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正文 第38章 在北非
    古德里安最初是带着踌躇满志的心情去非洲上任的,他先是到罗马拜会了墨索里尼。意大利首相见面后对这位声名赫赫的装甲英雄很有好感,对霍夫曼决定加大非洲军投入的决定更是大加赞赏,和他的女婿、外交部长齐亚诺伯爵一起给古德里安灌了不少迷魂汤,言语中甚至还暗示隆美尔的元帅封号名不副实,并不如古德里安在闪电战中的贡献,这让后者非常陶醉。

    但这种好心情持续了不到三天就破灭了:在他离开罗马时,墨索里尼曾拍着胸口答应有关补给物资随后就会装船起运,为了这个承诺他还给意大利领袖敬了满满一杯红葡萄酒,没想到他到非洲军都三天了,有关物资还积压在港口的仓库里,连装船的动作都没有。实在没办法的古德里安只能硬着头皮去让手下人去找凯塞林元帅帮忙沟通,这位新任南线总司令倒清楚意大利人的脾气,让他宽心一二,他会想办法。

    终于在凯塞林元帅出马后的第二天,意大利人不紧不慢地装上了船准备起运,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元首安排凯塞林当南线总司令而他古德里安只能是非洲军司令官——他实在是没有凯塞林长袖善舞、左右逢源的本事。

    而几天后视察部队的情况更让他泄气,他在东线已见识过意大利人的无能与懒散,也在与隆美尔的交谈中得知了对方对意大利的评价,心里对非洲军中意大利人的表现已有了足够的免疫力,但实地查访的情况却远比他想象中要恶劣的多——这里的意大利人已经不是无能与懒散,简直就是笑话了。他在司令部里听说了很多调侃意大利人的段子,原以为那是参谋军官们的夸张,没想到居然全都是真的,就连意大利人自己都毫不讳言地予以了承认。

    这让他对隆美尔的工作敬佩起来,他没法想象仅仅依靠不满员的四个德国师且带着意大利废物的非洲军居然能有如此出色的战果。听说隆美尔对意大利人的态度很糟糕,动不动就发怒,他原以为是隆美尔脾气不好,现在实际情况就摆在这里,就意大利人这德性换谁情绪都没法好起来。现在他能理解为什么意大利领袖和隆美尔互相看不顺眼了,这事情压根就没法调和,他觉得自己很快也会走到和隆美尔一样的路上。

    内定第一批调给古德里安的增援部队是艾伯巴赫少将率领的第四装甲师,这是中央集团军群抽调出来的生力军同时也是古德里安在原先第二装甲集群中指挥的老部下,但还没到达指定位置。现在非洲军里留下的人马都是隆美尔的班底,虽然都是典型的德国军官,能够拥护新任司令官的上任,但隆美尔带领非洲军在漫漫黄沙中杀出一条血路的历史让他们佩服得五体投地,相比之下他们对古德里安的功绩并不熟悉。也有一部分人是隆美尔最为倚重的心腹部下,对古德里安的到来颇有看法,认为是他为了重新获得元首启用而不择手段地挤走了隆美尔并准备前来摘桃子。好在霍夫曼和凯塞林知道古德里安的管理难度,在隆美尔走后,老资格的非洲军军长尼林将军也奉调回国,隆美尔的老搭档,非洲军团参谋长阿尔弗雷德·高斯少将因为身体不适,同样返回国内休养。拜尔莱因上校接任了非洲军参谋长职务,而非洲军军部则被古德里安吸收合并,现在德国非洲装甲集团军就等于非洲军,古德里安直接管理着手下四个师。从这一点上看,非洲军上下对古德里安存在些许情绪也是可以理解的。

    在古德里安上任后召开第一次军事会议时,当他果断叫停非洲军在隆美尔走之前策划、筹备并已基本准备妥当的进攻计划时,这种怀疑到达了顶峰。整个司令部的参谋班子全部鼓噪起来,认定古德里安叫停进攻计划的目的并不单纯,只是为了显示他新任司令官的威风并标榜他与隆美尔不同的作战风格。两个主力装甲师的师长,第21装甲师师长乔治·冯·俾斯麦少将和第15装甲师师长古斯塔夫·冯·瓦尔斯特中将同样持怀疑态度,但他们的作风很谨慎,不想直接顶撞上任没几天的司令官。

    古德里安没有选择争吵,他耐耐心心地等他们将牢骚全部发完,直到最后才使出杀手锏,他说:“其实我叫停进攻阿拉曼的原因很简单,你们的进攻计划与部署方针已经都让对面的英国人知道了,因为英国人掌握了我们的电报密码。”

    “这不可能。”情报处长弗里德里希·冯·梅林津中校第一个跳起来。

    “不可能?”古德里安耸耸肩,“先生们,我们可以好好打个赌。”

    隆美尔的心腹,作战处长齐格菲尔德·威斯特法尔上校阴沉着脸问道:“您想怎么打?”

    对战术欺骗古德里安再是轻车熟路不过了,他使用原先的电报密码向柏林拍了一份电报,意思是:“经过飞机侦查,发现英国人目前部署在北部的兵力相对薄弱,南面更为密集,为加强突破力量,建议推迟几天发起进攻,让非洲军有足够的时间更改部署。”然后不管柏林方面的回电,用同样的电报密码命令意大利人在南面的步兵单元(主要是布雷西亚师)和最北翼的德军164轻装师对调,用来加强进攻力量。意大利人本来对古德里安要求他们调整部署的命令是抵触的,但听说北面英军力量空虚,南面反而是第八集团军主力且需要执行主攻任务的消息后,立即按照这个要求进行调度。

    次日傍晚的飞机侦查结果支持了古德里安的观点,对面英军第八集团军在做针对性调整,一个装甲旅从中路抽调出来加强了南翼。即便如此,蒙哥马利依然不愿意冒险,陆续又将后方两个澳大利亚步兵旅的兵力调上去加强到了中路用于机动支援——反正第八集团军兵力足够,万一德国人狗急跳墙了呢?

    侦查结果传来后司令部一片沉默,没有人把这看做是偶然,所有人都明白古德里安的猜测是正确的,大家不由自主地出了一身冷汗——如果照原计划进攻,他们将一头撞进英国人预先准备好的火力网,古德里安的权威一下子就树立起来了。

    第二天晚上再开军事会议的气氛就好多了,古德里安解释了内幕:“先生们,这不是毫无根据的猜测,在我动身之前,元首刚刚在柏林破获了叛国集团,抓出了大群密谋分子,很多是身居高位的元帅和将军。我们很多情报早就被对方掌握了,这些电报密码都是叛国分子们提供给英国佬的。”

    当古德里安把涉案人员名单一个个说出来时,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其效果不亚于一枚500公斤的航弹投入了现场。所有人心酸地想到:他们在远离家乡的北非为了保卫帝国而浴血奋战,柏林几个不要脸的大人物为了自己可怜的一点私利转眼就把他们全部给出卖了——这是针对非洲军的背后一刀!其实说这些名字的时候古德里安的情绪也很糟糕,因为里面有他很多的老同僚、老上级,他都不明白他们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参谋长拜尔莱因上校脸色惨白:“现在怎么办?如果情况属实的话,那就意味着英国人已在前面挖好了陷阱等待着我们,临时更改作战计划的风险也不小,只要我们一有其他动作,英国人就会知道我们察觉了他们的猫腻而很快扑上来,而他们知道我们现有部署的一切弱点。”

    作战会议陷入了短暂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