门外,一滩血迹让李安如遭雷击,他立即飞身下马,闯进家中。

    “嫩芽儿,白婶,小葵,狗子……”

    李安声嘶力竭的大吼,但却没有一丝回应,院落里除了散落一地的家具,什么都没有。

    “嫩芽儿,你在哪里?”

    李安倚在正堂的柱子上,眼神空洞的看着天空,心中纷乱如麻。

    昆雄和飞羽,也像疯了一样,在三个院落中来回的寻找,但却毫无发现。

    伙房的大量食物全部失踪,西院圈养的小动物也一个不在,新建的院墙被砸开一个大的豁口,家中值钱的东西都被掠走。

    “谁干的,这是谁干的。”

    李安大吼一声,抽出新买的横刀,在正堂的柱子上乱砍一气。

    家中突遭如此剧烈的变故,李安实在无法冷静,心中涌起了无边的恨意,但他完全不知村里发生了什么,他想要报仇,却不知仇人是谁。

    村里到处是血迹,但却没有发现一具尸体,是全部遇害了,还是部分,自己的亲人到底是生是死,这些情况,李安都不清楚。

    “灭家之恨,不共戴天,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李昆雄额头暴起了青筋。

    “杀,一定要杀光这群畜生。”李飞羽将手中的马鞭摔在地上。

    李安握住腰间的横刀,大吼道:“昆雄、飞羽,全村挨家挨户的找,一定要查出这群畜生。”

    此刻,狂怒不已的李安,已经下定决心,只要找到凶手,不论对方是何人,有多大的势力,他都会义无反顾的前去报仇,就算血溅五步也在所不惜。

    嫩芽儿是他最亲的人,白婶、狗子、小葵也早就被李安当做亲人了,村里的百姓都是善良的乡亲,这么多亲人乡亲生死不明,村子如同废墟,如此状况,李安的内心怎能不升起切齿的恨意。

    “好,我们走。”

    昆雄、飞羽吼着应了一声,奔向村中。

    李安在祖宅仔细寻找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而后便向村子里奔去,与昆雄、飞羽一同寻找线索。

    “大兄,这些都是在村子里发现的。”李昆雄手中捧着一大堆物品。

    这些物品,有破损的弯刀,断成两截的制式横刀,散落的甲片,还有折断的箭矢,都是军中的物品。

    李安一眼就判断出,弯刀等物品是北方异族部落的兵器,而横刀等物品则是大唐军队的标准装备。

    蕃军与唐军的装备同时出现在村子的废墟之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小小的白狼村,难道成了双方厮杀的战场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