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正文 第39章 新的方向
    “让我看看你们的原先作战计划。”古德里安率先打破了沉默。

    威斯特法尔上校拿着教鞭在地图上比划,将隆美尔临走前的大体作战思路与细节讲述了一下。

    古德里安皱着眉头:“制定这个计划的依据是什么?有可靠的情报来源么?”

    “有。我们获得了一份比较详细、完整的英军布防地图。”梅林津中校递给古德里安一张地图,“我们的炮兵在前线击中了一辆前来侦察的吉普车,从开车的英国少校身边搜出来的。”

    “是嘛,这炮弹可真是凑巧……”

    听着古德里安的口气不太对,似乎有股淡淡的嘲讽在里面,梅林津中校迷惑不解,“击毁吉普车的事情没法作假,前线官兵都看到了。我们找英国俘虏核实过情况,这个少校名叫史密斯,确系第八集团军司令部的参谋军官。”

    “唉……”古德里安叹了口气,用调侃的口吻说道,“你们实在是跟隆美尔的时间太久了。”

    威斯特法尔上校的脸顿时拉了下来:“您这句话一点都不好笑。”

    古德里安若无其事地说:“我问你们,除了隆美尔还有哪个帝国高级将领作战时经常不要命地顶在第一线、亲自去观察敌情的?别说元帅,少将以上恐怕都没有了,原来我也是这样,不过这习惯我基本改了。”

    “这……”指挥部里的人面面相觑,这事仿佛除了隆美尔真找不到别人了,大家一直都以这种身先士卒的精神为榜样,现在听古德里安的口气貌似这事做得很不对?

    “先生们,虽然我和英国人打交道的机会不多,但在法国战役时还是碰过一些英国人的。”古德里安笑着说,“想想大不列颠军官在你们脑海中的形象,他们是最讲究等级尊卑的,侦察阵地这种事情怎么会让一个少校亲自来做呢?退一步讲,就算是这个少校来侦察,他会一个人出来么?他的司机呢?他的卫兵呢?”

    “哗……”指挥部里的参谋军官们脸色大变,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有人想问为什么英国人会派一个货真价实的少校来送死,但又觉得这问题很愚蠢——为了传递假情报,牺牲一个少校有什么了不起的,谁知道这少校身上还有其他什么事。

    “还有……”古德里安抖着地图,“你们看看这地图,多么新,新到连折缝上的痕迹都没渗开。你们随便找一副旧地图对比下,哪份没有渗开的痕迹?”大家都是有经验的军官,这种事不用查证,脑子一想就明白了:因为折缝是经常与手接触的,总免不了汗水落在上面,尤其是沙漠作战的气候,旧地图上都布满了印记。

    “再退一步说……假设这份是英国侦察人员刚刚完成不久的新地图,你们再看看上面的线条和勾勒……”古德里安用手对着地图指指点点,“能画得那么匀称、那么粗细一致么?在我的印象中,侦察人员始终处于慌忙、紧张的状态,没能力也没有必要将图画得这么精细。”

    梅林津中校仔细再看了一眼,联想起自己当初拿到这份地图时的一些疑虑,颓废地说道:“我理解阁下的意思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侦察地图,这分明是英国人对照已有地图而精心炮制的假地图……”

    这一闷棍把所有人都敲醒了:原先针对性、自以为十分巧妙的战略部署是建立在假情报上的,非洲军的密码和信息已被英国人完全掌握了。不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仗都没法打,全部因素都指向一条道路——彻底失败!

    现在所有人都眼巴巴地望着古德里安,指望这个上任不到一周的新任司令官拿出办法来,这架势就像这两年每当局势不利时大家都看着隆美尔,指望他拿出奇思妙想来一样。

    “先不要改密码。”古德里安狡黠地一笑,“改了密码就达不成麻痹对方的效果,我在来之前已经和元首沟通好了,我会使用更好的办法。”

    在司令部几个主要将领的注视下,古德里安当场亲自起草了电报并用原电报密码发给柏林。电文写得很有艺术性,也很有谋略大师的风范:我方察觉对方兵力部署有异,正变更既定作战部署,原定于8月31日的进攻拟推迟至9月7日以后,为避免让英国人看出破绽,会择机在北线让意大利人发动佯攻以牵制英国人的注意力。另鉴于物资紧缺、兵力不足,希望大本营方面能尽快增补。

    柏林的回电傍晚就传回来了:一是同意古德里安的作战部署,告诉他不用着急,如果9月7日来不及,推迟到9月10日以后发起战役进攻也是可以的;二是告诉他由于东线战事激烈,德军准备全力发起夺取斯大林格勒战役,空军主要力量都投放在高加索地区,无暇顾及地中海,让他等待到12月份以后,即东线进入冰天雪地不适宜作战的季节后再考虑大规模补给,当前只能以维持为主,9月6日下午会有2条意大利油船在托卜鲁克港补给6000吨汽油,让他安排接应。

    这两份当然都是为了糊弄英国人而搞出来的假情报,古德里安在走之前已经和霍夫曼沟通好了,在密电码彻底更换前的非洲战役第一阶段作战计划全部由古德里安拟定,柏林方面不管,如果古德里安需要配合,大本营会顺着他的意思说——反正里面不会有半句是真话,但整体意思看上去十分逼真。而所谓汽油补给的消息是真的,但时间却对不上,真实时间是油船于9月3日上午靠岸,这是凯塞林和古德里安商量好的小花招。

    “先生们,迷惑电报我已经发了,很快英国人就会明白我们的作战部署,但我们真正的作战方向是……”古德里安在地图上画了一个箭头,并重重地在上面拍了一下,“其实是这里。”

    古德里安在地图上所画箭头指向的地方是他们身后的托卜鲁克,一时间会议室里炸开了锅。如果按照古德里安的部署,岂不是这半年里他们所有的战果都要化为泡影?

    “先生们,如果你们知道对面英国人的确切情况,你们就不会对此表示惊讶。”当古德里安告诉手下对面与他们对峙的英国第八集团军实际情况后,非洲军司令部里所有人都坐不住了:蒙哥马利手下有23万人马,坦克和飞机的数量基本都是1500,而非洲军兵力不到8万,坦克只有500辆(还有一半是性能低劣的意大利菲亚特坦克),飞机只有350架。英军不但兵力是非洲军的3倍(非洲军一共不到10万人,除去后方留守兵力,在阿拉曼前线只有不到8万人,其中还有5万是意大利人),在主要技术兵器上也占有压倒性优势。

    参谋长拜尔莱因上校马上骂骂咧咧地说开了:“这仗没法打,敌人在飞机、坦克等主要兵器上有3-4倍的优势,兵力比我们多5倍。”没人去指出他言语中的计算问题,因为在非洲军的战役决心中意大利人是从来不算人头的,顶多对冲掉同样人数的英国人——这往往还办不到。

    梅林津中校很紧张,因为探明敌情是情报处的责任,他已经在假地图上吃了一次亏,他原先收集到信息是第八集团军兵力比非洲军略占优势,但并不是没得打,他下意识地问古德里安:“长官,这情况可靠么?”

    “可靠,元首逮捕卡纳里斯之后重组了情报机构,挖掘出了不少信息。”虽然卡纳里斯被捕在本土还属于保密事项,但古德里安不怕消息从非洲军这里传出去,便毫不犹豫地说了,“因为我发现你们连第八集团军司令官已由奥金莱克更换为蒙哥马利的事情都不知道,这就存在问题了。”

    梅林津的脸色很窘迫,隆美尔元帅原先依仗的无线电侦听单位被英国人敲掉了,现在他这个情报处长几乎就是睁眼瞎。这些天陆陆续续还有埃及的情报信息传来,但现在看来那条线显然也是假的,情报员说不定早就被英国人一锅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