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王的韩娱 > 第六章 悸动的心

第六章 悸动的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啊~那个案子?我已经有很大进展了。”

    “哦……是,您已经看到那个录像了吗?”

    “……所以说,您的意思是?”

    医院走道的一侧尽头,裴彬拿着手机在讲着电话,本来刚接起电话时他的表情在严肃中还带着点恭敬,可是,才说了几句,裴彬脸上的神情便有了些变化,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没有拿着手机的那只手下意识握成拳头。

    这时,手机里传出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所以,既然已经知道是那个金志雄的过错,那么案件已经查清楚了,就快点把案子结了吧。”

    裴彬闻言,拳头不由攥得更紧,微微吸了口气,才沉声说道:“可是,那个案子还有……”

    “没有可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电话那头打断了。

    “那只是你们的猜测,也许那不过就是一辆恰巧路过的车,也许那辆车根本不存在,这完全是你们的胰测。裴检察官,你打算继续为了这种毫无根据、甚至是不存在的事情继续浪费纳税人的金钱吗?……”

    ……

    挂了电话之后,裴彬就一直阴沉着一张脸,在沉默几秒之后,狠狠朝一旁的墙壁打了一拳,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

    接着,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了韩宇的那张资料,看了看,然后眉头一皱,向站在一边被他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开始莫名发飙弄得有点不明情况的三角眼招了招手。

    “裴、裴检,有什么事吗?”

    “韩宇资料上显示他在国外是一个企业家,但具体的没写,你了解情况吗?”

    “我也不清楚,”三角眼摇了摇头,“之前资料给我们的时候就只有这个。不过,从我们了解的情况,他在江南有栋别墅,还有他出车祸的时候开的车经过鉴定是兰博基尼,不是常待的国家都配置了这些,他的资产应该不少。”

    “资产不少?”

    裴彬似是确认地问了一句。

    “对。”三角眼肯定地点了点头。

    “莫非……”

    裴彬在思索了一会儿之后,眉头皱了皱,脸上露出了好像明白了什么但有些难以相信的表情,口中喃喃自语道:“归国的有为青年企业家,应该……不会吧?”

    “您……在说什么?什么意思?”三角眼又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裴彬看了三角眼一眼,然后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收,抬起手揉了揉脸,“没什么,准备一下,下午找媒体开个小型发布会。”

    “发布会?我们要宣布什么?”

    “宣布结案。”

    “什么?!”

    ……

    ……

    “所以,OPPA,你就安心养伤,其余的事情我和爸爸还有妈妈会处理的。”

    韩宇沉默地看着自己面前这个今天一大早就兴冲冲地冲进病房然后告诉自己她是自己妹妹的少女,心里除了一开始的震惊,现在倒是挺平静的。

    打从他醒来之后,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很奇怪了,再来一件也见怪不怪了,反正他自己心里知道是假的就行了,不用去理会。

    不过,韩宇想当一个安静的男子,病床边的金夏妍却不怎么乐意。

    “OPPA,你看,这是妈妈亲手做的参鸡汤,味道super赞的……”

    “OPPA,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OPPA,OPPA,你长得怎么样?你的脸都让纱布遮住了……”

    “OPPA,你长得帅吗?应该挺帅吧,不过,有玄彬那么帅吗?或者,只有一半?或者,一半的一半?……”

    “OPPA……”

    ……

    韩宇的眼角微不可察地抽搐了几下,他以前都是一个人住,所以他从未像今天这样,如此深刻地认识到——原来一个人……真的也可以制造“噪音”!

    好在,金父很快就进来拯救了他。

    “好了夏妍,你OPPA需要休息,别吵他了。”

    金夏妍闻言一愣,接着立刻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对韩宇吐了吐舌头,然后站起来微微低着头对金父说道:“是,爸爸。”

    是他。

    韩宇一看,立刻认出了金父,然后听到耳边金夏妍的话,脸上瞬间若有若无地闪过了一个古怪之中似乎带着一点嘲讽的冷笑,眼眸中则涌出点点不易觉察的冷意。

    这就是……“爸”?呵,还真有意思。就是不知道你们到底在上演什么戏码,打算演到什么时候,又能演到什么时候!

    “还有,你别想成天待在医院,这里有我就行了。你请假已经几天了,下午就和你妈回全州。”

    金父这话是对金夏妍说的,不过他却看向了病床上的韩宇,脸上先是露出了点复杂的神色,随后,渐渐化为了柔和。

    当昨晚他得知调查结果之后,虽然有点诧异这么快就结案了,并且心情依然十分沉重与复杂,但也是长长松了口气,压在心上的巨石骤然除去。

    韩宇只是受害人!

    金父只需要知道这点就足够了,至少就目前来看,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啊?”

    听到金父的话,金夏妍的小脸顿时苦了下来,转头看了看韩宇,眼睛忽闪忽闪的,仿佛在恋恋不舍地看着自己某个心爱的东西。

    而韩宇心里却是一下子松了口气,看向金父的目光甚至变得柔和了一点,抛去其他不说,至少金父这个举动在韩宇这里是刷到了点好感度。

    可是事情显然没有韩宇想象的那么美好。

    “不过,”金父大喘气了一下,转折性地接着说了一句:“你周末不是不上课吗,周末的时候你可以过来,刚好我也休息一下,周末两天就交给你照顾了。”

    周末……两天……

    一瞬间,韩宇感觉自己好像又不好了……

    ……

    ……

    10月25日。

    病房内,韩宇靠躺在病床上,正安静地捧着一本书看着。

    经过差不多一个月的休养,韩宇的身体已经好转了大半,本来他受伤就不是很严重,几处骨折的部位已经开始愈合了,剩下再养段时间就不用再住院了。

    养伤的日子当然是很无聊的,尤其是在不说话的情况下。好在半个月前金夏妍开始给他带一些打发时间用的书籍,这倒让韩宇找回一点以前生活的感觉。

    韩文韩宇也是看得懂的,这点在他第一眼看到这些韩文书籍时就确定了。

    然而这对于韩宇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他完全没有那种被从天而降的知识砸到的喜悦感,因为这样一来,他之前那个本来心理安慰多过正常解释的理由直接被打破了,他不得不开始正视这个一直被他自己刻意忽略的问题。

    随着韩宇在这里待得越久,他就越发觉得自己其实不是真的会韩语,他的脑子里完全是没有韩语这个概念,他在听看的时候脑子里实际上就像装了一台翻译器一样,韩宇接收到信息,翻译器就自动工作,然后韩宇的脑子接收到一个结果,这个过程韩宇是完全没有参与的。

    这个发现让韩宇的心在不安和沉重之外,甚至有些慌乱。

    毕竟从心理学的角度,确实是有可能让一个人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接收一些信息,或者说是记忆,但让一个人学会一门外语是完全不可能的,哪怕韩宇只能听看也一样,更何况他脑子里根本没有这种记忆的存在。

    然而,即使是现在情况看来已经很不妙了,但韩宇也没什么办法,因为这已经不是他自己能想出结果的了,甚至连点像样的解释都得不出来,也许以后真相大白的时候他可以明白,但现在不行。

    所以关于韩语的事情,韩宇在一开始的不安慌乱之后就再也没有多去想,反正想了也只能心里惴惴不安而已。

    “咔。”

    门开了。

    韩宇没有抬头,实际上他这些天已经习惯了金家人的轮流照看,而金家人也习惯了韩宇的沉默无言,金夏妍和金母也从金父那听说了韩宇失忆的事情,只当他还没好。

    相对于金夏妍似乎有些过头的热情,金父就比较沉默了,一般把食盒放下就坐到一边开始看书,都不怎么说话。

    韩宇觉得金父面对他的时候似乎有些莫名的拘束,但金父的照顾确实很周到,而且韩宇也能感受到金父看向他时的眼神很柔和,确实就像是在看自己儿子一样,这倒让韩宇有些迷糊了。

    金母韩宇也见过几次了,韩宇对于自己这个被动多的妈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顶多就是见到她的时候,心里之前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冒了出来。

    倒是对于金母做的饭菜韩宇挺感兴趣的,韩式料理对他来说是很新奇的,之前金父买的医院餐又没什么味道。他也不怕什么,就直接吃,反正要杀早杀了,威胁也不用这么麻烦。

    当然,相对于金父和金夏妍而言,金母有些异常的情况韩宇也注意到了,对待韩宇,金母的态度明显有点冷漠,比金父的话还少,可以说韩宇根本没听到她说几句话。

    但韩宇也没在意,反而有点高兴,至少比金夏妍那个活泼过头的小丫头待在自己旁边要好。

    不过今天韩宇倒是有点惊讶,因为今天是金夏妍来照看,而他在听到门开之后的三秒内居然没听到金夏妍那个开朗到对于韩宇来说大声的声音。

    “O、OPPA?”

    这时,声音响起了,不过,却是一个与往常不同的温软声音。

    韩宇翻动书页的手一僵,刚才脸上还算淡然的表情突然变了变,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他的心中居然不受控制地涌起一种情绪,似乎……是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