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正文 第49章 古德里安怎么还不来
    与古德里安的乐观与诙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蒙哥马利却在指挥部里不安的来回踱步。在北线意大利人佯攻停止后,南线的德国人并未有任何大动静,这让当面的第八集团军摸不着头脑,德·拉甘上校围绕当前战局组织召开了第二次作战会议,但这次的气氛刚好和第一次掉了个——其他参会人员的脸色都很平静、眼神漠然、嘴角带着机械般的笑容,唯独蒙哥马利中将仿佛如掉进了陷阱里的狮子一样孤立无援,在不安地走来走去。众人注视着他的步伐,好几个参谋还在默默数数,司令官这是走了第20圈还是第21圈了?

    “这情况实在是太意外、太诡异了。”一贯注重仪表的蒙哥马利或是走累了,愤然解开军装上的军纪扣并一把扯下头顶的贝雷帽,喘着粗气说道,“北面意大利人打了3天就不打了,甚至在南非师和澳大利亚师试探性地发起反攻后他们就把前两天夺下来的阵地交了出来,一点和我们持续作战的想法都没有,仿佛再用点力气就能把他们都推倒似的。”

    一堆人很有默契地笑了起来,意大利人确实有点不太经打,如果不是司令部三令五申限制南非师和澳大利亚的行动,说不定真的已经被拿下了,但司令官刚才用了“推倒”这个词语,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其他不该想的事情上去。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担心的是……”蒙哥马利似乎没听出众人笑声中的猥琐,反而用手弹了弹手指缝里夹着的电报纸,这张纸至少被他翻来覆去看了几十遍了,上面布满了皱巴巴的折痕,“亚历山大将军发来电报,说地中海舰队向他通报了马耳他基地方面传来的消息,他们没有收到潜艇截获、击沉意大利油轮的消息,更诡异的是,9月7日上午之后他们再也联系不上那两条潜艇了。”

    所有人的警惕心立即增长了起来,第10军军长霍洛克斯少将紧张地问:“他们被德国人击沉了?”

    “也没有……至少没有明确的迹象。”蒙哥马利皱着眉头解释,“电文还显示,古德里安也在愤怒地追问那两条油轮的消息,意大利人先是和他说油轮因为其他缘故晚出港,后来又说船只发动机在中途故障维护,然后又说他们现在也联系不上这两条油轮,准备派飞机前去查看……随后双方又是一顿含糊不清的扯皮与推卸责任,长长的电文看得侦听处的人直发晕。”

    这里面的意思他已和德·拉甘上校反复斟酌过了,两人商量了一下理不清头绪也不明白究竟其中有什么样的内情,但蒙哥马利坚决认为这封电报里透露的消息“怎么看都有一股阴森森的味道”,准备让开会的众人都来参详一番。

    “亚历山大将军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昨天又派出去一架侦察机,结果……”德·拉甘上校两手一摊,无奈说道,“到下午时分还没有返航,我们只能合理地判断它是给德国人击落了。”

    会场本来在蒙哥马利说后就陷入了骚动,现在拉甘上校补充的内容更让场面彻底陷入了混乱,人人都在想由此引发的一系列问题:

    第一,油轮到底在哪里,潜艇是击沉了还是没击沉?如果没击沉,为什么古德里安说没接到?如果击沉了,为什么潜艇不报告且又联系不上?

    第二,古德里安到底在干什么,他是准备进攻还是准备撤退?如果是进攻,他将于何时、何地发起?如果他要撤退,又会怎么走、何时走?

    围绕这些问题,所有人都在发表自己的意见,指挥部吵闹得像个大集市,但谁都觉得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第一个问题或许有这样一种比较合理的解释,我们的潜艇‘也许、可能、大概’击沉或者重创了意大利油轮,但他们随后也被护航的德意军飞机或军舰给击沉了。”第十装甲师师长盖特豪斯少将的口气很不确定,一连用了三个疑问词,随后说道,“第二个问题我觉得很难回答,从意大利人的情况来看不像是要撤退的样子,否则胆小的意大利人不敢有恃无恐地先向我们进攻更不敢和我们对峙,可如果德国人要进攻的话早就过了古德里安向国内报告的时间。”

    “古德里安上次电报是怎么说的?”蒙哥马利转过头问参谋长。

    德·拉甘上校前次会议上判断了三个时间,实践证明前两个判断已破了产,他皱着眉头说:“也不能说超过了,因为当初柏林给古德里安的回电明确指出如果7日不行,进攻可以推迟到10日甚至更后面一些。今天恰好是9月10日,再加上古德里安一心等待那两条油轮,没有足够补给德国人只能拖延进攻发起时间,从逻辑来说古德里安的行为是说得过去的。”

    “那为什么空中打得很激烈呢?”有人提出了疑问,“这两天空军压力很大,德国人干掉了我们不少飞机,他们的轰炸机甚至还偷袭了我们的机场,这完全是要进攻的准备。”

    蒙哥马利点点头,表示认可这种推理,这几天因为空中战事的激烈使他认为德国人大规模的进攻很可能就要发起了,步兵们每天的弦都绷得很紧,如果这种状态继续这样持续下午,部队士气将很难维持,他开始对自己等待德国人先进攻的策略表示了怀疑,但又不能在这么多部下面前流露出来。

    “我们的飞机侦查结果呢?显示德国人在准备开溜么?”

    “没有。”德·拉甘摇摇头,“侦察机显示敌人甚至还在扩大机场、新建新的储油设施、修筑更多的高射炮阵地,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模样。”

    “他的油轮都泡汤了,哪里来的燃油?”一个参谋军官冷笑道,“不会是德国人故弄玄虚?”

    “没有人说油轮被击沉了。”有人表示反对,“油轮或许只是抛锚了,倒是我们的潜艇为什么没有消息?长官,是不是建议空军再派飞机出去侦查?”

    这个建议是要代替参谋长角色的节奏啊,德·拉甘心烦意乱地挥挥手:“早已协调了,空军表示会尽量安排。”

    “我倒是认为德国人的进攻可能迫在眉睫。”蒙哥马利眼前一亮,对这个参谋道:“说说你的理由。”

    “这两天德国人和我们大打空战,夺取制空权是一个目的,另有目的或许是借机侦查。”受到鼓励的参谋大声说道,“因为我发现有几架飞机飞得比较低,我最开始以为他们要坠毁,后来并没有,我又以为他们会进行对地攻击,但也没发生。所以只有侦查这种合理的假设了,只可惜我们的防空火力没做好相应准备,没打下一架敌机。”

    蒙哥马利点点头:“你的观察很仔细,这个细节我也看到了。”

    眼看话题逐渐转移到德国人即将进攻上去了,众人又开始争论时间和地点,有些人表示古德里安必须要得到那部分燃油补给才行,否则他不会在电报中表现得如此愤怒,还有些人则认为古德里安或许已拿到了燃油,否则无法解释他扩大储油设施的行为。

    在众人吵吵嚷嚷的声音中,蒙哥马利忽然变得焦躁起来,狠狠吐出了一句话:“不等了,我决定先行进攻。”

    “进攻?长官,您不怕我们的坦克一头撞上德国人反坦克火力的伏击网?”前两天被训斥一番的第七装甲师师长詹姆斯·兰顿少将用明显是挖苦的声音反问道。

    德·拉甘狠狠瞪了对方一眼,怪他怎么可以用这样的态度和长官说话,可对面的兰顿少将对此毫不在意,心想:那天我提议要进攻,蒙哥马利老人家啰啰嗦嗦讲了一堆不能进攻的道理,说不能进攻的是他,说要进攻的也是他,总不能他什么都对,我们什么都不对吧?

    蒙哥马利倒是没计较兰顿口气中的讽刺味,反而点点头:“这正是我十分犹豫的地方。说真的,我既怕古德里安耍诡计逃跑,又怕古德里安利用我们这种急躁的情绪故意引诱我们上钩——先生们,这几天交道打下来我发现他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选手,嗯,仅次于隆美尔……”

    你才知道啊?听了这话后的众人差点再次昏倒,德·拉甘不由自主地用手掌捂住额头并顺带遮住了眼睛,似乎不敢与其他人眼神中流露出来的鄙夷之色对视,他很想给司令官打打圆场,可怎么说都觉得没法开口,干脆还是闭嘴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