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26章 冲突

正文 第26章 冲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走到花园里,一阵秋风拂过,一阵阵清淡的花香铺面而来。虽已是深秋,但在有细雨的滋润,园子也显得格外生机。

    玉熙正赏着菊,就看见玉婧带着两个丫鬟迎面走过来。玉熙笑吟吟地打了招呼:“二姐。”

    玉婧看到玉熙,眼中充满了怨恨,要不是玉熙宋先生如何会知道她作假的事。她如今不仅失去了了跟宋先生学习的机会,还被关了这么长时间。玉婧朝着身边的人叫道:“都走开。”

    申妈妈跟红珊等几个人看着玉婧这模样哪里敢走开,万一走开自家姑娘吃亏怎么办。

    玉婧见不仅玉熙不动,就是玉熙身边的丫鬟婆子都不动怒火越发盛了:“都给我走开。”再不走开,她一定要这个死丫头好看。

    玉熙不理会玉婧,只说道:“我们回去吧!”好不容易出来走走散散心,结果花园这么大还能碰到了玉婧,真是流年不利。。

    玉婧一直以来最讨厌的就是玉辰,总是一副淡淡的不将人放在眼里的模样。可玉辰背景太硬,又有老夫人护着,她再恼怒也不敢对玉辰做什么。可玉熙却不一样,以前看见她只有躲的份如今竟然敢无视她,这让她如何能忍。冲上前抓着玉熙的胳膊说道:“不许走。”

    玉熙看着玉婧抓着她的胳膊不放,也火了:“你做什么?”

    在玉兰苑,她是顾忌宋先生才诸多忍让,如今学堂是去不了了,她何必再忍让。玉婧笑着说道:“你说我做什么,你这个扫把星?”说完以后,猛力一推。

    玉熙没提防玉婧会发疯推她,正好后面的那块青砖上有水,玉熙给滑了一下,摔倒在地上。

    所有人瞬间惊呆了。

    玉熙疼得在地上直哭,玉婧却只冷哼一声:“装得还挺像的。”说完这话玉婧就朝着自己的院子去了,丝毫没将玉熙的事放在心上。

    云起跟云波却是心惊胆颤。云起大着胆子说道:“姑娘,我们去看看四姑娘怎么样了?”玉婧看不清如今的行事,可两个丫鬟却很清楚地知道,玉熙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任由她家姑娘欺负的四姑娘。而且老夫人对四姑娘的态度也变了,这次姑娘肯定得不到好。

    玉婧冷哼道:“有什么好看的?只不过是推了一下,又死不了。”玉婧这样的态度也不是没有缘由的,就在年初她将玉熙从台阶上推下,玉熙摔倒在地将胳膊擦出血来,结果就被不痛不痒责罚了两句,其他什么事都没有。

    云起看着玉婧的态度,越发担心了。只是玉婧的脾气不好,若是说多了惹得她不耐烦了,她能抓了东西砸死你。所以,云起再担心,也不敢多劝。

    申妈妈最先反应过来,冲到玉熙身边,着急地问道:“姑娘,姑娘你怎么了?”

    玉熙其他倒还好,只是腿特别疼:“申妈妈,我的腿好痛。”她的脚是十有八九崴了。

    申妈妈想将玉熙抱起,可以碰玉熙的腿,玉熙就疼得哇哇大叫:“疼死我了,这样不成。”

    申妈妈朝着一边傻了似的红珊叫道:“快去找大夫人,告诉大夫人姑娘的腿受伤了。”转身跟玉熙说道:“姑娘忍忍,大夫马上就来了。”

    红珊再顾不上形象,撒腿就往正院跑起。

    申妈妈见着一碰就大叫的玉熙,想了一下说道:“去将软榻抬过来。”既然不能抱,那只能抬回去了。

    秋氏正在跟管事娘子说事,就听到红珊过来了。见着眼圈红红的的红珊,忙问道:“怎么了?”

    红珊忙说道:“还请大夫人赶紧给我们家姑娘请个大夫。”

    秋氏大惊:“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就出这么大的事?”

    红珊三言两语将刚才的冲突说了一下。

    秋氏听了大怒,这个玉婧真是越来越跋扈了。不过现在不是追究玉婧责任的死后,她立即吩咐了人去请大夫,然后急匆匆地赶到蔷薇院看玉熙。

    玉熙一见着秋氏,当下抱着她大哭。:“大伯母,我的腿好疼。大伯母,我的腿是不是要断了?大伯母,我是不是要成为瘸子呀?”她以前受了委屈就躲起来哭,如今她再不犯傻了。受了委屈就得说出来,躲在被窝里哭的蠢事她再不干了。

    身边的丫鬟婆子听到这么悲切的哭声,心里都涩涩的,墨菊跟墨桃更是直接哭了出来。

    秋氏抱着她说道:“胡说八道,大夫肯定能治好的。忍一忍,大夫很快就来了。”

    玉熙嗓子都哭哑了,大夫才过来。这大夫是京城擅长治骨伤的大夫,给玉熙检查脚,说道:“姑娘这是扭到脚筋了。”

    秋氏问道:“大夫,伤筋动骨一百天,这孩子是不是得要在床上躺三个月?”

    大夫看着玉熙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安抚道:“不会,姑娘只是扭到了筋,并没有伤着筋骨,不用担心。”说完,大夫拿了药膏给申妈妈,让她给玉熙涂上。

    “啊……”一声凄厉的叫声响彻三里远,树上的鸟儿都惊得都扑腾扑腾四处逃窜。蔷薇院的人听这凄惨的叫声,心里都打一个冷颤。

    秋氏看着晕过去的玉熙,非常担心:“大夫,你不是说没事吗?”

    大夫也没觉得玉熙是装的,大户人家的姑娘都娇得很,受不住这样的疼痛也很正常,晕倒也没什么奇怪的:“夫人不用担心,姑娘这是疼晕过去的,等醒来以后就没事了。”

    玉熙醒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左脚裹得像个粽子,抓着坐在床边的墨菊问道:“我的脚怎么样了?”

    墨菊慌忙说道:“姑娘别担心,大夫说只要你伤到脚筋了,用了药再休息两日就能好。”

    玉熙看着自己自己的腿,突然问道:“祖母那边怎么说?”这次若不让玉婧受到教训,她是绝对不罢休的。

    墨菊也是恨透了玉婧:“老夫人已经将二姑娘关到佛堂,让二姑娘抄写佛经。”

    先是容姨娘害得她差点丢了性命,如今玉婧又来招惹她,玉熙心里暗恨。只是如今她想要出手对付又不可能,先不说她还没这个能力,单就身边有申妈妈跟红珊她就不敢轻举妄动。咳,玉熙觉得自己太弱了,想报仇却没能力,白白多活了一辈子。

    秋氏对于这次的事也是气得够呛,认为老夫人的责罚她也觉得很轻了。若是玉婧欺负的是玉辰,看老夫人会不会只责玉婧罚抄佛经。

    李妈妈觉得这次还算好了,这次还关到佛堂,上次可是不痛不痒说两句:“夫人,现在当务之急是容姨娘肚子的那块肉。”容姨娘得宠这么多年,这次好不容易有个怜姨娘能分得一些宠,若万一让容姨娘生了儿子可不让容姨娘又嚣张起来了。

    秋氏摇头说道:“这事我们不能沾手。”内心深处,秋氏也希望容姨娘这胎留不住,只是她却不能动手。国公府的子嗣太少了,每一个子嗣老夫人都很重视。

    李妈妈心里头叹气,她家主子就是心太善了,而且还总顾忌着老夫人,下不了狠手。

    傍晚的时候,秋氏又去了蔷薇院看望玉熙。到了屋子,看到玉熙躺在床上看书,看得很投入,连秋氏进来都不知道。

    秋氏有些心疼,说道:“腿都伤了就好好休息,看什么书。”

    玉熙摇头道:“反正睡不着,还不如好好温书。要不然等上课的时候先生回来抽查,到时候又要挨手板心了。”

    秋氏有些诧异:“你这腿都这样了,还去学堂做什么?跟宋先生请一下假就好了。”

    玉熙笑着说道:“我只是伤了腿,不妨碍听课写字。”她这个样子上课听讲是不会有妨碍的,只是功课是完不成了。不过玉熙觉得宋先生应该不会这么苛刻。

    秋氏摸了一下玉熙的头,心里五味俱杂。

    玉熙看着秋氏的脸色,说道:“伯母,去年被弄破了头,年初擦伤了胳膊,现在扭了腿,不知道下次二姐是不是就得要我的命?”这些事还是墨菊刚跟她说的,她对这些事压根就没记忆,毕竟过去了二十来年,要不然她也不会对玉婧没防备。

    秋氏听了玉熙的话,心里也难受得厉害:“你不用担心,这次老夫人将二姑娘关到佛堂,这次肯定让她受教训。

    玉熙说这话可不想博取同情,而是有目的的:“伯母,我想要一个力气大的丫鬟,最好是从外面买进来的。”若是在府里选一个家生子,因为有所顾忌,估计是不敢对玉婧动手了。若是在外面买的,身契握在她手中,再亲自调教,应该会很听话。

    秋氏迟疑了,不过在玉熙的哀求之下,最后还是答应了:“等碰到合适的就买回来,到时候伯母将人跟身契约给你送来。”

    玉熙忙点头,只有手里握了对方的身契,等于是掌控了她的身杀大权,那就完完全全得是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