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穿越小说 > 寒门崛起 > 第四十九章 智商是硬伤
    大伯游学领妞回事件在祖父棍棒怒骂下得到了解决,那女的被赶出了家门,由大伯明天一早去县城送还给友人;等大伯回来了,先去祠堂跪上一天,之后在家禁足半年苦心读书,没有祖父发话不许出朱家大院。

    其实想想,祖父还是偏心大伯的,对大伯的惩罚也都是不痛不痒的。其实问题都没有真正解决,比如两贯钱的问题,比如大伯在外拈花惹草的问题,治标不治本。

    事情是这么压下去了,但事情的余波可是消除不了。

    比如说大伯和大伯母的关系就因为此事变的紧张了,晚上回房后仍听到大伯母在房间里跟大伯吵个不休。大伯母是很爱大伯的,也处处以大伯为骄傲,但是大伯这次的事情是伤到大伯母了,大伯母拉下脸问婆婆要了两贯钱,结果倒好,全被大伯吃喝玩乐还领妞回家,大伯母很受伤,任凭大伯怎么解释也不行,就是要闹。

    到了晚上,大家都睡下了,可是没过多久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一声嚎哭,是朱平俊的哭声。

    “孩他爹看看怎么了,怎么俊儿哭着出来了。”母亲陈氏才睡下没多久就被朱平俊的哭声惊醒了,不由的将打呼噜的朱守义拉了起来,两人一起穿了衣服去院子里看看怎么回事。

    大哥朱平俊也醒来了,穿好衣服走出了屋,朱平安也放下毛笔跟着一同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大伯和大伯母闹矛盾,怎么朱平俊哭起来了呢。

    西厢的三三叔一家和小四叔一家也都出来了,众人在院子里围着朱平俊问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哭了。

    然后在朱平俊的描述下,事件得到了还原:

    大伯母和大伯在吵架间隙,为了更好的打击对方,就开始拉拢朱平俊。

    大伯母问道:“俊儿,娘对你好不好?”

    朱平俊点头,说好。

    这边大伯也不甘示弱,也开口问,“俊儿,为父对你可好?”

    朱平俊也点头,说好。

    一轮双方打平,这自然不是大伯母和大伯想要的结果,于是两人又接着问道,“俊儿,娘和爹,谁对你好一点。”

    朱平俊看了爹娘一眼,然后回答道,“你们对我都很好。”

    很不错,到目前为止,朱平俊的回答都很好,简直是超常发挥了。

    大伯母和大伯又紧接着追问道,“那现在爹娘吵架了,你站在哪一边?”

    朱平俊想也没想抬头回答道,“我站旁边......”

    我站旁边......旁边......于是乎朱平俊就被大伯母和大伯混合双打了,让你站旁边,让你站旁边......

    朱平安也是无语了,站旁边,你就站旁边挨打吧。智商是硬伤啊。不过其实想想朱平俊确实也是受害者,大人吵架关孩子什么时,可是大人就是这样,父母每每吵架总是喜欢问孩子这些问题,想从孩子这里找存在感,可是这两难问题你让孩子怎么回答。不过,俊哥的回答的确也欠揍,任何一个回答都比这个要好,哪怕你倒向其中一边,也好过两只拳头打人。

    大家也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安慰朱平俊一番,母亲陈氏让朱平俊去给朱平安还有大哥作伴,挤一个房间凑活一晚,然后大家就都散了。

    母亲之命不可违,朱平安和大哥只好将朱平俊带回房间挤一挤。不得不说,朱平俊真是无心届的代表,进门时还抽噎呢,躺床上不到两分钟就打起呼噜来了,根本没把今天的事当成事,或许在他眼里,爸妈只要都在身边就好,吵架什么的随他去吧。渐渐朱平川也睡去了,只有朱平安一个人继续奋斗。

    朱平安坐在桌子前,继续抄写课本。这次抄的是千字文,字数比较多,没有想过一晚上把它抄完,准备分两次抄完,今晚先抄几百字。越抄,朱平安越觉得自己和毛笔的切合点也越来越高了,毛笔在自己手中似乎成了自己身体一部分,有种毛笔在自己手中似乎融为一体的感觉,如指臂使,这种感觉就像打怪攒够经验值升级了一样。毛笔字此刻也有了一个小进步,比之前似乎上了一个台阶,以前是初学者,现在就相当于初窥门径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大伯就被祖父打发出去送还美姬,饭都没让他吃。大伯还想要点路费,结果换来了祖父一顿臭骂,灰溜溜的走了,不过祖母追上去偷偷塞了些钱,就是不知道是多少了。

    大伯母似乎一夜没睡,整个人憔悴了很多,早饭只喝了半碗粥,陈氏等妯娌也都卸下矛盾,好言安慰起来。朱平俊似乎也有点小懂事了,依着大伯母坐着,没有像以前那样在餐桌上闹腾。朱平安也同情大伯母,当然饭也没少吃,祖父不住的让自己和朱平俊多吃饭多吃菜。朱平安仗着祖父劝让,也给小玉儿开了下小灶,往小玉儿碗里夹了好几块炒鸡蛋,将这小丫头乐的眼睛眯成了月牙。

    大伯狼狈不堪的去县城送还美姬,回来的时候却是精神焕发、油光满面而回,这让朱平安有些不解,

    “爹娘,人我还回去了,我那同仁知我遭遇,连连向我道歉,说是害苦我了,赠送了儿子半贯钱的路费。儿子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没舍的花,给您二老带回来了。”大伯言辞切切,很有知错悔改的样子。

    祖母很欣慰啊,连连跟祖父说,说知错能改,老大还是好孩子,只是被人蒙蔽了。

    祖父见大儿子迷途知返,怒火也消了一些,但还是有不少的火气在,对大伯的惩罚也没有丝毫减少。

    对于惩罚,大伯欣然接受,说自己错误大,就应该接受惩罚,日后一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做学问,一定要考秀才中举人为老朱家光宗耀祖。

    大伯临走前将大伯母拉到房间里,说是道歉,在房间里又悄悄给了大伯母半贯钱,说是朋友赠送了一贯,自己给二老说了半贯钱,这半贯就给媳妇赔礼道歉,媳妇这么漂亮贤惠就应该去买些胭脂水粉......

    在大伯的甜言蜜语和半贯钱的攻势下,大伯母气也消了不少。

    大伯去祠堂面壁悔过时,家里的怒火已经被他扑灭一大半了,剩下的也就是时间问题了。对于此,朱平安不得不佩服大伯的手腕,读四书五经八股文没有读傻,反而愈发奸猾,不知道是明朝的八股文没有清朝那么禁锢思想,还是说大伯是个特例,临近的读书人太少,找不出对比来,只能等自己走出村子才能下结论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