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什贲故城是大汉朝的朔方城,是当时大汉朝廷在北方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城池,在朔方城建立之前,这里曾经是匈奴人盘踞的地方,匈奴人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很多年,这一区域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河套地区。

    汉匈之战的时候,匈奴集结大量兵力,进攻渔阳,上谷,而当时的车骑将军卫青则率领大军进攻河套地区,通过一系列的作战,将匈奴人赶出了河套地区。

    这一次战役是大汉朝对匈奴的第一次大战役,当时卫青率领四万大军从云中出发,采用“迂回侧击”的战术,西绕到匈奴军的后方,迅速攻占高阙,切断了驻守河南地的匈奴白羊王、楼烦王同单于王庭的联系。然后,卫青又率精骑,飞兵南下,进到陇县西,形成了对白羊王、楼烦王的包围。匈奴白羊王、楼烦王见势不好,仓惶率兵逃走。汉军活捉敌兵数千人,夺取牲畜一百多万头,完全控制了河套地区。

    河套地区水草肥美,形势险要,汉武帝觉得这个地方是一个好地方,于是下令在此修筑朔方城,设置朔方郡、五原郡,从内地迁徙十万人到那里定居,还修复了秦时蒙恬所筑的边塞和沿河的防御工事。这样,不但解除了匈奴骑兵对长安的直接威胁,也建立起了进一步反击匈奴的前方基地。

    所以说,朔方城对于大汉朝廷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北方城池,也是大汉朝北方朔方郡的治所,在大汉王朝举足轻重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正因为朔方郡的重要性,所以,大汉朝时代的朔方城绝对不是一座小城,而是一座比较大的城池,一座巍峨的大城,只可惜此时已经只剩下些许断壁残垣了,新的朔方城就在不远处。

    而大汉朝消失的朔方城,之所以后来被称作什贲故城,是因为这个称呼是番语,大汉朝之后,北方一直是各个少数民族争霸的地方,他们自然要按照自己的语言来称呼这个城池了。

    很快,李安一行人就抵达了什贲故城的遗址,在抵达这个遗址之后,李安再一次感受到了什么事凄凉,大汉朝的朔方城很大,但眼前的遗址却很小,而且,还比较的分散,仅从遗址残存的痕迹,很难想象出这里曾经是大汉朝的北方重镇,一个拥有众多人口的城池。

    这里的断壁残垣太破败了,最高的一处断壁残垣仅比人稍微高一些,更多的只有半人高,显得非常的低矮。

    李安走到一处断壁残垣跟前,轻轻蹲下身体,抚摸这个断壁,感受历史的厚重和岁月的无情。

    因为长期无人打理,这里成了野草横生的地方,而因为气候的缘故,此时,这里还没有大量的鲜嫩杂草,只有去年枯萎的干草和各种落叶,不过,轻轻扒开枯萎的干草,就可以看到下面有一些嫩绿色的新草正在长出,这预示着春天就要来了。

    李安用手拔断壁残垣间的干草,这让郭子仪颇为诧异,问道:“李侍郎在找什么,是草药吗?”

    “老郭,这下面有绿色的新叶子了,把上面的干草拔掉,下面的新鲜嫩草才能更好的长出来。”

    李安开口说道。

    老郭一脸的黑线,这么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哪里值得李安来做,而且,这里是一块荒地,这里的杂草也没啥价值,让杂草更快的长出来,这有什么意义,没有意义,真的是一丁点的意义都没有,纯粹是无聊的浪费时间罢了。

    不过,对于李安来说,这就是生活,在野外拔野草也是一种享受生活的方式,一种可以让人很快乐的方式。

    生活处处都充满了美好,一花一草都是生命,野外的每一棵草与人一样,都是地球上的生命体,应该受到同等的尊重和爱护。

    “李侍郎的爱好,就是与众不同啊!来人,你们也一起拔野草,把这一片的野草全都给拔了。”

    郭子仪天生具有一定的讨好基因,见李安喜欢拔野草,便让身边的护卫一起过来干活,干的野草也是很好拔的,很快,好大的一片区域的干草就都被拔光了,露出了下面的绿色嫩叶。

    李安站起身来,高兴的说道:“你们看,把老的枯叶拔掉之后,这一片的风景是不是更漂亮了,已经是绿油油的一片了,哈哈!”

    “断壁残垣间出现一抹春色,的确是好风光,也是一个好兆头,春天到了万物复苏,也快到春耕的时候了,各种种子肥料的贸易必然增大,耕牛和耕地机器的贸易也会进入夏州,马贼的活动也会变得更加的猖獗,情况只会比秋收的时候好一点点,必须要好好防范才是。”

    郭子仪感叹的说道。

    看着一抹绿色,老郭居然能联想到打劫的马贼,这可不是老郭的联想能力丰富,实在是因为他主要负责的使命就是剿灭夏州一代的马贼,所以,必须时时刻刻牢记自己的使命,始终把剿灭马贼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哦,看来春天来了,马贼也要蠢蠢欲动了,这倒是个好机会啊!好久都没有打仗了,也该练练手了。”

    李安显得有些兴奋。

    此刻,距离春耕还有一些时日,不过,种子肥料和各种春耕用品是肯定要提前准备的,就好比春天的时候要准备夏天的衣服,夏天的时候要准备秋天的衣服,秋天则准备冬季的棉衣,真正到了冬季则开始准备春装,所有季节都要提前做好各种准备,这样才能在情况出现的时候不至于惊慌失措。

    而种子肥料和春耕用品的提前贸易,必然会给夏州城带来更多的商业繁荣,商品的贸易量必然会出现一个快速增长,如此有油水的一个好机会,马贼们怎么可能会错过呢?打劫商人是致富的捷径,越是在贸易频繁的时候,就越能够打劫到足够数量的财富,这对马贼有极大的吸引力。

    一听说马贼蠢蠢欲动,李安的一颗心也跟着蠢蠢欲动了起来,也不知何时能够找到马贼的踪迹,这些马贼长相如何,是凶神恶煞的模样,还是普通百姓的模样,会不会有漂亮的妹子,非常水灵的那种,要是有漂亮妹子的话,说不定能盘一个也说不定,当然要背着寒露娘子了,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任谁都没有办法。

    “夫君,你笑什么,还笑成这个样子。”

    李寒露走过来,拉了拉李安的衣脚,小声提醒道。

    “额,我失神了,没事了,没事了。”

    李安尴尬的吁了口气,显得有些心虚,当着夫人的面思春,这的确有些不太好。

    李寒露嘴角嘟了嘟,并没有说什么。

    太阳已经开始西沉,距离黄昏已经不足半个时辰了,尽管夏州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但今日是没有办法去玩了,只能等过几日再去了,而黄昏的故城必然别有一番风景,所以,李安觉得等待黄昏过后再回去不迟,至少也要看看黄昏的夜景。

    从断壁残垣直接看过去,这就是一片破败的故城遗址,没有任何巍峨可言,可只要动用自己的思维,按照残存的痕迹去思考,去想象一下,便不难想出这里曾经的辉煌,巍峨的建筑和庞大的城池仿佛都近在眼前。

    随处可见的杂草和刚刚长出的新芽,掩盖不住旧日的伤痕,断壁残垣也以它特有的昂然姿态,显示着这座城池曾经的不凡。

    一想到曾经卫青大将军攻占河套地区,并在此处建立朔方城驻守,李安的心情就万分的激动,若不是曾经大汉朝廷有如此的雄途伟业,整个民族也不会有后世的名称,大汉朝的强大从朔方城的遗址就能窥见一斑。

    太阳很快就落山了,在夕阳的照射下,什贲故城显得稍微有了一丝雄壮,金黄色的光芒照射在断壁残垣之上,就犹如给这些断壁残垣粉刷了一层金黄色的油漆,让这里的废墟,一下子就变得更加的高大上了。

    如此雄伟的场景,怎么能不赋诗一首呢?

    “百尺高台勃勃州,大刀长戟汉诸侯。征鸿过尽边云阔,战马闲来塞草秋。国计已推肝胆许,家财不为子孙谋。仍闻陇蜀由多事,深喜将军未白头。”

    李安开口背了一首诗,这首诗就是唐诗,不过,是晚唐诗人罗隐写的,所以,就算李安抄袭了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也不会有人跑出来揭穿。

    而这首诗词的意思,是显示了诗人对大唐夏州胡常侍的肯定,夏州曾经是赫连勃勃控制下的土地,大汉朝也曾经统治这里,经过战争的破坏,夏州城已经不复当年模样,好在夏州城的胡常侍是一个忠君爱国的将领,他一心为国不为自己的子孙谋私利,蜀中一带也有动乱,而让人高兴的事情是胡常侍还很年轻,有他在,大唐就有希望。

    不过,这首诗放在眼下,也有些应景,只是比当初诗人写诗的环境差了不少罢了,有些地方可能又些对不上。

    “陇蜀由多事?怎么,蜀中也有动乱?”

    郭子仪别的没听多少,这句话倒是听得真切,心中狐疑,便开口问道,至于最后一句深的将军未白头,他自然明白说的不是他,因为他的头发一句白了,而大唐头发还没白的将领多的的是,完全有能力守护大唐的万里江山。

    “是啊!蜀中的山贼可比夏州的马贼多多了,不过,都是一些零散的贼人,成不了什么气候,有空去把他们收拾了就是了。”

    李安开口说道。

    这种事情随口就能说出来,在大唐这个时代,任何地区都有数量不等的山贼和土匪,这种盘踞深山的贼匪势力,一直存在了几千年,在中华所有的封建王朝,都存在盘踞山川的贼匪之辈,完全就没有办法杜绝。

    “好诗,好诗啊!李侍郎再来一首呗!”

    老郭笑着说道。

    李安想了一下,开口道:“故城废墟夕阳斜,屹立残垣怅望中。万里山河唐土地,千年魂魄晋英雄。离心不忍听边马,往事应须问塞鸿。好脱儒冠从校尉,一枝长戟六钧弓。”

    这次不是完全的抄袭,开头进行了一些改动,说的是什贲故城的废墟沐浴在夕阳之中,李安站在断壁残垣间看向远方,万里山河都是大唐的土地,在这土地上千百年来有多少戍边英雄为国献身捐躯,边疆的一代代人所经历的苦难不忍心去倾听,以往历朝历代的事情不堪去询问,在马贼袭扰的当下,最好脱掉文人的帽子去做一个武官,拿起武器去打击马贼,保护边疆老百姓的正常生活。

    虽然这首诗还是有一些毛病的,但总体也还算应景,应该算得上是一首好诗了。

    郭子仪给予了肯定的评价,觉得已经很不错了,他是武将,对诗词不是太在行,听着朗朗上口就会觉得不错,事实也确实是不错的。

    而李安对这首诗是不太满意的,因为这首诗的总体气息有些太沉闷了,显示出作者内心的沉闷抑郁之气,李安都怀疑这货有抑郁症,为什么写的每一首诗都是如此的抑郁呢?

    当然,也不能怪罗隐大诗人,因为他生活在动乱的晚唐时期,而他自身的遭遇又比较的坎坷,一次次的失败在不停的打击他,让他最终变成了抑郁的气质,猛一看就是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

    后世之人知道罗隐大诗人的不多,因为很多人都不爱读书,尤其是不爱读古文,自然也很难知道古代的大诗人了,能知道李白杜甫就不错了,罗隐的名气比李杜要小得多,自然不会被注意,另外,后世的老百姓都比较喜欢豪气的诗词,而不太喜欢憋屈抑郁的诗词,而老罗的诗词太抑郁了,不受欢迎也就理所应当了。

    罗隐的一生就是一部悲剧的史诗,他从小就饱读诗书,是一个饱读诗书的优秀读书人,可是他去京城考进士的时候,却是连续考了七年都没被录取,这让他的内心备受打击,整个人都变得抑郁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