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正文 第7章 惊天变局
    克鲁格头上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现在他可是手无寸铁,连唯一的配枪也在进入会议室前被收缴了下来,他哭丧着脸,上下颚牙齿明显在打架,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元……元首,我……可是……可是……一贯忠诚于您的呀。”

    “忠诚?你就是这样忠诚于我的?”霍夫曼没有搭理可怜相的克鲁格,反而转手指着克鲁格的得力助手、中央集团军群参谋长海宁-冯-特莱斯科夫少将说道,“把这个叛国贼抓起来。”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三个如狼似虎的卫兵已一拥而上,将特莱斯科夫反手抓了起来,眼看他还要挣扎,根舍少校过去在他腹部狠狠捣上一拳,他痛苦地蜷缩成一只虾米,嘴角忍不住流出鲜血,用仇恨的目光盯着霍夫曼。

    “大名鼎鼎的反叛组织核心人物——特莱斯科夫将军,听说你组织了3次以上针对我的暗杀阴谋,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束手就擒吧?”霍夫曼轻蔑一笑,穿越者的优势就是好,按常理这些人要到720事件后才会暴露,但他现在就可以一个个把他们揪出来,“卫兵,去外面仔细检查他的皮包,小心炸弹。”

    众人面面相觑,事件发展已超过了他们的承受力和想象力,但面对MP38的枪口,谁也不敢乱动。

    少顷,根舍少校跑了过来,汇报了在特莱斯科夫皮包中发现定时炸弹的事实,声音虽然不大,但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霍夫曼只感觉背上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要不是早就下定决心要拿掉这颗毒瘤并做了妥善安排,今天自己说不定就要被报销掉,那可真成了冤死鬼。

    一听真有炸弹,其余与会众人的脸色也都变得刷白——炸弹在这样密闭的场合里爆炸不知道会造成多少伤亡!万幸元首发现了他们的阴谋。

    “元首……元首……”克鲁格哭喊着扑过来,“我可没答应参与他们的密谋啊。”

    “这么说,你承认是知道他们阴谋的?”霍夫曼冷冷一笑,“克鲁格,如果你真敢参加反叛组织,我还敬重你是个人物,但你首鼠两端,既不敢向我告发他们的阴谋,又不敢参与他们的密谋,你就是一条毫无廉耻、毫无价值的可怜虫!给我拖下去好好关押起来,让希姆莱去审讯!”

    克鲁格的脸色“刷”地变成惨白,根舍少校也没和他客气,上来就把他的领章和肩章撕掉了,可怜的元帅浑身颤抖、涕泪交加,说不出的悔恨。

    “你们当中还有谁是他们的同谋者,自觉站出来,可以少牵连别人。”霍夫曼冷冷的目光从人群中扫过,没有人吭声,没有人动弹,当然也没有人敢和他的目光对视,空气仿佛凝固住了一般。

    “不肯站出来么?那我就点名了,弗里德里希-奥尔布里希特!”随着霍夫曼一声大喝,卫兵们一拥而上将这位供职于最高统帅部的步兵上将抓了起来。这家伙听上去名头不显,但霍夫曼深知其厉害所在——他利用自己担任陆军总司令部办公室主任兼最高统帅部预备役武装力量局局长的身份,将大批密谋组织成员安插到陆军总部各个部门,还制定了依托后备军发动军事政变、占领柏林的计划。不过他也够光棍,一看情形不对,老老实实束手就擒,没有半点挣扎,连出言申辩的话都没有一句。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没想到又抓出来一个。最高统帅部总参谋长凯特尔元帅脸色苍白、浑身一阵抽搐,元首居然在他眼皮低下抓到如此高层级的反叛分子,他只感觉天都快要塌下来了。

    在特莱斯科夫的咒骂声中,在克鲁格的哀求声中,在奥尔布里希特的沉默中,卫兵们押着反叛分子迅速撤离,直到会议室大门“砰”的一声合上,众人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下面会议继续,魏克斯将军,你对于新职务还有不同意见么?”

    现在魏克斯哪还敢多说一句,机械般地摇摇头,老老实实坐了下去,不过接下来霍夫曼要说什么他已没多少心思听进去了,脑子里全部是反叛集团的事情:特莱斯科夫被抓绝对是颗重磅炸弹,他先后为两任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官博克和克鲁格效力,特别博克元帅还是他的舅舅,说不定早已组织了一个密谋网,不出意料的话,中央集团军群很快将掀起清洗密谋分子的高潮。一想到接手中央集团军群这样一付烂摊子,再加上希姆莱和党卫军还要插手进来,他的脑瓜仁就感到一阵生疼。

    连魏克斯都没了声响,自然也不会有别人站出来为保卢斯叫屈,更何况大家的心思全部在密谋集团上,根本不敢质疑元首的决定,后续的人事任命也就顺理成章地调整了下去,曼施坦因不仅接任了B集团军群司令官还兼任了第6集团军司令。希腊征服者、第十九山地军军长斐迪南德-舍尔纳中将则出人意料地成为第2集团军司令官——虽然这是个纯步兵集团军,却有高达9个师1个旅的编制,显然不在场的他也获得了一个好差事,按照惯例,他的军衔也能接着升一级。对舍尔纳的能力以及忠诚度霍夫曼有着远超众人的理解,这个看似平淡的人事调整中开启了他对于前线核心指挥官连串调整的序幕。

    现在通过人员和部署调整,众人已明白了整体态势,在东线180个师中(内含20余个轴心小兄弟师),南翼占了大头,拥有96个师,而在组成南翼的A、B两个集团军群中,曼施坦因所在的B集团军群又占了60%的兵力,甚至还直接统御了拥有最强突击力量、编制高达14个精锐德国师的第6集团军,众人投向曼施坦因的目光满是羡慕,不过也觉得这位克里木征服者配得上这个职位。

    在其他一些零零落落的人事任免信息宣布完毕之后,总参谋长蔡茨勒上将开始了东线下一阶段战略方针讲解。蔡茨勒的水平当然不是盖的,仅仅一个晚上,他就把昨天傍晚霍夫曼三言两语描绘的战略意图变成了缜密、可靠的军事部署调整,只见他拿起教鞭,在地图上一段一段地往下讲:“根据元首的指示,在接下来半年里,东线司令部所辖部队将稳定在目前的水平上,除非特殊情况,不再会有任何新编陆军师的组建,不过目前各部队损失的人员、物资、技术兵器将按照紧急情况实现补给。整体而言,接下来几个月我们将采取攻势防御的手段,重点是消灭俄国人的有生力量而非夺取战略要点,希望能够通过一年的调整、补充,使我们能够在南线战略上打开局面的同时在明年获得对斯大林的压倒性优势。”

    “南线战略?”众人迷惑不解,除了东线和西线,现在又来了一个南线?

    “西线总司令由龙德施泰德元帅担任;东线总司令由元首亲自兼任;南线总司令由凯塞林元帅担任,古德里安大将接替隆美尔元帅担任非洲集团军司令官。”在蔡茨勒的示意下,古德里安站起来向众人通报南线战略的大致情况。对古德里安的重新启用众人并不感到意外,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哪怕再出人意料的命令他们也会见怪不怪,很多人还在庆幸,古德里安这家伙不来东线捣乱也好。不过听到元首要从东线抽调2个装甲师和3个摩托化步兵师增援非洲军团的指令,众人特别是几个集团军群长官又是一阵抽风似的牙疼,谁都不希望这样的事情落在自己头上。不过现在看来这一刀是免不了的——谁让南线有石油资源呢?蔡茨勒的态度很明确,中央集团军群和南方集团军群各抽调一个装甲师和一个摩托化步兵师,北方集团军贡献一个摩托化步兵师,具体番号在会后由最高统帅部具体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