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28章 取舍
    玉熙回去以后,写了一百个大字,然后就坐在椅子上,半天没有说话。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墨菊大着胆子叫了玉熙:“姑娘,吃宵夜了。”

    玉熙这才回过神来:“今天做了什么?”

    墨菊将一个甜白瓷碗端上,说道:“姑娘,是三丝银鱼羹。”她家主子自从病好以后就特别爱吃鱼。如今厨房隔三差五就会做鱼过来,做法也很多样,红烧、清蒸、水煮、鱼粥、鱼羹等。

    玉熙吃完了鱼羹,墨菊试探性地问道:“姑娘,你刚才在想什么呢?想得那么投入?”

    玉熙望了一眼墨菊,说道:“在想事。”有些事自己知道就好,不需要告诉别人,哪怕这个人是心腹。

    墨菊有一些失望。

    第二日玉熙到玉兰苑时,看到宋先生在院子里打拳,有些惊讶。玉熙也没打扰,只是问着拿着毛巾在旁等候的丁婆子:“先先生这练的这是什么呀?”

    丁婆子笑着说道:“这是五禽戏,日日坚持能强身健体。先生坚持了数年,如今甚少生病。”

    宋先生前几年生了一场重病。病好以后,宋先生就感觉到自己身体大不如前了。后来学了这套五禽戏,这些年一直都坚持着。

    玉熙听到能强身健体四个字,眼睛一亮。

    丁婆子见着玉熙眼中的渴望,笑着说道:“不过若是要学这五禽戏,必定要日日坚持,若不能坚持效果不大。”

    玉熙认真地看着宋先生打拳,没有说话。

    宋先生打完了一套五禽戏,进屋梳洗。玉辰这个时候正好到了。玉熙看着玉辰后面的丫鬟抱着一把琴,脸一红。她都没想过带古筝,嗯,她根本没有古筝。

    乐器房就是玉熙之前歇脚的屋子。玉熙一走进去就看见里面放了两张桌子,上面分别放着一把琴跟一把古筝。

    侍书走上前,将琴桌上的琴拿走了,侍琴则将桌椅都擦了一遍,这时侍棋将手上的琴放在上面。

    玉熙好似没见着这几个丫鬟做的事,走到古筝前拨了几下弦,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玉辰微微蹙起了下眉头。

    宋先生进屋,一眼就看到了玉辰手里的琴,就见琴面黑红相间漆,梅花断纹与蛇腹断纹交织,背面牛毛断纹。宋先生问道:“这是独幽?”

    玉辰点头说道:“先生,这是独幽,是我娘留给我的遗物。”

    宋先生点了一下头,说道:“那你好好学琴,等将来能弹奏出动人的乐声,也算对得起这把琴了。”

    玉熙没听说过独幽,不顾她知道这把琴定然非常名贵,要不然不会连宋先生都侧目。咳,玉熙望着玉辰身上云锦做的衣裳,她两辈子加起来都没穿过云锦做的衣裳呀!所以说不要比,一比就特别郁闷。

    玉辰已经学了一年多的琴了,弹奏早就没有问题了。不过宋先生等她弹完一首曲子以后说道:“嗯,很不错,手法熟练,不过还是有所欠缺,还需要好好练。”先学了技巧,再说其他。

    指导完玉辰,宋先生走过去教玉熙。玉熙没有基础,必须从头开始教起:“弹奏的时候要用右手的大、食、中、无名四指拨弦。”示范以后,宋先生说道:“左手演奏法还有在筝柱左侧顺应弦的张力、控制弦音的变化,以调整音高,完善旋律。”

    接着又讲了弹奏古筝时的指法:“右手有勾、托、劈、挑、抹、剔、打、摇、撮等,左手有按、滑、揉、颤……”

    玉熙听得头昏脑涨,一个早晨下来也不知道自己学了什么。

    因为时间安排的比较紧凑,这日的早膳丫鬟直接将膳食送到玉兰苑,两人就在玉兰苑用膳。

    玉辰看着自己桌前放置的十八个碟子,再看着玉熙桌前只放置了六个碟子,说道:“四妹妹,我们一起用吧!”

    玉熙摇头道:“不用了。”玉辰的早膳品种很丰盛,但量比较少,她怕自己吃了玉辰吃不饱,到时候老夫人得找她算账了。

    玉辰心里头有些过意不去,只是她也知道若是再多说,怕是玉熙会反感了。

    上午的课程还好,玉熙都能听得懂。下午就没那么美妙了,棋艺跟画艺玉熙都没接触过,而玉辰已经学了一年多已经入门了。两个人不在一个起跑线上,而宋先生讲得又很快,让玉熙心里叫苦连天。

    下完课,宋先生送了玉熙两本书:“这是棋谱跟画册,四姑娘拿回去好好看一下。”学棋不仅靠天赋,还得靠后天的磨练。

    玉熙接过两本书,真诚地说道:“谢谢先生。”加上曲谱,已经有三本书了。

    回到蔷薇院,玉熙坐在椅子上回想起今天的事,忍不住感慨。玉辰学习琴棋书画跟玩儿似的,她却是好似在爬高山,特别是古筝,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也幸好她是重活了一辈子心里承受能力大,若是换成其他人,有玉辰在上面压着怕是早就厌学了。

    玉如在正院听到宋先生开始教导琴棋书画,脸色一变。回去以后问了竹萱:“你去打听一下,宋先生是否真的开始教导琴棋书画?”

    竹萱其实在昨日傍晚就听到这个消息,可是她却没告诉玉如,就怕玉如知道心里不舒服。如今,想瞒是瞒不住了。

    玉如听到这个消息是真的,手指甲掐到手心:“你说宋先生为什么一开始不教琴棋书画?要到现在教?”玉如以为宋先生只教自己认可的学生琴棋书画,并不知道一个月以后就教。若她早知道,再难她也会坚持。

    竹萱说了自己的猜测:“我想,宋先生一定是看中了三姑娘跟四姑娘了。”这意思是宋先生准备收下玉熙跟玉辰两个学生。

    玉如摇头道:“不可能。宋先生每次只愿教一个学生。不可能为了玉熙破例的。”玉熙没这么大的面子让宋先生为她破例的。

    竹萱婉转地劝道:“姑娘,不管宋先生做什么,都已经跟我们没有关系。”都已经没有资格了,计较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玉如听了这话,顿时泄气了。

    学东西,有时候单靠努力是不够的。比如玉熙,学了小半个月,弹奏出来的还是扰人的噪音。最重要的是,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弹什么了,简直不要太丢人。

    墨菊看出玉熙的沮丧,安慰道:“姑娘,三姑娘弹奏的曲子那般好听,都是因为她有一把好琴。若是姑娘也有一把价值连城的古筝,一定也能弹奏出动听的曲子。”

    玉熙表示很无语:“这是天份,跟乐器好不好无关。”

    墨菊看到玉熙发火了,不敢再吭声了。这两日姑娘的脸色很不好看,想来定然是因为三姑娘表现太优秀,给打击到的。

    第二日,玉熙下完课就寻了宋先生,一副沮丧的样子:“老师,我不想学古筝了。”

    有玉辰在旁陪衬着,玉熙压力很大这点宋先生是知道的,只是让宋先生意外的是玉辰竟然会放弃。一直以来玉熙给她的感觉是非常坚强,不是那种知难而退的人。宋先生说道:“学东西要有恒心跟毅力,不能学不好就放弃。”

    玉熙摇头说道:“先生,棋艺跟画艺虽然比较难,但学了这些日子我也摸到了门槛。可古筝我学了这么长时间了,到现在也不知道学了什么。先生,我听说学乐理得靠天份,若是没有天份,就算再有恒心与毅力也无用。”玉熙这话就差说她没乐理这方面的天赋了。

    宋先生看着玉熙,说道:“你想半途而废?”

    玉熙纠正个了宋先生的话:“先生,我不是半途而废,而是没这方面的天份。坚持下去,只是浪费时间。”玉熙这么快放弃,没天份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是她觉得学乐器无用。既然无用,还不如利用这段时间学一些有用的东西。

    宋先生说道:“竟然敢跟我辩驳,你胆色倒是大。”

    玉熙哪里是胆色大,完全是被逼的:“先生,我实在是学不下去了。先生是不知道,我在自己的院子练曲子的时候,丫鬟婆子都恨不能用棉花塞了耳朵。”

    宋先生听了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玉熙见宋先生还不答应,说道:“先生,三姐比我早学了两年,她学东西又快,我怕再这样下去我以后跟不上她的进程。不学乐理,我就有更多的时间花在其他功课上。

    宋先生听到这话,最终点头说道:“既然你不想学,那就算了。”从这几天玉熙的表现看她确实没这方面的天份。像棋艺跟画艺,她只需要教两遍就没问题,可古筝反复教导,教了十遍不止都没有用。

    玉熙面露惭愧。

    宋先生笑着说道:“虽然你在乐理方面没有天份,但你对色彩的把握很好,只要你用心学,画艺肯定能学好。”资质很重要,天份也一样重要。玉熙资质很不错,也有作画的天份,她不想玉熙浪费了。

    玉熙有些羞愧,说道:“多谢先生夸奖。”停顿一下后又说道:“先生,我想跟你学五禽戏。”

    宋先生有些奇怪,问道:“为什么想学五禽戏?”

    玉熙说道:“我自幼身体就不好,经常生病。丁妈妈说学了五禽戏,日日坚持,以后就不会经常生病,那我也不用再吃苦苦的药了。”

    宋先生看着面色红润的玉熙,有些怀疑地问道:“你经常生病?”看玉熙的样子,可不像是个病秧子。

    玉熙不好意思地说道:“以前经常生病,现在好多了。”

    宋先生有些了然,不过她没答应玉熙的要求,只是说道:“这件事明年再说吧!”

    玉熙不知道为什么要等到明年,不过如今是十一月,再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她也不过只需等两个月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