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安一口气讲完面粉和落雪的故事,一百多将士都听得入迷了,就连郭子仪和李寒露都陷入了情境之中,这个故事没啥好稀奇的,就是纯扯淡,但把落雪变成面粉,这个却非常的让人神往,因为几乎所有人都会有这样的愿望,希望漫天的大雪能够变成可以食用的面粉,如此一来,老百姓们就会有永远都吃不完的粮食了,谁听了这样的故事都会非常心馋的。

    “哈哈!李侍郎讲得好啊!不过,我老郭也能编一个,那个……从前有一个将军,在塞北前线打仗,大军的粮草被敌军奇兵偷袭得手,一把火都给烧没了,看着将士们饿肚子,将军非常着急,于是仰天大吼‘老天爷,您就把沙漠里沙子变成小黄米吧!救救将士们吧!’一时间,眼前的万里黄沙全都变成了小黄米,哈哈!哈哈……”

    郭子仪讲到一半便不再继续往下将了,或许,他的这个故事到此已经结束了,下面已经没有内容。

    将士们听着都激动了起来,虽然都知道这是假的,可若是真的话,那就太诱人了,想想冬季那么多的白雪能够成为白面,沙漠里那么多的沙子可以变成小黄米,这对于普通的将士来说,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

    “我也会讲故事,从前有个猎人,三十多岁了还没有娶到媳妇,有一天,他到山水上打猎,发现一只狐狸在撕咬一只五彩山鸡,猎人杀死了狐狸,救活了山鸡,结果,第二天,山鸡就化作一位漂亮的女子,交给了这个猎人,从此……”

    “我也能讲个故事,从前有一个贫苦的农户,他的土地在山上,地里的土只有三寸,下面全都是坚硬的石头,不论种什么庄稼,收成都很是不好,于是,这个农户就仰天大喊,让地里的石头变成金子,结果泥土下的石头都变成了金子,哈哈哈……”

    “还有我,我也能讲个故事……”

    将士们倒是不害羞,居然都跟着讲起故事来了,一个比一个能编,而编的内容,无非就是他们心中所想罢了,金子,美女这些都是普通人最渴望得到的东西,这些士兵自然也不会例外,他们最希望得到的东西大概就是这些了。

    “哈哈!将士们讲的也很好啊!讲故事嘛,其实也没啥难的,只要有想法,只管编就是了,想怎么编就怎么编,只要让听的人高兴就好。”

    李安开口说道。

    讲故事最重要的大概就是脑洞了,也就是说,要讲出一般人所想象不到的故事,这样别人才更愿意去听,觉得你讲的好,讲的有意思,若是脑洞太小,讲出来的故事没意思,那大概也就没人愿意去听了。

    老郭开口说道:“李侍郎,要不您再讲几个故事,让我们多听听。”

    李安点头道:“好,那我就再讲几个故事,还是关于罗隐的故事,这个故事叫做罗隐戏秀才,你们挺好喽!据传,罗隐年青时就很有文才,能够出口成诗,但由于家里穷,不得不经常外出做短工度日。清明边的一天,他帮东家种田,天上飘起了蒙蒙细雨,便跑回东家屋里吃点心,东家就捧来一壶酒和一盘。

    就在这时,东家来了三个秀才,于是,东家就招呼他们一同就餐。秀才们瞧不起眼前这位种田的小伙计,故意七嘴八舌地对罗隐提出刁难的话题说,面对此时此景,不妨各人做一首诗,表示自己的心情,才能动手动口,做得出有得吃,做不出只能干瞪眼。可否。罗隐才高八斗,岂会惧怕他们,心里暗暗好笑,却有意为难的说这恐怕不容易吧。”

    故事讲到这里,李安停顿了片刻,见众人似乎都挺有兴趣的,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在听。

    于是接着说道:“三个秀才得意地放肆大笑说,这是我等用餐前的规矩,反正有话在先,做得出,饱口福,做勿出,流口涎。于是,其中一位立马拂袖先吟,清明时节雨纷纷,秀才下乡觅诗文,吃个米粿喝杯酒,来年一定登龙门。

    罗隐听罢,点点头又摇摇头说,贵人倒胸有大志,可惜志大才疏。没等罗隐说完,第二位又迫不及待的吟上了,清明时节雨淋淋,秀才下乡祭祖坟,磕头干嚎多辛劳,黄酒米粿解烦闷。

    罗隐失声笑道:“原来是个假孝子,此时,第三位秀才早按捺不住了,就摆摆手抢着高声念道,清明时节雨飘飘,秀才下乡访姣姣。吃饱喝足转一圈,觅得佳丽藏金屋。

    罗隐嗤地笑道,失敬失敬,足下原来是位登徒子。“秀才们却不理会罗隐的奚落,一个劲地催他作诗。罗隐挥挥手说,莫急莫急,我的诗长着呢,诸位可要耐心听着噢,勿要中间打断,不然,我就要做不下去的。

    秀才们以为罗隐做不出,故作托词,便一齐说道,不打断,不打断,你尽管往下做,罗隐轻咳一声,从容吟道,清明时节雨滴答,种田老倌肚饿煞。喝杯老酒润润喉,吃个米粿填肚角,罗隐一仰脖子喝完了酒,嚼着米粿继续往下念,两个三个不够饱,再加四、五、六、七、八……他边念边吃,没等秀才们反应过来,就把一盘米粿吃得净光,尔后,打个饱嗝,续了最后两句,填饱肚子下田去,哪有闲空瞎搭白,说罢扬长而去,剩下三个秀才坐在那儿干瞪眼。”

    “哈哈哈哈……”

    “罗隐果然是在戏耍秀才,真的挺有意思啊!哈哈!”

    “罗隐是真的有才,要是换做是我,可做不了这么长的诗词。”

    “得了吧!你认得字吗?还作诗呢?你一句都说不上来。”

    “哈哈哈!”

    将士们显得很放得开,一点也没有拘谨的意思,看样子老郭平时与将士们相处的很好,大概从来就没有摆过官架子,这才造成了将士们在长官的面前很放得开。

    “李侍郎说了两个故事,都是与罗隐有关,可这个罗隐究竟是谁呢?是李侍郎编出来的,还是历史上确有此人呢?应该是编的吧!若有这么个人,我应该不会不清楚啊!”

    郭子仪疑惑的问道,他虽然是一名武将,但也是一个经常读书的武将,对古今中外的历史,还是颇为了解的,他确实没有听说过有一个历史名人叫罗隐的,所以,他觉得这是李安瞎编的。

    李安笑了笑,开口说道:“要说这个罗隐是谁,大概还要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结局讲完了,你们大概就知道罗隐是谁了。”

    卖关子果然有效,话音刚落,将士们就都凑了过来,要听李安讲接下来的故事,而且,表情很是急切,似乎不听完这个故事就不会罢休似的。

    既然将士们都要听,李安自然不能推辞,于是把这个故事也讲了一遍

    李安开口说道:“罗隐那张圣贤嘴,说话灵验的事,终于被玉皇大帝知道了。玉皇大帝一想凡间有这样的奇人,怎么得了?于是派雷公电母,风神雨神四处捉拿,一定要把罗隐杀掉。

    一日,罗隐从一个村庄经过,忽然大风大雨。他指着天说,指指风,指指雨,罗隐避在瓦窑里。罗隐边说边走进附近的一个破瓦窑里去,风不刮了,雨也不下了。可是接着又是雷声隆隆,电光闪闪,罗隐随口说,好在瓦窑是我藏身之地。他把藏说成葬,话音刚落,一声霹雳震天响,雷电把罗隐击昏了过去不久,又是大风大雨,破瓦窑崩塌了,罗隐就这样被埋葬在窑里。

    再说村里有个员外,员外家有一位千金小姐。这小姐生得聪明伶俐,才貌出众,虽年方十八,但尚未嫁人,员外把这个独生女视为掌上明珠,爱不释手。一天,员外发现小姐面容消瘦,神思恍惚,请来郎中给她看病,郎中诊完脉悄悄对员外说,你家小姐有喜啦!员外慌了手脚,急忙找夫人商量。夫人责骂女儿行为不轨,小姐放声大哭,夫人又追问丫环,丫环说,小姐一向行为正直,深闺未出,从未干过见不得人的勾当,夫人再三扒根问底,小姐把想起来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说到这里,李安再次停顿了一下。

    而老郭疑惑了,开口道:“这明明是两个故事啊!怎么听着没头没脑呢?”

    “罗隐都被雷电劈死了,这与他的身世有什么关系。”

    “是啊!后面的故事与罗隐更没啥关系。”

    “这个小姐肯定是偷人了,要不然怎么可能怀胎。”

    “不会是罗隐没死,偷偷的幽会这位千金小姐吧!”

    众人疑惑的问道。

    李安笑着说道:“你们急什么,我的故事还没有说完呢?原来,在两个月前,有一天,小姐读书困倦,想放松放松,就随丫环到后花园游玩。小姐见园中柑桔满枝头,一股香味惹得口水直流,怎么也止不住。丫环拣了一只又熟又大的摘给小姐。说来也怪,吃了那只柑桔后,小姐不知不觉的就有了身孕,并常在梦中与一个书生同床共枕。

    夫人听了,感到怪事就出在那棵柑桔树。她叫员外派人把树连根扒起来。那棵柑桔树的根很长,一直挖到墙外一里多的破瓦窑里,发现一具尸体。死尸还没腐烂,像一个喝了酒熟睡的人一样,满面红光。员外叫人把尸体挖起来,置了棺材,重新安葬在后花园内。

    过了几个月,小姐生下了一个男孩,娇小活泼,员外和夫人见了,十分喜爱,当成小孙抚养,后来,员外打听到破瓦窑那具尸体是罗隐,而小姐又是吃了柑桔怀孕的,就给小孙取名甘罗。”

    “甘罗?秦国上卿甘罗?”

    郭子仪熟读史书,一听到甘罗两个字,马上想到的便是秦国当年的少年政治家甘罗,也就是曾经被秦始皇赐予上卿的一个大秦帝国的重量级人物。

    少年成才在古今中外并不是很多,像甘罗这样十二岁便能够出使赵国,利用小小的计策,将赵国的十几座城池夺过来,这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做到的,绝对的少年奇才。

    而根据史书的记载,甘罗的爷爷是秦国左丞相甘茂,而这个甘茂的后代,有记载的就只有孙子甘罗,并没有关于甘茂儿子的记载,也就是甘罗父亲的记载,如此一来,李安讲的这个故事就更加有故事性了,让人很容易就把这个员外想象成甘茂。

    可老郭仔细一想又觉得事情不太对,因为李安之前所讲的故事里说的已经很清楚了,罗隐多年科举都未能成功,还戏弄几个秀才,可在大秦帝国那个年代,根本就没有科举制度,也没有秀才这个称呼,这些都是隋唐时代才有的,所以,这里面自然有很大的问题,如此,罗隐自然就不太可能是大秦帝国时代的人。

    而若是隋唐这个时代的话,可老郭左思右想也没有听说有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如此,基本上就可以断定,这个故事是李安随意编写的,内容的真实性并不是很高,但或许会带有一丝的真实性在里面。

    李安笑了笑,开口说道:“这个是我故事里的甘罗,可不是大秦的那个甘罗,哈哈哈!”

    不过是一个小故事而已,这里的甘罗与大秦帝国的甘罗确实没多大关系,而且,这个故事里的罗隐是晚唐时代的人,现在还没有出生呢?

    随便讲了几个故事,时间便过去了好一会儿,已经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了,郭子仪提醒李安该回去了。

    “有酒菜吗?这里环境颇好,不如就在此处吃晚饭吧!”

    李安还不想回夏州城,虽然这里因为人口的原因,商业还不是太发达,夜晚城门是关闭的,但有老郭在,什么时候想进城都行,这没有什么难度。

    郭子仪说道:“将士们只有干粮和水酒,哪里会有上好的酒菜,不过,距此不足五里,有一处开在柳树下的小酒店,那里面应该有不少的酒菜,我让将士们去买一些过来,应该用不了多久。”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