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正文 第50章 坦克,进攻
    “我命令……”蒙哥马利忽然提高了声音。

    大家一阵全站立起来了,不管刚才是怎样嬉皮笑脸的神情,在站起来时都是挺得笔直、精神抖擞的姿态,毕竟第八集团军是大英帝国最精锐的陆军集团军,在经过蒙哥马利的改造之后战斗力有没有进步不敢说,起码精神状态比奥金莱克时期好了不少。众人屏住呼吸,等待司令官命令和任务的下达——大家都以为要立即出击了。

    “明天各部队继续严阵以待一天,如果古德里安还不打过来,后天一早我们就打过去。”

    “哦,上帝!”众人心里都在抱怨,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嘴上却很整齐地回答,“是,长官!”

    只有兰顿少将小声嘀咕了一句:“这样真的好么?”

    声音不大但蒙哥马利显然是听到了,他皱了皱眉头没吭声,装作不知道有这句,只是朝德·拉甘微微点了点头。后者立即心领神会,说道:“现在散会,明天如果确定发动进攻,我们将以第一次会议上提出的两个方案为基础讨论进攻作战。”

    皮球踢了一圈又转回到原来的地方来了,大家只觉得无奈,好在司令官终于下定决心了,多等一天也无所谓。

    第二天,坐镇指挥部的蒙哥马利继续催问各方面的情报消息,问马耳他、问亚历山大港、问北线、问开罗、问南线,焦急地等待着答复。他迫切地想要知道潜艇在哪里,知道油轮在哪里,知道古德里安在干什么,很可惜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他的问题。

    7点过去了,阿拉曼前线的温度渐渐升上来了,南线部队报告德国人没动静。

    9点过去了,太阳已升在了半空中,天上飞机早已打得不可开交,地面的德国人还是没动静。

    11点过去了,双方的飞行员都很有默契地收兵回机场吃饭,蒙哥马利一边用餐一边听副官给他报告空军战报,听到有德国飞行员一早上就打下本方9架飞机,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追问了一句:“又是前次那个非洲之星?”

    “是!不过他换了新飞机……完全不同型号的飞机,编号倒还是以前的黄色14号,这种新飞机德国人叫做伯劳鸟,我们管它叫做‘屠夫之鸟’,其实就是Fw-190,我们的飞行员说他比Bf-109火力更猛、航程更远、速度更快……”一说起这个,副官仿佛变成了马尔塞尤的忠实粉丝,滔滔不绝地说个没完。他本来还想继续向长官解释这9架飞机是怎么被干掉的,却被心烦意乱的蒙哥马利直接打断了,后者怎么也没想到,就刚才评价Fw-190的用词他的副官和他的对手古德里安之间倒是颇有默契感。

    14点过去了,沙漠地带进入了一天当中最为炎热的时节,在强烈的日光照耀下,已在一线阵地坚持了大半天英国士兵们终于熬不住了,三三两两地开始了聊天,用喋喋不休的言语抱怨又是一天的空等、讥讽德国人的胆小,精神已完全松懈下来,蒙哥马利不用看都能猜想到这种情形,脸色虽然不太好看,但是好脾气地没有发作。

    他只是在想,古德里安磨磨蹭蹭地在干嘛呢?

    下午三点,煎熬了大半天的军官们也撑不住了,纷纷返回自己的指挥部或者休息点开始享受他们的下午茶,如果没有战事这是他们雷打不动的固定时间,只有这个时刻才能让他们想起恬静生活的美好,忘掉可恶的敌人。勤务兵也给蒙哥马利端上了咖啡和糕点,他叹了口气,完全没有享用的欲望。

    四点钟,距离太阳落山只有两个多小时了,连最刻板、最认真负责的一线军官们都唉声叹气地离开了战壕,开始用电报、电话向他们的长官们汇报空等一天的情形,顺便琢磨一下合理的词汇来形容士兵们顶着烈日的辛苦。德·拉甘走了过来,看着蒙哥马利旁边已变凉的咖啡和一动未动的糕点苦笑了一声,亲自收拾掉并给司令官换上了红茶,然后寻思怎么开口和对方说手里的电报。

    蒙哥马利的反应比他想象得还要敏锐,看到参谋长脸上的古怪便问道:“首相发来的?”

    “是。”一听这里,不用看就知道是催促第八集团军尽快发动进攻的内容,蒙哥马利敲着桌子说,“这是第13还是第14封电报了?”

    “确切地说,是第16封。”

    “16封了啊。”他苦笑起来,“按昨天的口吻给他回电,陈述我们的困难。”

    德·拉甘机械地应承了下来,还没走几步又被叫住了:“等一下,我们或许应该给首相看一些积极一点的东西。”

    “您想怎么说?”

    “就说,我军拟于近期发动全线进攻。”蒙哥马利顿了顿,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一周以内。”

    不是说今天古德里安不来明天就打过去么?怎么又变成了一周?德·拉甘狐疑地看了蒙哥马利一眼,后者仿佛看出了参谋长的疑虑,没有多说什么,只简单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可怜的参谋长确信自己没听错后转身出去安排发复电。

    四点四十五分,天空中激烈的空战也基本停止了,双方飞机逐渐脱离接触,各自成编队向本方机场飞去,下午的马尔塞尤继续大放光彩,又击落了4架敌机,现在英国人一看见他的飞机就远远避开了。交手了一天的飞行员们一个接一个降落,一天厮杀下来让人感觉筋疲力尽,身上的黄沙和渗出的汗渍粘连在一起更让人觉得浑身不舒服,甚至来不及庆幸自己依然还活着,只想痛痛快快洗个热水澡然后躺下。最前沿阵地上的英军反坦克炮手们放低了炮口,将弹药装箱并用汽车、装甲车辆连起来准备拖带运走,另一旁的坦克早早就收了工,坦克手们兴奋地在阴凉处聚集起来,跃跃欲试地商议明天的进攻该怎么打,军官们留下必要的观察哨后就开始吹牛聊天了。

    五点,在最前沿的秘密阵地上,隐蔽并等待了整整一天的非洲军两个装甲营,一共67辆坦克,包括30辆新式的4号G型坦克,6辆短管的4号老型号(其中2辆被改造成了指挥型),31辆状态最好的3号坦克(配备50mm炮)排成了标准的楔形进攻队形。本来坦克一共是68辆,最后一辆4号坦克被两位营长一致要求留下来陪伴司令官,梅林津中校死死拖住了古德里安不让他坐坦克上前线去,为这件事他连鲁格手枪都掏出来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意思只要古德里安敢动,他立即死在司令官面前,拗不过他的陆军大将只能站在第一辆坦克边上行注目礼。

    “报告长官,工兵已排除了前进道路上的地雷,打开了通路,请您指示……”第15装甲师第2装甲营营长海因茨少校和第21装甲师第1装甲营营长德绍少校跑过来请示,“另外经过我们秘密侦查,发现您的推理是正确的,那张假地图上的标示完全是反过来的。写着是硬地的地方其实是流沙地,坦克陷进去就可能出不来,而标着是沙地的地带反而可以通行车辆。”

    “很好,英国人果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古德里安抬起手看了看表,“现在是阿拉曼时间下午5点,你们准备打一个半小时,6点30分准时撤出阵地然后借着夜幕开溜,指挥权顺序为海因茨第1德绍第2,再后面的顺序由你们自行商议,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两个营长异口同声地回答。

    “现在对表。”

    对完表后的海因茨催问:“长官,您呢?什么时候走?”

    古德里安本来还想说自己留在原地观察一下战果,被梅林津中校狠狠瞪了一眼后只好违心说道:“你们进攻我就开溜了,我不走你们怎么走呢?司令官撤退总也要有人掩护吧?”

    两个营长顿时大笑起来,敬礼后跑回了自己的指挥车,随着信号下达,所有车辆立即发动起来,地面上腾起一片呛人的烟雾。

    站在一旁的古德里安豪迈地一挥手,吼道:“坦克,进攻!”然后举起的手臂狠狠往下一压,看到手势的坦克编队立即向前挺进,梅林津中校有种错觉,司令官刚才那架势仿佛指挥的不是两个装甲营,而是两个装甲集团军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