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盛唐不遗憾 > 第一千零八章 哭诉

第一千零八章 哭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大哭大闹的广宁公主,让驸马程昌裔颇为难堪,就连身旁的李安与李豫也感到颇为尴尬,还好围观的路人,大部分都被衙役给驱散了,要不然就更加尴尬了。

    程昌裔长得还算英俊,就是太瘦弱了一些,否则,也不至于被一脚踹成那样,而此刻,程驸马的脸上全是黑线,眼神之中满是委屈和愤恨。

    他还没来得及理论就被一个奴才一脚踹倒,心里自然颇为恼怒,而公主老婆大骂他无能更是让他很是委屈,他又不是五大三粗的武将,他只是一个文弱的驸马而已,自然撑不住狗奴才的一脚,另外,他是正常行驶,而对面的狗奴才很明显的越线了,要说有错的话,那也是狗奴才的错,他是没有一点错的。

    可不论他心里如何委屈,却不能有丝毫的辩解,谁让对方是公主呢?另外,他确实没有保护好公主,若是出发的时候,带个能打架的男仆,也不至于让自己和公主同时受伤了,总之,此刻的驸马程昌裔,满心都是懊悔,站在大街上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可总是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啊!大街上毕竟人来人往的,一国公主就这么站在大街上撒泼,实在是有碍观瞻。

    “广平王,我们送公主回府吧!”

    李安觉得这顿饭是吃不成了,还是赶紧把眼前的公主与驸马处置好比较重要。

    李豫连忙点头,不过广宁公主就不干了,大声道:“回什么府,不回去,我要进宫,我要见父皇。”

    “姑姑说进宫,那就进宫,进宫,进宫。”

    李豫也知道自己的这位小姑姑脾气不太好,哪敢违逆她的意思,说完示意身后的男仆去把自己的车开来。

    不过,广宁公主仍旧向自己的车走去,李豫无奈只得扶着她一起进入了车辆的后排座位。

    前排左右各有一个座位,而后排可以坐三个人,但广宁公主显然很怨恨自己的驸马丈夫,直接一个滚字,让还没坐稳的程昌裔灰溜溜的下车,关上车门走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一屁股坐了下来,黑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三个人都已经坐定了,李安觉得由自己开车,再合适不过了,不过,广平王的仆人跑了过来,直接自告奋勇的当了司机,如此,李安就只能去后座了。

    可一想到那里本该是驸马程昌裔坐的位置,李安就觉得有些尴尬,若是广宁公主也给自己吼一个滚字,那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姑姑还疼吗?”

    李安打开车门,试探性的问道。

    广宁公主的疼痛感已经消失了大半,不过,腿部的淤青还是看的很清楚的,总得来说,伤的不算轻了,至少,对于一名金枝玉叶来说,这样的伤痕算得上很严重了。

    “没事了,坐吧!”

    虽然对李安的亲昵称呼有些不太适应,不过,仔细一想,虽然自己年纪较小,但辈分确实比李安高一级,如此,李安如此称呼也没有错,可这样一来,她岂不是要称呼李安为侄儿了,喊同龄的侄儿,心里或多或少的还是会有一些压力的。

    衙役得知广宁公主要进宫,陪同的有驸马,李豫和李安,自然不敢怠慢,连忙跑步在车辆的前方,为小车开路,以图让车辆能够快速驶离这一段繁忙的区域。

    有了衙役在前方开路,车辆通行的速度明显提高了很多,没过多久就离开了平康坊,然后沿着大路一直开到大明宫。

    一路人,所有人几乎都没有说话,只是偶尔用眼神看向对方,然后,就把眼神移开了。

    广宁公主比李安还要小一些,皮肤保养的非常不错,看上去很是年轻,也很是美丽动人,身体略微散发着淡淡的幽香,让坐在她身边的李安很是舒心。

    “从侧门一直开到紫宸殿。”

    广宁公主下了命令。

    若是从正门进入的话,在下马桥必须停下,这是皇宫的规矩,任何人都不能逾越,可后面的情况就很人性化了,从侧门进入就无需考虑这么多了。

    而广宁公主也非常清楚,今天是皇帝处理事务的时间,而地点就是在紫宸殿,所以,她才会要求车辆直接开往紫宸殿,否则,就她那伤腿岂不要走累死了。

    皇宫内部是有很多关卡的,可众人一看车内除了一个男仆,剩下的都是重量级的人物,哪里敢拦截,直接就放行了,甚至,还有人专门在前方引路,以防止发生意外情况。

    在紫宸殿外,车辆稳稳的停了下来,在李豫的搀扶下,广宁公主下了车,其余人也相继下了车。

    也不知皇帝在宫内商议什么大事,作为贴身奴仆的高力士,居然在外面踱步溜达,时而看看天空,时而看向脚下的地面,显得很是有限。

    远处开来一辆小车,这自然引起了高力士的注意,而在车辆停稳之后,当广宁公主下车的时候,高力士连忙迎了上来。

    “公主,这是伤到哪儿了。”

    高力士满脸的关心,他是看着广宁公主长大的,见公主受伤,是真心实意的关心,他情愿受伤的是自己。

    “高翁,父皇在干啥?”

    广宁公主焦急的问道。

    “公主,陛下与杨国忠,韦见素,陈希烈诸大臣,正在商议国事……”

    高力士如实回答。

    “杨国忠也在,那真是太好了,找的就是他。”

    广宁公主一身的怒气,气冲冲的往紫宸殿跑,吓的高力士连忙跟了上去,并试图劝阻,不过,看公主这个架势,怕是谁也拦不住。

    一脸黑线的驸马程昌裔,很是无奈的跟了上去,此刻,他的内心是崩溃的,待会若是皇帝问起来,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李安与李豫却没有跟上去,他们就站在车辆的旁边。

    “广平王关于地下停车库的设想,可想周全了,今日可是难得的好机会啊!”

    李安觉得公主受伤太是时候了,受伤的原因是杨家恶仆造成的,但更深层次的根源,是因为平康坊的道路被车辆占用过多,道路变得无比的狭窄,如此,就给车辆的互相碰撞提供了非常好的机会,若是这些占用道路的车辆能够被处理掉,道路就会变得宽阔很多,车辆碰撞的机会也就会大大的减少,道路的运行效率也可以大大增加。

    李豫自然也意识都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关于地下停车库的设想,以及后续的建设过程,他都已经思考很久了,心里早就有了比较靠谱的思路,奏折都已经写好了,只是还没有勇气交给皇帝,所以,才请李安吃饭,想听听李安意见。

    于是,李豫把怀里的奏折,以及李安交给他的多张设计图都拿了出来,把奏折交到了李安的手中。

    “李侍郎且看,还有什么不完善的地方?”

    李豫开口说道。

    就在李安与李豫还在思考地下停车库的时候,广宁公主已经冲入紫宸殿了,高力士也只能跟着进去,并一路喊着公主的名字。

    皇帝正在与几位重臣商议李林甫如今病重,朝廷该如何运行的问题,听到高力士和公主的声音,微微有些吃惊。

    几名大臣也都非常诧异的看向大殿的外面,其中,年纪较大的陈希烈,因为脖子用力过猛,一下子就把脖子给扭伤了,不过,也就是拧筋了而已,并不是什么很严重的问题。

    “父皇,父皇,呜呜呜……”

    广宁公主一见到自己的父亲,就大哭了起来,哭的是梨花带雨的,看着很是楚楚可怜。

    原本看到自己的女儿,不顾场合的闯进来,李隆基想要好好训斥几句的,不过,看着宝贝小情人哭成这个样子,而且,胳膊上还有淤青,顿时就心软了,憋到嘴边的训斥语言换成了好言抚慰。

    “怎么了这是,谁敢把朕的广宁公主伤成这个样子。”

    李隆基上前扶起广宁公主,言辞愤怒的说道。

    “呜呜呜,就是他,杨、国、忠,父皇一定要为女儿做主啊!呜呜呜……”

    广宁公主说到杨国忠三个字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眼神之中全是不满和愤怒。

    这也算得上是积怨了,杨家这些年一直比较跋扈,让京城的人看不惯,所以,心里本就不爽,今天又被杨家的奴仆给打了,心里的怨恨自然就更大了一分。

    杨国忠闻言,整个人愣在了原地,心中千言万语却不知从哪一句话说起,他站在紫宸殿有很长的时间了,怎么可能打的了公主,他也没那个胆子。

    “胡说,国忠一直都在这里,怎么可能打的了你。”

    李隆基开口呵斥,并看到了站在大殿门口,不敢进门的程昌裔。

    “程昌裔,还不赶紧滚进来。”

    李隆基看到大殿门口的程昌裔,顿时是一肚子的气,自己的小情人都伤了,可这个驸马什么事儿也没有。

    “父皇……”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李隆基对待程昌裔的语气就没有那么友好了,厉声问道。

    程昌裔哪里敢隐瞒,赶紧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说了一遍,任何一个小细节都不敢遗漏,当然,公主撒泼和走光的事情,那是万万不能提的,这有损皇家的脸面。

    听到程昌裔的汇报,李隆基余怒未消的看向杨国忠,而杨国忠则吓得有些哆嗦了。

    “陛下,都是臣调教无方,臣有罪,还请陛下降罪。”

    杨国忠的膝盖原本就是软的,尤其是在皇帝的面前,说跪下就跪下了,一点脸面都不要。

    而紫宸殿内的韦见素等人,则静静的站着看热闹,这件事情与他们无关,他们自然不会有太大的感情波动,只有脖子拧筋的陈希烈,在痛苦的捂着脖子,而因为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广宁公主身上,所以,也没有人去关心陈希烈,疼死了都没有人安慰一句。

    另一边,负责平康坊事务的衙役,早就把事情调查的一清二楚了,并找来了一大群目击证人进行详细了解,而在调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他们立即向上级汇报,并一直汇报到长安府尹。

    公主被杨家奴仆打了,这可不是小事,府尹哪里敢耽搁,带着相关人等,急急忙忙的往皇宫方向赶,他非常清楚,要不了多久,皇帝就该派人来询问案情了,他若是能主动跑去汇报,自然可以少耽误皇帝等候的时间,从而博得皇帝的好感,若是让皇帝等的久了,他甚至会受到训斥。

    “广平王,李侍郎,陛下要你们进去。”

    高力士亲自出来请二人入内,刚才程昌裔把什么都说了,自然也说了李安和李豫帮助他们的事情,如此,李安与李豫就成了目击证人了,皇帝想要了解更多的详情,自然要让他们入内。

    “臣参见陛下。”

    “孙儿参见皇爷爷。”

    二人一同行礼。

    “程昌裔刚才说的话,你们在外面都听见了吧!是真的吗?”

    李隆基问道。

    李安与李豫一同点头,异口同声的说道:“程驸马说的都是真的,我们亲眼所见,可以作证。”

    听了李安与李豫的作证,杨国忠更加的心慌,他本来还侥幸,觉得公主和驸马是添油加醋了,可既然二人也这么说,那就说明事情是真实的,公主与驸马并没有添油加醋,至少,只要李安与李豫都这么说了,李隆基是肯定会相信的。

    “陛下,长安府尹万年县令他们都已经到了。”

    高力士小声的提醒道。

    李隆基摆了摆手,让他们进来。

    紫宸殿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去的,可只要皇帝下令,那么,任何人都能进入,一时间,五六名帝都的小官员都进来了,跪地三呼万岁。

    府尹带头开口,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通,与程昌裔叙述的基本一致,只是强调恶仆并不认得公主,其余各方面几乎没有什么出入,诸多小官也全部点头认可。

    “好大的狗胆,恶仆安在?”

    李隆基怒道。

    “陛下,就押在宫门外的囚车里,等候陛下发落。”

    万年县尉连忙回答道。

    “杖毙此奴,立即杖毙,杨国忠,你亲自去监刑。”

    李隆基下令道。

    “谢陛下开恩。”

    杨国忠泣涕着应道,并起身去了宫门外。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