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甜婚袭爱,总裁的落魄新妻! > 正文 第72章 腰扭的不错啊,再扭一个我看看?(三更)

正文 第72章 腰扭的不错啊,再扭一个我看看?(三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72章  腰扭的不错啊,再扭一个我看看?(三更)

    邓萌表情愤怒,张口就要骂,郝小满却抢先一步跑过去捂住了她的嘴。

    一时情绪事小,毕业证事大,拿不到毕业证的话,邓萌妈妈肯定要很伤心的。

    她笑笑,表情谦卑:“何教授,你看这样好不好?你让邓萌及格,我给你们安排一次约会?”

    邓萌瞪大眼睛,挣扎着奋力想要把她的手从自己嘴上掰开。

    何腾来了兴趣,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起来,像只狐狸一样狡黠好看:“如果你能保证她乖巧一点的话……”

    “当然!到时候一定不会有脏话,不会有暴力!”她忙不迭的点头。

    何腾满意离开,邓萌气的脸色都青了。

    郝小满没好气的白她一眼:“你还真想为了一时之气,拿不到毕业证?你妈要是知道是何腾没让你过,会以为还是因为玉佩的事情,会觉得是她连累的你,到时候她会有多内疚你知道吗?”

    邓萌咬唇不说话了。

    郝小满给她冲了一杯咖啡,也给自己冲了一杯,两人就那么肩并肩的坐在沙发里,看着没有营养的肥皂剧,各怀心事。

    ……

    申飒儿的出现打破了原本的计划,郝小满以为私人show的事情会就此搁置的,没料到第二天却又接到了他的电话。

    一进门,就看到申飒儿坐在沙发里,长发披肩,穿着一件很短的牛仔短裤,上身穿着一件男士的白色衬衫,衣摆过长的缘故,完全掩盖住了牛仔短裤,看起来像是下面什么都没穿似的。

    极尽诱惑与性感的打扮。

    郝小满无视她挑衅的眼神,漫不经心的换了鞋走进去:“开始吧。”

    练舞是件很累人的事情,又是盛夏时节,宁雨泽前两天都是穿着简单的短袖衬衫跟短裤的,可今天却穿的格外保守厚实,原因可想而知。

    他想自虐,郝小满却没心情陪他一起自虐,她光是穿高跟鞋已经够累了,难道还要陪他一起穿厚厚的衣服?

    浅灰色无袖紧身套装穿在身上,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曲线,她伸了伸腰,简单的做了几个热身动作。

    申飒儿在一边冷笑:“别白费力气了,就算你脱光了,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的!”

    宁雨泽有些尴尬:“飒飒,别乱说话!”

    郝小满倒是一脸的无所谓:“既然这么自信,又何必寸步不离的守着,我还以为你们已经到了情比金坚的地步了,原来也不过如此。”

    申飒儿美丽的脸庞闪过一抹愠怒,但看了一眼宁雨泽,最终还是把怒气压了下来。

    这场私人show的确很重要,听说那个千金是宁雨泽的粉丝,这次show如果表现的好的话,说不定就能给他们拉来一个极其强大的靠山。

    复出有望,她不想忍也得忍。

    有申飒儿在场,宁雨泽明显的放不开手脚,昨天已经练习的很不错的部分,现在又变得很粗糙。

    郝小满昨天跳了那么长时间,高跟鞋已经把后脚跟磨的血淋淋了,这会儿每跳一个动作都钻心的疼,她耐着性子忍了几遍,终于火了。

    弯腰把脚上的高跟鞋脱下来丢他怀里:“宁雨泽,你他妈好歹也在娱乐圈闯了两年了,能不能有点职业素质?我是来赚钱的,不是来对你发情的,要么就收起你的自作多情专心练,要么我收拾东西滚蛋!钱我不赚了,你们爱怎么玩怎么玩!”

    她这一下,鞋跟不轻不重正巧砸在了他的胸口上,宁雨泽痛的闷哼一声。

    申飒儿也火了:“郝小满,你还真以为我们非你不可了是吗?告诉你,你不做,有的是人抢着做!”

    她话音刚落,郝小满捡起掉地上的鞋,脱了另一只,赤着脚一声不吭的就往外走。

    宁雨泽忙拉住她:“对不起,小满,是我不好……”

    申飒儿表情不悦,张口要说什么,被他一个眼神制止了。

    ……

    很快,便迎来了那位高官千金的生日派对。

    孤城最为豪华的盛世夜总会被包场,所到宾客非富即贵。

    晚上7点才会举行的派对,她下午三点钟就被宁雨泽的车接走了。

    满化妆室都是在准备的女歌手女舞者,都是浓妆艳抹,可宁雨泽推门而进的时候,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她就坐在沙发里,长发披肩,妆容精致,一套金色紧身裙堪堪包臀,露出两条修长白皙的腿,戴着耳机,神情认真而专注的听着歌词。

    在这个不大不小的空间里,每个人在娱乐圈都算是小有名气,这会儿正趁机互相结识,给自己拉拢人脉,只有她,一个人坐着,安静而恬淡。

    他在她身边坐下,温柔一笑:“紧张?”

    郝小满摘下耳机,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嗯。”

    她不是专业歌手,没有经过训练,第一次上台,自然会觉得紧张。

    宁雨泽知道这些日子委屈她了,还想说句什么来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化妆室的门忽然就被推开了。

    一身粉红色公主蓬蓬短裙的少女跳进来,小兔子似的欢快的蹦到了宁雨泽跟前:“嗨,宁雨泽,我是你的超级粉丝哦~”

    宁雨泽略微吃惊的睁大了眼睛。

    这少女头发盘起,戴着漂亮的水晶皇冠,蓬蓬裙上镶嵌的钻石佩饰、脚下踩的水晶高跟鞋,无一不在显示着她尊贵的身份。

    显然,这就是今晚的小寿星——古遥!

    他只听说过她的名字,却没有见过她,更没有想到,这个小姑娘看起来居然跟小满有五分相似!

    门口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

    那人一身矜贵的手工黑色西装,很高,腿很长,容貌生的极为英俊贵气,只是周身冷漠气息太过浓郁,一双黑而沉的眸像是潜伏在最深寒夜中的狼的眼睛,没有温度,没有感情,让人不由得望而生畏。

    郝小满突然就站了起来。

    但因为满化妆室的女人也都站了起来,她的这个动作便也不显得那么突兀了。

    古遥几步跳回去,挽住了那男人的手臂走过来,歪头笑的可爱而天真,对宁雨泽介绍:“这是我男朋友,北家的大公子北梵行!今后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他就可以的哦~”

    北梵行,是在孤城唯一一个与南慕白并驾齐驱的传奇人物,听闻这男人禁欲多年,不近女色,没料到居然已经被古家的千金给拿下!

    他温和一笑,伸出手谦卑而有礼:“您好,北先生,我叫宁雨泽。”

    北梵行眼底是一片极致的冷漠,连根头发丝都没有动一下。

    挽着他胳膊的古遥不依的跺了跺脚,扯着他的衣角仰头央求他:“亲爱的,你不要这样嘛,我很喜欢宁雨泽的,你要爱屋及乌的呀……”

    北梵行低头看了她一眼,薄削的唇抿了抿,终于纡尊降贵的伸手与宁雨泽握了握。

    古遥这才满意,俏皮的冲宁雨泽吐吐舌头:“那我们不打扰你啦,等表演结束,我们一起吃个饭呀!”

    这是拉拢人脉的最好时机,更何况是北梵行这条巨大的人脉,宁雨泽自然没理由放过,微笑着点头:“好的,古小姐。”

    北梵行转身的时候,冷漠的视线无意中扫过浓妆艳抹的郝小满,微微一顿。

    精致的妆容可以轻易的改变一个人的容貌,她这幅样子,别说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就怕是陈一见了也不一定能认出来。

    可他的视线扫过来的时候,郝小满手还是下意识的松了松,手机掉到了地上,她低头俯身去捡,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

    北梵行带着蹦蹦跳跳的小公主转身离开。

    她却还蹲在地上,发呆。

    起身的时候,她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抱歉,大哥,我今天不太舒服,不能陪你演出了。”

    ……

    盛世夜总会外,盛夏的夜晚,吹来的风还带着一丝白日里燥热的气息。

    宁雨泽紧紧攥着她的一只胳膊,眉宇间已经凝聚了一片焦急之色:“小满,大哥知道这些年大哥对不住你,但今晚对大哥来说真的很重要,你能不能……”

    “你表演个solo吧,那姑娘那么喜欢你,你的solo她会买账的。”她平静的打断他。

    “这首舞曲是她指定的,我不能改。”宁雨泽轻声的哄:“小满,不要任性好不好?算大哥求你了……”

    一辆黑色宾利在身前停下,林谦下车,很快为后座的男人打开了车门。

    南慕白同样一身名贵的黑色手工西装,衬的眉眼俊雅清逸,他先是认出了宁雨泽,过了好几秒钟这才认出他身边站的女人是谁。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神色一凛,沉声问。

    还有,打扮成这幅鬼样子是几个意思?要上天吗?

    他几乎是立刻脱下了西装外套,裹在了她肩头,穿在男人身上正合身的西装,穿在她身上却长的不可思议,很快挡住了来来往往人不怀好意的眼神。

    宁雨泽表情依旧温和:“您好,南总,我跟小满今晚在这边有一场演出。”

    南慕白眯眼,声音骤然变得阴鸷冰冷:“让她跳舞给那个古遥看?你他妈脑子被门夹了?”

    宁雨泽一怔。

    他知道南慕白对他的印象不好,却没料到以他的身份地位,会这么直接的给一个人难堪。

    南慕白的出现,却突然提醒了郝小满——她还欠他13万8千块钱的事实。

    这次要是一时意气离开,她三五年内,她恐怕是没办法把钱还给他了。

    “林谦,打电话通知梵行,我今晚……”

    “就一个舞蹈的事,四五分钟就过去了。”郝小满忽然将身上的外套拿下来还给他,给了他一个很客气的笑:“谢谢你。”

    说完,抬头看了宁雨泽一眼:“我们进去吧。”

    “郝小满!”南慕白表情阴郁,冷声叫她。

    她却跟没听到似的,兀自快步走了进去。

    ……

    这场生日party,请来了十几位明星,有男有女,都是那小公主最喜欢的。

    宁雨泽的《TroubleMaker》是作为压轴出场的。

    他见她状态实在不怎么好,几次犹豫,终于开口:“小满,不然我们半开麦吧?”

    毕竟是异国语言,本来就不容易掌握,更何况她现在情绪明显不对劲。

    郝小满从回去后就一直呆坐在沙发里一动也不动,闻言,抬手随意的拨弄了一下头发,淡声道:“不用。”

    顿了顿,又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被我搞砸了的话,大不了不付我钱了就是。”

    宁雨泽无奈的瞧她一眼,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

    迷离感性的七彩灯光闪烁,动感的音乐声响起,贴身热舞的男女一开嗓音,一直有低低交谈声的台下,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看着你的眼睛,我会变成TroubleMaker

    ——站在你身边的话,我会变成TroubleMaker

    ……

    黑与红的强烈对比,冷魅邪肆的男人,性感妩媚的女人,勾抚摸撩拨,极具挑逗的性感舞姿与个人色彩明显的唱功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宁雨泽的舞台爆发力是经过千锤百炼才出来的,众人还可以理解,可他的这位贴身舞伴,又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一面复古神秘的银色面具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妩媚诱惑的水眸,高挺的鼻梁、饱满的红唇与精致的下巴加上那性感撩人的身材曲线,看的台下众人热血沸腾。

    “***啊!”台下不知道有谁呼吸粗重的感叹一声。

    南慕白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躁动过。

    死丫头,身上那块破布料短的遮不住上面,遮不住下面,她怎么不干脆跳裸舞算了?

    他今晚才知道,这些日子她跑宁雨泽家里是跟他练舞去了,如果刚刚在夜总会门外知道她是跳的这种舞,就算打断她的腿也得把她拖出来!

    短短不到四分钟的舞蹈,却漫长的像是过了四年之久。

    幽暗光线中,他面色冷若冰霜,漆黑不见底的眼眸死死盯着宁雨泽时不时滑到她大腿根部、臀部跟腰部的手,恨不得亲手把它们给剁下来。

    更让他恼火的是,那女人还一脸享受的模样,扭着柔软的腰线,挑逗妩媚的视线横扫全场,恨不得把在场所有男人的魂儿都勾走才满意的样子!

    “南总……”林谦眼尖的发现了他的烦躁,不动声色的替他倒了一杯消火的茶:“您喝杯茶,消消火。”

    他斜眼睨他,口吻压抑冰冷:“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有火?”

    林谦:“……”

    这恨不得把全场男人眼睛都挖下来的强大气场,他隔着一米远都感受到了好么……

    北梵行就坐在他身边,冰冷的眸落在舞台上妖娆扭动的女人的脸上,永远都覆着一层薄冰的眸底让人看不出穿里面的情绪。

    身边的古遥抬手遮住了他的眼睛,撒娇:“不准你看其他女人!”

    男人敛眉,不语。

    ……

    南慕白在夜总会外捉住了连妆都没卸就要跑人的郝小满。

    她还没有休息一下,这会儿气喘吁吁,一双画着精致眼线的眼睛里没了之前的妩媚妖娆,又变得冷冷淡淡:“有事?”

    南慕白一手攥着她纤细的手腕,盯着她被紧身包臀短裙勾勒出得纤细腰肢,冷笑:“腰扭的不错啊,再扭一个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