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六百一十三章 意味深长赵大膺

第六百一十三章 意味深长赵大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酒酣胸胆尚开张,全脱光,又何妨!

    “当时鞑子千户长哈丹巴特尔领了一百八十多精锐骑兵奔袭大同,总兵大人下了令,其他将军都躲闪不敢接令,只有老子眼睛都没眨,就领了一百多个弟兄冲出去了,那叫什么来着,以少打多,看到没,这一刀就是那狗日的千户长留下的,老子坚持到最后,硬是打赢了,虽说最后躺在床上七天七夜,但是也值了......”

    千户赵大膺说到兴起,干了一大碗酒,然后直接一把将衣服全扯下,就剩下一条裤子,在宴席间四处显摆他后背的伤疤,激动又深情的讲述着他为大明浴血杀敌的故事,一遍又一遍......

    “彩!赵将军威武!”

    “我在这酒桌上听赵大哥讲,都觉得热血沸腾,赵大哥真是我等学习的榜样!”

    “赵将军真是好样的!”

    “赵将军真乃虎将也,古有赵子龙,今有赵大膺,真乃我大明之福也。”

    宴席上响起一片叫好声,无论是武官也好文官也好,看着赵大膺身后蚯蚓似的伤疤,纷纷为赵大膺伤疤后的勇武而震撼叫好。这么多伤疤,就是勇武的最佳证明了。

    怪不得赵大膺这粗人能入相爷法眼,虽说这人肚里没多少墨水,可是这武勇真不是假的啊。宴席上的文官看着赵大膺后背的伤疤,默默点了点头。

    铁血常常伴随着柔情,有了铁血,自然就不缺乏柔情。

    在赵大膺将上衣脱了之后,宴席上的风尘女子纷纷娇羞的嗔怪不已。

    “呀,将军,讨厌,你这身肌肉可把秀儿的眼睛都晃花了~~”

    “将军,你欺负人家.....”

    宴席上风尘女子的娇嗔,将宴席的气氛又推向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将军,疼吗?”

    尤其是当弹琴的女校书起身,撩着裙摆,扭着柳腰走到千户赵大膺身后,妩媚又害羞,明媚又羞涩的伸出葱白玉指,如弹琴一样缓缓的落在赵大膺后背的疤痕上,像是被征服了的迷妹一样,眸子里水濛濛的,殷红朱唇微启,溢出这么一句疼惜询问时。

    铁血柔情,这个词在这一刻,得到了完美演绎。

    宴席的气氛一下子达到了顶点。

    “疼?在我赵大膺的人生中,就没有疼这个字!”赵大膺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十足真汉子。

    “骗子!这般伤口岂能不痛?奴家摸着,心里就痛的不行。将军为了护佑大明,在前线流了这多血汗,奴家能在后方安享生活,也是托了将军的福。”

    闻言,女校书水濛濛的眸子里,登时就流下了一滴泪水,纤纤玉手颤抖的抚摸赵大膺后背的伤疤,鼓着嘴巴嗔道,随后眼泪就忍不住的啪嗒啪嗒落了下来。

    “我辈身为武人,为国捐躯乃是本分,自当护佑我大明。”赵大膺慷慨激昂道。

    “将军......”女校书仰望着赵大膺,粉腮上泪痕点点,轻咬朱唇道,“将军大义,为国为民不求回报,然小女子却不能忍心将军白白流血流汗。奴家身无长物,唯有此身,若是将军不嫌弃,奴家愿自荐枕席,让将军一夜好梦......”

    自荐枕席!

    赵大膺后背的伤疤,竟然感动的女校书自荐枕席,这一下子将整个宴席都引燃了,在座众人莫不纷纷恭喜赵大膺,说什么成了一段佳话之类的。

    看着在座众人的神色,女校书不着痕迹的翻了个白眼,嘴角勾起一抹嘲讽。

    男人都是这般的蠢货!

    我即便不自荐枕席,晚上也免不了被搞!做妓的,钱都收了,还能免了被搞?自己不过是做做样子,他们就跟闻了腥味的牲口一样!

    每每都是如此,看来今天又能像以往一样,多收一笔缠头打赏了。

    女校书小鸟依人的坐在赵大膺腿上,面上一副迷妹模样,心里面却是鄙夷不已。

    “将军,你能忍,我可实在是忍不了,我等在前线奋勇杀敌、流血流汗,可是他朱平安呢,他呢,他在后面读读酸文、动动嘴皮子,吃香的喝辣的不说,还特么背后伤人,污蔑将军!”

    “王兄说的是,我等为国为民流尽了血汗,他朱平安不知感恩不说,还听信谣言,在背后陷害我等!简直是猪狗不如,我等正应替天行道,给这姓朱的狠狠的一个教训!”

    “就是,要我说,这等扯后腿,弄死算了!”

    “好,说得好,弄死算了!”

    宴席上的武官纷纷为赵大膺打抱不平,一个个扬言要替赵大膺出头,狠狠的教训一顿朱平安。

    赵大膺起身伸手往下压了压,一本正经的说道,“诸位好心,我赵某心领了。不过,我等堂堂正正,怎可以做这种违法乱纪之事呢。”

    “将军,那我们就凭白任他朱平安污蔑吗?”

    “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这次不给他朱平安一个教训,那他以后还不得更嚣张,更看不起我等,任意构陷我等!”

    “赵将军如果不敢的话,我老李可不怕!”

    “算上我。”

    宴席上的武官底激动不已,觉的赵大膺有些不给力,好像如果不给朱平安一个教训的话,那就天理不容了似的。

    听着宴席上武官激动的样子,赵大膺微微笑了笑,然后意味深长、却又肯定的说道,“诸位不要激动,俗话说走夜路走多了总会撞鬼,说不定今儿那姓朱的就撞鬼了呢。那要是撞鬼了,胳膊腿儿啊的,还能齐全了?总要断几个不是......”

    哦

    有戏,话里有话呢。

    听着赵大膺意味深长的话,众人兴奋的哦了一声,好像吃了定心丸一样。

    “赵将军,你是说今天,会给朱平安一个教训?”

    “打断他的手脚?”

    “赵将军,你已经安排好了吗?”

    宴席上的人一个个激动不已,兴奋的问道。

    “嘘,我可什么都没说,你们也什么都没听到,他朱平安撞鬼断腿断脚什么的可跟我无关,喝酒,喝酒......”赵大膺伸出手指放在嘴边,意味深长、别有深意的说道。

    “哦”

    “哦,是的是的,哈哈哈......”

    “对对对,我等可以作证,他朱平安今天断腿断脚什么的跟将军无关。”

    众人也跟着挤眉弄眼的说道,然后哈哈大笑,宴席一团和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