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羡慕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羡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有一句话叫爱屋及乌,李豫更喜欢妾室沈珍珠,所以,心里也更加的喜欢他们的儿子李适,而对于正妻崔妃所生的嫡子李邈,就相对没有那么喜欢了,但也绝对不会讨厌,毕竟,儿子是他亲生的,身上流着他的血脉。

    要说年纪的话,李适比李邈大四岁,李适已经到了学习的年纪了,而李邈才刚刚学会走路,还要好几年才能学习知识,按照一般正常的情况,一个女子成亲之后,一两年之内就会生孩子,而从李适比李邈大四岁就可以看出,崔妃是晚于沈珍珠嫁给李豫的。

    在这个时代,皇族大婚之前,一般都会选择先纳妾,待到了成年的年纪之后,才会选择大婚,才会拥有真正的正妻。

    李豫在成年之前,就已经被赐了几个良家子,其中,就包括沈珍珠,而崔妃是在成年大婚的时候,才嫁给李豫的。

    按照李豫的心意,她更喜欢李适,不过,李邈毕竟是嫡子,所以,在接班人的选择上,他只能选择李邈,而且,历史上也的确如此,身为嫡子的李邈,被任命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可惜李邈与他的亲娘崔妃一样,都是短命的人,二十多岁就死了,如此,继承人就成了李豫的长子李适。

    崔妃短命的原因,一个是因为性格不好,总喜欢生气这样对肝脏不太好,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杨家倒台之后,她失去了靠山,李豫不必再迁就她,慢慢的就疏远了她,这必然让她更加的生气,却又无可奈何,这样一来,身体自然就会遭遇很大的打击,在返回京城长安之后就病死了。

    简单的说,崔妃的死,多半是抑郁而终,是心情不好导致的严重后果,而在她严重抑郁到死去的这段时间,她的儿子李邈,必然是陪在母亲身边的,多多少少会了解到自己母亲的遭遇,如此,对他的幼小心灵必然是一种伤害。

    毕竟,母子连心,自己的母亲被父亲冷落,导致抑郁寡欢,作儿子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这或许是李邈的一块心病,如此,才导致了李邈的早逝。

    而李豫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心里略有愧疚,所以,并没有丝毫废弃李邈的想法,而是一直把他摆在最高的地位,一直比最宠爱的李适地位高。

    “我的王,快起来,王妃好像回来了。”

    沈珍珠听到前院的动静,知道崔妃已经回来,连忙开口说道,毕竟,她们现在这个样子,若是被崔妃看道了,估计又是一阵醋意,这样会很麻烦的。

    李豫很不情愿,不满道:“珍珠,在本王心里,你才是我的王妃,她算什么,若不是她的姑母受宠,她现在只能在蜀中乡下,嫁给一个土财主,看看她那泼辣的样,哪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气度,小家碧玉也算不上,就是一个泼辣的村姑。”

    “我的王,这话以后可千万不能乱说,妹妹是韩国夫人的亲生女儿,更是贵妃的侄女,身份无比尊贵,不是臣妾所能比的,臣妾只要能照顾我的王,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哪敢在乎身份。”

    沈珍珠温柔的说道。

    “哼,真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明明就是一个村妇,就因为贵妃受宠,这才……”

    李豫并不在意在沈珍珠的面前说崔妃的坏话,这也是他的心里话,说出来的话,心里会更加的痛快。

    “好了,我的王,赶紧起来吧!这个样子千万不能让妹妹看见。”

    沈珍珠挣扎着起身,并将自己身前的扣子系好,然后快速的帮李豫整理衣衫不整的外套。

    “珍珠,你至少也是我的妾室,为什么要躲,让她看到又能如何?”

    李豫感觉自己的尊严遭到了挑战,自然不是很高兴。

    “王,不要任性了,杨家势大,臣妾从侧门回去了。”

    沈珍珠向李豫抛了个媚眼,从侧门悄悄离开了,尽管就算她留在李豫的房中也没啥问题,可她是个聪明人,知道现在争宠的意义不大,万一真的闹大了,以崔妃的娘家势力,自己肯定要吃大亏,倒不如处处小心,能避免冲突就尽量避免,甚至,尽量不去惹崔妃不高兴。

    李豫其实也是底气不足,他虽然贵为嫡皇孙,但皇帝更宠爱贵妃,对贵妃的亲属更是非常优待,如此一来,若他与崔妃闹出大矛盾,估计吃亏的会是他自己,说不定还会影响他的地位,如此,他就亏大了,也就是说,他与摧妃发生矛盾,不论最终谁吃亏,对于李豫来说都是极大的损失,所以,他也是不敢与崔妃闹翻的,甚至,都不敢过分冷落崔妃,以免激发矛盾,他也就只能在沈珍珠的面前横一把,显得自己特别的男人,其实,只要见到了崔妃,马上就软了,至少,不是那么的硬了,没有在沈珍珠面前,所表现出的那种硬气。

    “王,你今日怎么有空在家,臣妾刚刚进府就听下人说你回来了,臣妾还不相信,特意过来看一眼。”

    崔妃果然见到李豫,开口打招呼。

    “哦,王妃回来啦!本王上午出去办事,正午回来拿点东西,本打算休息一下就走的,谁知一不小心睡着了,糟了,本王还有事情没办,不能耽搁了,要出府一趟。”

    李豫此刻实在没有心情与崔妃聊天,他情愿出去透透气。

    “王,王……”

    崔妃还想挽留,但李豫已经飘然而去,很快就离府而去。

    李豫坐车先去工地看了一眼,见没有什么事情,便去了研发中心,不过,李安今日没上班。

    “广平王,李侍郎今日告假,在家休息。”

    看门口走到车窗跟前,恭敬的说道。

    李豫显得有些不爽,略微考虑片刻,开口道:“去他住处。”

    李安一直不愿意住在长安城内,因为城外地盘大,能得到更多的土地建设宅院,而且,距离研发中心也比较近,上班比较方便。

    如此,李豫从研发中心的大门出发,很快就能抵达李安的住处。

    “广平王,小的这就去请阿郎。”

    李安的管家在前院,得知李豫到访,连忙把李豫请进来。

    “不必这么麻烦,你带路吧!本王跟你过去。”

    李豫说道。

    管家犹豫了一下,然后连忙顺从的在前方带路。

    他迟疑也是有原因的,毕竟,李安此刻在内院,里面女眷众多,是有些不方便的,不过,仔细一想,李安也不是那种食古不化的人,带李豫去内院,李安也不会怪罪。

    内院的围墙,按照李安的要求,被改成了镂空的结构,这样可以让视野更加的开阔,不容易让人产生压抑之感,至于私密性不足的问题,李安就不考虑了,就算被偷窥了,李安也是无所谓的。

    在靠近院墙之后,李豫看到了里面的情况,而管家则直接先行走入后院,向李安报告李豫到来的事情。

    “李侍郎的几位夫人,为何能相处的这么好呢?”

    李豫看到院落里,李安的几位夫人相处的极为融洽,内心自然是羡慕不已,这与他自己府上的情况,可相差的太多了。

    “阿郎,广平王来了,就在墙外。”

    李安此刻,正在与家人玩闹,整个院落里,足有十几个美丽的女子,还有好多个孩童,女人除了夫人,还有女仆,孩童自然全是李安的子女,这样的一大家子,聚在一起玩耍,可谓是其乐融融。

    “哦,广平王又来了,拜访的够勤的啊!把这儿当成自己家了。”

    李安说着站了起来,迈步走出内院。

    “广平王,看什么呢?”

    李安走到李豫面前的时候,李豫还在看向院子。

    对于这种情况,李安当然不会在意了,自己的妻妾被别人看到,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并没有丝毫的损失,而且,大唐风气开化,女子骑马出去玩,也是常有的事情。

    李豫尴尬的回过头来,看着李安,羡慕的说道:“李侍郎府上也是多位夫人,为何能相处的如此融洽,就好像是亲姐妹似的,真是让人羡慕啊!”

    李豫说的都是真心话,他是真的羡慕李安,他觉得李安的命真是太好了,府上有那么多的美人,而且,还能很好的相处,每次过来都能听到内院的欢声笑语,而在他自己的府上,则基本上就听不到任何的笑声,至少,他听不到像李安府邸这样的开怀大笑。

    也许是他的府邸太压抑了吧!不论是妻妾,还是府上的女仆,是没有人会在府上大笑的,最多也就是在他的面前微微一笑。

    李安闻言,淡淡一笑,看着眼前一脸羡慕的李豫,顿时觉得自己真是太幸福了,李豫虽然贵为嫡皇孙,但小日子过的,是真的不如自己,似乎不论是哪方便都不如李安。

    对于李豫提出的问题,李安自然也是知道原因的,而且,这个原因还是多方面的。

    首先,李安的夫人和女仆,都是李安自己精挑细选的,像那种妒忌凶悍之辈,李安自然不会要的,如此,自然也就遇不到崔妃那样的货色了,而李豫就不同了,李豫府上的王妃都是皇帝赐的,虽然这些女子的身份更高一些,但性格什么的,未必是李豫喜欢的,而李豫却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皇帝给他什么样的女人,他都必须无条件的接受。

    其次,李安的撩妹实力不是一般的强,知道如何能够讨女孩子的欢心,而这也是李豫所不能比拟的,对于李豫这种年轻人来说,李安是绝对的老司机,随便教李豫几招,就够李豫撩妹的了。

    最后一个就是地位的问题了,对于李豫这等人来说,不论自己如何宠爱妻妾,但他都是把自己摆在高于妻妾的位置的,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绝不可能仰视妻妾,而李安就不同了,在李安的心里,自己与妻妾的地位是平等的,甚至,偶尔仰视妻妾也不无不可,这一点是李豫万万做不到的,如此,也就不能让自己的妻妾彻底的放松下来,从而痛快的开怀大笑。

    这三个主要原因,只有第一个是能够告诉李豫的,后面的两个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第二个原因若是说了,是看不起李豫,而最后一个则不符合这个时代男尊女卑的事实,只有第一个原因说出来是最合适,最体面的。

    “哈哈!广平王就不要羡慕了,谁让您的身份太高贵呢?这老天爷是公平的,不会把所有的称心如意都留给一个人,在给你一样东西的同时,就会立马拿走另外一样东西。

    李安笑着说道。

    李豫听的有些糊涂,蹙眉思索了片刻,开口道:“李侍郎说的是什么意思,本王怎么听不太懂呢?什么叫给你一样东西,就会拿走另一样。

    李安解释道:“这个简单,就比如给你高贵的身份的时候,就会让你失去一些自由,普通老百姓的孩子,从生下来开始,几乎都会一无所有的,但想去哪里都可以,一个人就可以了,广平王生下来就锦衣玉食,可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待在很小的皇宫之内,出门和在家里都有一大群人跟着,做了任何事情都有人知道,哪有自由可言,这便是老天爷的公平之处,不让任何一个人拥有的太多。”

    “这个还真是,老天爷总不会让人太舒坦,总会给人找点事儿,让人心里堵得慌。”

    李豫自然也是有不如意的地方,开口感叹了一句。

    李安淡淡一笑,回头看向内院,开口道:“广平王的妻妾,皆是陛下赏赐的,身份地位都是没的说的,可未必能够如意,而我的妻妾,还有这些女仆,可全都是我自己精挑细选的,不符合心意之人,我自然不会选择,如此,自然能够好好的相处,不会有什么矛盾了。”

    “哎,还是李侍郎舒坦啊!妻妾都能自己选择,而我虽然贵为嫡皇孙,却要天天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人,真是太不顺心了。”

    李豫真心羡慕李安,能更加自由的选择自己的生活。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