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农夫与蛇的故事流传古今,这是伊索寓言里的一个小故事,说的是一个农夫很善良,在一个寒冷的冬天,赶集完回家的时候,在路边发现了一条蛇,以为这条蛇冻僵了,于是就圣母心发作,把这条冻僵了的蛇放入自己的怀中,很快,这条蛇就苏醒了,而苏醒之后,这条蛇便本能的去咬这个农夫,最后把善良的农夫给杀死了,农夫在临死之前非常的后悔,他后悔自己在做善事的时候,没能分清楚状况,由于自己的见识浅薄而害死了自己的性命。

    在这个故事里,农夫是可悲和无辜的,而蛇似乎也有些无辜,毕竟,这条蛇在下雪天本来是要冬眠的,是农夫的行为让蛇从冬眠之中苏醒,而苏醒之后,对于蛇类来说,难免会惊慌失措,从而毫不客气的攻击农夫,因为农夫的行为已经影响到它的冬眠了,而蛇类在大冬天的时候根本就无法寻找到食物,不冬眠会饿死的,攻击农夫也就理所应当了。

    虽然这只是蛇的故事,可反映到人类社会也是如此,有的人一看到别人贫困就生了圣母心,觉得自己应该去帮助别人,却不先搞清楚这个人到底是怎样的品行,需要用什么方式进行帮助,而一旦帮助的措施错误了,那就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麻烦。

    比如有的人受情伤了,整天浑浑噩噩的,一个异性同伴觉得太可怜了,于是就本能的去关心人家,从而让这个受伤的人走出阴影,可如此一来,这个走出阴影的人,或许会深深的爱上这个人,甚至会将其视为这辈子唯一的依靠,而安慰的这个同伴并没有这个意思,甚至,本身就是一个有家庭的人,可这个被安慰的人,会铁了心的喜欢人家,若是被拒绝,那就会产生恨意,也就是因爱生恨,从而去伤害自己曾经的恩人,所以,这种人是绝对不能安慰的,就算受了情伤,让他自己一个人慢慢想通就好,完全不能去帮助,至少异性同伴最好不要随便去做这个事情。

    还有的人遇到了经济困难,但这个经济困难是一个无法弥补的无底洞,永远都不可能填满,如果帮助了这样的人,那被帮助的这个人就会一直寻求你的帮助,直到把你的资产全部掏空为止,彻底的拖垮你,若是你想抽身,那就会彻底的得罪他,从而遭到这个人憎恨,甚至是报复你和你的家人,对于这样的人,也是绝对不能帮助的,谁帮助他谁倒霉,唯一正确的办法就是远离这样的人。

    有时候就算是一个好人,可若是帮助的方式不对,这个好人也会变成坏人的,比如有的人原本只是一个小角色,每天非常勤奋的干活,以此来养活自己和家人,甚至生活在贫困之中也不忘善良,可若是有人帮助这个人,带他去看这个花花世界,那么,这个人的心就会发生变化,当他见识过上流社会的豪华之后,这辈子可能就再也回不去了,就犹如一个从底层爬到高层的人,一旦重新降入底层就会心理崩溃,人一旦脱离朴实就会变的,当初在最低层勤劳干活的一个人,在进入花花世界之后,心态肯定会发生变化,是很难维持初心的,要求也会变得越来越多,而帮助他的这个人,一旦发现自己帮助之人变了之后,就会停止帮助,而这会让被帮助的人产生怨恨,因为是你让他看到了这个繁华的花花世界,而你却不能继续帮助他得到这些,这很容易产生仇恨。

    李安的前世就遇到这样的人,也是一个在乡下种地的普通汉子,因为收入太低了,家里就会吃不上饭了,于是李安大发善心,将其带到繁华的城市,并帮助他找了一份很轻松的工作,至少比在家中种地要高五六倍的收入,还为其租了廉价的房子,这人刚开始自然是感恩戴德,把李安视为生命中的贵人,可随着对城市这个花花世界越来越熟悉,看着周围的人收入比自己高那么多,一颗心就不安分了,觉得自己也应该拿到更多的收入才对,于是就再次找到李安,要求给他换个收入更高的工作,可这个家伙的能力实在有限,一个种地的普通农民,并没有什么技能,干最简单的工作才是唯一适合他的,而这个人却坚定的认为自己肯定能干更高收入的工作,只是苦于没有门路而已,而李安关系网深厚,完全可以帮助自己换个好工作,若是推辞,那就是不想帮忙。

    这个思维还停留在古代,在古代的时候,一个人当上了大官,身边的亲朋好友就都跟着辉煌腾达了,可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可李安所在城市是竞争极为激烈的都市,虽然也可以走关系获得职位,可那也必须要有最基本的能力才行,若是连最基本的能力都没有,走关系也是行不通的。

    于是,李安就只能拒绝帮助这个提出无理要求的家伙,可这个拒绝彻底惹恼了这个人,当场就发火了,眼神里喷出的怒火都能把李安给烧死,他甚至还大吼着指出,李安曾帮助某某某得到了更好的职位,又帮助某某某获得了好职位,只有自己还在干这个最低层收入最低的职位,却不去思考自己的能力如何,究竟有几斤几两,是否真的能够胜任更好的工作。

    有时候,不是别人不愿意去帮助,去做好事,而是有些事情真的不能做,前期帮助一个人的时候,这个人感恩戴德,可当他提出更高的要求,而你又不能帮他办到的时候,他就会恨你的,觉得你是故意不帮忙的,而你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别人不会给你解释的机会,而你越是先前对某个人很亲近,遭到这种待遇的机会就越高。

    假如李安当初只是冷冷的帮助这个人,让他获得了最低层的工作,然后就不在与他联系,任由他自己解决接下来的事情,那么,这个人未必会再次寻求李安的帮助,或者就算寻求帮助了,也不会在李安拒绝他的时候当面发火,毕竟,你们本来就没有太深厚的感情,又有什么理由发火呢?

    人一般都喜欢朝自己亲近的人发火,越是亲近的人,就越是容易成为不满情绪的出气筒,而若是两个人很陌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所以,颜如玉不论做了什么好事,李安都不会阻止,但绝对不会允许颜如玉把救下的人当亲姐妹,亲弟兄,对这些人进行无微不至的关怀,这样会非常的危险,至少救的人多了,总会出现白眼狼的,一定要控制距离。

    想做好事,只需要给点吃的,或者将可怜人收入自己的工坊,让这个人好好的适应工坊的环境,能够用自己的实力养活自己就足够了,别的事情真的就不需要管了,以免引火烧身。

    在李安的要求下,颜如玉都照做了,她救下好多人,也得到很多人的感激,但她确实没有过多的与这些被帮助的人接触,也没有给这些人提供不该属于他们的帮助,但颜如玉自己的内心,未必真的认同李安的观点,她很天真和善良,她总是更愿意相信,被她帮助过的人,都是有感恩之心的好人。

    当然,这样想也没有什么错,李安的担忧本来就是小概率事件,并不是所有人受到恩惠之后,都会索求无度,甚至得不到持续的帮助就恼羞成怒的,但总会有这样的人,而一旦遇到这样的人,就会给自身造成伤害。

    所以,即便只是小概率的事件,李安也不会放任这种情况的发展,他不会允许自己的夫人遭受这样的伤害。

    由于这是第一天灯会,且灯会的内容极为丰富多彩,所以,直到夜半子时的时候,大街上的人才逐渐的变少,道路才渐渐的变得更加的宽阔。

    行人是变得越来越稀少了,但卖点心的小贩却并没有一个离开的,全都在坚守自己的岗位,只要偶尔能碰到一个生意,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非常满意的事情了。

    在行人变少了之后,道路自然就变得更好走了,但此时的颜如玉已经没有力气继续走了,两条腿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做在一处小摊的凳子上,再也不愿意起来了。

    不过,随着行人的逐步减少,街道的车辆管制开始放松,原本不允许通行的车马已经可以顺利的在京城的大街小巷自由行走了,而这也就意味着,颜如玉不用再辛苦的步行欣赏花灯了,坐在车里看花灯就可以了。

    “来人,去把车开过来,夫人累了。”

    李安开口说道,并夹了一个花生米放入自己的嘴中。

    眼前这个小摊贩是卖花生,蚕豆,玉米这些小点心的小商人,且都是经过油盐爆炒过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吃在嘴里那是满嘴留香,只可惜不饿的时候,味道再好的美食都没有多少吸引力,吃了几口就没有兴趣了。

    车辆的位置有些远,所以,赶过来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而李安与颜如玉都累了,只能坐在凳子上一直等着,在大唐还没有出租车这个行业,也没有黄包车这类人力的车辆,脚踏三轮车也没有,所以,真的不太方便,大部分老百姓只能选择走路,或者自己购买交通工具也是可以的,而此刻,李安也只能等着自己的车过来接自己。

    “夫人困了没有?”

    李安关心的问道。

    “不,还不困,夫君困了么?”

    颜如玉笑着反问。

    李安轻轻摇头道:“有夫人陪着,我怎么会困呢?就算一夜不睡,那也是很精神的。”

    “客官,点心不好吃吗?”

    “不,是我们独自不饿,来,收钱。”

    李安痛快的把钱给付了。

    很快,车辆被开了过来,而街道上的行人变得更少了,这样一来,开车的时候就方便多了,而随着车辆逐步进入街道,行人也都自觉的走在道路的两侧,以把中间的道路让给车辆,而最中间的是大量的花灯,起到了一定的隔离作用,让相向而行的车辆和行人不会碰撞在一起。

    行人虽然是越来越少了,但灯会上的所有花灯,是肯定会亮一夜的,只不过,某些请来表演的人员会离开花灯,比如之前的青楼花灯,姑娘们肯定不会为了少数人还在受罪,珠宝表演的孩童也会拿着报酬回家睡觉,只留下花灯本身。

    上车之后,颜如玉嘴角带着满足的笑意,非常舒坦的躺下了,坐在柔软舒适的车内,这比坐在刚才的小凳子上,实在是舒服太多了,至少屁股不会再被硌的很疼了,也不用继续用两条腿辛苦的走路了。

    虽然刚才连续逛了很长时间,但真正逛的区域并不多,大约只有两个街道,一个是东市旁边的街道,还有一个是平康坊的街道,这两个小小的街道,耗费了李安和颜如玉大量的时间。

    毕竟,人多的道路不好走,几乎是寸步难行,另外,还吃了好几个小摊上的美食,多管了几个有自己没啥关系的闲事儿,如此,时间自然就被耗费掉了。

    此刻,大街上的行人少了,车辆的速度又比较的快,这逛起灯会来,速度自然不必多说,肯定是非常的迅捷,只需要用很短的时间,就能够欣赏到更多的花灯。

    京城最重要的花灯区域,自然要优先观看,距离也正好最近,那就是靠近皇宫院墙外的街道,这些街道上的花灯比如是最好的,因为皇帝和宫里的贵人,有好多都不太方便出宫的,如此,也就只能站在城墙上观看外面的花灯了,而宫里的贵人要看的花灯,自然必须是最好的花灯,负责花灯事宜的官员,岂能不明白这样的道理,所以,自然是不惜余力的把最好的花灯都放在靠近皇宫的大街上,以让宫里的贵人们,能够更好的看到街道上的花灯。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