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寒露说的没错,这个老郭是人老心不老,很多时候确实会显得有些孩子气,总是愿意亲自尝试一些新鲜的事物,比如刚刚研发出来的摩托,就获得了老郭的喜爱,甚至,现在已经成为老郭的座驾了,比起骑马来说,骑摩托实在是太拉风了,感受不是骑马所能够比的。

    另外,老郭在骑车的时候,还穿了新式的铠甲,这种新研发的铠甲,不但更加的轻便,而且,防御力还更好,外形更是够炫酷,看上去那简直就是机甲战士,别提有多酷了,而在骑上摩托之后,那感觉就更加的科幻了,总之,奔驰在草原上,绝对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老郭的摩托速度比骑马的速度快很多,所以,刚才还是差不多距离的,此刻,老郭已经到跟前了,而其余的夏州官员还在后面几十步之外。

    “李侍郎,你还真的来了啊!看我老郭的摩托,骑的如何?”

    郭子仪一个帅气的停车姿势,立马就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哈哈!郭将军真是玉树临风,威风八面啊!怎么看都不像是五六十岁的人啊!这摩托骑的也没谁了,非常的不错厉害啊!”

    李安开口夸赞道。

    “这摩托比战马好骑,多练练就熟悉了,跑起来也比马快,骑惯了摩托就再也不想骑马了,哈哈!”

    郭子仪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看的出来,郭子仪是真的很喜欢摩托的,他非常喜欢这种拉风的感觉,这种拉风的感觉,会让他有一种回到年轻时代的错觉。

    正说话的功夫,夏州城的诸多官员都到了,他们依次下马,向李安行礼拜见,态度颇为恭敬。

    在这所有的官员之中,郭子仪的职位是最高的,他不但是当地驻军的统帅,同时还兼任好几项官位,是夏州城的实权人物,不过,也不是所有事情都是他说了算的,在调动军事力量方面,郭子仪有绝对的权威,州城的武官也要听从他的调遣,但在经济和贸易方面,郭子仪的话就没人听了。

    夏州城也算得上是大唐北方边境的一个重要城池了,而夏州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州郡,而是边疆的都督府,舒服中都督府,也算是比较重要的行政单位了。

    而在夏州所设立的都督府,需要管理夏州,绥州,银州,还有宥州,四个州郡,一共有十二个县,州境东西二百一十五里,南北七十里,人口不是很多,只有六千一百三十二户人家,人口不过数万而已。

    夏州本地有四个县,分别是朔方,德静,宁朔,长泽,境内有山有水,其中,最著名的山是契吴山,当初匈奴首领郝连勃勃游玩契吴山,看到了契吴山的美景,发出了感叹,曰‘美哉,临广泽而带清流。吾行地多矣,自马领以北,大河以南,未之有也!’可见契吴山是一座非常让人神往的美丽大山。

    只不过,随着游牧民族的归附,以及夏州贫富差距的持续扩大,此刻的契吴山已经成了马贼的天下了,里面藏着不少的马贼,具体有多少没有人知道,近千人的规模是肯定没跑的,说不定还会更多。

    无定河,同样是夏州的重要河流,也叫朔水,这条河流经过夏州城,是夏州城百姓的日常饮水来源,而在无定河上有一条支流,也就是乌水,是一条不长的河流,但因为发源于契吴山,所以,水质非常的清澈,是当地老百姓灌溉的主要来源。

    除了这些自然景物和城池之外,在夏州还有不少的名胜古迹,比如什贲故城,在西北方向,也就是汉朝朔方县之故城,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故白城,也叫契吴城,在夏州城北一百二十五里的契吴山,是当初郝连勃勃感叹这个地方太美了,所以,他的儿子就在这里建设了一座城池,并设立了郝连勃勃庙。

    还有郝连勃勃墓,在夏州城西面二十五里的位置,另外,在德静县西面二里地还有秦长城遗址,宁朔县的东北三十里有贺兰山,同时县正北十里有秦长城。

    至于长泽县,也有不少名胜古迹,比如在县城西南二十里,有阐熙故城,县城南方八十里,有百井戍,在县城北面五十里,有胡洛盐池,可以出产食盐,不过,产量真的不高,算是一个小盐池。

    总之,夏州一带,真的有不少好玩的地方,不去逛逛的话,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这一次既然来了,那就必须要好好的看一看,放松一下身心。

    在众多官员过来之后,郭子仪一一进行介绍,因为人太多,李安只能记住个大概,反正夏州的刺史,长史,司马,录事参军,录事,司功,司仓,司户,司兵,司田,司法,司士等官员全都到齐了。

    还有临近朔方县的县令,县尉,县丞,主簿等人也都到场了,总之,几乎所有的实权人物都到场了,以显示对李安的重视。

    一阵寒暄之后,李安把相关的技术人才留在了煤矿,并要求当地官员为这些人准备食宿等基本的需求,其实,煤矿这里原本就有足够容纳几百人的住宿房屋,只不过,这些房屋太过于简陋了,都是给挖煤的人工住的,档次是可想而知的,而李安麾下的人都是高级人才,怎么可以住在简陋的房子里,就算将就一下,那也要稍微进行一番改善才行,室内至少要进行一番装修,食物和水源要从州城运输过来,从而确保干净和卫生,以让他们可以更好的投入到勘察工作之中。

    而李安自然不会待在煤矿这里了,他要与郭子仪等人前往夏州城,并住在夏州城的最好房子里,这样才能符合李安的高贵身份。

    从煤矿到州城没有多远的距离,很快就到了,至于李安下榻的住所,则早就安排好了,就在郭子仪住处的旁边,房屋级别与老郭住的一样,这已经算是最好的一类级别了,房子有二十多间,是三进的院子,有单独的厨卫,还有会客的地方,甚至,后院还有假山和水池,里面养了好些金鱼,是疗养的好去处。

    当然,这样的建筑,与长安城李安的府邸差的就太大了,在夏州这偏远的地方,这样的建筑已经算是最好了,但终究是无法与京城的高级建筑相提并论的。

    虽然居住品质有所下降,但从京城北上之前,李安就有了心理准备了,北上之后的生活,肯定要比京城的家中要艰苦许多,这个是避免不了的,所以,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别人都把最好的给你了,还能说什么呢?

    因为李安从京城北上是突发性的,并没有事先通知夏州的任何官员,也就是郭子仪大概知道李安要来,所以,直到这些官员看到李安的那一刻,都搞不清李安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为此,有好多官员的心里都是怕怕的,有一种很心虚的感觉,尤其是算了错的官员,额头上都是汗珠,生怕李安过来就是惩治他们的。

    而在李安说出此来的目的,是为了调查煤矿之后,还是有很多官员难以放心,因为他们不是傻子,他们觉得一个小小的煤矿,根本就不需要李安这样重量级的官员过来亲自负责,随便派个人过来就是了。

    李安可不管这些人是怎么想的,也不管他们心里是不是害怕,玩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哪里需要去顾及这些官员的感受。

    长途跋涉是肯定很辛苦的,就算是躺在车上不动,那也是避免不了辛苦的,长途远行本身就是一种辛苦。

    休息了几个时辰之后,傍晚的时候,郭子仪带着十几名百姓模样的人,来给李安送食材,这些都是各级官员贡献的,他们知道老郭与李安最熟悉了,所以,都先送到郭子仪的府上,让老郭出面送礼,这也算是给老郭这个大领导一个面子。

    “老郭真是太客气了,这么多的食材,都够吃一个月的了。”

    李安笑着说道。

    郭子仪也不觅着,开口说道:“这些都是夏州城,还有朔方县的各级官员一起送的,只有这几坛老酒是我送的。”

    “一下子就送来这么多食材,看来夏州城很富有啊!各级官员也都很有钱呢?”

    李安开口说道。

    “夏州城在这一带自然算是富裕的,不过,与京城是没法比的,这里虽然这些年变化不小,可京城的变化就太吓人了,每年去京城一次,都觉得自己走错地方了,哈哈!”

    郭子仪笑着说道。

    随意的闲聊了一阵子之后,便开始关注马贼的事情。

    “郭将军,不是说这里的马贼挺猖獗吗?怎么来了之后,感觉老百姓生活安定,没有一个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呢?马贼都躲在哪里?”

    李安好奇的问道。

    郭子仪开口说道:“李侍郎刚来,还不太清楚,这里的马贼主要都隐藏在契吴山之中,契吴山方圆百里,山道纵横,植被也很茂密,还有不少山洞,北面还与草原相连,我部仅有八千兵马,能抽调的机动兵力最多五千,根本无法对这一区域进行合围,就算增加十倍的兵力也是做不到的,而这些马贼也很机灵,只要我部兵马一有调动,他们似乎就能提前得知,并早一步撤离,所以,真的不好打击啊!还好这些马贼只是劫掠商队的货物,一般情况下不会害人性命。”

    李安闻言,觉得这些马贼简直是成精了,而能够提前得知官兵进剿的消息,显然是有人通风报信了,这足以说明,在夏州城的官员机构之中,有人是马贼的内应,专门负责给马贼提供情报,从而促使马贼可以及时避开朝廷兵马的清剿,另外,还可以给马贼准确的商队通行时间表,让马贼可以准确的对商队进行打劫。

    另外,马贼轻易不伤人性命,这一点也同样是精明的表现,要知道打劫财物和伤人性命,性质是完全不同的,打劫财物的社会危害性相对要低很多,而伤人性命就属于情节特别恶劣的那种了,是很容易遭受严重打击的。

    现在这里的马贼京城打劫商队,朝廷仅仅就是把郭子仪派来了而已,若是经常伤人性命,朝廷自然就会更加的重视,估计就不是派老郭过来这么简单了,或许会派遣更多的兵力过来,而且,会给老郭下达必须剿灭的死命令,如此一来,这些马贼就真的要遭遇灭顶之灾了。

    在危害一般的情况下,马贼所遭受的报复自然也很一般,这就是马贼的生存策略。

    而李安也不得不承认,这些马贼深谙游击战的精髓,否则,不可能这么久了还不被剿灭的。

    “老郭啊!你对夏州的马贼了解多少,他们究竟有多少人马?使用的都是什么兵器,一个月能有多少商人遭到打劫。”

    李安开口问道。

    郭子仪想了一下,开口道:“我到此不过几个月,出兵十多次,与马贼遭遇仅有两次,对马贼究竟有多少人马,是真的搞不清楚啊!不过,应该不会很多,就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太难缠了,他们使用的兵器主要是强弓硬弩,还有贴身的弯刀,战斗力与我们的士兵相比,也差不了多少,至于一个月有多少商人被打劫,每个月都不同,三五次是最少的,多的能有十几次,现在情况稍微好了一些,有大军的护送和来回巡逻,商人的损失要小得多了。”

    “这么多次,看来商队的损失还是挺大的啊!若是多派几支巡逻队,把商人经过的通道都给覆盖了,是不是就能够解决马贼打劫的问题了。”

    李安假设性的说道。

    郭子仪摇头道:“兵力不够啊!夏州城的商队有五六条商道,这还不包括分道,每条道都不短,需要很多兵力,就算短时间能够震慑马贼,可不间断的出动四五千大军,对朝廷军费的耗费是很大的,如此,商人倒是没有损失了,可朝廷的损失就大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