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西洋绞杀战(34)
    11月29日凌晨时分,大批在港口依然滞留的货轮在加拿大士兵手执冲锋枪的“好意劝说”下开始大批出港,话已说得够清楚了:德军机群说不定个把小时之后又要到来,如果货轮不想彻底毁灭,那就必须尽快疏散离港。虽然外面还有德国潜艇潜伏,现在护航军舰也没能力加以消灭,但至少刚才前面的货轮已遭遇过一轮鱼雷攻击,极大地消耗了他们的攻击武器,所以货轮出港大体是安全的……

    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但大家都很不情愿去当吸引鱼雷的盾牌,所以一个个走得慢慢吞吞,希望前面的船只能尽快把德国潜艇的鱼雷消耗完。实际上德国潜艇鱼雷的消耗速度比他们预料得还要快,12艘潜艇中大部分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的鱼雷,面对船队密集出港,恐吓作用有限,只要憋足劲冲过去很快就能冲破拦截,但谁也不愿意牺牲自己成就他人,因此疏散速度相当缓慢,整整一个多小时,后面滞留的近200艘船只开动了三分之二,把托马斯急得上火却又无可奈何。

    12:37分,高速突进的德军雷击支队已赶到现场,他们本以为自己要对付的充其量是一两个创队,突然面对屏幕上那密密麻麻的绿色光点,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这里面到底有多少船?

    “传令各舰:舰艏对敌、排成一字弧形横队……”在距离船只群只有6000多米的时候,马卡斯中校地激动地下达了命令,当他最初从驱逐舰舰长职务上被提拔来北上号担任舰长时,他一直非常兴奋,以为自己大显身手的机会到了,想着若是能亲手干掉一艘战列舰或者航空母舰该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结果北上也好、大井也罢,空有一身重雷装,在前几次作战中都是乘兴而去扫兴而归,别说亲自发射鱼雷,就是防空也要其他驱逐舰或者巡洋舰提供掩护。弄得全舰官兵怨声载道,一个劲要求转行去S艇部队,至少那里可以痛痛快快打不是?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10分钟后,以北上、大井为核心,24艘S艇围绕两艘军舰展开了威风凛凛的雁翅阵,间距长达12公里——像极了中世纪冷兵器交战始终两军开战之前的精锐弓兵。

    “鱼雷准备!最大射程!”

    “发射!”

    “哗哗哗哗”北上号左右两舷第一排两座4联装鱼雷发射管中飞出的8条H9就冲入冰冷的北大西洋之中,入水之后的鱼雷过了一会儿就上浮到指定定深——普遍是3-6米,氧气燃烧的热动力带动螺旋桨飞速旋转,向前扑去。

    那一时间的场面让马卡斯一阵恍惚,他仿佛看到遮天蔽日的的利箭朝敌军冲锋队伍扑去。24艘S艇这一轮发射了72条H9鱼雷,大井和北上一共发射了16条,合计88条鱼雷直扑盟军船队而去,这可不是普通的鱼雷,全是重达2.85吨,碰谁谁死的鱼雷界头号杀手。

    “S艇再装填,北上、大井全部发射!”

    “哗哗哗哗”两艘重装雷击舰一共拥有40门鱼雷发射管,在马卡斯的命令之下,悉数发射了出去。现在,不大的圣约翰斯港口外围海面上一共有152条鱼雷在向前突进。

    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是,这么可怕的敌人居然还在进行再装填!

    所有德军官兵就这么静悄悄地等在军舰上看即将到来的焰火,谁也不敢贸然冲上去,别说雷击支队没军舰挡得住H9一发,就是万吨级条约重巡洋舰撞上H9都是一发必沉的。

    “你猜,能打中多少条船?”

    “四中一,至少40艘!”

    “我赌三中一,50艘!”

    “轰隆!”、“轰隆”即便以最大射程发射,H9也能跑出34节的高速来,刚才发射时雷击支队距离货船边缘不过5000多米,这段距离一下子就跑完了。

    “一艘,两艘……八艘……十一艘……二十艘……”数到26艘的时候,所有德军官兵都已数不下去了,因为爆炸太密集、太耀眼了,根本难以辨别炸沉了那艘船,他们只知道一声又一声的巨响,一团又一团的火光。

    “鱼雷……鱼雷!”外面有大量鱼雷,船上的水兵们惊叫起来,他们竭尽全力想要躲避,可来的鱼雷速度这么快、航迹这么不明显,左右又都是船,要么躲不开鱼雷,要么只能与他人相撞。

    爆炸声、惨叫声、呼救声汇聚成一幕末日来临的惨剧。

    即便前面货轮因为缝隙而穿过的鱼雷,随后也会找到合适的目标予以摧毁,被H9撞上的结果只有一个——下沉。两艘运气比较差的驱逐舰直接被鱼雷炸成两段……

    满心欢喜、眼睛都快要眯成一条缝的马卡斯扭头告诉电讯参谋:“用莫尔斯电报码给这批呆头鹅们发电报,德意志海军主力舰队在此,想死的尽管冲出来吧。”

    “骗人的,骗人的,哪有什么主力舰队,顶多是一些驱逐舰,冲过去就能赢了……聚集在这里只有大家一起死。”

    “可他们有很多鱼雷!”

    “轰”又是一声巨响。

    马卡斯特意又去看了一眼雷达屏幕,刚才密密麻麻的绿色光点现在显然稀疏了好多,他一阵肉痛,沉得可都是钱啊!但最后只能安慰自己:“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

    由于害怕鱼雷和雷击支队的拦截,这些货轮迟疑着不敢冲出来,几艘勇敢的驱逐舰倒是想消灭对面的敌军,大井、北上的炮击实力虽然不强,但S艇上再装填后的鱼雷却够致命的。

    凌晨1:06分,贝中将接到汇报,连连点头称赞:“干得好!幸亏雷击支队用鱼雷之夜教训了这批牛仔,不然他们四散溜走了我还没办法去逮住他们,到时候是去炮击港口好呢还是去追捕货轮好?”

    “长官,虽然有一部分货轮返航了,但还是有胆大妄为之徒在冲出来,一部分驱逐舰还在试图进攻雷击支队。”

    “距离他们还有多少路?”

    “至少20公里!”

    “简单……重巡洋舰全速冲刺去对付那些苍蝇,全部战列舰火炮齐射一次,距离标尺定22000米,告诉美国佬,我们来了!”

    “轰隆隆”七艘轴心威力巨大的战列舰排成一字横队,用舰炮火力打了一次齐射,在圣约翰斯港口溅起数十道冲天水柱,甚至还有2发炮弹运气特别好,直接就命中目标——结果当然是一发入魂了……

    “用明码发电报给这些货轮……停船下锚向我军投降,我将保证他们的俘虏地位并享受有关权益,如胆敢破坏船只或货物的,一律视为游击队成员,不享受《日内瓦公约》一切权益,俘虏后就地处决!”贝中将杀气腾腾地下达了命令,传令的参谋耸了耸肩,没说什么就去发电报了。

    凌晨2点24分,手足冰凉的电信参谋哆哆嗦嗦将电报递给英格拉姆中将,一旁的金上将因操劳一天,已在沙发上累倒了。

    “……德军主力舰队突然出现在圣约翰斯港口外,拦截船队并击沉货轮多艘,为避免无谓牺牲,其余货轮已决定投降,部分货轮返回港口并上岸躲避,德军现正用舰炮火力攻击港口,我军急需继续增援!”

    “完了……”英格拉姆长叹一声,纽芬兰岛上300多艘轮船、将近500万吨物资全完了!

    “把金上将和马歇尔将军他们叫醒开会吧,德国人眼看是要登陆了……”

    朦朦胧胧被叫醒的金上将一听有紧急军情,第一件事就是问英格拉姆:“船只跑出去多少?”

    英格拉姆迟疑地摇摇头,把电报递给了后者,看完电报,一贯强硬的金上将忽然鼻子一酸,老泪纵横,开始抱头大哭:“300艘啊300艘,我怎么和总统交代?”

    周围一圈年轻的参谋们全都低声啜泣起来,损失点物资没什么,可这么300艘船、500万吨物资一起丢,就算是财大气粗的合众国也顶不住。

    马歇尔默然无语地枯坐在座位上,阿诺德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仿佛能透过屋顶看到飞机似的,艾森豪威尔一声不吭,他突然想起了自己被迫从非洲撤军时灰溜溜的那一幕场景,后来也是放声痛哭一场。

    “开会吧……”等金上将恢复平静,李海先开了口,“总统身体不太好,这么刺激的消息暂时不要告诉他,英国方面,也要尽可能维持住……”

    大家默默无语地点点头。

    “敌人正在炮击圣约翰斯港,从目前的态势来看,要进行登陆作战是毫无疑问的,现在的关键是变成了守住纽芬兰岛。”金上将深深吸了口气,“我不认为我们毫无机会,至少我们在岛上有2个加拿大师;至少,天亮之后陆航就可以出动攻击;至少,坎宁安将军的舰队正在赶来增援的过程中……”

    “是不是可以把敌人放上岸,用陆军兵力拖住对方,延长对方滞留在纽芬兰岛的时间,便于我们调集优势兵力扑灭德军?”英格拉姆提出了一个建议,让众人眼前一亮,随即围绕这个方案讨论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