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盛唐不遗憾第一卷营州少郎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罗隐连续七年考不上进士,于是在第八年的时候,他自己编写了一部书籍,叫做谗书,但这部书籍之中,有大量讽刺现实,挖苦讥讽当代官员和权贵的内容,因此,当罗隐写出这本谗书之后,统治阶层对他非常的厌恶,甚至,罗隐自己也曾说过,‘谗书虽胜一名休,’也就是说,他写出了谗书,虽然得到了很多人的肯定,但他考取功名的希望几乎是没有了。

    之后,罗隐还是有些不死心,于是又陆陆续续的考了几年进士,一共考了有十多次,最终的结局不用说,肯定是失败了,铩羽而归的罗隐更加的抑郁,他自己承认的考试次数有十二三次,而史书称为‘十上不第’被很多人笑话。

    在唐朝末年,罗隐和许多人一样也想借助科举考试踏入仕途,一展宏志。但罗隐虽然名声很大,却六次没有考中,于是改名为罗隐。罗隐的才学确实出众,就连当时的宰相郑畋和李蔚都很欣赏他,但由于他的试卷里的讽刺意味太强,人也很狂妄,这使他在讲究谦虚的古代社会里非常孤立,考官们对他很反感。有次他投考时,正遇上大旱,皇上下诏求雨做法,罗隐便上书进谏,说水旱灾害是和天地一样共存的,无法立即消除,他劝皇上应该用心祈祷,那么百姓的庄稼受灾再重也会感激陛下的。最后说,先皇和大臣们都不能为陛下出力,何况做法的又是几个无名之辈,他认为此法不可取。罗隐的话太直率,有些讽刺的意味,最后皇上也没有听他

    对于罗隐这样的人,真的是太不适合做官了,就算是李安这样的正直之人,也是经常性的见风使舵的,见到地位高的,要多说一些好话,而罗隐这货,居然傲慢的很,根本不会向任何人低头,而这样一来,自然也就会得罪很多人了。

    李安记得罗隐在历史上被称为江东才俊,是一个很厉害的人,而有关他的故事,那也是非常多的,比如罗隐堵河,吃猪肉,路茶铺,酸死了,罗隐转世等等。

    另外,还有很多有趣的故事,也非常的有意思,比如天降面粉与落雪,罗隐戏秀才等等。

    比如罗隐堵河就很有意思,后世的玉林有条南流江,北流有条北流江,据说从前是同一条大河的。后来为什么又分成两条江呢提起这南北流向的二条江来,跟罗隐大有关系呢。

    罗隐从广东来到广西,见一条滔滔不绝的大河,像条凶猛的蛟龙,从大容山顶向南海流去。河床很高,每逢大雨河水上涨,常淹没两岸田园,冲毁村庄;若遇天旱,河水低落,又很难把水汲上来浇灌庄稼。因此,沿河一带的百姓生活困苦,向来厌恶这条大河。罗隐了解到百姓这一疾苦,决心把大河堵截起来,改变它的流向,让两岸的人们过上好日子。罗隐向山神要一座石山,挑过来连夜赶路,走走歇歇,歇歇走走。走了七七四十九里路,过了八八六十四个弯,终于来到大河将要入海的地方。他试探着把石山往河里一堵,觉得河水的来势凶猛,难以改变流向。于是又提起山挑着往回走,想拣个合适的地方再堵截起来。走着走着,突然听到“喔喔喔“的鸡啼声,罗隐急忙将石山往河湾一塞,河水被堵截起来了,溢起来的一股继续向南流去,另一股却转往北流去了。从那时候起,这大河便分成了南流和北流的两条江。水患减少了,沿岸百姓的生活也从此一天天好起来。

    再说罗隐听到鸡啼,知道石山再也不能挑走了,堵在那河湾处又感到不大适当,心里很是不乐。望着夜空,他掐指算算。子时还没有到,怎么鸡就啼了罗隐感到奇怪,就找来附近村子的社坛伯公问:“刚才是谁家的鸡啼“社坛伯公回答:“谁家的鸡也没有啼呀!““那是什么怪声“罗隐追问着。社坛伯公“噗嗤“一声笑了,说:“是我学鸡啼的“。罗隐十分生气,给他尝了两个耳光,喝道:“你平日作威作福,白要百姓供奉祭,却不为村里积点功德,反而酒醉饭饱之后,阴阳怪气乱叫,几乎坏我大事。听着!从今起,村中无你食宿地,村头路尾你栖身。后来社坛伯公总算有了悔改,他日夜巡游村庄,为百姓驱邪扶正,保佑平安。村民念他这些积德,就在村边建了一座社坛,逢年过节供奉三牲酒醴,可始终没有给社坛伯公盖庙宇。

    吃猪肉这个故事也挺有意思,据说一天傍晚,有一群村民正在闲淡吃喝,忽然见罗隐走过来,一些人怕惹祸招灾,都四散跑开了。罗隐感到奇怪,上前问一个还没走的伯爷公:“刚才你们谈论些什么“伯爷公说:“连年歉收,大家很久都没有吃肉了。刚才我们闲谈,想吃一顿足够的猪肉。“罗隐笑笑说:“这有什么难,你叫各位明天等着。”伯爷公走后,罗隐走到路边拐弯的地方拉屎:偏巧县太爷打遭回府,路过转弯处见有人竟敢拉屎挡道,不禁大怒,立即喝令衙役捉住重责四十大板。罗隐争辩说:“我拉屎关你屁事,吃了再走!“衙役气得暴跳如雷,举棒就打罗隐。罗隐往旁边一蹲,衙役直扑了个空,一个趔趄,跌了个“饿狗抢屎“。

    罗隐见衙役啃了满嘴屎,笑道:“真没用,竟吃不完我罗隐一泡屎。“县太爷一听说是罗隐,慌忙下轿上前赔不是,点头哈腰地说:“罗隐相公,刚才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请别见怪,望多多包涵!“罗隐板起脸说:“限你明天送五头大肥猪到村里来,不然……“还没让罗隐说完,县太爷就抢着说下去:“哎哟,我求求你别说了,区区小事,一定照办。“县太爷回去后,老怕罗隐会说他坏话,第二天一早,就差人送去了五头大肥猪。就这样,村里的男女老少,都美美地吃上了一顿猪肉。

    其余几个小故事,也都挺有意思的,个个都是非常有意思的故事,不过,也就是个故事而已,一看就不是真实存在的事情,是虚假的,是人为编纂的,图的就是逗人一乐,让看到和听到的人心里开心。

    两首诗读完,夕阳已经西沉,天空变得更加的暗淡,该是到了回去的时候了,不过,李安还不想回去,还想继续待会儿。

    为了防止出现危险,郭子仪见天黑了,便让一名护卫去调集刚才在城外训练的三百骑兵,让他们立刻前来护卫。

    刚才在太阳落山之前,什贲故城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有些雄壮,而在阳光完全消失之后,这里的环境就显得有些肃杀了,若是一个人待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觉得有些害怕的,就算是一群人待在这里,也能够非常明显的感受到这里的肃杀气息,让人的精神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

    “呱呱呱……”

    夜幕降临之后,一群乌鸦飞了过来,这里有数量不多的大树,有些因为年头太久了,都已经枯死大半了,只有极少的枝干还能吐出一丝嫩芽,而已经枯死的树枝只要遇到大风,就与可能被吹断,甚至连几只乌鸦的重量都支撑不住。

    “咔嚓……呱呱呱……”

    一根枯木树枝由于承受不了几只乌鸦的重量而断裂,而随着枯木的断裂,蹲在上面的几只乌鸦被惊的飞了起来,并在盘旋绕树三匝之后,重新落在不远处的另一根树枝上。

    这些乌鸦的胆子很大,即便郭子仪麾下的三百精锐骑兵风驰电掣的奔来,它们也没有丝毫的惊慌,仍旧静静的待在树枝上,只有极少数胆小的乌鸦飞到了更远处的树上。

    乌鸦的胆子肯定不会是天生的,而是普通的老百姓对乌鸦比较的忌讳,根本就不会有人去打乌鸦吃,甚至都不愿意去乌鸦比较多的地方,觉得这样很不吉利,如此一来,乌鸦就会觉得,人类根本就不是威胁,没有人会去伤害乌鸦,如此,它们看到人来了,又为什么要飞跑呢?不如留下来看热闹,看看这些骑马的人在干什么。

    三百骑兵抵达之后,什贲故城的气氛变得不那么肃杀了,因为这里有大量人声和马嘶,充满了热闹的气息,自然能够减弱这里的肃杀之气,而残破的故城,之所以会有一个肃杀之气,究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这里已经没有了人气,是因为没有人类的活动,到处都是残破不堪的断壁残垣,才造成了这里的肃杀气息,而一旦有大量人类进入这一区域,这里就会逐渐充满人气,肃杀的气氛就会逐渐减少,若是有人在此长期经营,这里就会重新变成一座充满人气的大都市。

    太阳落山不久,天色就完全暗淡下来了,月亮和星星开始出现在天空,让夜空显得不是那么的单调,尤其是明亮的月亮,让黑夜不至于太黑,显得别有一番情调。

    “李侍郎,天色已经黑透了,不如早些回去吧!晚宴估计都准备好了。”

    郭子仪开口劝道。

    “晚宴,还是算了吧!我就不去了,帮我推了。”

    李安还不想见太多的官员,在夏州城,见到的人越少就越好,这样才便于隐藏自己,若是人人都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了,那就不太好办了,随便出个门就被人认出来,那还如何微服私访,如何去茶楼里听人聊天,如何偷偷的调查马贼的眼线,所以,还是少见当地的官员为好,就当自己没来一样,而只要李安不见这些官员,这些家伙也没辙,谁都不能强迫李安接见。

    “好吧!李侍郎不愿意去那就不去,反正这些应酬也没啥意思,不去就不去吧!”

    郭子仪开口说道。

    李安点了点头,看了看夜色,说道:“此刻回去也没啥事,不如就多待一会吧!我给你们讲几个小故事听听,如何?”

    “好啊!李侍郎在大唐报发表的故事最有意思了,将士们都很喜欢看,那就给我们讲讲呗!”

    郭子仪兴奋的说道。

    李安摇头道:“那些是长篇,一部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就给你们讲几个小故事吧!这样时间也来得及。”

    “好,那就小故事,将士们,都过来听故事喽!”

    郭子仪开口吆喝道。

    一大群将士之中,有一半人马都过来了,还有一半在原地警戒。

    李安看了看具有一百多米听众,顿时便有了精神,看向众人,开口说道:“诸位,我要将的第一个故事,是有关面粉和落雪的,这两样东西都都是白色的,故事是这样的,在很久很久之前,传授有一年冬天,一位名叫罗隐的书生去京城参加科举,他屡次入京应考都是落榜,这次自然也不厉害,同样是落榜了,而落榜之后,罗隐的心情当然非常不好了,最糟糕的情况,是他身上带着的盘缠快要花光了,如此只得在长安街市上卖字糊口。

    一天,他连买墨条的钱也没了,于是就到处溜达。到了晌午,肚子实在饿得堂不牢了,就走进店家讨口饭吃,可是,进了好几家店,店老板都像是前世欠他多还他少的说:“朝廷俸禄天天加,自己都吃得上顿没下顿了,年纪轻轻的懒汉骨头,出去出去!“罗隐走出第四家小吃店后,仰首对天呐喊道:“天哪,我前世作了什么孽了呀,老天爷,你就下点面粉给我吃吧。“话音刚落,但听得北风呼啸,灰蒙蒙的天上,骤然漫天飘下了白茫茫的面粉,是又细又白的面粉,一时间,长安大街上的人们纷纷拿着畚箕和扫把,走出家门在抢夺上天赐予的面粉了。那些个老板都手执卫身棒,指挥着他们各自的佣人,“快点!快点!“还没过十几分钟,抢面粉的人们就开始大动干戈了,霎时,街面上呈现出一片打闹的混乱局面。

    正在这当口,一队骑着白马的官兵来了,他们手中挥舞着马鞭,对着杂乱的人群猛抽过去。其中为首的对大家大声喝令:“所有的人听着,天上落下的面粉就是皇粮,你们必须全部交给我们。否则,格杀勿论。“看到这些,罗隐后悔自己开了金口,即将酿成惨祸。于是,又对着苍天大喊道:“苍天哪,我宁愿自己饿了,落面粉快好落歇了“。说来真神奇,罗隐的这么一句话,天上落下的面粉,马上变成了会融化的雪了。原来是上天把罗隐的“好落歇了“,听成了“好落雪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