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正文 第44章 德国人也有四引擎飞机

正文 第44章 德国人也有四引擎飞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林顿少校持有与布劳坎普上尉一样的疑问,这种焦虑的心情虽不能在脸上显露出来,但仍然不停地在折磨着他的内心,在强作镇定无果后,他忍不住致电马耳他方面询问情况。基地的回电来得很快,告诉他意大利油轮“绝对、肯定”地离了港,让他不要心焦、安心等待。还没等他抽完一支烟,第二封电报又来了,说根据最新截获的电报,古德里安也在询问油轮情况,意大利人回电告诉他确定已出港,只因为港口转运遇到问题而延误了时间,可能会比原定时间晚到48小时。

    “原来如此。”接到林顿上校告知电的布劳坎普上尉暗暗骂了一声,难怪一直不见油轮的踪影,原来不靠谱的意大利人又习惯性地迟到了。敌人只要肯来多等两天对他来说无所谓,一时间他的心情放松了许多,想想看时间还早便打算回舱先打个盹——这一天一夜不断地盯着海面让他感觉有点撑不住了、

    忽然间,一直倚着栏杆看风景的乔治下士转过头问:“艇长,怎么有股‘嗡嗡’的声音,是潜艇设备运转哪里不正常吗?”

    “没有啊,发动机运作是正常的。”布劳坎普上尉仔细听了一下,并没有听到对方所说的“嗡嗡”声。两人的对话引起了众人关注,大家中断聊天仔细听了起来,但都表示没有发现。乔治下士自己也有点疑神疑鬼,听了一下后没再听到这个声音,便认为自己可能听错了,勉强挤出笑容:“可能是我没休息好,出现了幻觉。”

    不料布劳坎普上尉刚刚转身,另一个下等兵也举手:“长官,我也听到了。”并用肯定的神情在告诉众人他不是幻听。

    大家又用心听了一次,有的人说有,有的人说没有。这下布劳坎普上尉慎重起来了,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还从舱盖口向里面喊话询问情况,航海长的回复是“一切正常。”

    这时候声音越来越清晰了,布劳坎普自己也听到了,这绝不是潜艇会发出的声音,他正琢磨声音是从哪里传来,乔治下士忽然大喊起来:“空中!声音在空中,是飞机的声音。”

    “飞机?”布劳坎普上尉立即抬起甲板上的高倍望远镜按照乔治提示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1架飞机从北面飞来,高度飞得并不高。难道他们是去轰炸托卜鲁克的?可无论是从马耳他基地还是从亚历山大港基地起飞的飞机都应该是东西向的,这架为什么从北面来,数量又为什么这么少?由于望远镜高度的限制,他并没有发现更高处云层中隐藏着的护航战斗机。

    不过他倒是看清楚了,这些飞机都是四引擎的,很典型的重型轰炸机特征,而据他所知无论是德国人或者意大利人都没有四引擎轰炸机,有这种特征的只有皇家空军,于是他笑了起来:“这大概是我们的空军去轰炸德国佬了……”

    大家被他一说都放心了不少,有人甚至提议:“该死的意大利人还不出现,要不让飞机去寻找他们吧。“

    布劳坎普上尉一边笑,一边坚持观察飞机想看清楚到底是何种型号,看了半天觉得来的飞机似乎和他以往观察过的飞机型号有较大不同,更何况哪怕是重型轰炸机也不应该飞这么低。

    “不好!”他忽然尖叫起来,“全体人员立即回舱,紧急下潜,准备……”没等说完,已率先如离弦之箭一般朝舱盖口奔去

    周围人一时间都惊呆了,脑子虽然转不过来,身体条件反射的速度倒不慢,眼看艇长第一个跑进了舱盖,手脚并用从梯子上爬下去,其他人纷纷跟随在后,唯恐落在最后面。航海长被上尉那大吼一声的命令弄得不知所措,下意识地问了句:“意大利人来了?”

    “不!远比意大利人可怕……”惊魂未定的布劳坎普上尉一边指挥士兵们各就各位,一边喘着粗气嚷道,“我看清楚了,机翼下涂着德国人的铁十字标志,那根本不是什么皇家空军的轰炸机,那是德国人的Fw-200!我曾经听在比斯开湾作战的老伙计们说起过他,这是个很难对付的家伙——他同样是4个引擎,真要命!”

    “快快!”在布劳坎普上尉声嘶力竭的大喊中,最后一名艇员终于落到了舱内,“砰”地一声盖上了舱盖,潜艇终于开始紧急下沉,海水飞快地涌进潜艇两侧的水柜,潜艇那庞大的身躯逐渐消失在水面之上。

    布劳坎普上尉认得没错,来的正是绰号“秃鹰”的Fw-200C远程海上巡逻轰炸机,在“滚石”行动启动后,克里特岛上的航空力量一直在秘密增加中,这些“比斯开湾商船杀手”也被调过来承担周边海域的巡逻和反潜任务。在古德里安用假电报诱骗英国人时,他的连环计就已同步使出来了,数架飞机被派往油轮的必经航线和目的地附近侦查,以便伺机找出英国人的伏击力量。Fw-200昨天白天已就相关海域搜索了一天,由于狂暴号和旅行者号严格执行了潜伏命令故而毫无发现。今天一早,在克里特岛上无线电侦听小组截获了南面海域的电报信号,虽不能破译其中内容,但毫无疑问一定是英国人的踪影,只是不知道是军舰还是潜艇,从时间上算起来恰恰是林顿少校和基地沟通伏击情况的时候。

    布劳坎普上尉只知道这架秃鹰是冲自己来的,不知道在更远的地方还有一架秃鹰也在巡逻,林顿少校所在的狂暴号比他更早被发现了。

    这架秃鹰在这片海域已来回扫了一圈,将高度降到了离海平面只有100多米的高度,风平浪静且目前人迹罕至的地中海现在极其容易勘查,猛然间,有个观察军士注意到海面上缓缓消失的一圈圈涟漪,顿时大喊起来:“机长你看,那是什么?”

    机长端起望远镜仔细一看,虽然涟漪已逐渐消散,但仍然可以肯定附近有大件物品落了下去。海面上看不出什么问题,但太阳照耀下的海水可见度很高,很快便出卖了旅行者号的身影——机长看见了水面下那个黝黑的东西在缓慢下沉,他的嘴角露出了笑容:“那是潜艇。”

    “我们的?”

    “不!英国人的。“

    “为什么这么肯定。”

    “第一,基地没有交代附近有我们的潜艇;第二,……”机长笑了起来,“如果是我们的潜艇他躲这么快干嘛?只有敌人的潜艇才会心虚地迅速下潜……”

    “哈哈哈!太好了,终于找到这家伙了,我以为今天又会像昨天一样徒劳无功呢……”

    “深水炸弹准备。”机长的命令很沉稳,“定深30米,不,35米。”

    没过多久投弹手就回答:“刺猬弹准备完毕。”

    “预备,放!”1枚刺猬弹立即被推了下去,少顷便见海面上迸射出1条巨大的水柱。

    地中海海域的水深平均只有50-60米,而狂暴号和旅行者号为了伏击油轮又选在了港口不远处的外海,那里平均水深只有区区45-50米,布劳坎普上尉原本指望整条艇坐底——那样才有机会摆脱头顶的飞机,但时间却是他的敌人,潜艇已用了最大努力下潜可还是比不过飞机投掷深水炸弹的速度。

    “继续,放。”秃鹰上的深水炸弹继续往下投放。

    “艇长!深水炸弹!”炸弹入水的声音在声呐中异常清晰,潜艇听音员忽然惊恐地大叫起来,“它冲着我们来了。”

    “防冲击准备,堵漏队准备堵漏。”布劳坎普上尉无暇多想,只能用尽力气发布针对性命令,他只觉得自己牙齿咬得嘎嘎嘎响,一个劲地祈祷敌人的炸弹不要投得太准。

    “轰!”地一声,炸弹在不远处爆炸,艇身一阵剧烈震动,但似乎毫发无损。前面几颗刺猬弹都让潜艇有惊无险的躲过去了,只是四周爆炸搅得海水一片混乱,旅行者号被冲击得左摇右晃,到第6颗刺猬弹爆炸时,巨大的压力震得舱内电灯全部熄灭,大量管道承受不了压力开始喷射出水柱来,堵漏队员们手忙脚乱的上前维护。

    “定深调到45米。”机长虽然已看不见水下的黑影,但直觉告诉他敌人依然在水下,“继续投放,他跑不了!”

    到第7颗深水炸弹落下时,旅行者号的好运终于到了尽头,深水炸弹几乎就在艇首爆炸,瞬间产生的巨大压力通过水的传导形成了恐怖的水压,不堪重负的潜艇耐压壳发出“嘎吱嘎吱”令人牙酸的金属撕裂声,最后终于支撑不住碎裂开来,海水猛然涌进了舱内,这艘皇家海军的潜艇永远浮不起来了。

    所有水柱平息后,机长仔细观察了海面的动静,发现大片的油污和艇员们的个人物品慢慢泛了上来,“伙计们,干得好,我们击沉了一条英国潜艇。”欢呼声响彻了机舱!

    正说话间,导航员接到了另外一架飞机的呼叫:“秃鹰1号,秃鹰1号,我是2号,我是2号,我们刚才击沉了一条潜艇,从漂浮残骸判断是英国人的。”

    9月7日上午,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两条潜艇战沉于托卜鲁克港外海域,林顿少校以下113人全部遇难,无一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