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50章 置产(2)
    墨菊虽然没什么心眼,但胜在忠心。她觉得申妈妈行为很异常,立即将这件事告诉了玉熙。

    玉熙大致猜测到申妈妈是为的什么事:“以后申妈妈让你做什么,你都照做,私底下告诉我就成。”之前玉熙觉得放申妈妈在身边没什么,可现在玉熙却很厌恶。这种无时无刻不都是活在别人的监视之下没有一点自由的生活,让她很不舒服。得想个法子,在不得罪老夫人的前提下将申妈妈弄走。

    向管事在外磨练了许多年,行事很谨慎。他得了秋氏的吩咐,并没直接去看店铺,而是先去了解这店铺主家出了什么事。这一打听,还真打听出一些事来。

    玉熙听说向管事两千六百两就将铺子谈下来,觉得不可思议:“不能吧?”四千两的店铺,向管事竟然两千六百两就谈下来?玉熙觉得这有些不正常。

    向管事说道:“姑娘不知道,这店铺的主家得罪了衙门的人,他的店铺一般人不敢买。”有权有势的人看不上那地界的商铺,稍微有点钱的人都有自己的消息来源,知道东家得罪衙门的人肯定不会买,以免被迁怒了。

    玉熙有些担心地说道:“这店家得罪的是谁?若是得罪的人来头不小,这店铺就不要了。”她可不愿意惹事。

    向管事笑着道:“不是什么大事,这店铺买下来就是我们的了,对方不敢动歪心思。姑娘,其实这铺子若是没这档子事,三千两三四百两银子就能买下来了。我们出这个价,并不算低的。”一般人不敢买这店铺,可不代表国公府不敢买。

    玉熙见状放心了:“辛苦向管事了。”

    向管事却是个心有成算的:“四姑娘,我听说买下这店铺准备开个杂货铺?若是姑娘没有合适的人,我这里倒是有一个。”

    向阳推荐的这个人是他的妻弟,姓孟,今年十五岁。

    玉熙对这个年龄倒没什么不满的,她开的的杂货铺规模也不大,只要对方机灵能管好铺子就成:“既然是向管事推荐的,定然是有其过人之处。只是我这杂货铺不大,就怕屈才了?”

    向管事笑着说道:“他也就在绸缎铺里学了两年,稚嫩得很。也就有方妈妈在一旁看着我才敢开这个口。”

    玉熙自然愿意给向管事这个面子。

    走的时候,玉熙让红珊给了向管事二十两银子:“这两日让向管事劳累了,这点钱拿去买酒喝。”

    向管事接了打赏就出了国公府,回家就将这件事告诉他妻子孟氏,让她将这件事告诉岳家。

    孟氏有些不大安心,这杂货铺又不大,让她弟弟去能做出什么名堂出来呀!

    向阳说道:“你眼皮子怎么就这么浅,就盯着眼前这三瓜两枣。杂货铺是小,可你也不想想四姑娘现在是跟着宋先生学习,以后前程还能差了?现在三弟跟着她,以后四姑娘发达了还能不重用三弟?”他如今能管着绸缎铺子,除了他自己有能力之外,最主要还是他娘是夫人的心腹,要不然再有能力也轮不着他。

    孟氏还是有些忧心:“三弟都十五岁了,这马上就到说亲的年龄,这不上不下,亲事怎么办?”四姑娘发达那至少得十年以后了,这十年他弟弟若是一直守着杂货铺,等于也是耽搁了。

    向阳见状只能将话说透:“只要你三弟好好干,入了四姑娘的眼,媳妇的事不用发愁。”见孟氏面露惊疑,向阳说道:“四姑娘是个聪慧的,只是她根基浅,在府邸里行事不方便。若是三弟做得好,四姑娘肯定会拉拢住他的。你不记得了,四姑娘身边两贴身大丫鬟年龄再过两年就到了婚配的年龄了。”要想拉拢人心,将身边的丫鬟许配出去是最好的法子。

    孟氏眼睛一下亮了,可惜她现在很少去内院,对墨菊跟墨桃这两个丫鬟没什么印象。

    向阳给她泼了冷水:“若是三弟入不了姑娘的眼,什么都白搭。”这意思是让孟氏劝说他小舅子好好干。

    傍晚时分玉熙就拿到了房契。握着这房契,玉熙心里欢喜不已。这是她的产业,她也有属于自己的产业,真好。

    说起来也是玉熙运气好,几天后秋氏打听到忠勇侯府吕家准备卖一处田产,那田产连带了一片山林,正好符合玉熙的要求。

    秋氏与玉熙说道:“那庄子离京城也不远,走两个时辰左右就到了。我觉得可以买下来。”

    玉熙疑惑地问道:“伯母,这么好的产业,吕家的人为什么会卖?”田产是可以传给子孙后代的东西,一般人家都不会卖的。

    秋氏既然准备买这些田产,肯定也要打听清楚了,说道:“吕家跟皇商李家搭上了线,准备跟李家人一起做生意。据说摊子铺得很大,需要的本钱多,所以准备卖一些产业套现,这也是赶上了。”

    玉熙对外面的行情不熟,问道:“这个李家是什么背景呀?都让吕家卖田卖地了?”若不是确定跟着李家能赚大钱,吕家绝对不会卖这些可以传家的产业。

    秋氏说道:“李家的当家夫人是宋尚书宋的庶妹。”等于是说,李家的靠山是宋贵妃跟宋家。

    玉熙心头有些发寒,宋家做下这等恶事,竟然还能逍遥自在坐享富贵。那些冤死的将士跟百姓,却全都白死了。

    秋氏并不知道玉熙所想,与玉熙详细说了一下田产的情况:“那庄子有四百六十亩水田,其中上等水田有两百三十亩,中等水田一百六十亩,下等水田七十亩,山林有六百八十多亩。”

    玉熙立即被拉回了思维,问道:“要价多少?”

    秋氏说道:“要价八千两。”

    玉熙皱着眉头说道:“伯母,这价是不是太高了?”六百多亩的山林价值也不过是一千多两,这么一算水田一亩要十四五两呢。若全是上等水田倒划算,可只一半是上等水田,八千两,太贵了。

    秋氏笑着说道:“她们要这个价也是有原因的。那片山林他们前些年种了不少的杉木,再过几年就能卖钱了。另外山上还种了不少的红枣跟板栗等不少果树,算下来也没有太亏。”

    玉熙还是觉得贵。谁知道哪些杉木有多少什么时候能卖钱,还有种的红枣跟板栗等果树种了几株?这里面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了。

    秋氏也没着急,而是与玉熙细细说道:“玉熙,这八千两银子是含了这季的稻收,一季的稻谷应该也能卖个四五百两。另外这庄子离京城近,想买的人不少,所以价钱要高。玉熙,那庄子位置好,所以要价比较高,若吕家不是急用钱也不会舍得卖。”

    玉熙在心里盘算了一下,问道:“伯母觉得买这庄子划算吗?”

    秋氏点头道:“贵是贵了点,但这庄子离京城近,又靠近河边,八千两也是值得买。而且这次不买,下次再买合心合意的就很难了。”

    玉熙想起以前的事,若是她在京城外有这么一处庄子,她也不会无处可去,最后被烧死在荒郊野外。万一又落入上辈子那样的境地,她也有一个落脚处,想到这里,玉熙立即说道:“那就买了吧!”

    秋氏想着玉熙手上只七千多两银子,还差一些,准备帮玉熙将这差额给补齐了。。

    玉熙一听就拒绝了:“伯母,去年包子铺一年的收益我都没动呢!能凑足八千两。”除此之外,过年时还收了好几百两的礼呢!至于说手头上还有的整两千两银票,玉熙暂时不想动,那是留着急用。

    秋氏也不勉强,当下与玉熙说起另外一件事:“你不是想买一个力气大的丫鬟吗?已经给你寻着了。那丫头只有六岁,不过却有一把子力气。”要寻有力气家世清白年岁又不能大的,也不是那般容易。寻摸了这大半年才寻上。

    玉熙眼睛一下就亮了:“在哪里?”

    秋氏笑着道:“今天刚进府,这几天先让她学学规矩,等学好了规矩就送到你的院子里去。”

    玉熙知道这是正常的流程,她也不愿搞特殊,说道:“伯母,等庄子买下来,我想寻个机会去看看。”这可是独属于她的产业,不去看看,总是不安心。

    秋氏笑着道:“这没问题。等你放假了就可以去。那地方也不远,早点去,晚上就能赶回来。”自己的产业想去看一看这很正常,没什么奇怪的。

    玉熙有些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秋氏的办事效率很高,当天玉熙就拿到了田产跟山林的地契。玉熙捧着地契,跟宝贝疙瘩似地将它与房契放在一起。从现在开始,她也是有田产有房产的人了。

    墨菊知道这事以后,有些疑惑地问道:“姑娘,你真买了田产了呀?”以前方妈妈经常为银钱发愁,转眼她家姑娘又买铺子又买田产的,墨菊觉得这世界变换太大,她跟不上节奏呀!

    玉熙笑着说道:“我现在有铺子有田产,以后也能给你们置办一份厚厚的嫁妆了。”

    墨菊跺跺脚,羞涩地说懂啊:“姑娘就知道打趣奴婢。”说完,红着脸跑了出去。

    玉熙脸上露出欢快的笑容。以前墨菊跟墨桃嫁得都不好,这辈子,她不会再让她们重蹈覆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