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西洋绞杀战(31)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大西洋绞杀战(31)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除了联合攻击机,其他飞机飞这么远恐怕不容易吧?”邓尼茨疑惑地问道,“而且刚才元首也交代了联合攻击机要用于佛得角方向。”

    霍夫曼想了想,说道:“小泽将军估计是打算利用破交航母编队执行跨平台超远程作战,把亚速尔岛上的飞机通过中转平台送过去。”

    “高明!”约德尔马上想到了前段时间试验成功的超远程战法,再核对破交舰队现在的位置,提出,“现在两支舰队距离大约1300公里,让破交舰队全速向西南方机动,明天清晨可将彼此距离缩小到800公里以内,同时破交航母离亚速尔的距离也不过700公里,完全可行!”

    凯特尔补充道:“如果明天登陆成功,是不是可以让陆战队在纽芬兰岛上抢一块地盘,这样在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大型运输机和重型轰炸机也能利用起来。”

    由于霍夫曼的鼎力推动再加上对击落的B-29\B-17\兰开斯特的学习和借鉴,轰炸机B标段(美利坚轰炸机项目)比历史上推进速度更快,现在已组建了一支140多架飞机的试验飞行队,其中70多架是梅塞施密特公司的Me-264,50多架是容克斯的Ju-488,还有20多架是亨克尔的He-277。其他的如Ta-400,Ju-390等型号已被淘汰。这3款重型4发轰炸机中,航程最远的是Me-264,速度最快的是Ju-488,价格最低的是He-277(主要是基于He-177的构架,将原先双联装2发联合飞机恢复为4发布局,并取消了可笑的俯冲轰炸功能)。

    He-277本来不是竞争B标段的,他当初盯住的目标是A标段(即中程轰炸机),但这个标段却被Ju-188及其升级版Ju-288包揽了,在Ju-298定型并投入生产后,其处境更为尴尬,因为这些都是双发轰炸机,航程能达到He-277的70%,但价格却低得多,速度也更快,军备部毫不犹豫地将277项目砍掉了,现在容克斯公司的目标就是利用Ju-298把联合攻击机也挤出去,甚至在升级后最终取代Ju-188和Ju-288,实现舰载、陆基中型轰炸机统一化——这个目标得到了霍夫曼的大力支持,因为这样一来,空海军攻击机飞行员转岗就更快。

    但这样一来,亨克尔公司就麻烦了,因为其主力产品He-218很快要被挤出舰载机队伍,如果再在陆军中被挤出去,将来就要毫无生存余地,虽然可以根据技术授权其他型号的飞机,但对于心高气傲的亨克尔公司而言,如何肯咽的下这口气,经施佩尔指点,亨克尔公司一方面加大对喷气式攻击机的研究,一方面修改了He-277的技术参数并换装了最新的BMW801发动机,在运载力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将最大速度提升到了525公里/小时,最大航程提升到了6000公里以上,成功挤进B标段门槛。

    这时候Ju-488就有些尴尬了,因为其最大速度虽然可以超过635公里/小时,运载量也比He-277大,但航程经反复提升加码也只能弄到4500公里——只比A标段多一些,实在是辱没了B标段号称洲际轰炸机的“美誉”,而且价格还不便宜,比利用成熟构件生产的He-277整整贵60%,可2架Ju-488肯定不如3架He-277运得多。

    根据这种现实情况,军备部提交的备忘录写得很明确:在1944年初最终确定重型轰炸机的目标机型,德国不是美国,没必要也没有能力维持庞大的重型轰炸机/运输机队伍,建议由Me-264充当重型轰炸机(对标B-29),建议由He-277充当重型远程运输机(Me-323更重,但航程不够,本机对标C-54运输机)。

    该提议当然是很老辣的,一方面,给亨克尔公司保住了至关重要的主打产品生产能力,有利于调动其积极性和创造性,另一方面,容克斯公司承担的机型太多,不利于分散风险,最后也是很关键的一点,He-277如果充当运输机,其定位和Ju-290是有重叠的,有利于军备部对运输机价格进行压价——一架运输机的利润超过10架单发战斗机。

    面对容克斯公司的质疑,施佩尔也不直接点破,反而又忽悠说德国还缺乏一款低成本的、双发中短程运输机(对标C-47运输机),容克斯公司既然当初在Ju-52上有基础(三发),也可以考虑尝试下,然后容克斯公司的代表欢天喜地而去。孰料他们一转身,施佩尔又把同样的话告诉了意大利人,因为联合攻击机很快也要退出主流舞台,他要给意大利人一个交代,后者也满心欢喜地走了。

    资本家们都是很精明的,现在德国不但比历史上战略形势好得多,而且更有钱、更有支付能力,只要打开国防军的主流通道,溢出效应源源不断而来,日本、罗马尼亚、匈牙利、土耳其、伊朗乃至西班牙、葡萄牙、阿根廷、法国一班小弟等着买同样的产品,他们选择的标准很简单,德国人用什么他们也要弄什么——德国人自己都不装备的武器能好么?虎式坦克、262喷气机、STG43突击步枪、铁拳火箭筒、88炮、旋风自行高射炮等被实战证明是好用的东西,全都是抢手货。

    特别是中东一票小弟,看到伊朗人搞到虎式营后,羡慕得不得了,个个都要求装备1-2个,而且他们有充足的支付手段:伊拉克有石油,埃及有运河的收益、土耳其有矿产,而巴列维在弄到虎式坦克后,又开始打潜艇和喷气机的主意,眼巴巴把人送到德国,准备明年接收现成的德国潜艇和喷气机队伍了,霍夫曼爽快地答应卖给他12艘潜艇和48架喷气机,巴列维也不含糊,托人送了一颗硕大的钻石和几幅名贵的波斯挂毯给爱娃,然后有一次爱娃给霍夫曼打电话的时候就漫不经心地说道:“这个……伊朗大使夫人说他们的国王对航空母舰也很感兴趣,后年或者大后年能不能卖一艘给他们?”把霍夫曼雷得外焦里嫩,但又说不出什么话,只叮嘱爱娃好好养胎待产,少掺和这种事……

    “那就执行这两个策略,尽可能满足前线部队作战需要,在关键时刻,各部队必须拥有高度的责任和勇敢精神!”经过仔细讨论,最高统帅部同意了跨平台增援法和调用重型作战飞机的策略。

    入夜后的纽芬兰岛如同遭遇了一场大劫,到处惨不忍睹,机场与仓库附近燃起了熊熊大火,所有人都在夺路而逃,想为自己找到一条生路,加拿大官兵和消防警察们拼命救援,但面对如此混乱的场面也近乎无从下口。先后两个波次的攻击完全摧毁了机场和大量公众设施,直到现场所有人都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德国人不是说要去打东海岸的么,怎么就打到了纽芬兰?但抱怨德国人背信弃义也没有理由,德英本来就是敌人,炸或者不炸,还不是在德军一转念之间。

    托马斯勋爵着急地安顿船队出港疏散,但速度怎么也快不起来——由于一直没有接到可以通航的命令,大部分货轮只留下了少部分值班人员,发动机也是熄火的,其余水手都在岸上居住,一时间要想找到人并开动谈何容易?城内的交通已完全瘫痪了,现在大家也不敢往码头跑,德军攻击机对码头附近凶猛的进攻还历历在目。

    德军第二轮攻击波在找不到合适的地面目标后,也对港口内停留的船舶发动了进攻,击沉了好几艘护航军舰,但对货轮却网开一面。飞行员们都知道这些船上装载着大量物资,一沉了之实在是太奢侈了,刚才攻击中炸毁1个油库的事都让德军心疼了半天——一枚本来用于进攻军舰的穿甲弹击穿了某个燃料库,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然后在原地腾起了一朵蘑菇云,其声音之好大,就是十几公里之外也听得清清楚楚。这些玩意要是保留下来,登陆部队上来之后可全是可以利用的。

    很多货船上的水手由于船只一时不能移动,又惧怕德军的攻击和扫射,便想放弃船舶上岸后逃走,一堆人想上船,一堆人想逃走,码头闹哄哄地全部打结,而且船只都是层层叠叠聚集在一起的,光里面的船只想开还不行,必须先让外围的船让开通路才好,而那些挣扎着沉没的军舰更是加剧了场面的混乱与航道拥塞,从攻击开始到德军飞机投完炸弹返航,居然没几艘船只能开动的。

    “疏散、立即疏散,越快越好,如果你们不想统统被德国人用舰炮或飞机击沉的话。”托马斯勋爵在电话里声嘶力竭地喊道,但喊了一半电话线路就让德军给炸断了,气得他愤愤然地摔掉电话机就往码头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