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甜婚袭爱,总裁的落魄新妻! > 正文 627 你好,阿司匹林先生:睡一觉,醒了就没事了,嗯?

正文 627 你好,阿司匹林先生:睡一觉,醒了就没事了,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627  你好,阿司匹林先生:睡一觉,醒了就没事了,嗯?

    卧室门被礼貌的敲了几下。

    月牙头痛的厉害,身体也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躺在床上瞥了一眼门,没吭声。

    这个卧室,苏祭司跟路西法那两兄弟进来都不会敲门的,会敲门的也只有女佣而已。

    但即便是女佣,也从来不需要听她的,敲门只是习惯性的礼节而已。

    可这一次,等了一会儿却没见人进来。

    几秒钟后,敲门的声音再度响起。

    她皱皱眉,没什么力气的开口:“进。”

    卧室门被推开,修长颀伟的白色身影出现在眼角余光,月牙歪了歪脑袋。

    即便是角度不同,那张温和雅俊的脸依旧好看到让人怦然心动。

    月牙呆呆看着他,有一瞬间,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反应过来后,她猛地坐了起来,黑白分明的眼眸吃惊的看着他:“你……怎么会来这里?”

    他虽然只是她的心理医生,但苏祭司恨北家入骨,他在孤城也就算了,这么独自一人过来,以苏祭司那个变态的脾性,怕是不会轻易放过他。

    安易生在她面前站定,骨节分明的指轻轻抚了抚她滚烫苍白的小脸,像是轻轻叹息了一声:“你是我的病人,病人在哪儿,医生当然就要在哪儿。”

    这句话乍听觉得哪儿不太对,但仔细一想,又好像没什么不对。

    月牙笑了下,眼睛里像是掉进了两颗细碎的钻石一样闪闪发亮。

    从第一天来这里,她整个人就处于极度的压抑状态。

    除了跟千里在一起的时候开心满足一点以外,其他时间,就几乎一直被孤单跟无助围绕着。

    在这陌生的地方,周围都是陌生且充满敌意的人,她每晚入睡,都不确定第二天还能不能幸运的醒来。

    安易生于她,就像是第二个北幽阳。

    哥哥虽然很关心照顾她,但他太不善言辞,更多的时候,是一种心灵上的契合。

    但安易生不一样,他在她最压抑痛苦的时候出现,以最温柔的方式照顾她,排遣她因为失去千里而承受的巨大打击,把她一点点从暗不见光的卧室,带到阳光灿烂的地方。

    他是个很好的医生,照顾病人很用心。

    但他其实一点都不适合做心理医生,因为大部分有心理疾病的人本就很容易对心理医生产生依赖感,再加上他这么出色的自身条件……

    不知道有多少被他诊治过的女人会暗恋上他,也不知道他都会用怎样委婉又不伤害人的方式拒绝。

    月牙很努力的把那点小暗恋藏在了心底,生怕被他发现后,会尴尬。

    她是个有孩子的人,很清楚自己跟他的距离。

    安易生没带医药箱,恐怕就算带了,来了这里,也是要被通通没收的。

    后院有单独的诊疗室,他去要了一些药过来,帮月牙挂上点滴后,又拧了条热毛巾帮她擦拭着汗湿的小脸:“睡吧,睡一觉,醒了就没事了,嗯?”

    外面是万籁俱寂的夜色,室内温暖如春,男人将灯光调的极为柔和。

    他的声音低沉中蕴着力量,悄无声息的抚平了她躁动不安的心。

    月牙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他线条英俊的侧脸:“那你睡哪儿?”

    安易生笑了下,意味不明:“放心,一会儿自然会有人来给我安排卧室。”

    月牙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他这么说,她也就没多想,点点头,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时针一圈圈转动。

    11点的时候,女佣敲门进来:“安易生,boss让我来带您去您的客卧。”

    安易生不疾不徐的将月牙额头上的湿毛巾拿下来:“再等一会儿,液还没输完。”

    月牙的血管偏细,所以他把输液速度调慢了,本该一个多小时就输完的,这会儿两个小时了还没滴完。

    女佣没再催他,但也没离开,就站在旁边看着。

    又等了20分钟,男人才起身将月牙手腕上的针拔了下来。

    他的动作很熟练,针被拔出来,月牙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依旧睡的沉而稳。

    干燥温热的大手贴上她的额头,试了试温度后,他这才将输液线跟输液瓶整理起来丢进垃圾桶里:“今晚留个人在这儿守着,有什么问题记得过去叫我。”

    他命令的理所当然,而且丝毫不显强势霸道,自然而然的仿佛她本来就该听从他的指令一般。

    女佣本来不应该答应的,可鬼使神差的,就是本能的点头答应了。

    ……

    11点30分,安易生从二楼离开,被安排到了三楼的客卧。

    凌晨1点39分,路西法从卧室出来,一身黑色紧身衣,掌心一把上了消音器的枪。

    路西斯在外面喝了点酒,回来的时候刚好跟下楼的男人遇到了。

    他拦住他:“你去哪儿?”

    他一身的酒气跟混合的女人的香水味道,路西法略显嫌弃的向后退了一步:“有点事儿。”

    “什么事情?”

    “我做什么事情,需要向你报备?”

    路西斯忽然就不说话了。

    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劳动他路西法亲自去做,那要么就是跟苏西有关系,要么就是直接接到了boss的授意。

    他盯着他,几秒钟后,忽然开口:“你要去处理了那个医生?”

    路西法慵懒的靠着栏杆,无聊的把玩着自己的手指,一双风流丹凤眼中蕴着薄薄的笑:“怎么?他是你哥哥还是你情人?这么关心他的死活?”

    路西斯不为所动,声音一点点压沉:“我倒是更关心,一个小小的医生而已,阿司为什么就非得要他死?”

    俊俏风流的男人摊手耸肩,一脸无辜:“我怎么知道?”

    阿司要他做掉安易生,他就做掉好了,左右不过几分钟的事情,他这两天有点睡眠不足,还得赶回来睡觉呢。

    他在这儿磨磨唧唧什么?

    “不许去!”

    路西斯忽然就怒了:“我看阿司压根就是对那个北月牙动感情了!怕那个安易生来跟他抢女人!”

    路西法凉凉的扫他一眼:“那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

    一句话,噎的路西斯半晌说不出话来。

    路西法轻叹一声,几步下楼,轻轻帮他拍了拍肩膀:“洛欢有多喜欢阿司你不是不清楚,你等也是等不来的,别再为她费心神了,嗯?”

    路西斯僵在原地,一张年轻轻狂的俊脸上飞快的闪过一抹失落的暗光。

    路西法没再多说,有些话,也不是说多说少就能解决的。

    类似的话,这么多年他也跟他说过不止一次了,放手不放手,还得靠他自己。

    ……

    太阳明亮的光线驱走了黑暗,又是新的一天。

    月牙的这一觉睡的很沉,醒来后,身体都是轻飘飘的,说不出的轻松。

    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昨晚那张温柔英俊的脸便闪过脑海。

    来这里后,还是第一次,在充满期待的朝阳中醒来。

    没有再耽搁时间,打开身上的被子便冲进了浴室洗澡,出来后匆匆把头发吹干,换了一套衣服便出去了。

    楼下,女佣们正在擦拭家具,忙碌着。

    正在客厅玩公主城堡的千里一见到她,立刻兴奋的咿咿呀呀叫了起来,张开小胳膊要她抱抱。

    月牙跪下来,亲了亲她软糯的小脸,这才将她抱起来:“想不想麻麻?”

    小家伙咯咯的笑着。

    几分钟后,苏祭司从楼上下来,一身裁剪合身的手工西装衬得身材挺拔矜贵。

    他心情很不错的样子,见她小脸红润有光泽,薄唇勾出一抹讥诮的弧度。

    月牙心情比他还要好,以至于见到他,第一次很高兴的主动搭话:“早。”

    苏祭司冷冷看她一眼,没理她,径直往餐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