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46章 巨款

正文 第46章 巨款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眼,又到了五月。

    望着爬满枝头的蔷薇花,玉熙低声说道:“一年了。”她回来已经一年了,这一年,她改变了很多。她也相信,将来也会改变,而且会变得越来越好。

    红珊从外面进来,说道:“姑娘,容姨娘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动了胎气,不过好在孩子保住了。”

    玉熙回转头,说道:“若是我没记错,容姨娘应该有七个月的身孕了?”容姨娘也真是厉害,这半年来面上安安心心地养胎,暗地里却将怜姨娘的孩子弄掉了,自己的孩子却是妥妥的没任何的问题。

    红珊点头:“说起来也是这孩子命大。”

    玉熙回想上辈子的事,很可惜,她没那时候的记忆。不过唯一肯定的是,容姨娘没有儿子,只玉婧一个孩子。也就是说,这个孩子要不是没平安落地,要不是夭折了:“说起来,二姐已经关了快半年了。”老夫人当初发话要关玉婧一年。玉熙以为只是说说,却没想到真关了。这都大半年都给关在佛堂,玉熙觉得玉婧估计半疯了。

    红珊觉得二姑娘被关起来大家都清静:“要是二姑娘出来,我们又不得清净了。”

    玉熙轻笑道:“怕她做什?上次是我没防备,再不会有下次了。”以后,她吃什么都不会再吃亏。

    到了傍晚时分,红珊给玉熙带了一消息进来:“姑娘,方妈妈说后日过来看望姑娘。”

    玉熙听了这话,脸上浮现出笑意。方妈妈会进府,表明这件事进展顺利。

    见了玉熙,方妈妈脸上满是欣喜:“姑娘,姚记的掌柜愿意买我们的方子,不过要求我们只卖他们一家。”

    这个要求不过份,玉熙自然答应了。两人商议了许久,方妈妈才出府去了。

    当天下午,姚记大掌柜就拿到药膏的方子。看着方子,姚记大掌柜心里起了嘀咕,这看着就不像是个小姑娘笔迹。

    方妈妈道:“掌柜若是不放心,那就算了。”

    姚记大掌柜的赔笑道:“不是,我就觉得这字好像是刚写上去的。”

    方妈妈心头一跳,不过却没怯场:“只要方子没问题,什么写的不重要,姚掌柜的,你说是吧?”

    姚掌柜的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跟方妈妈唱对台戏,他对药理也不懂,扫了两眼就递给身旁一个胡须长长,年纪大约在五十开外的老者。

    长胡须的老者看完这方子以后以后,朝着姚记大掌柜说道:“这方子上面列的大半都是制祛疤药膏的材料。”这段时间姚记商铺已经有专人分析过这药膏的成分。当然,只能分析出大概的成份。具体如何配置,用料多少是分析不出来的。

    姚大掌柜的万分欣喜,当初他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的,却没想到竟然真让她捡到了一个金蛋。大掌柜的先让那长胡须的老者出去,然后才跟方妈妈说道:“我们现在就可以签契约。”

    方妈妈摇头说道:“我家主子说契约就不签了。”不签契约,也是不愿意落下话柄。

    姚记大掌柜的眉头一抖,有些为难。他已经将方妈妈的底细都打听清楚了,也大致猜测到这方子应该是出自国公府四姑娘的手。虽然他不知道这四姑娘从哪里弄到的这古方,但只要这方子是真的就成。至于说方子是假的这个他没怀疑,这药膏虽然面相不好看,但他已经试探了一个月,效果真的很好,如今市面上流通的几样祛疤的药膏药效都比不上这款。大掌柜的说道:“没有契约,我没办法付钱呀!”最主要的是,万一有什么问题,到时候问谁去。

    方妈妈很爽快地说道:“我家主子说了,若是你们不相信,可以等药膏做出来后再付钱。”

    姚记大掌柜的一愣,倒是没想到对方这般大的魄力,他想了一下,说道:“这样,我先付三分之一的款,等药膏熬出来后再付剩下的。”这已经是他最大的权限了。

    方妈妈点头答应了,然后又说道:“我主子说她就是看中姚记商铺商誉是最好的,才愿意将方子卖给你们。只要你们遵守承诺,这方子就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姚掌柜这下明白了为什么方妈妈敢不先收款了,人家压根就不担心他们不付钱。若是他们敢不付钱,人家就敢将着方子卖给其他人。东西若不是独家的,利润就得大打折扣了。而他若是将四姑娘卖方子的事情泄露出去,对四姑娘造成不了什么大的危害,反而会损坏了他们的名誉。姚记大掌柜立即说道:“方娘子放心,这事绝对不会传扬出去的。剩下的钱,等药膏制作出来,我立即给你送过去。”

    方妈妈摇头说道:“到时候你让人送个口信,我自己来取。”她可不想让别人知道她与姚家商铺有买卖关系。

    这方子玉熙开价一万五千两,姚掌柜知道玉熙不想让国公府的人知道,故意压价,压到了八千两。讨价还价,最后定位一万二千两银子。这回掌柜的先付了四千两银子。

    方妈妈小心翼翼双手接过银票,放在自己的荷包里。走出门的时候她腿还在打哆嗦,她可是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呀!

    姚掌柜的送走了方妈妈,忍不住跟旁边老长须老者嘀咕着道:“三叔,你说国公府的四姑娘才五岁,怎么就这般厉害?”这么金贵的东西,竟然敢这么随意拿出来。若换成他,还不得宝贝疙瘩一般。

    那长须老者说道:“韩四姑娘厉害不厉害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方子。只要方子是真能给我们赚钱,其他都不用管。”对方要求他们不泄露消息,就表明这事她不想让别人知道,由此可见这事是避着国公府的人。

    老者倒也没多想,大户人家里的事多。一个小姑娘贸然得了这么大一笔钱,被人知道说不准一分都留不住,所以才会提出这要求。

    姚家大掌柜点头道:“三叔说的是。”

    四千两的银票,这让方妈妈接下来的日子是提心吊胆。半个月后得了另外的八千两银子,更是让她愁得觉都睡不好,就怕出问题。等墨菊过来送了东西,她立即将银匣子交给墨菊,说道:“匣子里放的是上个月的收益,你拿回去交给姑娘。”

    墨菊忙双手接过,说道:“妈妈放心,我这就回去交给姑娘。”匣子是上了锁的,两把钥匙一把在方妈妈手里,另外一把在玉熙手里。

    玉熙看到这银匣子的时候,神色如常地说道:“东西放下,我先看看,晚上再记账。”玉熙得的所有东西都要入账的,掌管银钱匣子的就是墨菊。

    墨菊忠心耿耿,又憨厚老实,玉熙对她还是很放心的。当然,钱账分开,就算墨菊真起了心思也不怕。

    方妈妈虽然没进来,但也托了红珊的哥哥带了话进来。当然,用的都是事先说好的暗语。所以玉熙知道这银匣子里另有乾坤。

    玉熙等墨菊出去以后,拿了钥匙打开匣子,看到一堆碎银子压着几张银票。

    玉熙看着这几张银票,激动不已。她上辈子出嫁时,嫁妆是两万多两,这还是她嫁给江鸿锦的原因。不过很快,玉熙就冷静下来了。这一万两千两银子,说是巨款,也不过只能购置玉辰屋子里的几样摆设了,所以,真没啥好激动的。

    得了这么大一笔钱,玉熙觉得得赶紧置办一些产业。有了产业就表明每年都有固定的收益,这样她以后也就不愁银钱了,这样就算没方妈妈的包子铺她都有钱进账。她也没多大的野心,只要自己手头宽裕,以后日子过得舒坦就成。经了那么多的事,她很清楚,有钱好办事,手头宽裕在府邸行事都方便许多。就比红珊打探消息,红珊人缘广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打探消息也是很费钱的。

    玉熙也不着急,置办产业也不是一两天就能成的,这事得慢慢来,急不得。

    玉熙得了一笔巨款,还与往常一样。哪怕是她的贴身丫鬟墨菊跟红珊都没看出任何异样。

    转眼,又到了假期。一个月两天假,而且都是在每个月最后两天,这是宋先生的习惯,雷打不动。

    玉辰提出了邀请:“四妹妹,过两日我舅舅生辰,你随我一起去吧!”玉辰极得平清侯府的老夫人的喜爱,这也就玉辰要跟宋先生学习抽不开身,要不然蒋老夫人肯定回经常接玉辰去蒋家住。

    玉熙婉言拒绝了:“三姐,我这两日还要温书,就不去了。”平清侯府的几位姑娘眼界很高,看不上她这个继室之女。上辈子没受遭受那几个女人的白眼,所以她没准备与平清侯府的几个人结交。

    玉熙准备趁着这两日假期,好好钻研那副双面绣。学东西天赋真的很重要,学琴时玉熙觉得千难万难,可这双面绣,哪怕没人教玉熙如今也摸到了窍门。摸到窍门,要掌握它的技巧就容易许多了。

    玉辰有些失望,但她也没强求。

    望着玉熙的背影,侍书很是不平地说道:“姑娘什么都为四姑娘打算,可四姑娘却一点都不领情。姑娘,以后你还是离四姑娘远一些吧!”她觉得玉熙不识好歹,不值得她家姑娘费心思。

    玉辰望着侍书,淡淡地说道:“你年岁也大了,我会跟祖母说,放你出去的。”

    这话就如晴天霹雳,不仅吓傻了侍书,就连侍琴也吓了一大跳。侍琴忙说道:“姑娘,侍书虽然这话有些逾越,但也是为了姑娘好。”

    玉辰冷着连说道:“为了我好就能挑拨我跟四妹妹的姐妹情谊?上次的事我没追究,就是看在她服侍我多年的份上。这次,我是决计不能再饶了。”

    侍书瘫软在地。
第45章 欺凌章节目录第47章 惨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