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44章 再遇
    四月,花儿开得缤纷艳丽,恨不得把世界妆扮成粉红色的新娘。枯树竟也爆出新芽,绿的活力四射。

    玉熙在书房的窗户下,认真地做着绣活。墨菊掀起黑漆竹帘,走到玉熙身旁说道:“姑娘,雪晴姐姐求见姑娘。”雪晴,是世子爷韩建明的贴身丫鬟。

    玉熙放下手里的帕子,走了出去。墨菊望着绣箩里的那方帕子,着帕子针法凌乱,看不出在绣什么。墨菊脸色有些古怪,怎么姑娘学刺绣,学得时间越久,技艺越差了呢?

    雪晴恭敬地与玉熙行了一个礼后说道:“姑娘,世子爷说他要去松筠阁买书,问姑娘要不要一起去。若是姑娘也去,世子爷说明日你可随她一起去。”

    玉熙自然一口答应下来了。后日正好是休假,想必大哥为此才选择后日去买书。至于说老夫人跟大伯母会不会同意,这压根就不是她该考虑的事,大哥会摆平的。

    墨菊亲自送了雪晴出去,回来后,墨菊说道:“没想到世子爷这么疼姑娘。”

    玉熙心情也很好:“上次大哥说会带我去松筠阁,这都过去三个多月,我都忘记了,没想到大哥还记得。”

    申妈妈也是笑容满面地说道:“这表示世子爷惦念着姑娘。”说起来四姑娘也是本事,不仅夫人喜欢,就是世子爷跟二爷都喜欢得不行。哪怕四姑娘没亲兄弟,得了世子爷跟二爷的照佛,四姑娘以后也不愁没兄弟撑腰。

    韩建明虽然年岁不大,但行事稳当,在国公府的威信比国公爷都高。所以他要带玉熙出门买书这事,老夫人跟秋氏都没有异议。

    临行前一晚,玉熙进了暗房。玉熙一共做了三盒药膏,在两个月前就做好了。为的不惹申妈妈的怀疑,她拿出一盒出来,还当着申妈妈的面涂在手上,结果将申妈妈吓了个半死。最后玉熙无奈之下当着申妈妈的面将那盒药膏毁了。而且还郑重承诺暂时不再做药膏了,这才让申妈妈放心。剩下的两盒药膏都锁在柜子里,柜子的钥匙玉熙是贴身放的。

    要出门了,玉熙又将自己打扮得跟个福娃似的。离开了国公府,玉熙跟世子爷说道:“大哥,等买完书我想去看看方妈妈,能不能让家丁送我去一下上元街。”

    韩建明不大赞同:“以后你若是想见方妈妈,直接召她进府就是。上元街鱼龙混杂,要万一被不长眼的人冲撞了怎么办?”大姑娘家,去那种地方他可不放心。

    玉熙苦笑道:“大哥,我本是想召了方妈妈进府,只是她生病了,我很担心,想去看看她。”这不是哄骗韩建明,而是方妈妈是真的病了。玉熙放心不下,又正好有事寻方妈妈,所以想趁了这机会过去看望方妈妈。

    韩建明沉默了一下,说道:“既然如此,那等买完书我让人送你去。不过这是最后一次,再不能有下一次了。”

    玉熙裂开嘴笑着说道:“嗯,这是最后一次。”

    到了松筠阁门口,就有一个手里拿着折扇,一副公子哥派头的少年朝着他们走来,笑着说道:“哟,世子爷,这怎么带着个漂亮的小姑娘过来了。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韩建明神色很淡,说道:“我要去买书,就不耽搁吕公子了。”对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韩建明一向瞧不上眼。

    玉熙见韩建明没与她做介绍,也不开口。

    吕公子对于韩建明的冷淡也不以为意,要他说韩建明是个木头,一点都不懂得玩乐的趣味,白白糟践了这么好的身份。

    走进松筠阁,韩建明才说道:“这人是忠勇侯府二老爷的嫡次子。”

    玉熙一愣,转而想起一件事:“忠勇侯府的二老爷是是叫吕宋?”吕宋可是宋先生以前的丈夫。

    韩建明对于玉熙的快速反应很满意:“以后碰到忠勇侯府里的人,不用理会。”忠勇侯府里男丁读书习武样样不行,吃喝嫖赌倒是样样会,如今着侯府只剩下一个空爵位。就这个爵位也不知道能维系多久。

    玉熙点头道:“我知道了。”

    半个时辰以后,韩建明看到玉熙挑选的书籍,嘴角直抽搐,玉熙竟然挑了数本医书,他还以为玉熙是想要买画艺方面的书籍。

    玉熙见状忙解释道:“上次出天花差点死了,当时就在想若是我有医术就不怕了。”怕韩建明不赞同,玉熙又立即说道:“大哥,买几本医书回去不过是为了圆了自己的那个念头,并是真的要学医术,”她就算想要学医,也没这个条件。

    韩建明无奈地摇头说道:“你说这一堆做什么呢?莫非在害怕我不答应?”见玉熙露出惊讶的神情,韩建明继续说道:“姑娘家学些药理也不是坏事,只是这些医书晦涩难懂,很难看懂的。”

    玉熙心里有些感动,真正关心疼爱你的人,就会觉得你做什么事都是好的。玉熙说道:“看不懂就看上面的花花草草,以后做绣活也能多绣一些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韩建明颔首,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你能这么想,很好。”就怕一根筋,才糟糕。

    玉熙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谢谢大哥。”大哥总是一副再严肃的样子,上辈子的她是敬而远之。如今接触下来才发现大哥也就面上严肃,其实对他们都很关心。

    付了书款,玉熙随着韩建明出去。走到门口,玉熙看着两个准备进门的人,无语望天。怎么出个门就能碰到杀人魔王呢!这缘份,真奇妙。不过经历了云擎救人的事,玉熙现在也不怕他。

    云擎见玉熙并没躲着她,也没一副吓着的样子,故意逗弄着玉熙,说道:“熙表妹,怎现在不怕我了?”

    玉熙想起上次的事还有一些脸红。其实现在的云擎也不过是个小孩子,还亏得她多活了一辈子,竟然会怕一个孩子,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玉熙仰头说道:“你不也长着两眼睛一鼻子一嘴巴,有什么害怕的?”

    云擎奇了:“对呀,我也是两眼睛一比一嘴巴,那为什么上次你看到我就吓得哆嗦呢?”

    玉熙才不承认自己上次被吓着了,那多没面子:“我上次是身体不舒服,才不是被你吓着了。”

    韩建明忍不住笑了起来,平常看到玉熙都是老成持重的样子,难得看到这么活泼可爱的一面。

    江鸿福在旁提醒道:“表哥,我们得进去买书了。”

    玉熙望着江鸿福,突然问道:“福表哥经常来松筠阁买书吗?”

    江鸿福点头道:“嗯,我平常都是在松筠阁买书。”上次也是这边还没开业,正好他要用到一本书,才去的那家书局买。

    玉熙忍不住又问道:“平日福表哥会经常出来玩吗?”

    江鸿福有些奇怪,不过他还是摇头说道:“没有,我平常都在白檀书院念书,除了买书不来这条街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玉熙摇头:“我就随便问问。”玉熙猜测,江鸿福在街市上遇了意外,怕是出来买书的死后遇见了意外。玉熙有心救人,可是这事却不能说出来,只能自己暗地里想办法了。

    买了书,韩建明还有事要处理,只让身边的随从送了玉熙去上元街:“四妹,你在上元街不要呆太长时间,看过人就回家。”

    玉熙忙点头。

    到了上元街,玉熙下了马车就进了包子铺。包子铺里没人,她也没想太多,直接带了人去后院。

    刚进入小院就听到有一个尖锐的声音,这声音很陌生,让玉熙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红珊不敢让玉熙进去,而是先让随从进去看看情况。万一有人冲撞了她家姑娘,所有人都得吃挂落。

    阿甘带着两个男仆进去,没一会就出来了,一个男仆手里抓了一个胖胖的,穿得花枝招展的妇人,这女人脸上的粉都有城墙厚了。这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玉熙心里恼怒,但面上却没有说话。。

    方妈妈跟安婆子也很快走了出来。方妈妈走出来看到玉熙惊得不行,安婆子见到玉熙却是松了一口气,姑娘来了就不怕被欺负了。

    红珊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来我家主子的铺子里做什么?”红珊这话表明,这铺子是玉熙的。

    安婆子指着那个胖胖的妇人说道:“姑娘,这是上元街的刘媒婆,她今天过来是给方妈妈说媒的。”

    看着玉熙那冷漠的神情,刘媒婆心里有些一些发毛。她要知道今天贵人会过来,打死她也不会为了二两银子过来说媒。刘媒婆跪在地上说道:“姑娘饶命,我这也是受人之托才过来说媒的。”

    玉熙的脸色瞬间就冷了。

    安婆子立即接了话解释道:“姑娘,她帮着说媒的是临水街的黄衙役,那黄衙役吃喝嫖赌五毒俱全。”

    刘媒婆恨不能堵了安婆子的嘴,当着贵人的面说这些这是要将她往思路上逼的节奏呀!刘媒婆可不想死,当下跪在地上哭着求饶道:“姑娘饶命,我也是拿了钱给人办事,其他我什么都没做。”

    玉熙也不屑于跟一个媒婆过不去,只说道:“拖出去。”

    阿甘立即吩咐两个男随从托起这个妇人往外走。到了店铺门口,直接将人扔了出去。
第43章 怜姨娘落胎章节目录第45章 欺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