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燕京是后世的都城,全天下就没有人不知道这座城池的,可却很少有人知道,燕京居然是这么来的,是秦始皇为了奖励燕国工匠烧石灰之功,而刻意建造的一座城镇。

    不过,这燕京也就是一座城镇而已,在当时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是不会引起别人注意的小地方,而春秋战国时期的燕国都城蓟城,距离燕京镇也不远,算是同一个区域,都属于后世帝都的范围。

    李安一口气讲了好多个有关长城的有趣故事,虽然这些故事大部分都是明代时候发生的,但经过巧妙的修改,李寒露是听不出来的,反正这些故事她也没听过,自然不知道这是明代的故事了。

    李寒露轻轻用手拨弄着头发,想要继续听李安讲故事,不过,李安所知道的长城的有趣故事已经讲的差不多了,已经没有故事可以讲给李寒露听了。

    “夫人,故事就别听了,咱们还是欣赏一下周边的风光吧!这里的风景还算不错,不知道再过几百年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李安看向周围的风景,开口说道。

    德静县处在一个山谷之中,周围基本上全都是山峦,山上拥有不少的植被,但植被的覆盖率不是太高,从远处看过去,好像是郁郁葱葱的一片,但当你走到跟前的时候,就会发现植被比较的稀疏,就好比后世春天刚发芽的小草,脚下的一片总是很稀疏,能让人看到很多的泥土,可当你往远处看的时候,就会发现大地已经是绿油油的一片了,这是由于视觉的原因造成的。

    也就是说,德静县周边的山上是有植被的,但植被的密度不是太高,总有一些泥土暴露在空气中,从而显得有些干燥,但德静县所处的山谷周边,植被的覆盖率却是非常不错的,几乎看不到裸露的泥土,地面上要么是刚刚出芽的嫩草,要么是去年干枯的枯草和落叶,总之,植被是很丰富的。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自然是因为山谷之中有河流的缘故了,河流中的水会滋润两岸的植物,从而让两岸的植物非常的茂盛,而山顶太高了,就算山上植物的根系再发达,那也是不可能深到山下河流里的,他们只能依靠山上深层土壤的水分来养活自己,若是长期不下雨的话,很深泥土之中的水分也是会被吸干的,如此,根系越浅的植物就越容易被干死,只有根系足够长的植物,才能多撑一段时日,进而等到下一次降雨的到来,从而也就造成了山上的植物有不少的空隙,根系深耐旱的植物较多,而不太耐旱的植物和草本植物就相对比较少了。

    “东边二里的城池就是德静县的县城了,这座城池看着不大,估计也就几千人吧!”

    李寒露看着不太远的德静县城,开口说道。

    德静县最初的时候是一群士兵戍守的营寨,因为这个地方很重要,所以,才必须要派兵驻守的,到了隋朝的时候,因为重要性更加的突出,朝廷将其升级为德静镇,不久又再次升级为德静县,这便是德静县的由来。

    从这个县城的由来,便可以看出,德静县是一个重要的位置,要不然也不会再次建立营寨,并一步步升级为县城了,而这里的风光也确实不错,中间是风景颇好的峡谷,而两侧的山上虽然植被不是很茂密,但已经很不错了,至少比黄沙漫天的沙漠要好很多吧!

    而且,在有些地方也确实是沙漠,就是不知道再过几百年的时间,此处的山上会不会变成沙丘,又或者,整个德静县都会变成沙漠,这些情况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只要当地的老百姓不注意保护环境,那么,就一定会发生这些可怕的事情。

    两侧的高山是天然的屏障,游牧民族的骑兵若是想要南下,就必须从峡谷这里通过,尽管远处的高山也能爬上去,但马匹爬山的压力还是很大的,后勤压力就太大了,这也是城池建在山谷里的主要原因,另外,在面临外敌入侵的时候,城外的长城和大量独立的烽火台,也是能够起到很大作用的,他们与德静县县城遥相呼应,构成了一套完整的防御体系。

    在大唐平定北境之后,游牧民族已经基本上不敢继续南下了,长城和大量的烽火台首先就废弃掉了,而城墙自然是不能废弃的,还很好的保留着。

    “不错,两三千人应该还是有的,现在还没到吃饭的时间,若是到了吃饭的时间,城池里就会冒出大量的烟火,这必然是非常壮观的一幅景象。”

    李安看着远处的德静县县城,开口说道。

    大量炊烟是挺壮观的,不过,比这更加壮观的景象是可怕的沙尘暴,要知道德静县处在毛乌素沙漠的边缘,是沙漠边缘的一座县城,在大唐这个时代还算不错,可荒漠化的威胁时时刻刻都存在,而只要沙漠战胜周围山上的树木,那么,德静县就非常危险了,强大的移动沙丘,吞噬一座县城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儿,是轻轻松松就能完成的事情。

    尽管毛乌素沙漠在后世被强大的人类给征服了,可在大唐这个时代,想要征服沙漠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主要是老百姓不但不会支持,而且,都在做破坏水土的事情,凡事山上年代较远的大树和名贵树木,都被老百姓给砍伐了,这些老百姓砍伐树木,自然是为了盖房子,可这却也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这里的生态环境,让当地的生态持续的恶化,从而造成了后世面积宏达的毛乌素沙漠,让后世的朝廷花费了巨大的人力和物力来进行治理。

    破坏环境是非常轻松和容易的,可若是对破坏的环境进行治理,那就要困难的多了,是要花费巨大代价的。

    所以,还是要尽早保护环境的好,不要到了环境被破坏的不成样子的时候,才重视对环境的保护,那样一切就都晚了。

    李安前世生活的乡村,就经历了环境的巨大变化,小时候的乡村是那样的美好,到处都是鱼虾,只要下到河里去捕捉,就一定能够满载而归,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环境逐步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原先鱼虾遍地的小溪河流里已经是污水遍地,再也找不到一条鱼儿和一只虾子了,童年时候的乐趣再也无法复制了。

    这就是破坏环境的代价,只要河里的鱼虾死绝了,就算重新花费巨大的代价来治理,也不会有当初的效果了。

    李安二人在长城遗址上面悠闲的散步,前面和后面都是护卫,长城下面也有大量的护卫在周围,这阵仗着实不小。

    而因为长城遗址距离德静县的距离并不远,只有二里路的样子,所以,站在德静县城墙上的士兵,是能够清楚的看到长城遗址上的李安一行人的,若是只有一两个人在上面玩,自然不会引起这些士兵的注意,可百余人在这附近溜达,这情况就不得不引起重视了。

    尽管二里路的距离,让德静县的士兵看不清李安一行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可从李安所乘坐的奇怪交通工具,以及护卫们华丽的衣衫,就能够判断出,这不是普通的百姓,而是大有来头的人,是必须要引起他们重视的。

    很快,城头上的士兵,就把这个情况反映给了领头的校尉,而领头的校尉也不敢造次,在亲自上城墙上查看一番之后,立马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了自己的上级县尉。

    县尉亲自骑马过来查看,然后,派自己的副手去县衙,去请德静县的县令亲自过来看看。

    “崔县尉,您觉得他们会是什么来头,远远看着这一身的行头,来头肯定不小,这比刺史还要排场啊!”

    一名看门的校尉,开口说道。

    “当然不会是刺史,我们的王刺史每次来的时候,都会提前打招呼的,不会不吭不响的过来,而且,这破城墙有什么好看的,肯定不会是王刺史。”

    县尉崔二开口说道。

    这崔二是县令崔大海的本家侄子,也是他们老崔家最勇武的一个人,身材高大威猛,一脸的络腮胡子让他看起来有一种美髯公的感觉,而这个崔二也是极度的信仰关二爷,日常言行和举止都喜欢模仿关二爷的样子,就好像关二爷附体了一样。

    不过,这个崔二也就胡子有些像关二爷而已,但这个家伙不论武力,还是思想境界都远远比不上关二爷,他模仿关二爷的时候,尝尝给人一种东施效颦的感觉,而他自己却还不自知。

    就在说话的功夫,他也不忘一边说话,一边用手轻轻抚摸自己的美髯,时不时的还点了点头,装的就更像了。

    “崔县尉说的是,肯定不会是王刺史,那会不会是郭将军呢?听说几个月之前,灵州的郭将军被调到了夏州,主管剿灭马贼事宜。”

    校尉再次说道。

    崔二摸了摸自己的美髯,继续摇头道:“不不不,不会是郭将军,郭将军,本官还是见过的,不是这种场景,而且,郭将军喜欢骑马,不会乘坐这些奇怪的东西,也许,这一行人是刚从京城来的……”

    “京城来的?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去拜见一下?”

    校尉紧张的问道。

    崔二继续摸着自己的美髯,看着身旁的校尉,开口说道:“就算是拜见,也不该是我等前去,必须我叔父亲自去才行,这样才显得更有诚意,否则,上官是会怪罪的。”

    “对对对,小人真是太愚钝了,还是县尉考虑周到。”

    看门的校尉讨好的说道。

    其实,此时的德静县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所以,驻守在德静县的兵马数量很少,除了城内的三百驻守兵马是郭子仪麾下的精兵之外,城墙上和各城门的士兵都是从本地募集的民兵,数量仅有二百人不到,主要负责看守城池,若是真正打起仗来,那是完全不堪一击的,还好主要敌人都被消灭了,区区马贼倒也没有那么大的战力,对于守城战来说,这些三瓜俩枣也能派上用场。

    因为郭子仪有些不放心,所以,派了三百兵马过来驻守,这样可以确保绝对的安全,毕竟,他已经来夏州了,若是把马贼逼急了去攻占县城,他的老脸就没地方搁了。

    而既然德静县的防守兵马都是本地募集的,那么,托关系走后门的现象,自然也就非常司空见贯了,比如负责统领这些将士的县尉崔二,就是县令崔大海的侄子,而这个处处讨好崔二的西门校尉,同样也是通过走后门得到这个职位的,而且,也是通过再次走后门,获得了职位上的提升,成了西城门的老大。

    此刻,崔二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而他叔父县令崔大海却正忙着搂抱怀中的美人,这个县令崔大海已经五六十岁了,算是一个很高龄的人了,但人老心不老,对女子很有兴趣,尤其是妙龄的花季少女,更能够博得他的好感,他已经连娶六房小妾了,可这还远远不够,毕竟,小妾再多也有看腻的时候,只有不停的变换新的花样,才能让他足够兴奋。

    德静县的青楼很少,只有三五家的样子,里面的姑娘也不多,大概总共不足一百人,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曾承受过崔大海的蹂躏,一个都不曾落下。

    但青楼这种场所,是会不断补充新鲜血液的,毕竟,人都有年老珠黄的时候,若总是那么几个人,客人也会不满意的,只有不断的补充新人才能让自己的生意越来越红火,甚至有些精明的老鸨,会去别的县城调换姑娘,如此,姑娘还是这么多,可从外县来的新人,那也是新人,本地的客人一般是不会知道的。

    而德静县的青楼,只要有了新鲜的姑娘,首先就要让县令崔大海验验货,然后,才能让县城别的客人享用,若是崔大海对这个新来的姑娘比较满意,或许会连包一两个月,待他玩腻了之后,才能将姑娘交给别的客人,谁让他是一城之尊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