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甜婚袭爱,总裁的落魄新妻! > 正文 第74章 那她呢?我无关爱情,难道她就有关爱情了么?(五更)

正文 第74章 那她呢?我无关爱情,难道她就有关爱情了么?(五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74章 那她呢?我无关爱情,难道她就有关爱情了么?(五更)

    容子皓眯眼看着她离开的身影,慢慢拿起茶杯来喝了一口。

    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一眼,随即接起来。

    容霏霏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期待:“谈的怎么样了?”

    “我在想,是她真的那么硬气,还是身后站了个让她觉得硬气的男人呢?”他一手摸着光洁的下巴,阴冷的笑。

    容霏霏一听他的声音就觉得不妙,立刻出声警告:“小心点,别动粗,惹火了慕白哥,我也兜不住你。”

    “呵……”容子皓毫不犹豫的嘲笑出声:“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成天盯着守着的,还能让这么个菜鸟给抢了去!怎么不干脆蠢死算了!”

    容霏霏似乎被他戳到了痛处,停了几秒钟,忽然就一声不吭的挂了电话。

    ……

    郝小满出了包厢门口就怒气冲冲的打电话给南慕白,响了许久才接起来,她刚要破口大骂,就听到林谦谦和有礼的声音:“郝小姐您好,南总正在开会,不方便接听电话,您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可以代为转达。”

    她闭着眼睛用力深呼吸了几次,才勉强将怒火压下去,咬着牙道:“我有事情找他,等他开完了会,麻烦让他给我回个电话!”

    “好的,郝小姐。”

    满腔怒气无处发泄,郝小满冲进厨房,把水槽里堆积如小山的碗奋力的全洗了,还是觉得闷的厉害,又拿着抹布把厨房里里外外都用力擦了一遍,力气被耗光,怒气也跟着消减了大半。

    足足过了三个小时,南慕白的电话才打过来,声音慵懒而低沉:“抱歉,一直在开会。”

    店里没什么客人了,他打电话的时候,她就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外面毛毛细雨,心情已经平静下来了,口吻也变得有些寡淡:“我是古依的事情,是你透漏给那个男人的吧?”

    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跟任何人说过自己的过去,南慕白有办法查出来,不代表其他人也有办法查出来。

    南慕白坐在真皮沙发椅里,双腿交叠搭在办公桌上,想象着此刻她的脸色,唇角忍不住勾出一抹淡淡的弧度:“虽然是意外,但你妈妈的身份确实是从我这里泄露出去的,我跟你道歉。”

    容霏霏去书房翻看他的东西,看到一半时就被他发现了,因此她只看到了她的妈妈是谁,却还没发现她的爸爸是谁。

    郝小满父母其实没有结过婚,那段关系也处的极为隐秘,他们各自回归自己的家庭后,双方亲人甚至不知道他们曾经交往过,还有过一个孩子。

    他一提意外,郝小满就能猜出了个大概了。

    “是被容霏霏知道了,她告诉她弟弟的吧?”

    消退下去的愤怒不知不觉再度反弹,空前高涨!

    她忽而冷笑出声:“南慕白,我说你有病吧,你还病的不轻!明明喜欢容霏霏,却又死咬着我不松口,你是不是狂犬病发作了?打针吃药治不好的,你还是早死早投胎的好!”

    话落,狠狠掐断了电话。

    南慕白唇角弧度淡了下去,随手将手机丢到办公桌上。

    给了她三个小时来消磨怒气,没想到却还是骂出了个新高度,他已经可以想象的出来如果三小时前接了她的电话,会是怎样一番壮观场景了。

    抬眸扫了眼身边的林谦:“派几个人盯着子皓那边的动静,别让他的人伤了她。”

    林谦颔首:“是。”

    ……

    第二天一大早,还没睡醒,就被快递员吵醒,一束含苞待放的火红玫瑰赫然入眼。

    “哪儿来的玫瑰?”邓萌也被吵醒了,揉着眼睛走过来。

    郝小满在玫瑰里面翻了翻,找出一张卡片来——慕名而来,希望郝小姐今夜能赏光共进晚餐。

    “这是什么?”邓萌皱眉,从玫瑰花束的末尾处撩起一个钥匙圈来,只看了一眼,顿时咋舌:“宝马!谁这么大手笔,人还没见面呢,一辆宝马就送出来了?”

    说完,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跑到窗前往下面看,随即尖叫出声:“亲爱的,快过来!”

    郝小满跟过去,低头一看,一辆崭新的红色宝马X5静静停泊在楼下。

    这么騒包的追求手法,不会是南慕白那个矜傲的男人的行事方式,更不会是昨天拽的二五八万的扬言要宰了她的黑道小痞子的做法。

    她捏着手里的卡片,凝眉想了想,脸色不知不觉就冷了下去。

    好一个宁雨泽,本是一次互惠互利的合作,没想到到最后他还在背后捅她一刀!

    “小满,大哥不知道这件事情,你相信大哥。”电话里,宁雨泽的声音依旧温润柔和,却带了一丝委屈的焦急:“那天晚上的确有不少人向我打探你的身份,但我都以你不是圈子里的人的理由给拒绝了……”

    郝小满冷笑:“既然不是你干的,那是谁干的,你应该也很清楚了吧?”

    那边忽然就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手机里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轻蔑而冷傲:“没错,是我告诉古擎天的,郝小满,我知道你差不多快被南慕白甩了,装清高装过头了吧?友情提醒一下,古擎天可不像南慕白那么绅士体贴,没耐心陪你玩纯情的,你最好乖乖把自己洗干净了送他床上去由着他玩,否则我怕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字里行间,不难听出申飒儿此刻的快意。

    郝小满一手托腮,仔细想了很久,却仍旧想不出她为什么这么恨她。

    她抢走了她的男朋友,这么多年来林林总总从她这里拿了不下30多万块钱,劈腿事件泄密的人也被证实是她的死对头干的……

    她还没恨她呢,她倒是反过来先对她下手了。

    电话里又换回了宁雨泽的声音,他声音很轻,却很严肃:“小满,听说古擎天好女色,被他看上的女人无一例外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你暂时先离开孤城避一避好不好?”

    “宁雨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逃跑了,我们俩就会被牵连到,你想为了她葬送我们俩的前途吗?!”申飒儿冷怒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

    “飒飒,小满是我们的妹妹,你怎么能对她这么狠心?”

    “呵呵,妹妹?我看你是喜欢上她了吧?一起练舞这么久,突然发现她身材不错,长得也很漂亮了是不是?要是后悔了就回头追她啊,现在还来得及!”

    “飒飒,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郝小满没心情听他们争吵,掐断了电话。

    邓萌还趴在窗口对着那辆宝马流哈喇子。

    她起身去浴室洗漱,换了套衣服出来,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圈:“亲爱的,要一起出去兜兜风么?顺便吃个早点。”

    邓萌一怔,吃惊的看着她:“不是吧?你真打算收了这车?”

    收下这辆车意味着什么,她们自然心知肚明,她以为以她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郝小满笑笑:“送上门来的,为什么不要?”

    “……”

    ……

    正在餐厅里吃着早点,外面就忽然传来一阵***动,一群骑着摩托戴着头盔的地痞流氓吹着口哨,挥舞着刀棒冲了下来,对着停在外面的那辆崭新宝马一顿狂砍狂敲,吓的路人纷纷躲避,远远注目着。

    邓萌吓呆了,坐在那里隔着窗子眼睁睁的看着那辆价值百万的跑车,眨眼间被砍成一堆废铁。

    郝小满眼皮都没抬一下,无动于衷的吃着油条喝着豆浆。

    那抹黑色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眼前,邪气十足的将她打量了一遍:“不错嘛,这么快就傍上大款了?”

    郝小满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我一女人,傍也就傍了,你一男人,傍着个老女人,也不怕被别人说成是吃软饭的小白脸。”

    容子皓笑了:“别忘了,那老女人可是你亲妈。”

    郝小满也笑:“啊,这么一想,那我还是你半个妹妹呢,你想跟我结婚,玩乱.伦啊?”

    “跟我,总比跟那些秃顶肥肠的糟老头子强,这车我不管是谁送你的,你最好麻利的跟他划清界限,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

    郝小满抽了纸巾慢条斯理的擦拭了一下油腻腻的手指:“容少爷,你今天要是不来找我麻烦,我还真没兴趣跟你抢什么财产,可现在我突然来了兴趣,你姐姐容霏霏欠了我朋友一点人情债,需要你替她偿还一下,这财产,你还是还给我的好。”

    她一句‘你姐姐容霏霏’说出口,原本还处于懵懂状态的邓萌,脸色一瞬间就难看了下去。

    容子皓眯眼,俊俏的脸上飞快的闪过一抹浓烈的杀意:“你是活腻了,想让我帮你一把么?”

    她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如果你有那个能力的话……”

    ……

    夜色朦胧,盛夏的晚风透过拉拢的窗帘吹进来,清爽而惬意。

    郝小满穿的很随意,一件浅蓝色连身裙外加一双平底凉鞋,长发随意扎成马尾,脸上自始至终都没什么表情。

    邓萌坐在床头,凝眉看着她:“小满,我妈妈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不需要勉强自己来替我们报复的。”

    “容霏霏有何家给她撑腰,有南慕白做她靠山,如果连她弟弟都位居高位,权利财富应有尽有,那以后我们不就只有挨打的份儿了?”

    郝小满平静的看她一眼:“更何况,那本来就该是我的财产,我只不过是收回来罢了。”

    邓萌抿抿唇:“那我今晚陪你一起去吧?我总觉得不放心……”

    郝小满冷笑:“不放心什么?他还真能吃了我?”

    ……

    装修精致豪华的法式餐厅。

    灯光调的很暗,一盏盏白色的蜡烛发出暧昧朦胧的光晕,小提琴手拉出浪漫的音符,小河一般静静流淌。

    郝小满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走到桌前,微微一笑:“您好,古先生,我是郝小满。”

    中年男子站在落地窗前,明明已经年近半百,身材却保持的还不错,没有秃顶也没有大肚,加上一身名贵的手工西装,从背影看过去倒还不至于让人生厌。

    男人闻言转过身来,唇角若有似无的弧度,岁月对他很是优待,没有在他身上留下过多苍老的痕迹,只是眼角处,能看到一丝细细的鱼尾纹。

    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唇角的弧度有片刻的僵硬。

    郝小满拉开座椅坐下,抬手拢了拢耳畔的发,笑眯眯的看着他:“听申飒儿说,古先生您不是什么名人绅士,看上我了,我最好就乖乖过来任您玩,所以您瞧,接到您的指示,我立刻就赶过来了,一秒钟都没敢耽搁。”

    古擎天仍旧保持着半转身的姿势,眯眼瞧着眼前这张酷似自己母亲的脸,半晌,薄唇微动,嗓音沙哑的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他这一生有两个女儿,一个古依,一个古遥,长得都不像自己,倒是隔代遗传,像极了自己已经去世的母亲。

    “啧,名字都不知道,就把我叫来了?是不是后悔没先看一看我照片?”

    郝小满嘲弄一笑,自动自发的给自己倒了半杯红酒,品尝了一口,皱眉:“没怎么喝过红酒,不会品尝,……这酒很贵么?”

    古擎天没说话,仍旧死死的盯着她。

    她耸耸肩,随即仰头又要喝,男人忽然反应过来,一个大步上前,‘啪’的一下打掉了她手里的酒杯。

    地上铺着棕色的毛毯,酒杯落下去没有摔碎,只是半杯红酒倾数浪费了。

    她常年在酒吧等地打工,自然清楚很多成人世界的游戏规则,比较喜欢玩的男人,会事先在里面放少剂量的催情药物,女方喝,男方也会喝,不影响彼此的身体健康,还能让自己获得比较大的快感。

    一大把年级了,还玩小年轻才玩的东西,他也不嫌丢人。

    古擎天复杂幽暗的视线盯着她,良久,才沉声开口:“这些年,你是怎么生活的?有养父母吗?”

    “我还以为你们不在乎这种无聊的事情呢!”她笑笑,口吻轻松,神情却嘲弄。

    古擎天像是有些尴尬,稍稍坐正了身子:“那时候我们都太年轻,做事不稳重,也没考虑过后果,一时意气就……”

    “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叙旧的。”郝小满打断他,微微一笑:“今天来,是跟你谈生意的。”

    “……”

    ……

    从餐厅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郝小满喝了不少啤酒,这会儿小脸红扑扑的,走路都不稳了,只能靠古擎天搀扶着。

    她今晚几乎一直在笑,可眼底却自始至终都铺着一层厚厚的冰,仿佛再暖的阳光都融不化,只剩一片无边无际的幽冷荒芜。

    这是她的亲生爸爸啊,可就是这个男人,把年仅4岁的她独自抛弃在了一栋宅子里,由着她自生自灭,不管不问15年!

    黑色卡宴无声无息在他们身边停下,林谦很快下车,恭敬的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一只擦的黑亮的皮鞋缓缓踏出,再往上是裹在笔挺西装裤里的长腿,英俊沉稳的男子从容不迫的出现在他们视线中,西装革履,俊逸无双。

    另外一抹纤细的身影随即跟着他从车里下来,黑发长裙,美丽动人。

    容霏霏一手挽住南慕白的手臂,笑眯眯的看着眼看要上车的两个人:“咦?这不是小满么?她身边的那位是谁啊?”

    南慕白不动声色的把手臂抽出来,几步上前,将醉的不轻的小女人抱进怀里,对古擎天微微颔首,态度温和却显强势:“她醉了,我来接她。”

    古擎天略诧异,视线在他们之间来回几次:“你们……什么关系?”

    “男女朋友关系。”

    南慕白说这句话的时候,甚至连片刻的犹豫都没有。

    站在他身后一米开外的容霏霏清楚的听进耳中,贝齿重重咬住下唇,脸色瞬间变得有些苍白。

    古擎天忽然就笑了,半开玩笑半试探的问:“会发展为夫妻的那种男女朋友关系么?”

    “如果她同意的话。”

    话音刚落,郝小满忽然抬手摆了摆,呵呵的笑:“不同意不同意,我不……”

    南慕白忽然抬手捂住了她的嘴,漆黑的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古擎天:“她会同意的。”

    古擎天点点头,表情满意:“那我等着喝你们的喜酒。”

    话落,上车。

    容霏霏吃了一惊,虽说南家在孤城有无可撼动的霸主地位,可他古擎天也不是吃素的,事关一个男人的颜面,他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把自己刚看上眼的女人让出去了?!

    南慕白等他的车开走了,才打横将郝小满抱起来,径直塞到了车里。

    容霏霏站在他身后,饱含暗示性的开口:“慕白哥,我看那个古擎天看小满的眼神不太对劲,他们之前在餐厅里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了呀?”

    一个贫穷的女大学生,跟一个有权有势的中年男人半夜在浪漫的法国餐厅,还能发生什么事情?稍微有点想象力的就能猜到了。

    可南慕白脸上却没有什么太多的情绪,他淡淡看她一眼:“你先上去吧,晚餐我让何腾过来陪你吃。”

    “慕白哥——”

    容霏霏抬手抓住车门,用力的咬了咬唇,才委屈的开口:“叔叔阿姨他们不会同意你跟私生活那么混乱的女生在一起的,她配不上你!”

    “霏霏。”南慕白冷漠而沉静的目光落到她身上:“你很清楚我对你跟子皓好是因为什么,无关爱情,也永远不会有爱情!今晚你刻意带我来这里的事情就此翻过,但我不希望有下一次。”

    不知道他哪句话刺激到了容霏霏,她表情凄然的笑了起来:“那她呢?我无关爱情,难道她就有关爱情了么?”

    南慕白静默片刻,没有回答她,抬手将车门关了上来。

    ……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车水马龙的车道。

    车上有红酒烈酒跟啤酒,郝小满兴致很高,蹲在那里挑挑拣拣了好一会儿,选中了一瓶啤酒,可是抠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把拉环抠开。

    南慕白伸手将她抱到了腿上,一手接过啤酒,打开,喂到她嘴边。

    她喝了几口,老老实实窝在他怀里,呵呵轻笑:“一匹狼,一条狗,生下我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南慕白,容霏霏说的其实很对,我配不上你的……”

    南慕白敛眉,拇指指腹拭去她唇角沾染的酒水,声音淡淡的:“配不配得上,我自己知道,不需要别人评判。”

    她忽然抬头,醉酒后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迷离雾气:“那如果我告诉你,我正在谋划着怎么跟容子皓抢财产呢?你会帮我,还是帮容霏霏姐弟?”

    男人眉眼不动,没有一丝的迟疑:“财产本就该是你的,你想要,自然就会是你的。”

    她笑:“你不怕容霏霏生气不理你?”

    他看她一眼,表情认真:“我怕你生气不理我。”

    她心尖毫无缘由的就颤了颤,忽然就不笑了,也不说话了,双手抱着啤酒杯默默的喝酒。

    南慕白抬手将她绑发的皮筋拿了下来,一头乌黑的长发随即松松散散的垮了下来,他修长的五指***黑发间,力道适中的按摩着她的发根。

    她一直紧绷的身体明显的放松了下来,软软的靠在他怀里,猫咪一样发出柔软舒服的轻吟声。

    ……

    南慕白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就见她已经醒了,正卷着被子裹着自己躺在床上,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他。

    她醉的不算厉害,睡了一小觉,已经差不多清醒了。

    “想回去的话,我一会儿开车送你回去。”他将毛巾丢在一边,转身在床边坐下,修长的指捏了捏她的下巴。

    卧室里开着空调,温度偏凉,她裹着被子坐起身来,表情还有些迷茫。

    他瞧着她,沉吟一声,忽然问:“饿了?”

    她点头:“嗯。”

    “喜欢吃意大利面么?”他又问。

    她又点头。

    南慕白没有再说话,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起身离开。

    她又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就掀开被子下床出去了。

    客厅里飘荡着诱人的香气,南慕白穿着雪白的浴袍,衣袖挽至手肘处,露出精壮的小手臂,正垂首认真的切着青椒,轮廓深邃而性感。

    郝小满赤着脚走到他身边,仰头看他:“南慕白,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世,想跟那个男人联姻,才一心想娶我?”

    南慕白看她一眼,眼神意味深长:“我看起来像是那种需要联姻的人?”

    “我爸是高官,我妈是富商,你要是娶了我,能赚不少钱,我又什么都不懂,等他们都死了,你稍微耍点手段,就能把他们的东西都拿到手,然后一脚踹了我。”她一板一眼的说着,表情认真。

    南慕白笑了起来:“不错的建议,我会好好考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