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正文 第15章 笑到最后的Me-262
    “来了来了,赶紧上飞机做好准备。”眼尖的舒尔茨忽然停止了热火朝天的聊天,一边提醒温德尔,一边飞速朝自己的飞机跑去。

    温德尔抬眼望去,指挥中心果然下来了一堆人,领头的正是元首,凯特尔和施佩尔陪同一旁,后面跟着一大堆人,全部是航空界显赫人士——包括空军的主要将领,也包括各飞机制造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与生产负责人,他没有丝毫犹豫就向自己的座驾奔去,因为他发现元首是先冲着Me-262来的。

    终于看到并摸到了这架传奇的飞机,站在Me-262边上的霍夫曼自我感觉很好:米尔希最大的问题是因为与梅塞施密特的恶劣关系而推迟了Me-262的服役,而希特勒犯下的致命错误则是把这种革命性的飞机当成可笑的高速轰炸机,自己将要纠正这种历史性的错误,让Me-262更早地绽放出它的光芒,让英美执行战略轰炸的兰开斯特和B-29们尝尝厉害。虽然他在内心深处已选定了Me-262,但出于礼貌和公平,他不能过早地将这种倾向在表面上流露出来。

    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元首兴致很高,叛国集团和戈林事件之后的阴霾显然已一扫而光。他对喷气机的兴趣十分浓厚,不仅详细了解了有关气动布局、武器、引擎,还兴致勃勃地坐进座舱里去体验了一把,随后又亲切地和温德尔握手并合影,问道:“你觉得这架飞机如何?相比传统螺旋桨飞机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是很棒的飞机,虽然最开始上手时有一些困难,因为它的操纵与传统飞机相比有一些特别,但熟悉之后就不难了。”受宠若惊的温德尔比划着说道,“他的速度很快,能比现役战斗机快200公里左右,这让他在战斗中能占据有利形势。”

    “从机翼的样式来看,似乎低空和盘旋性能有待提高。”霍夫曼随即又指了指前突的机鼻,“刚才我在座舱里发现由于机头遮挡,似乎很难看清地面,这对降落没什么影响么?”

    听霍夫曼讲出这么专业的道道,周围的航空专业人士特别是空军的高级将领耸然动容,这完全是一个航空专家才能说出的专业话,看来最高统帅部私下吹风说元首可能兼任空军总司令的传言说不定真有其事。

    设计师们只好硬着头皮站出来澄清:“元首说的问题确实都存在,我们正在努力改进。”

    看着周围人崇敬的眼神,霍夫曼心里有点小得意,继续追问道:“听亨克尔公司的报告说一架He-280能在空战中打下一打Fw-190,你认为Me-262如何?”

    温德尔耸耸肩,不以为然地说道:“我可不敢吹这么大的牛,在一对一决战中喷气机强于现役主力战斗机是肯定的,但这不意味着他是天空唯一的主宰。刚才元首也指出了飞机回旋性能欠佳的事实,所以决不能与螺旋桨飞机在低空缠斗。除非他们是一个个扑上来送死,否则真要是遭遇一打Fw-190,我肯定是打了就跑,也许我能抓住机会吃掉3-4架,但全吃下去会把我撑坏的……”

    众人笑作一团,只有亨克尔博士的老脸微微发红,为了让空军重视他的项目,他曾经安排了与Fw-190的对决并递交了夸大后的报告,不知道怎么会传到元首耳朵里。好在兴致颇高的元首并未继续深究,反而又到了He-280原型机边上参观了一番才让他放下心来。

    试飞很快就开始,起飞按照先Me-262再He-280的顺序进行,同时空军还起飞了8架常规战斗机配合演习,一半是Bf-109,一半是Fw-190,著名的空军王牌、现任战斗机总监阿道夫·加兰德少将亲自站在霍夫曼旁边为他进行解说,作为第二位钻石橡叶宝剑骑士铁十字勋章的获得者,他多次接受元首召见,算得上是老熟人了。

    Me-262的起飞不太顺利,因为后三点式起落架的布置,被机翼遮挡的平尾出现失效,迟迟飞不起来,让众人捏了一把冷汗。好在经验丰富的温德尔很快发现了问题,在滑跑速度达到每小时180公里时巧妙地踩了一下刹车,利用惯性将机尾抬起,使升降舵发挥效能而正常起飞。同样留有一撮标志性小胡子的加兰德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向元首做了内行解释,听得霍夫曼连连点头。另外一边He-280的起飞倒是十分顺利,一下子就飞上了天空。

    随后,两架飞机在空中不断展示他们的速度优势与飞行特点,不过在霍夫曼的望远镜里只看到几道白烟在空中呼啸。随着8架模拟护航与轰炸情形的飞机飞抵制定空域,两架飞机结束了机动性表演,准备与传统战斗机开展最为激动人心的空战模拟。

    喷气式飞机的优势是快,两位试飞员不约而同采用了一击脱离的B&Z战术,加兰德的解说很到位,深入浅出地讲述了这种战术的优越性,正在说明如何在模拟空战中判断击落敌机时,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呼——刚刚一击得手的He-280在翻滚脱离另一架飞机的追尾锁定时忽然进入螺旋状态,霍夫曼在望远镜里看得清清楚楚,银色的He-280像秤砣一样地快速下坠。虽然飞行员一直在努力改平,但尝试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

    “危险,危险,跳伞,快跳伞。”加兰德惊呼起来,“再不跳高度不够了。”

    但从高速下坠的飞机中跳伞谈何容易,飞机高度越来越低,一转眼离地面只有几百米了,还在一个劲地往下掉,加兰德急得跳脚,霍夫曼闭上了眼睛,不忍看机毁人亡的惨剧发生,心里在暗暗叹气,“看来喷气式战斗机短时间内要投入作战还不太现实。”猛然间,飞机突然发出“砰”地爆鸣声,霍夫曼忍不住又睁开眼睛,只看见试飞员整个人穿过座舱往上弹出,随即背后的降落伞徐徐打开,少顷后座机坠落在地,发出猛烈的爆炸声并摔成了无数碎片,让人不由庆幸飞行员躲过一劫。

    所幸温德尔没有受事件的影响,在打下2架Bf-109,完成了有关试飞科目后安全落地。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霍夫曼高度评价了整个试飞工作,并给失落的亨克尔博士送上了安慰,表示:“He-280的设计还是有相当可取之处的,比如他们的前三点起落架比较科学,容易起飞;又比如他们独创地设计了弹射座椅,有效地解决高速救生问题,完美保护了我们的飞行英雄们……”虽然他一个字也没有提谁中标,但所有人都清楚,下一代喷气机只能是来自于梅塞施密特的Me-262。

    一直神经高度紧张的梅塞施密特博士终于露出了笑容,虽然Me-262不是他的作品,但却是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他相信在《航空军备重整案》执行之后,梅塞施密特公司仍然是帝国航空业的执牛耳者。

    原以为元首的讲话足以为试飞画上一个句号,没想到忽然示意他新任的空军副官海因里希·莱曼少校(原有的空军副官是戈林推荐的,戈林倒台之后他就被霍夫曼趁势打发去米尔希手下管理集中营了)拿出两张纸给大家看,每张纸上面都有一幅喷气式战斗机的想象图,虽然是用铅笔临时勾勒的,但线条比例和阴暗反差看上去描绘得很到位,仿佛是照着实物写生出来的一样。

    “刚才我看了两家的喷气机原型机,我认为在现有技术中算得上领先,但我们也应该尽快启动下一代飞机的设计。先生们,我们为什么不能开发类似于传统单发螺旋桨那样的飞机呢?”他指着第一张图纸,“我考虑把发动机放在机身内并使用机头进气,这样发动机就自然而然内化为飞机机体结构的一部分,比现在采用吊装方式能大大减轻飞行阻力,更省油速度也更快,所以就有了这一张图纸。”

    “然后有技术人员告诉我,现有喷气引擎如果在机头进气的布局下再采用常规的机身结构,势必造成进气道过长并导致发动机推力损失,既然这是一个问题,我就修改了我的方案。”霍夫曼指着第二张图纸展示给众人看,画着的这架外形看上去比第一张图纸丑陋,短小粗壮的机身使整架飞机看上去就像一个粗短的箭头,座舱几乎直接就骑在发动机舱上。

    “我比较了一下He-280和Me-262的设计,我认为在发动机功率差不多的前提下,后掠翼似乎能带来更快的速度,所以两张图纸都不是传统的平直翼布局,至于具体是何种后掠角度最合适,需要设计师们的精确计算和风洞实验。”霍夫曼一边示意莱曼少校将图纸递给几个主要的首席设计师,一边解释道,“或许现在单发还不足以驱动飞机,但我们对发动机的眼光要放长远一些,通过逐步改进可以使他们的推力快速上升,将来单引擎飞机势在必行——这意味着成本更低、操纵更灵活。”

    其他几个人很有礼貌地称赞了元首的天才设想,唯独谭克博士呆了一呆,忽然反应过来说道:“我们公司有位叫汉斯·马尔特霍普的年轻航空工程师,以他为首的一个设计小组正在构想一种高速截击机,设计方案与元首第二张图纸几乎不谋而合——当然,元首的图纸画得要比他漂亮多了。”

    废话,能不像么!霍夫曼忍不住腹谤起来,第一张图纸是参照Mig-15的样子画的,第二张图纸则是参照Ta-183的样子画的——就是你们福克沃尔夫公司的作品,多亏了立志成为画家的奥地利下士的绘画功底,不然霍夫曼还没法把他看到过的东西画出来。

    “那么,这个图纸谁愿意拿回去帮我研究?”

    “我要!”“我要!”包括梅塞施密特和亨克尔等人在内的各家公司纷纷表态,无数双手立即伸向图纸——开玩笑,元首的亲笔画除了以前在维也纳街头流传出去的作品,现在可是出大钱也买不到的东西。

    “如果你们都需要,那就让空军给你们多复制几份,至于我画的这几张。”霍夫曼笑着签上名递给谭克,“就送给你们那位年轻的设计师了,希望他能给我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