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34章 杀人狂魔(1)
    去秋家做客,这事自然要跟老夫人报备。要不然,肯定得一顿批。不过好在不用玉熙自己去说。

    老夫人得了这个消息,无奈地摇头。正常来说,去秋家做客建明应该带了玉如跟玉婧去才成,毕竟两人就算是庶出那也是叫秋氏母亲的。只秋氏是个执拗的性子,对庶出的一直都淡淡的,不管她如何劝说都没有用。有得就有失,当初她给大儿子聘请秋氏,也是看中秋家的家世还有秋氏理财的本事。可因为秋家从发迹到现在也不过只三代,底蕴太浅,所以秋氏作为一个宗妇很多地方有欠缺。

    老夫人看着玉熙脖子上空空的,想起上次去周家的事,老夫人转头吩咐了翡翠取来一个赤金璎珞项圈给了玉熙,说道:“明日戴了它去走亲戚。”倒不是嫌玉熙寒酸,恰恰相反,玉熙穿得太像爆发富了。这赤金璎珞项圈中间是一块羊脂玉,戴玉显得高雅。

    玉熙接了项圈就挂在脖子上,给老夫人行了礼:“多谢祖母赏赐。”不说旁边雕刻的花纹,就中间那块玉就值好几百两银子。有那么一瞬间玉熙觉得应该在老夫人面前当个孝顺孩子,这样也能多得一些之前的东西。不过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学些东西,那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韩老夫人看着玉熙那财迷样面露不喜,到了老夫人这个年龄在国公府里也没什么需要她避讳的,说话就很直接了:“明年去别人家做客警醒一些,别丢了国公府的脸面。”

    玉熙面色一黯,低头应了。

    第二日用过早膳没多久,韩建业就过来接玉熙了。两人到了门口才发现世子也在,玉熙忙叫道:“大哥。”世子跟韩建业是亲兄弟,可惜一个太沉稳,一个太跳脱了。而玉熙上辈子与韩建业关系还不错,但对韩建明却敬而远之,就是因为他太严谨了。

    玉熙今日穿着大红色的衣裳,梳着两个小鬏鬏,头上缠绕了精致的红珊瑚,脖子上带着赤金璎珞项圈,加上玉熙又是圆脸,看起来真是富贵又可爱。

    世子笑了一下,说道:“上马车吧!”他娘这是将玉熙当成亲生女儿一般待了,要不然哪里会同意建业带她去外祖家。不过玉熙这些日子的变化,她也是听早耳中的,对此倒乐见其成。

    韩建业怕玉熙一个人在马车里闷,陪着玉熙一起坐马车,顺道与玉熙说了一下他舅舅家的情况:“我外祖跟二舅他们都在外任职,如今在京的只我大舅一家。你也别怕,我大舅母是个和善的人,我那几个表妹性子也极好。”秋老太爷只两子一女,都是秋老夫人所出,秋氏三兄妹之间的感情非常深,所以两家关系都很亲近。

    玉熙知道秋家大夫人萧氏是个厚道的人,要不然上辈子也不会答应小儿子与她的婚事。要知道,娶她并不能为她儿子带去任何利益,而她本身也没任何出彩的地方。玉熙故意问道:“大表姐跟我年龄差不多吗?”

    韩建业摇头说道:“大表姐已经九岁了,不过四表妹跟五表妹年龄跟你差不多,应该能玩得过来。”

    玉熙觉得韩建业真的很脱线,无奈地说道:“二哥,我记得秋家大房只大表姐是嫡女。”不是玉熙瞧不起庶女,而是在交际圈子里嫡庶泾渭分明,嫡出跟庶出是两个不同的圈子。若她跟一个庶女交好,等以后出去应酬的时候会被其他嫡女排挤的,到时候可就尴尬了。犹记得上辈子她跟秋雁芙这个商户女交好,结果就被别人鄙视排斥。

    韩建业脑子不转弯,没听明白玉熙的意思,只道:“四表妹跟五表妹是庶出,不过只要玩得过来也没关系。我二师兄也是庶出的,我与他关系也很好。”韩建业的二师兄林风远是定国公世子的庶子。

    玉熙无语,林远风是男子,哪怕出生时身份低人一等,只要他有本事可以自己拼前程将来也不担心,而庶女就不一样了。不过玉熙也不会为了这点事与韩建业争论,没任何意义。

    秋家跟韩国公府分属于两个方向,走了一个多时辰才到。

    玉熙上辈子到过秋家好几次,不过这辈子却是第一次上门。玉熙故意装成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说道:“二哥,这里的布置没有我们府上那般精致,不过却很大气。”

    韩建业笑着道:“我外祖一家都是武将,没我们府里那么讲究。”韩建业的性子更像秋家一些。

    萧氏看到玉熙的时候有些意外,不过既然是两个外甥带来的,那肯定要好好招待。不仅给了一个厚厚的红包,还将手上戴着的一串红珊瑚手链给玉熙当成见面礼。

    玉熙心里嘀咕着就这红珊瑚手链就没白跑一趟了。玉熙暮然发现,她在不知不觉当中真变成财迷了。得了什么东西都得估估价。

    萧氏要招呼客人,而秋家大姑娘秋菁菁今天也去外家拜年了,所以萧氏让四姑娘秋欢欢跟五姑娘秋乐乐陪着玉熙说话。两姑娘都长得粉雕玉琢,见到玉熙态度也非常好。

    玉熙虽然有所顾忌,但现在属于亲戚之间正常的交际,自然得礼数周全,要不然得说没家教了,三个人相处得还算融洽。

    走的时候,四姑娘还邀请玉熙出了元宵到秋府来玩:“正月十八是我的生辰,熙表妹到时候你能来吗?”

    玉熙婉转地拒绝:“抱歉,表姐,等出了元宵我就要跟先生学习,没时间再出来了。”

    四姑娘有些遗憾。

    回去的路上,韩建业骑着马在窗户边上说道:“四表妹都诚心邀请你去参加她的生辰宴,你到时候就跟先生请个假呗!”

    玉熙无奈地说道:“先生讲课很快,我若是耽搁一天就跟不上了。”也不知道二哥哪里看出他们感情好了。

    韩建明瞧着忍不住摇了摇头。聪明人一眼就能看出玉熙不大愿意与秋家的这两个小姑娘深交,也不知道他这个弟弟有没有长眼呢!不过经此一事,倒是让韩建明对玉熙越发满意了。年纪虽小,行事却很有分寸,不愧是宋先生教的。

    马车行驰到半路突然停下,玉熙还以为有什么事呢,掀开车帘就看见韩建明在跟两个少年说话。

    为首的高个少年个头比较高,比她二哥还高出半个头,穿着一身雨过天青色的锦缎长袍,腰间系着锦带丝绦,侧面垂下流云百福的玉佩,外头披着一件玄色毛皮飞滚大氅。皮肤呈小麦色,长得很健壮,说话嗓门特别大。不过听他说话,就知道是个爽朗的性子。

    另外那个少年长得极为清秀,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皮肤白皙,穿着大红团花的袍子,石青的绸裤,粉底的官靴。玉熙看着那少年,总觉得在哪见过。

    玉熙琢磨起来了,这两个少年个头高的少年看起来应该是武将家的孩子,清秀的少年瞧着应该是有底蕴的书香门第之家的公子。奇怪,这样两个人,怎么会走到一起呢?

    玉熙想得太入神了,没提防人已经走到面前了。

    高个少年乐呵呵地递给了玉熙一个红包,见玉熙不收,他朝着旁边的韩建明笑着说道:“表妹不收我的红包,怎么办?”

    玉熙也不诧异这个少年的称呼,国公府立府两百来年,跟京城很多人家有亲戚关系,真论起来很多都是沾亲带故的亲戚。只是,眼前这两位应该也是拐了好几道弯的亲戚了。

    韩建明见玉熙不接,还一脸疑惑,解释道:“玉熙,这是表姨母的外甥。”意思是亲戚,给你红包拿着就是。

    玉熙心里嘀咕着也不知道这个表姨母是谁家的,不过这个场合肯定不是发问的时机。玉熙当下双手接过红包,发现挺重的,脸上的笑容真切了两分:“谢谢表哥。”

    高个少年觉得玉熙很有趣,又从那清秀少年手里接过红包递给玉熙,逗着玉熙,说道:“表妹,来,再叫一声。”

    玉熙满头黑线,立即扭头不理这人了。不知道是这谁家的倒霉孩子,这么小就调戏小姑娘,

    高个少年见状哈哈大笑:“建明表哥,表妹太有趣了。”

    玉熙真很想骂这人神经病,不过她是名门淑女,不骂人。玉熙只是恨恨地将车帘放下。

    清秀少年不大赞同,忍不住叫了一声:“表哥,这是在大街上。”转头跟韩建明道歉。

    韩建明笑道:“我倒是没什么,不过我妹妹是生气了。”玉熙年岁还小,加上他也知道对方是开玩意,倒没放在心上。

    韩建业却是大着嘴巴道:“放心,我妹妹不会这么小气的。云擎,你看看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切磋切磋。”他最近武功有很大的进步,连杨师傅都赞扬了,迫切需要表现一下手。

    云擎一口答应:“随时欢迎。”

    清秀少年见时间也差不多了,忙说道:“表哥,我们该走了,要是再耽搁,外祖父会骂人的。”

    玉熙听到这个名字云擎四肢都僵硬了。过了半响,玉熙才从近惊骇之中恢复过来来,按住胸口,自言自语道:“希望是我听错了,或者重名了。”说完她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可真希望别是她想的那个人。
第33章 过年章节目录第35章 杀人狂魔(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