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甜婚袭爱,总裁的落魄新妻! > 正文 第71章 摸她的腿,跟摸一颗白菜似的,没感觉。(二更)

正文 第71章 摸她的腿,跟摸一颗白菜似的,没感觉。(二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71章 摸她的腿,跟摸一颗白菜似的,没感觉。(二更)

    宁雨泽一眼就看出了她的担心,似笑非笑的开口:“小满,你不是怕大哥趁着练舞占你便宜吧?”

    郝小满淡淡瞥他一眼:“我是怕你怕我趁机占你便宜!”

    宁雨泽就笑了,伸手拍拍她的脑袋:“别怕,舞蹈部分大哥相信你很快就能掌握,至于歌词,大哥会帮你的。”

    郝小满点点头,也不废话:“你家里有我能穿的运动服吗?我总不能穿着一件紧身裙练舞。”

    宁雨泽沉默了下,有些尴尬的看她一眼:“有一套飒飒的……”

    呵,他们已经亲密到同居在一起的地步了么?

    或许是这些日子南慕白在身边调和着,知道他们已经同居了,她居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她淡淡扫他一眼:“给我拿过来吧。”

    ……

    还差15分钟就要关宿舍门的时候,她才匆匆从公交车上跳下来。

    林谦在宿舍楼大门口处拦住了她。

    “快关门了,有什么事你让他电话里说。”她又低头看了眼时间,急急开口。

    林谦继续微笑:“我们先生已经等您许久了。”

    郝小满无语,知道他只是奉命行事,继续跟他在这里磨,倒不如直接去跟南慕白说。

    车窗开着,她一上车还是闻到了一股呛人的烟味。

    她刚上车,一时间还没办法适应黑暗,看不清楚他此刻脸上的表情,但南慕白却能清楚的看清她。

    她的头发笔直的垂落了下来,半干的披在肩头,明显是洗过了的。

    透过浓郁的烟味,还能闻到她身上一股淡淡的男士沐浴露的香气。

    “去哪儿了?”低沉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练舞是很耗精力的一件事情,即便郝小满在这方面擅长,也不代表她可以付出比普通人少一些的努力。

    这一整晚她都在宁雨泽的指点下练习一些基本动作,这会儿已经累的筋疲力尽,一点儿应付他的心思都没有了。

    “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可以吧?”她皱紧了眉头,表现出极度的不耐烦:“我今天真的很累了。”

    南慕白沉默了下来,半晌,才屈指弹了弹指间的烟,淡声开口:“好,你先回去休息吧。”

    几乎在他‘好’字刚刚出口的瞬间,她便已经自动自发的打开了车门,他最后一个字说出来的时候,车门已经被飞快的关上了。

    透过车窗,能清楚的看到她一路小跑着奔向宿舍的身影。

    全程,全程,全程都没有回头看这边一眼。

    狭窄的空间里忽然变得很安静,依稀还能闻到她身上残留的男士沐浴露的味道。

    这么昂贵的沐浴露,她那个二哥是用不起的。

    林谦上车后,他抬手将那只快要燃尽的烟丢出车窗外,淡声吩咐:“去查查看,她今晚去哪里了。”

    林谦:“是,南总。”

    ……

    这就放暑假了,邓萌正在打包行李,见她回来,‘嘿’了一声:“暑假打算去哪儿打工啊?”

    郝小满一头栽床上,有气无力的开口:“这个暑假先不打工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先租个房子住着再说。”

    “我妈去北京照顾我生病的姨妈了,我今年也不回家了,跟你一起住呗。”邓萌拿了个洗干净的苹果丢给她。

    她一手接过来,‘咔嚓’咬下一口:“好。”

    ……

    两个小姑娘很快选好了房间,两室一厅一卫,干净整洁,一个月1000。

    因为要练舞,怕影响到别人,所以特意选的一楼。

    邓萌一听说15万,眼睛就放光了,嚷嚷着也要跳,结果看完MV就偃旗息鼓了。

    “话说,跟你大哥跳这种贴身热舞,你大哥会不会爱上你啊?”她摸着下巴,不怀好意的对她眨眼。

    郝小满正认真的做着热身运动,闻言,轻嗤一声:“我大哥是以歌手身份出道的,跟他跳过这种贴身热舞的女人多了去了,对他来说,就算摸我大腿,也跟摸一颗白菜似的,没感觉。”

    邓萌略显失望:“……哦。”

    ……

    宁雨泽一直知道郝小满身体柔软,很适合跳舞,却不知道她会这么擅长。

    前后不过一晚上,她自己居然就能把她单独的那部分完整的跳出来了,而且动作标准,甚至连眼神表情都极为到位。

    他安静的在一边看着,忽然觉得很难过。

    当初他们四兄妹都想进娱乐圈闯一闯的,陈一在音乐创造上很有天分,而她在舞蹈跟唱功方面很有实力,可他们却为了他跟飒飒,忍痛退了出来,这么多年任劳任怨的为他们付出着。

    如今一看,她不止在舞蹈跟唱功方面出色,似乎也十分具备一个做演员的天分。

    他从未见她表现过诱人的动作跟表情,而现在却在他面前这么自然的就表达了出来,一点也不扭捏害羞,好像这对她来说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只需要学习,模仿,就可以表现出来。

    “小满,做的不错。”他轻声赞赏。

    郝小满低头去查看自己刚刚跳的那段录像,运动过度,呼吸还有些喘:“当然要不错,我要的是15万,不是15块,自然要多努力一点,才配得起这个价钱。”

    顿了顿,忽然拿着ipad靠近他:“你看这里……臀部摆动幅度是不是比MV上面小了一点?”

    宁雨泽呼吸一顿,停了片刻,才轻轻嗯了一声:“可以再大一点。”

    “唔,那好,你的那部分练习的怎么样?今天要不要试着一起练练试试?”

    她一边说着,一边从提来的纸袋里拿出一双高跟鞋来,冲他皱皱鼻头:“这舞要穿高跟鞋,我特意去买了一双,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说才是最大的挑战!”

    舞蹈其实难度不算特别大,但关键是要踩这么高的高跟鞋,她上次为了见他特意穿了一次高跟鞋,几乎是一走三崴,更别提要穿着这个跳舞了。

    宁雨泽轻笑:“辛苦你了。”

    “还是那句话,15万不是那么好赚的,就是把脚跳断了,也得跳。”她耸耸肩,神色坦然。

    ……

    穿着高跟鞋,郝小满跳起来便格外的费劲,不一会儿就累的香汗淋漓,坐在地上捧着脚哀号不止。

    宁雨泽发挥的比她还差。

    摸大腿的那个动作是从后面摸过来的,他似乎心有忌惮,每次都放的太靠下了,跳出来的效果显得略粗糙。

    “抱歉。”他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她,轻声道歉。

    郝小满接过来喝了一口,故作轻松的开口:“一个动作你重复了十遍八遍都过不了,到底我是新人还是你是新人啊?”

    宁雨泽被她说的脸色微红。

    郝小满又不轻不重的加了句:“你不是要我求着你往上摸一点吧?那样会显得我很不纯洁啊。”

    其实她也会觉得尴尬,即便是他们是恋人身份,跳这种辣舞都会觉得脸红,更何况他们现在已经不是。

    她清清嗓音:“ok,我知道你喜欢的是申飒儿,我对你的感情也整理的差不多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摸了我之后我会春心荡漾,我现在要适应穿高跟鞋跳舞,还要抽时间学习韩语歌词,你要再这么耽搁下去,到时候搞砸了我可不管啊!”

    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宁雨泽要是再扭捏就说不过去了。

    两人都休息了一会儿,起身继续练习。

    性感轻快的音乐声中,紧贴在她身后的宁雨泽手一不小心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

    他几乎是立刻反应过来,嗖的收回了手,盯着她白皙的颈轻声道歉:“抱歉。”

    她气喘吁吁,头也不回:“后头还有你抱歉的时候。”

    随之而来的一个偷吻未遂的动作,让尴尬的气氛再次在两人之间蔓延。

    摸腿的动作时,他站在她身后,两人看不到彼此的脸,还能稍稍放松一点,但这个动作却是面对面的……

    他一手轻轻捏着她手腕,薄唇顺着她手臂一路滑下去,然后突然想要偷吻她,她头一侧,避过了这个他的袭吻。

    这个需要双方高度的默契,他不能靠的太近,也不能靠的太远,她不能躲的太早,也不能躲的太迟。

    第三次尝试的时候,一不小心,宁雨泽温热的薄唇擦过她微凉的唇瓣。

    冷与热的碰撞,无声无息牵起一阵激烈的化学反应。

    捏着她手腕的那只手突然就紧了紧。

    郝小满脑中突然就闪过了南慕白吻她时的感觉,凛冽的薄荷淡笑,粗重的喘息声,暗不透光的眼眸……

    失神间,脚下忽然一个不稳,她踉跄了下,身子整个都往一边摔了下去。

    宁雨泽回过神来,眼疾手快的拦腰将她抱住。

    她惊魂未定的抓着他的衣领站直身体:“呼,还好还好,这一跤要是摔下去,我估计你就要重新找舞伴了。”

    宁雨泽脸色也有些白,贴身热舞他不是没跳过,还从未出现过这种手足无措的情况。

    “今天先到这里吧,你去洗个澡,我们先练一练唱的部分好不好?”

    郝小满点点头:“也好。”

    ……

    浴室里水声哗哗,磨砂玻璃上人影绰绰引人遐想。

    宁雨泽坐在沙发里喝啤酒,很绅士的一直没有看向浴室的方向。

    郝小满刚换好事先准备的干净衣服从浴室里出来,玄关处就传来很轻的一声响,一身高档女装的申飒儿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宁雨泽略微惊讶的站起来:“飒飒?你怎么来了?”

    申飒儿冷笑一声,换了拖鞋走进来,口吻嘲弄:“你给我你家的钥匙,难道不是要我随时过来的意思?”

    她摘了墨镜,表情冷蔑的扫过正在擦头发的郝小满:“脸皮挺厚的,都被我捉现场了,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

    郝小满面无表情的在沙发里坐下,抬头对她淡淡一笑:“怎么敢跟你比脸皮厚呢?好歹我还被你捉到了,当初你可是不声不响的就把我男朋友给抢了。”

    那么多媒体都帮她盯着呢,愣是都没发现,这反侦.察水平,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小满,你不要故意惹飒飒了。”

    宁雨泽轻声呵斥她,随即将申飒儿拉到了身边:“飒飒,小满对我来说只是妹妹,以前我不喜欢她,以后我也不会喜欢她的。”

    郝小满听的直冷笑:“大哥,你这话说的也真够绝情的,好歹是你背叛的我,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先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呢?”

    “……对不起,小满。”

    申飒儿冰冷精致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盯着她的眼底有着暗藏的恼怒与羞愤:“郝小满,你现在一定很得意吧?你利用南慕白毁了我跟大哥,现在还想夺回大哥?你以为南慕白会由着你这么利用他?”

    “飒飒,这件事情不关小满的事,况且小满再生我们的气,她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你不要怨到她身上去。”宁雨泽皱眉,轻声责备。

    申飒儿突然火了,用力把包摔地上,一手指着她,尖声质问宁雨泽:“跟她没关系?跟她没关系南慕白会跟钱过不去,全面封杀我们吗?!”

    他们经纪公司的老板花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栽培他们,现在正是赚钱的时候,突然接到上面的命令,无期限的雪藏他们。

    在这个明星更新换代如此迅速的年代,他们被封杀一年,之前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人气就有可能毁于一旦!

    郝小满丢下湿毛巾,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来:“封杀不是我的主意,我也不会去求南慕白放了你们,看你们似乎有很多话要说,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话落,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就要离开。

    申飒儿抢先一步挡在她身前,理直气壮的要求:“你要对我们负责!”

    郝小满笑了:“我是睡了你呢,还是睡了大哥?为什么要对你们负责?”

    “南慕白是为了你才封杀的我们!”

    “那你去找南慕白啊,跟我说有什么用?”

    申飒儿忽然眯了眯眼,表情嘲弄:“郝小满,你真以为我非求你不可是吗?据我所知,南慕白有个干妹妹叫容霏霏,他对她几乎是有求必应,如果她出面求情,你说他会不会答应呢?”

    郝小满微微一笑:“祝你成功。”

    话落,绕过她便径直离开。

    ……

    到家拿钥匙打开门,刚进去,眼角余光就扫到从沙发里正在纠缠的一双人影。

    察觉到有人进来,压在上面的何腾很快起身,顺手将躺在身下的邓萌也带了起来。

    两人都是衣衫凌乱的模样,只是邓萌明显要更凌乱一些,上半身的衣服都快被脱下来了。

    她唇瓣被吮的有些红肿,眼底蓄着泪,坐起来后第一动作就是扬手给了何腾一巴掌。

    何腾容貌生的斯文秀气,皮肤很白,她这一耳光几乎用尽了全力,他躲闪不及,重重的受了,脸上很快浮现出五道清晰的指印。

    “滚——”她咬牙切齿的开口,压抑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哭腔。

    何腾也不气,抬手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笑了起来:“越来越泼辣了,就不怕我公报私仇给你不及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