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偷馒头的小贼跑了,而李安很好奇这个小贼,所以,让一名护卫跟了过去,想看看这个小贼的情况。

    “刚才的小贼,是不是经常过来偷馒头啊!”

    李安走到小摊跟前,开口问道。

    汉子回答道:“是的,大概偷了有十几次吧!一次都是两个,总共不到三十个馒头,今日实在气不过,才追上去的,可没想到这个小子倒也还算有良心,这些铜钱已经够三十个馒头的钱了,早知如此,就不追他了。”

    看得出来,这个汉子是真的有些后悔了,他大概是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有些鲁莽了,在这个举国同庆的好日子里,他居然为了两个不值钱的馒头,去追赶一名饥肠辘辘的乞丐,而这个乞丐最终却主动赔偿了之前偷馒头的钱,这让他很臊得慌,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不该如此对待一个小乞儿。

    这自然在李安的预料之中,自从刚才的小乞丐主动把钱送过来,李安就猜到了结果,问一句只是为了确认一下罢了。

    不过,这个小乞丐是归还了偷馒头的钱,可这些钱并不是他自己的,而是颜如玉给他的,他还了偷馒头的钱,却也欠了颜如玉,不过,这两者之前还真是不同,馒头是他偷的,而颜如玉的钱是主动给他的,所以,他或许是觉得,别人主动给的就是他的,而偷的东西才会有愧疚。

    这样的孩子是好是坏,李安还无法评价,这需要时间来进行证明,要等着孩子长大了才知道,或许这个孩子以后一辈子都是乞丐,如此,是好人还是坏人也就不重要的。

    “这附近有不少小摊,他只偷你的馒头?”

    李安开口问道。

    “附近是有不少小摊,可只有馒头最好偷,别的东西都不太好偷啊!您瞧那面片汤,这没法偷啊!还有这边的油炸麻花,刚出锅能把人的手给烫破皮。”

    卖馒头的小摊贩,开口说道。

    大街上的小吃有很多,馒头绝对属于最低档的那种,但馒头比较压饿,吃了之后更容易让人产生饱腹感,而若是吃某些可口的点心,可能要多花好几倍的钱,才能有同样的效果,对于穷人来说,能省就省一点好了,多花好几倍的钱,是他们所不能容忍的,这也是馒头铺子能够存在的理由。

    就谈话的一会功夫,就有好多人过来买了馒头了,而这些买馒头的人,无一例外全都是最贫苦的人,而穿着稍微好一些的人,都去吃旁边的油炸肉夹馍了,那个点心可比馒头美味多了。

    “你这馒头一共有几种啊!一天能卖出去多少?”

    李安关心的问道。

    汉子一边给顾客准备新鲜的馒头,一边回答道:“不多,也就五种馒头,有小麦面的,玉米面的,黑米面的,小米面的,还有红薯面的。”

    “哇,有这么多啊!红薯也能做成馒头?”

    李安好奇的问道。

    按照李安的理解,红薯这种食物就算是晒干磨成粉末,也是难以做成馒头的,这个难度有些太大了。

    “是红薯粉和小麦粉混合起来的,能吃到红薯的甜味,所以,就叫红薯馒头了,客官要不尝尝。”

    汉子说着,客气的拿出一个馒头要送给李安。

    “一样买几个,后会有期。”

    李安给护卫吩咐了一句,然后,就带着颜如玉离开了。

    “红薯馒头,味道的确不错啊!”

    李安掰开一个红薯馒头,与颜如玉一人一小块,剩下的都分给跟随自己的护卫了,只要尝尝味道就好,并不是为了吃饱。

    颜如玉点头道:“味道甜丝丝的,果然是红薯,若是馒头有馅就好了。”

    “馒头有馅还不简单,不过,这样的馒头价格就高了,而且,也不会那么压饿了,还有就是更容易变质,馒头能放好多天,可若是有馅的话,就放不了那么多天了。”

    李安笑着说道。

    有馅的馒头,胃口肯定会更好一些,这个在大唐应该是有的,只是稍微麻烦一些,成本自然也要高一些,刚才的小贩只是不擅长做有馅馒头罢了,或许,以后他会做这样的馒头的。

    不久,跟踪小贼的护卫回来了,并带回了李安所需要的消息,刚才见过的那个小贼偷馒头并不是为了给自己吃的,而是还有一个残疾的同伴,两个人一人一个馒头,坐在一起吃完了两个馒头。

    “真是可怜的孩子,今日他们是吃饱了,可明日呢?他们会不会还出来偷馒头,就这么一直偷馒头,这可不行啊!”

    颜如玉圣母心发作,眉头微微蹙起,显得很是同情,用同情心泛滥来形容是最合适不过了。

    “夫人打算如何?这京城的乞丐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总不能都收入工坊吧!而且,这些习惯了要饭的人,未必能够把活儿给干好,若是帮倒忙就不好了。”

    李安开口说道。

    自己的夫人性格善良,自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太过于善良的话,也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天底下的可怜人实在是太多了,可怜是可怜不过来的,就算把自己的家财给散尽了,也未必能够拯救所有人。

    “夫君说的是,不过,今日算是遇到了,要不就发发善心,先养他们一些时日,然后,让人教会他们干活,之后,他们就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

    颜如玉笑着说道。

    李安无奈的说道:“真拿夫人没办法,好吧!只要我的夫人开心那就好,不就是两个孩子么,咱家的工坊养得起。”

    不得不说,李安被颜如玉说服了,答应了颜如玉的要求。

    不过,就算如此,李安对于工坊干活的工匠来说,那也是剥削阶级,不论李安做的有多么的好,也改变不论剥削工匠的事实,但只要这份剥削稍微温和一些,也是不会让工匠们反感的,况且,工匠们也不清楚李安究竟挣了多少,他们也没有这方面的概念,他们只要挣足了钱,在李安的工坊里能拿到比别的工坊多得多的报酬,对于他们来说,这就已经是足够了。

    其实,冷静的时候,李安会觉得,自己开办工坊,那就是一个剥削的资本家,虽然稍微温和了一些,也没有用太过于严苛的制度去强迫工匠干最多的活儿,可剥削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

    每一个工坊里的工匠,都能为李安创造大量的财富,但这些工匠自己,却只能获得他们所创造的财富的十分之一,甚至只有百分之一,剩余的价值都被李安剥削了。

    而为了让工匠能够心甘情愿的被剥削,李安也采取了不少的措施,比如激励制度,对于干的好的工匠,给予极高的奖励,让他们可以获得更多的财富,甚至,在过年的时候,亲自去这些人的住处,给他们送去价值不菲的年货,以此来安抚人心。

    另外,为了博得好名声,李安还经常性的去做慈善活动,给没钱的穷苦百姓送温暖,从而让人对李安刮目相看。

    可这仍然改变不了李安作为一个剥削者的角色,后世的那些资本家也是同样如此,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激励员工的工作积极性,并让员工以企业为家,同时,他们还会非常夸张的展示自己创业初期的不容易,让被剥削的员工觉得,自己的老板能够有今日的成就,完全是用能力和吃苦精神拼搏而来的,而不是通过剥削得来的,进而增加自己拥有大量财富的合理性,一定程度上削弱人们仇富的心思。

    而为了更好的让员工卖命,资本家会选择偶尔以身作则,亲自去工坊干活,甚至在公开的场合,明确表示要把所有的员工当兄弟,不会抛弃任何一个兄弟,不会让任何一个兄弟因为贫穷而生活在悲剧之中。

    这些承诺其实不过是资本家的一种笼络人心的手段罢了,是当不得真的,因为当一个员工真的因为家庭的贫困而选择求助资本家的时候,资本家就会推翻自己之前所说的一切承诺,撕掉伪善的面具,暴露冷漠的本质,将这个因为家庭原因贫困且无法拼搏的员工给无情的扫地出门,任其自生自灭。

    资本家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剥削阶级,指望他们良心发现,去真心的关心和爱护员工,这是不可能的,至少,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的,或者说,若是真的出现这样的良心资本家,很快就会被时代所淘汰,变得一无所有。

    因为资本家之间的竞争是非常激烈和残酷的,很多资本家为了获得更多的财富和更高的社会地位,会通过各种手段去打击竞争对手,而最常用且最可靠的打击方式,无疑是降低生产成本,让自己所生产的产品更便宜,如此,生产成本高的资本家就要倒闭了,而降低生产成本的方式之中,最好操作的一项就是压榨员工,让员工干更多的活儿,领取尽可能少的工资,从而极大的降低人工成本,总成本也就跟着降低了。

    可成本高的资本家,也是不会愿意就这么被打败的,他们不会心甘情愿的看着自己的公司倒闭,所以,也会采取同样的措施,通过压榨自己的员工来降低人工成本,甚至压榨的更多。

    如此一来,大量的资本家,为了自己的生存和打败竞争对手,需要不断的加大压榨员工的幅度,甚至把员工往死里逼迫,造成不少员工自杀殒命,而资本家只会象征性的给点补偿,而且,还是处于道义上的补偿,并不会认为自己有什么错,毕竟,所有的资本家都是这么压榨员工的,若是自己稍微心善,那自己就会破产倒闭,如此,自杀的就是自己了。

    在所有人资本家都在不断加大剥削力度的环境之下,仅存的少量有良心的资本家也必须要狠下心肠,这样才能让自己活下来,而一味的心善是会拖垮自己的,只有甩掉累赘的包袱,才能够更好的轻装前行,让自己走的更远。

    当然,说的所有这些都是普通的资本家,并不包括垄断行业的资本家,因为垄断的资本家没有竞争对手,生存的压力没有普通资本家那么大,就算给员工多一些福利,也不会对自己的产业有多大的打击,就像李安所拥有的产业就是如此,在大唐是独一份的,利润都超过百分之一千了,这在后世的某个大胡子学者眼里,这是足以让人践踏世间任何法律,敢于冒着杀头的危险去做的事情。

    李安敢于任性的给员工大量的福利,让员工能有更好的居住环境,凭借的就是自己的垄断地位,若是自己的产业技术被别人掌握了,并制造出了相同的产品,那么,李安的垄断地位就会被打破,所生产的产品的价格也就会大幅度的降低,甚至,只能维持一个很低利润的价格,这样一来,李安就不可能任性了,除非放弃这个产业,否则就必须做一个残忍的资本家。

    得到李安的肯定,颜如玉非常的高兴,她也觉得自己今夜看花灯有些任性了,居然接二连三的做善事,先是收了一对可怜的母女,让她们去工坊打工,而后又要帮助两个小乞丐,这做善事都停不下来了。

    最关键的是,花灯还没有看完,若是下面继续遇到可怜的人,她会不会再次出手拯救,而她的能力又能拯救多少可怜之人,这些被拯救的可怜之人,是否会有一颗感恩的心,会不会感恩颜如玉。

    对于自己的夫人去做善事,李安从来都是不会反对的,但如何做善事,做到什么样的程度,李安是必须要提醒和干预的,因为斗米养恩担米养仇,若是善事做的太过头了,那就会给自己带来灾难的,会让自己引火烧身的,因为你无法肯定,你所救助的那个可怜之人,到底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大坏人,农夫看到蛇冻僵了,就把蛇放入怀中,而蛇苏醒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拯救它的农夫给咬死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