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甜婚袭爱,总裁的落魄新妻! > 正文 第75章 正式成为南少夫人!(一更)

正文 第75章 正式成为南少夫人!(一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75章  正式成为南少夫人!(一更)

    她吃饭的时候很安静,低着头,心事重重的样子。

    南慕白把自己盘子里的大虾挑了几个放到她的盘子里,似笑非笑的模样:“别担心了,你爸妈那点权跟钱,我还没放在眼里。”

    她抬头看他一眼,干巴巴的开口:“我抢了容子皓的财产,他不会放过我的。”

    原来是在想这件事情。

    南慕白敛眉轻笑,晃了晃酒杯,优雅的啜了一口:“所以?”

    她单手托腮:“那个男人跟我没有亲情可言,他不会保护我的,我需要你的保护,你一定又会问我要名分,所以我在考虑给你个男朋友的名分,还是……”

    南慕白缓缓放了酒杯,挑眉:“不如我们直接去领证?”

    她一怔,有些不能接受这么快的跳跃,忙不迭的摇头:“可是我还没到结婚年龄。”

    “我知道你身份证上面的年龄比现实中大一岁,不然你也不会才19岁就上大二了。”

    “……”郝小满有些惊悚的看着他,半晌,恼羞成怒:“以后不准随便调查我!我们要尊重彼此的隐私!”

    男人意味深长的看她一眼:“看样子,你还有不少事情瞒着我……”

    郝小满:“……”

    ……

    这套公寓是专门为单身贵族准备的,只有一个卧室,郝小满在这里夜宿的时候,他们就会睡在一起,但他每次都很克制,除了睡前抱着她缠吻一番以外,很少做出过分的举止来。

    因此这晚她洗完澡上床后,原本半躺在床上的男人忽然就合上了杂志,一个翻身把她压到了身下时,她呆住了。

    “你想干什么?”她双手推着他的胸膛,警惕的问。

    橘黄色的灯光模糊了男人英俊的轮廓,他瞧着她,漆黑的眼底有细碎的光:“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说我想干什么?”

    “是马上,不是已经。”

    “有区别么?”他低笑,难不成还怕他吃了不认账?

    “当然有,这是未来式跟过去式的差别,中间还隔着一个现在……”

    两瓣温热的唇瓣忽然贴了下来,将她后面的话全数吞入了口中。

    她睁大眼,清楚的从男人漆黑的眼底看到了自己的倒影,迷茫,不安,隐隐还有一丝期待。

    生怕这异样的情绪也被他发现,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南慕白不需要一个爱他的妻子,他需要一个不缠人的妻子,最好她能一辈子都深爱着宁雨泽,这样的情况才是他最满意的吧?

    南慕白没有加深这个吻,滚烫的唇舌只是在她柔软的唇瓣上流连,以舌尖一遍遍的描绘着她红唇的弧线后,才意犹未尽的辗转至她小巧的下巴,白皙的颈,性感的锁骨,一路滑下去……

    身上的睡袍不知不觉被除去,男人粗粝的掌心摩挲在她娇嫩的肌肤上,带起一阵尖锐的颤栗感。

    她咬唇,双手无意识的抓紧了身下的床单,恍若一条濒死的鱼,想要挣扎,却又无处挣扎……

    意识像是被抽离了一般,只剩下男女交织在一起的粗重喘息声,她的身体在男人细细密密的吻中无意识扭动,难耐出声:“你……够了……”

    她下意识的一句拒绝,却真的让男人止住了动作。

    南慕白抬起了头,食指摩挲过她的胸口,浓眉微皱:“为什么把痣点去?”

    这颗痣并不明显,也不影响美观,更何况还在这么隐私的部位,根本不需要点去的。

    郝小满突然就睁开了眼,抬手抓过被子的一角挡住了自己的胸口:“没为什么,不喜欢,所以点去了。”

    或许是他问的太过突然,她在毫无准备之下,眼底一闪而过的狼狈被他敏锐的捕捉到。

    她在掩饰一个不希望他窥探到的秘密。

    一起身,才发现她小腹右侧处有一道很浅的疤痕,似是已经经年累月,疤痕的颜色已经很淡很淡了,不仔细看,甚至发现不了。

    “你做过阑尾手术?”他挑眉,幽沉的眼底让人看不透他此刻的情绪。

    郝小满有些敷衍的点头:“嗯,我困了,想睡觉。”

    他盯着她略显苍白的小脸,沉默片刻,才抬手帮她掖了掖被角:“你先睡,我冲个澡就来。”

    她没再说话,像是已经睡着了。

    他又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才起身进了浴室。

    ……

    打铁需趁热,郝小满年纪还太小,做事犹豫不决,很容易就会生出悔意来。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她还没睡醒,就被他强行叫起来,一路开车带去了民政局。

    “这么着急做什么啊?”她坐在大厅里,懊恼的对着镜子打理自己的头发:“我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么?都说了要结婚了,你至于这么急于一时么?”

    他自己整理的西装革履,冷峻帅气的,一点都不关心她的形象。

    一会儿是要拍照的,一辈子的证件照,马虎不得。

    南慕白抬手揉揉她毛躁的头发,心情很好,眼底也渗透了柔柔淡淡的笑:“论出尔反尔,谁敢跟你郝小满抢第一名?嗯?”

    郝小满被他嘲笑的哑口无言,抿抿嘴,不说话了。

    南慕白看了看周围的一对对情侣,忽然垂首贴着她耳畔低语:“再说了,昨晚你不是坚持要等结婚了再做的么?我可不想明晚还继续冲冷水澡。”

    郝小满整理头发的动作一顿,红着脸瞪他一眼:“闭嘴!”

    最后工作人员先是问南慕白,是不是自愿与她结为夫妻,郝小满听到身边男人温醇低沉的嗓音:“是的。”

    她的世界忽然就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这简单的两个字,春风一般,轻轻柔柔的荡着,在她平静的心湖上荡出一圈圈的涟漪……

    然后工作人员又问了她同样的问题,她还没有回过神来,然后就感觉到男人带着薄茧的温热手掌忽然覆上了她的左手,用力捏了捏之后,保持着十指纠缠的姿势不动了。

    那温热的触感像是一股暖流,顺着掌心一路滑进心里。

    她笑了笑,轻轻点头:“是的。”

    ……

    从民政局出来后,南慕白带她去了那家川菜馆。

    “本来这种情况下,我们是该去法国餐厅的。”他点了根烟,看她吃的热火朝天,唇角勾出一抹淡笑,抽了纸巾探身细细的帮她把脸颊处的细汗擦掉。

    郝小满不以为意,法国餐厅吃的是个高雅,氛围,哪里有川菜吃的过瘾。

    她夹了一片水煮肉片放他面前的盘子里:“尝尝看,以后我们要经常在一起吃饭,要么你适应吃辣,要么我戒掉辣,你先来,实在适应不了,我就戒!”

    南慕白忽然就笑了:“谁告诉你我不能吃辣的?”

    “……那你每次来都不动筷子?”

    他眼底闪过一抹戏谑的光:“那是因为怕跟你抢了吃的,你会跟我拼命啊。”

    “……”她愤愤瞪他一眼。

    不能吃辣的人,其实一眼就能看出来,吃的时候会不停的咳嗽,南慕白一动筷子,她就知道他没撒谎了。

    既然能吃辣,为什么每次来都不吃?她才不会相信什么怕跟她抢了吃的她会跟他拼命的鬼话。

    吃完饭出来,已经快十一点了,她看了看时间,问他:“你不用去工作吗?”

    南慕白今天没让林谦来开车,而是亲自开了一辆银灰色的兰博基尼跑车,她问这话的时候,他正倾身给她系安全带,闻言,瞥她一眼:“今天休息一天,想去哪里玩我陪着你,等我们正式办婚宴了,再抽出时间来陪你出国度蜜月。”

    他其实早已经过了喜欢风花雪月的年纪,可她却恰好是憧憬浪漫的时节,他会尽量配合她,以她的感觉为先。

    果然,他这话说完,她双眼就变得亮晶晶的,兴奋了起来:“那我们今中午先去海洋馆玩一玩,中午就吃海鲜自助餐,然后下午去玩滑翔伞,晚餐的时候吃你喜欢的法国餐,吃完后去盛世喝酒,因为那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然后……然、然后……”

    她说着说着,忽然就磕巴了起来,到最后索性低了头不说话了。

    南慕白看着她,英俊的眉眼间染了一丝笑:“然后?”

    郝小满面红耳赤,被他看的浑身都燥热了起来,忙不迭的开窗通风:“走了走了,抓紧时间!”

    南慕白没有再继续为难她,他有些邪恶的想,今晚有的是时间好好为难为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