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30章 年礼(1)
    下雪了,洁白无暇的小雪花纷纷扬扬地从天空中飘落下来,宛如美丽的银色蝴蝶在翩翩起舞。雪,越下越大,雪花漫天飞舞,似烟非烟,似雾非雾,仿若整个世界都笼罩在茫茫大雪之中。

    寒冬腊月,屋子里早就烧上了地龙。玉熙坐在暖暖的屋子里看着棋谱,钻研棋谱如今已经成为玉熙最好的爱好了,都超过了刺绣。

    墨菊疾步走了进来,因为身上带着寒气,她也不敢靠近玉熙,在门口说道:“姑娘,墨桃摔了一跤,如今都起不来了。”地上都结冰了,墨桃提着食盒的时候不小心给滑倒了。

    玉熙忙说道:“赶紧去请大夫。”墨桃是玉熙四个丫鬟里最不冒尖的一个,平日都是闷头做事,存在感最弱。但这不代表玉熙不照顾墨桃,相反,玉熙还是很看重墨桃的。

    墨菊忙点头应了:“姑娘,早膳还需要再等一等。”墨桃将玉熙的早膳全都摔地上了,大厨房那边就得再弄过一份。可要大厨房弄过一份额外的早膳,肯定比往常要慢。

    玉熙盘算了一下时间,要等大厨房弄好早膳,她肯定要迟到。玉熙说道:“不用再弄了,厨房有什么就拿过来。”若是自己有小厨房,就不需要这么麻烦了。不过这也只能是想想的事了,府邸只老夫人跟大伯母有小厨房,其他都没有。

    一刻钟以后,早膳送来了。这次的早膳非常简单,只有包子馒头,另外还有一碗小米粥。

    玉熙也不挑,吃完了就准备去玉兰苑。

    出门的时候,申妈妈还要给玉熙加一件外套,被玉熙阻了:“我穿了皮袄,不冷。”她现在身体比以前强多了,不需要再裹得跟个粽子似的。

    申妈妈拗不过玉熙,只能作罢。

    到了玉兰苑门口,玉熙看到了玉辰。因为这两天极冷,所以玉辰没有一大早就过来学琴。

    玉辰外面披着一件银白色洋缎貂毛斗篷,头都被斗篷的帽子给盖住了。进了课堂,玉辰才将斗篷取下,露出里面的水红色及膝银鼠出毛刻丝袄。

    玉熙扫了一眼斗篷,眼睛却是落在了玉辰手腕上那条冰种翡翠葫芦手链,玉辰平日佩戴的首饰不多,但只要佩戴必定是精品,而且每次戴的基本不重样。玉熙只看玉辰每次佩戴的那些首饰,就能让她增长不少见识。

    玉熙转过头,就看着侍书防备的眼神。被人贼防,那感觉真不好受。之前玉熙都忽视了这种感受,可是今日她心里却涌现出一抹恼怒,故意笑着朝陙说道:“三姐,你这条手链真漂亮,能不能给我看看。”

    葫芦寓意“福禄”,这条葫芦手链用的是冰种老抗翡翠,六颗阳绿翡翠葫芦颜色鲜亮,晶莹剔透,生机盎然。

    玉熙看了还是忍不住赞叹道:“真漂亮。”

    侍书见状忙说道:“这条手链是老夫人前几天赏给我家姑娘的。”话里什么意思,在场所有人都清楚。

    墨菊听了这话,气得双眼喷火。

    有些话大家心知肚明就成,但若说出来就会很难堪。可这次,侍书真的激怒了玉熙。玉熙望着侍书似笑非笑地说道:“你这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图谋三姐的手链。”

    侍书没想到玉熙竟然将话说得这么直白,脸瞬间僵硬。她再得老夫人跟姑娘的喜爱,也是一个丫鬟,哪里能跟四姑娘相提并论。

    玉辰也不知道为什么玉熙突然发难,笑着说道:“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若是四妹妹喜欢,就送给你了。”

    玉熙听了这话心头一梗,自己觉得价值昂贵的东西在别人眼里跟路边的野草似的,这感觉真不爽。玉熙笑着说道:“不用了,这天底下漂亮的东西多得是,我不可能见着就要占为己有。”说完这话,就将这条手链递给玉辰,低头整理自己的书本了。

    下课回到蔷薇院,申妈妈笑容满面地说道:“姑娘,老爷送的年礼到了。”今天是腊月十八了,这年礼来得真是时候。

    玉熙哦了一声就没有下文。上辈子虽然韩景彦在外任,但并不妨碍她对韩景彦的儒慕之情,甚至以前她在受了委屈时还就想着若是她爹在府邸里就好了,这样就没人可以欺负她了。可没预料到韩景彦回京以后视她为无物,被武氏欺负也从不管。这些也就罢了,明知道江家是个火坑还要将她往火坑推,这是亲生父亲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的仇人。所以,她对韩景彦冷血无情的生父再无半分的父女情份。

    申妈妈看着玉熙不咸不淡的神情,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好,瞧着姑娘的神色对老爷的忽视一点都不在意了,这不表明姑娘对老爷也不亲,这可不成:“姑娘,老爷这次送了不少的东西。”

    玉熙想了一下,问道:“若是我没记错,爹在河北已经呆了五年,到明年就满六年了。爹明年会不会回来?”

    申妈妈笑着说道:“我听说老爷的政绩都是优,明年很可能会往上提的。”若是要往上提,那肯定不会回来。

    玉熙沉默了一下,说道:“申妈妈,我那继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见申妈妈没说话,玉熙说道:“妈妈若是不清楚,正好这次可以去找河北回来的人打听一下。”

    申妈妈脸色有些不自然。

    玉熙当面没说什么,不过转头就让红珊去打听了武氏的底细。红珊关系广,加上玉熙又给她银子拿去打点,很快就打听到了消息。

    红珊将打听到的武氏的基本情况说了一下。

    玉熙听完红珊的话,故意装成不满意的样子说道:“还有呢?”花了好几两银子,就打听到河北那边妻妾的人数跟姨母兄妹几个,这消息也太简单了。

    红珊说道:“据说三夫人治家严谨,里里外外打理的井井有条,非常得老爷的看重。”红珊其实有些担心,从打听到的消息就可以看出三房未来的主母不是个好相与的人,这对她家姑娘来说非常不利。

    玉熙轻笑,武氏治家比较严是不错,但也不至于这打听到这些无用的消息。应该是这些人嫌她给的钱少。她打听武氏的消息只不过是做做样子,她跟武氏上辈子可是相处了好几年,对于武氏的性情玉熙很清楚。

    玉熙自言自语说道:“还有好些年,不着急。”一直到她十一岁武氏才跟着她爹回了京。武氏一回来就跟大伯母争夺管家权,两人明争暗斗几年,一直到她的外甥女秋雁芙设计了二哥才彻底撕破了脸。

    红珊没听清楚玉熙说的话,问道:“姑娘,你在说什么?”

    玉熙抬头又恢复了往常的神色:“说我这个继母是个厉害的角色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府邸是祖母做主。”数年的时间足够她做好准备。上辈子是她愚笨,这辈子武氏别想再踩在她头上。

    而此时,秋氏正在看河北送来的年礼清单,看完后脸色很难看。

    李妈妈瞧着不好,忙问道:“夫人,怎么了?”

    秋氏将清单递给李妈妈,说道:“大老远送了几大车的东西,送的都是一些不值钱的玩意。得了名头,又没花几个钱,真是好算计呀!”东西送了几大车,可加起来也不过是两三千两。

    李妈妈看完以后,脸色也不大好看:“这武氏越来越过份了。”年礼的数量越来越多,可惜值钱的东西越来越少。

    秋氏冷笑一声:“她以为天底下的人都是傻子,就她聪明呢!”又想要面子,又不想舍财,这世上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

    李妈妈沉得住气:“夫人,明年三月考核期,三老爷已经任同知六年了,若是不出差池这次该该往上提一提了。这事得跟老夫人点明,明年打点的银子可不能从公中出。”她家夫人嫁过来的时候,国公府年年赤字。她家夫人费了好大力气才打到如今的收支平衡。她家夫人为什么这么累死累活地做这么多,可不是为了二老爷。

    秋氏明白这话的意思,只是她有些迟疑:“你是说打点的银钱让老夫人出?”秋氏不是个手紧的,她对老夫人手里的钱没啥念想。只是想着武氏紧巴着钱倒是让府邸出钱给打点,总不甘愿。

    李妈妈说道:“夫人,就算武氏拎不清,三老爷可不是糊涂的。我相信三老爷定然已经让心腹送了钱财给老夫人,让老夫人帮着打点。我们得借这次的事,让老夫人知道武氏的品性。”三老爷是世家子,不可能不知道打点需要钱财,这钱肯定不可能让国公府出了。

    秋氏有些头疼:“要是武氏回来,这府邸估计越发不能清静了。”虽然没见过这个武氏,但瞧着这行为做派就知道不是个好相与的。

    李妈妈却是笑了:“夫人不用担心。武氏回来,最先对上的不是夫人,而是三姑娘跟四姑娘。”三姑娘与四姑娘跟着宋先生学习,哪怕只学到皮毛,武氏想要镇得住两个姑娘都不可能。

    秋氏摇头道:“三姑娘四姑娘再厉害,总要依靠家中的兄弟,她们是不可能跟武氏对着干。”

    李妈妈也不跟秋氏争辩,这种事情只有时间证明。不过她相信,三姑娘跟四姑娘绝对不是忍气吞声的人就是。武氏只要回到京城,她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第29章 噩梦章节目录第31章 年礼(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