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高处不胜寒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高处不胜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李豫的话并没有说完,后面的话,他还要酝酿一会才好说出来,毕竟,若是说的太快了的话,会让人觉得他别有用心,是要故意给杨国忠找麻烦,而且,他还没有想好这话该怎么说。

    不过,李豫是多虑了,他还没有开口,杜甫就已经先开口了。

    “广平王说的是,不过,虽然下官是无心的,但毕竟间接害死了刘大傻,若不写一篇悼文纪念刘大傻,本官实在是难以心安,难以心安啊!”

    杜甫还是有些自责,所以,决定写一片悼念刘大傻的文章,并为自己的无心之失悔罪。

    李豫一听,自然颇为高兴,杜甫写悼文是肯定不会留着收藏的,必然会在大唐报上发表,而只要杜甫把自己写的悼文发表上去,肯定会引起很大的反响,如此,御史府出的这个事情也就会让更多的人知晓了,杨国忠的名声也会跟着受到很大的影响,这对李豫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事儿。

    不过,若是这篇悼文能放在正刊的头条位置,那影响力就更加的不得了了,李豫就希望杜甫能把悼文放在头条的位置。

    “杜主编真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这样也好,写一篇文章悼念一下刘大傻也是好的,这样可以让逝者更好的安息。”

    李豫一脸认可的说道,顿了顿,开口随便说道:“杜主编写的悼文是要发表在大唐报上的吧!”

    杜甫点头道:“这个是自然,下官并不在意,在天下人面前承认自己的无心之失,大唐报的版面是越来越多了,随便找个位置就可以了。”

    李豫闻言,连忙打断道:“诶,这个怎么可以呢?杜主编的悼文应该写在头版头条才对,毕竟,杜主编当初就是把刘大傻的事情写在头条的,现在悼文也必须要放在头条的位置,这样才更合适一点,杜主编觉得呢?”

    “广平王说的是,放在头版头条也未尝不可,这才是对刘大傻最好的悼念,那就放在头条好了。”

    李豫的话,很容易的就说服了杜甫,让杜甫觉得很有道理,而李豫是大唐报的主编,把自己写的内容放在头条,也是没有什么难度的,他还是可以说了算的。

    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李豫心里是非常的满意,这一次前来大唐报衙门,他原本的目的,是为了地下停车库的事情,虽然这个事情被耽搁了,但却得知了杨国忠府邸又出事了,所以,他不但没有丝毫的失望,反而显得颇为开心。

    “杜主编,你忙着吧!本王还有事情要处理,就先回去了。”

    李豫觉得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待在大唐报衙门待下去了,他还要前往工地视察一番。

    “下官送送广平王。”

    杜甫觉得刚才有些失礼,连忙恭敬的说道。

    “不必了,不必了,杜主编还是省点时间写悼文吧!死者为大,死者为大啊!”

    李豫拍了拍杜甫的肩膀,然后便离开了。

    走出大唐报衙门,李豫的心情舒坦的很,虽然刘大傻死了,但却是帮了他一个大忙,刘大傻不论是怎么死的,只要是死在御史府,对杨国忠的名声都是一种损害,而这自然是他希望看到的情景。

    而杜甫则非常痛心,在冷静了一阵子之后,便返回屋内,开始写悼文,第二天一早的大唐报头版头条就是他的悼文了。

    正午的时候,杨国忠返回了住处,不过,心情显然不是很好,一个原因是因为一大早的,家里就出了事,心情自然不会很好,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在宫里也不顺利。

    他旁敲侧击的想要试探皇帝的心意,不过,李隆基并没有任何的表态,甚至还说出,希望李林甫能够早日康复,继续带领群臣来效忠自己的话。

    不过,回到府邸之后,杨国忠就不去想朝廷的事情了,他非常关心自己家里出的事。

    “管家,我交代你的事情都办妥了吗?”

    杨国忠返回府邸之后,第一句话,就是问刘大傻跳井这件事情。

    管家心里非常害怕,但该面对的问题,还是要面对的。

    “阿郎,人已经捞出来了,也运到城外了,这会儿估计已经埋了吧!”

    管家开口说道。

    杨国忠比较满意的点了点头,顿了顿,开口道:“一切都还顺利吗?没有泄露消息吧!”

    管家闻言,吓得跪在了地面上,一时不敢回答。

    杨国忠见状,大为不满,怒道:“怎么了,事情不顺利。”

    管家颤颤巍巍的说道:“阿郎,事情不太顺利,家里的那些没用的家伙,都不敢去捞井里的尸体,他们担心自己不小心,把尸体给弄碎了,触怒了亡灵,小人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派人去外面请人过来打捞,耽误了一些时间,不过,小人是千叮咛万嘱咐,让外出的下人不许胡乱说话,更多给了请来的几位捞尸人双倍的酬劳,让他们把嘴巴闭严了,不要出去乱说话。”

    “住嘴,你怎么办事的,怎么能请外人进来捞尸,府里养的更是一群废物,都是废物。”

    杨国忠本来就一肚子气,此时内心的火气再也压制不住了,咆哮了起来。

    “阿郎恕罪,都是小人的不是。”

    管家也不敢说什么了,开口就是认罪。

    “算了,这么大的事儿,估计也很难瞒得住,这也不能全怪你,不能全怪你啊!下去吧!下去吧!”

    杨国忠内心很烦,不过,一味的责怪下属也于事无补,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在管家离开之后,杨国忠烦闷的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思考自己府上最近出的这些事情。

    虽然这些事情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但也足以对自己造成一定的影响,毕竟,他现在是比较受宠的,是活在聚光灯下的人,自己的府上,哪怕只是出了一丁点的小事儿,都会引起很大的反响,都会引起全天下人的注意。

    高处不胜寒,此刻,杨国忠是彻底的感受到了,若是换成普通商人家庭,出了与自己家里相同的情况,则肯定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

    不过,在感受到高处不胜寒之后,杨国忠也在反思,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自己家里接二连三的出事,是有人故意布局,还是自己平时太宠着下人了,又或者是自己太过于跋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总之,杨国忠觉得,是到了好好反思的时候了,必须要好好的反思一番,否则,接下来还指不定出什么事儿呢?

    他仔细的分析了一番,觉得事情的源头,只不过是一个恶仆不小心冒犯到了公主,完全是一场意外,因为家仆不认得公主,出口嚣张了一点也是正常,这也是因为杨家受宠,所以,家仆也跟着气势很大,完全看不出是被人设计的。

    而后续的刘大傻哭诉事件,则是因为自己在一怒之下,把无辜的刘大傻赶出去导致的,但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了,被赶出去的恶仆,看上去并不是一个聪明人,他又是如何想到去大唐报衙门哭诉的呢?谁说给他指的路。

    最后,刘大傻回来之后,这才三天的时间,为什么会突然跳井呢?是真的自己跳井的,还是被人推下去的,若是自己跳井的,那跳井轻生的原因是什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刘大傻的跳井,而若是别人推下去的,那又是谁推的呢?谁要害刘大傻呢?

    思索半天之后,杨国忠突然大惊失色,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嫌疑人,毕竟,刘大傻去大唐报哭诉的事情,对他的名望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他自然是很生气的,一怒之下杀了刘大傻也是有可能的,至少,部分普通老百姓很有可能会这么想。

    一想到这些烦心事,杨国忠就一阵的头大,觉得内心一阵阵的心烦意乱,烦的不得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在另外一处府邸,李豫的心情却美的不得了,他此刻突然来了兴致,要王妃沈珍珠亲自剥坚果给他吃。

    “刚从工地回来,心情突然这么好,遇到什么好事了。”

    沈珍珠顺从的让李豫躺在自己的怀中,轻轻剥了一个坚果,放在李豫的嘴唇边上。

    李豫熟练的伸出舌头,将坚果裹入嘴中,轻轻的咀嚼,一脸的满足。

    “怎么,还不说,是不是遇到了漂亮的姑娘,不对,看这样子,比见了漂亮姑娘还要开心许多,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我的王这么高兴。”

    沈珍珠微笑着问道。

    他们夫妻之前的感情,还是非常不错的,可以说是非常的恩爱,毕竟,李豫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皇孙而已,并没有掌握帝国的大权,也不太可能娶太多的侧妃,若是等到他登基做了皇帝,想要继续这么宠着一个人就非常困难了。

    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很多皇帝登基之前,最多几个女人,而一旦登基之后,后妃就会越来越多,甚至,皇帝想要只娶一个,都不太可能,大臣们也不会答应的,会以传宗接代为理由,强迫皇帝多娶几个。

    在皇家,当一个皇孙,最多只能算是小富,而登基为帝才算是真正的功成名就,就好比后世的普通男子,一下子出人头地了,成为名声大噪的大富豪了,那么,之前憋在心里的欲望就会被释放出来,从而变得与之前完全不同了,由之前的普通老实人,变成了之后的花心大萝卜,大猪蹄子,把陪伴自己多年的糟糠之妻狠心的抛弃。

    当然,也有不变心的,不过,一个人会不会变心,外人很难看得出来,甚至,连这个人自己都看不出来,而在李安看来,完全不会变的花心男子是非常罕见的,他自己就已经有很多夫人和女仆了。

    李豫自然也是一个花心的人,历史上的李豫,在登基之前,只有两三个妃子,而在登基之后,一下子就变成十几个了,而且,他颇为没有良心,之前宠爱的沈珍珠在洛阳城,而李豫却没有及时的把沈珍珠给接回长安,导致叛军重新占据洛阳之后,沈珍珠的彻底失踪,让之后登基的李适颇为心痛,派人寻找了几十年,却始终无法找到自己的亲娘。

    不过,不论如何,此时此刻,李豫最宠爱的王妃就是她,毕竟,沈珍珠温柔贤惠,比嫡妻崔妃强太多了,很多时候,李豫都不想见崔妃,只想时时刻刻的与珍珠待在一起。

    李豫讨厌崔妃的原因,一个是崔妃性格强悍,非常喜欢妒忌别人,不是一个温柔让人满意的人,另一个原因,是崔妃的身份让他不爽,是杨贵妃的侄女,而李豫对杨家没有好感,若不是皇帝赐婚,他才不会娶崔妃为正妻。

    说起来也挺可悲的,自古以来,越是地位高的人,就越是没有选择自己妻子的权利,尤其是皇族和重臣的子女,都必须要接受皇帝的赐婚,想娶谁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皇帝一句话,让你娶谁就必须娶谁,若敢违抗那就是大逆不道。

    另外,自己看上某人,也是可以请求皇帝赐婚的,但看上的人,必须要是身份匹配之人,若是看上一个身份卑微的女人,是万万不能请求皇帝赐婚的,但娶回家做个妾室倒也是可以的。

    李豫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在大唐这个时代,他作为皇帝的嫡长孙,岂敢违抗皇帝的赐婚,不论赐给他的是谁,他都必须要谢恩接受,而皇帝也不是胡乱赐婚的,他是根据身份和地位进行匹配的,至于有情人终成眷属,那是不可能去考虑的。

    皇帝把杨贵妃的侄女赐给李豫做正妻,也算得上是亲上加亲的举措,在古代,上层社会就是非常喜欢亲上加亲的把戏,几个大贵族之间,频繁的进行通婚,这看似是一种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行为,但实际上却造成了血脉的退化,甚至,很多遗传病都找上门来了,从而让贵族越来越衰败。

    李豫非常讨厌正妻崔妃,但因为崔妃的背后是受宠的杨家,所以,即便心里再怎么不满意,但表面上对崔妃还是不错的,在李适之后出生的次子李邈,就是李豫与崔妃的儿子,也是李豫的嫡子。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