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4章 病逝

正文 第4章 病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睡了一个白天,晚上玉熙睡不着了。透过窗户,玉熙看着窗户外的那几株青竹,那清脆的绿色,生机盎然。

    国公府的第三任国公爷爱竹成痴,所以耗费巨资种出了这片竹林,又在竹林之中搭建了一座院落,这就是青竹小筑的由来。只是竹林位置偏僻,加上住在这里的人都没能善终,久而久之,这院子被视为不祥之地,也就荒废没用了。

    青竹小筑位置偏僻,到了晚上非常安静。秋氏一行十多个人过来,脚步声特别清晰。

    方妈妈听到脚步声立即走了出去。

    秋氏并没有进院子,只在院子外跟方妈妈说了几句话。听到玉熙已经醒了还能吃东西,非常高兴。退了烧,还能吃东西,表示这道坎迈过去了:“方妈妈放心,我明日一定将大夫请来。”

    知道玉熙没事,秋氏也放心了,叮嘱了方妈妈好好照顾玉熙,然后又带着众人回去了。

    方妈妈进了屋子,跟玉熙说道:“姑娘,大夫人刚才过来了,知道姑娘醒过来大夫人很高兴。”

    玉熙点了一下头。虽然说大伯母对她好是为了报恩,但能做到那地步,也让她万分感激。

    第二天秋氏就查出来这事的幕后主使是容姨娘。秋氏眼中闪现过愤恨:“这个贱人。”要说秋氏最讨厌的是谁,非容姨娘莫属了。

    容姨娘是国公府的家生子,六岁就伺候当时还是世子的韩景栋,非常得韩景栋的喜爱。当年秋氏刚嫁过来没多久,容姨娘就被诊出身孕了。要不是老夫人言明在嫡长子没剩下之前不能有庶子,强制给容姨娘灌了落胎药,怕是庶长子都出来了。饶是如此,容姨娘现在还蹦跶得欢呢!

    汪妈妈想不明白:“容姨娘为什么要对四姑娘下手?”四姑娘死了,对她家夫人又没什么好处。

    柳银真为汪妈妈智商着急。容姨娘对四姑娘下手,不用想也知道是冲着她家夫人来的。

    秋氏出生武将世家,家中环境简单,没经过勾心斗角的事。嫁到国公府对上擅长耍手段的容姨娘,不知道吃了多少暗亏:“这事先放着。柳银,明日去库房将我新得的两盒燕窝送到庆祝小住。”汪妈妈虽然人不聪明,但她的话却没错。老夫人正为三少爷的病火急火燎,现在这个关口不适合大动干戈,惹恼了老夫人谁都得不着好。

    老夫人的心腹罗妈妈第二天清晨也知道玉熙醒来。得了这个好消息她立即将这事告诉了韩老夫人:“四姑娘昨儿个一早就醒来了,听说醒来还用了两碗粥。”罗妈妈心里嘀咕着四姑娘真是命大,都没大夫还能醒过来,而三少爷这边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老夫人得了这个消息,转着手里的佛珠半天没有说话:“晖儿那边张太医跟白大夫怎么说?”

    罗妈妈迟疑了一下后说道:“张太医跟白大夫说,若是三少爷今天还醒不过来,就……”就准备办后事这句话她不敢说。

    老夫人转着佛珠的手一顿,过了半响,轻声说道:“这事不要告诉玉辰。”三姑娘玉辰跟三少爷建晖是双胞胎。玉辰几天前知道哥哥被感染了天花,焦虑过度病倒了。

    韩老夫人只生了两个儿子,一个是国公爷韩景栋,一个是三老爷韩景彦。韩景彦前后娶了三个老婆,原配是平清侯府的嫡出姑娘蒋氏,也是玉辰兄妹的母亲;第二个老婆宁氏就是玉熙的生母,两个女人都是难产过逝的。第三个老婆武氏是韩景彦在任上娶的,没到过京城,国公府的人至今是只知其名不知其人。

    容姨娘知道玉熙没死,很是恼怒:“这四丫头命真硬。”都被染上天花了都死不了,不是命硬是什么。

    丫鬟阿娟压低声音说道:“姨娘,阿忠媳妇被送走了。姨娘,怕那事被夫人知道了。”

    容姨娘轻笑道:“就算她知道又如何?”她根本就不怕秋氏。若不是老夫人,十个秋氏都不是她的对手。

    方妈妈看着玉熙将一碗红枣小米粥喝完,高兴地说道:“姑娘若是一直这样,用不了两天身体就会好的。”

    玉熙还没开口说话就听到外面鸟儿清脆的叫声,心情一下开阔起来:“妈妈,今天天气好,你将窗户跟门都打开。”外面阳光明媚,打开窗户跟门也让她透透气。

    方妈妈哪里愿意:“外面风大,姑娘刚好一些,万一开了窗户吹风了着凉了那可怎么办?”玉熙不知道的是昨晚上她睡着以后方妈妈进来几次,每次都是摸她的额头看她有没有发烧。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方妈妈又去厨房给玉熙熬粥。

    玉熙在这点上是坚决不退让:“妈妈,屋子里味太重,我难受。”好几天都不开窗,屋子都弥漫着一股药味,闻着就难受。

    方妈妈拗不过玉熙,只得依了她。

    新请的吕大夫过来的时候,玉熙屋子里的窗户还是开着的。吕大夫也没说什么,给玉熙诊完脉后说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再吃几贴药就能痊愈。”这孩子看着身体就不好,倒没想到竟然能熬过来了这场劫难。

    玉熙好了,三少爷那边却不好了。

    张太医给三少爷诊完脉,出去后跟老夫人说道:“老夫人,老朽无能为力了!”这话的意思就是让人准备后事了。

    白大夫也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

    老夫人死死地捏着手里的佛珠,过来好半天,艰难地开口问道:“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吗?”其实老夫人也做好了心里准备,只是真到了这份上还是有些承受不住。

    两个大夫都表示华佗在世也难救。其实得天花的人,一靠大夫,二靠运数,两者齐全了才能活。

    玉辰知道哥哥没了,当下就晕过去了。上房一阵鸡飞狗跳,闹到半夜才安静下来。

    秋氏是最忙的一个人,三少爷是早夭不能在府里办丧事,但肯定要请和尚来念经做法。这会京城死了那么多人,和尚也不是那么好请的。这些事情千头万绪,处理起来太累人了。得了空闲,秋氏问了汪妈妈道:“玉熙怎么样?”

    汪妈妈说道:“大夫说四姑娘已经没事了,再吃几帖药能痊愈。”金贵的三少爷没活下来,连大夫都没的四姑娘倒是活下来,这就是命。

    秋氏虽然对汪妈妈诸多不满意,但汪妈妈的忠心是不怀疑了:“府邸里的事都盯紧了,不能再让人钻了空子。”上次的事就是一个教训。

    汪妈妈忙应了。这些日子她可是让厨房那边捡好东西送到青竹小筑,就怕再有个闪失。

    玉熙听到三少爷没了的消息,一点都不意外,因为她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玉熙看着自己盖的大红色锦被,说道:“妈妈,将这锦被换了,换成素色的。”虽然上辈子并没有因为这条锦被惹来什么非议,但有些事还是谨慎得好。

    青竹小筑位置偏僻,如今也显露出她的好处出来。那就是国公府的事不会打扰到她,能让她安心养病。

    在床上躺了三天,躺得骨头都要散架了。玉熙趁着方妈妈在厨房忙顾不上她,自己穿了衣服走了出去。一走到院子里,就闻到一股香味:“方妈,你在做什么好吃的?!”

    方妈妈吓了一大跳:“小祖宗耶,你怎么出来了?这外面风大,要着凉了可怎么办?”

    玉熙笑着说道:“方妈,今天没风,不会没事的。方妈,她不会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的。”

    方妈妈觉得姑娘病了这一场,变得又乖巧又懂事,也舍不得驳了玉熙:“那好,不过等会起风了就得进屋去。”

    玉熙点头道:“好。妈妈,厨房在炖什么?这么香?”

    方妈妈笑着说道:“厨房今日送来了一只老母鸡给姑娘补身体,这会我杀了放在炉子上炖着呢!很快就能吃了。”

    玉熙闻着这香味,肚子咕咕地叫起来了。想着那逃难的半个月,玉熙觉得现在的日子仿若在天堂。不过等喝鸡汤的时候,玉熙一脸古怪:“妈妈,怎么没放盐呀?”

    方妈妈笑着说道:“姑娘不知道,这老母鸡跟老母鸭炖汤不放盐吃才是最滋补的。”

    玉熙很稀罕:“还有这说法?这谁说的呀?”

    方妈妈笑着道:“老一辈人说的,这老人说的定然是不会有错的。姑娘,这汤里的油我都舀出了,不腻的,你多吃点。”

    看到玉熙将一碗鸡肉鸡汤都吃光了,方妈妈笑得别提有多开心了:“姑娘,我给你揉揉肚子。”

    玉熙又不是真的只有四岁,哪里会让方妈妈给她揉肚子:“不用,我走一走就好了。”

    心放宽了,也不挑食了,数天下来,身上也长一些,不再跟之前那般瘦得跟柴火棍似的,玉熙的变化让方妈妈非常欣慰,直念叨着夫人在天保佑。

    相较于玉熙的心宽体胖,国公夫人秋氏却是累得瘦了一大圈。这些日子,秋氏除了要处理府里的事,还要侍疾。

    张太医对着焦虑不已的糗事说道:“夫人放心,老夫人已经没有妨碍了。不过老夫人上了年龄,不宜操心,也不能大悲大喜。”其实上了年纪的人,大悲大喜对身体都不好。

    听到大夫说老夫人没事了,秋氏松了一口气,转而又问道:“三姑娘怎么样了?”

    张太医犹豫了一下,说道:“三姑娘这是心病。宽了心,病自然就好了。”心病不是医药能医治的。

    秋氏听了这话有些无奈,她已经劝了很多遍可都没有用。她现在只寄希望于老夫人能开解得了三姑娘。
第3章 天花章节目录第5章 搬回蔷薇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