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第1569章 追悔莫及
    韩家昌的事闹出来以后,韩国公府所有人都缩着脑袋,话都不敢大声说。

    项氏被关在佛堂两天两夜,除了送了点水来什么都没有。按照秋氏所说,这是要败败她身上的邪气。

    听到门开的声音,项氏惊喜万分:“老爷,老爷,是不是你来救我出去了。”

    走进来的并不是韩建明,而是之前拖她进佛堂的两个婆子。这两个婆子,从前日到现在轮番守在佛堂外。

    项氏觉得不对,往后退了两步后厉声问道:“你们想干什么?”她害怕这两婆子是来送她上路的。她的烨哥儿还那么小,若没了她以后如何在这群如狼似虎的国公府里活下去。

    两个婆子看着项氏惊恐的样子好笑不已,谁不知道老夫人菩萨心肠,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想也知道不可能对她下毒手了。也不知道这些年她呆在国公府干什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一个婆子说道:“国公爷让我们带你到正厅去。夫人,你随我们走吧!”

    项氏捂着胸口,朝着两个婆子说道:“你们走在前头。”

    两个婆子无语了,这是怕她们打闷棍还是怎么的若真想要她死,一条白绫或者一杯毒酒就行,哪用这么麻烦。

    项氏随着两个婆子到了正厅。走进去才发现,里面竟然站满了人,不仅挺着肚子的徐悦在,就连韩建明的三个姨娘也都在了。

    项氏一见到韩建明,就哭诉起来:“老爷,我是冤枉的。老爷,我是被冤枉的呀!”

    韩建看着项氏,眼中透露厌恶:“你是不是冤枉的,我很清楚。”

    项氏如遭雷击,整个人呆立在原地。她做的事老爷发现了。老爷知道韩家昌的事,她也参与其中了。要不然,决计不会露出这样的眼神。

    想求情,可是客厅这么多人她开不了口。更何况,烨哥儿也在这里。

    最后来的是韩家昌跟着钟敏秀,两夫妻一进屋,就接受众人目光的洗礼。

    韩家昌这两天滴米未进滴水未喝,此时根本没有力气,全都是靠着护卫跟钟敏秀扶着才走了进来。

    一进客厅,韩家昌就跪在地上哭着说道:“祖母,爹,我知道错了。祖母,爹,我以后一定痛改前非好好做人,求你们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从没挨过饿的人被饿了两天,这滋味可比死还难受。

    韩建明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昨日上折子请求废了你的世子之位,皇后娘娘已经批复下来了。”

    这个结果在钟敏秀的预料之中,所以她一点都不意外。

    项氏听到这话,却是狂喜。韩家昌被废了,那这世子之位就是烨哥儿的无疑了。想到这里,项氏觉得这两天的苦没有白受。

    韩家昌不可置信地看着韩建明:“爹,不可以,这不可以的……”这个世子他才当了不到半年,竟然就这么没了。

    韩建明冷笑道:“就你做的下作事,你还有什么资格当这个世子?”

    韩家昌爬到秋氏满前扯着她的裙角哭着说道:“祖母,祖母,我知道错了,我真知道错了。祖母,你帮帮我,我不能没有这世子之位呀!”自从当上世子,他就觉得自己跟以前不一样了。所有人都捧着他哄着他,那日子过得比神仙还快活。若世子之位没了,那他以后哪还有以前的好日子过。

    握着佛珠的手顿了下,秋氏说道:“这是你自己做的孽,祖母也无能为力。”

    以前不管是什么事,只要他哭求,十有八九秋氏都会答应。可这次,却是拒绝的如此彻底。韩建昌颓然地倒在地上,就跟一堆烂泥似的。

    韩建明这次没看向韩家昌,而是朝着所有人说道:“从今天起,除了继承人外,韩府内其他爷们成了亲就得搬出去。”

    三位庶子原本看着韩家昌这窝囊的样子,不知道多解气。突然听到这话,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张姨娘最先反应过来,跪在地上哭着说道:“老爷,你要怀儿搬出去,以后他可怎么活呀?”

    三人不约而同地跪在地上,哭着求情。背靠大树好乘凉。在国公府哪怕当个庶子吃穿也不愁,而且出门也会被人尊称一声爷。可若是分出去不仅再享受不到在国公府里的府里,还得为生计发愁。

    韩建明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会给他们一份产业。至于以后过成什么样,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不等众人开口,韩建明说道:“四皇子今年也才十六岁,可却已经开了两家铺子,日进斗金。我知道你们跟四皇子比不了,可拿到了一份产业以后还养不活自己跟妻儿,那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话都说到这份上,三个庶子哀求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钟敏秀却觉得自己堕入冰窟,冷得直发抖。她以为废掉韩家昌的世子之位已经是最大的惩罚。却没想到,现在竟然要被扫地出门。

    徐悦却是惊喜不已。若这样的话,她很快就可以搬出去跟丈夫过自己的小日子了,再不用呆在这乌七八糟的国公府内了。

    韩家昌也回过味来了:“爹、祖母,我不走,这里是我的家,我哪也不去。”

    韩建明对韩家昌的耐性早就用完了:“你要再敢说一个字,我现在就让人将你拖出去。”

    韩家昌不敢吭声了。

    在场这么多人,最开心的莫过于项氏了。这些庶子都分出去了真是再好不过了,这样以后他们就不能再跟烨哥儿分家产了。等老爷百年后,这国公府就彻底是她跟烨哥儿的天下了。

    韩建明当着众人的面,给了韩家昌一栋三进的宅子跟在西街的一间铺子,以及两百亩良田的契约。另外,还给了三千两银子的安家费。给韩家怀的,也是一样的数目。

    这个数字相对普通百姓来说是天文数字,可对韩家昌来说却少得可怜。

    钟敏秀面露惨笑,这点银子与将他们扫地出门根本没区别。可她却什么都没说,因为她知道韩建明既然开了口,就表明已经做了决定根本不容更改。

    韩家昌大声叫道:“爹,这不公平。我是嫡长子,家里的产业我能得七成。”现在给的这些钱,就跟打发叫花子似的。

    徐悦很无语地看向韩家昌,她早知道这个大伯子是个蠢的,却没想到竟然蠢得这般惨不忍睹。能得七成家业的那是继承人,不是嫡长子。

    韩建明朝着外面叫道:“来人,将他给我拖出去。”

    韩家昌,就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被拖出去了正厅。

    其他人,再不敢有异议了。

    韩建明看向钟敏秀,神色冷淡地说道:“给你们十日时间,十天之后就搬走。”也是钟敏秀嫁妆比较多,从整理到搬离,三五日弄不完的。

    钟敏秀饶是心里素质再强,这个时候也有些扛不住。过了半响钟敏秀才点头,小声说了个是字。

    韩建明看向他的张氏说道:“你愿意跟着家怀,就就与他们一起搬出去,不愿意的话等我百年后再搬去与他们住。”

    张氏跪在地上哭着说道:“国公爷,婢妾这辈子哪都不去,死也要死在国公府。”儿子又不是多能耐的人,跟着儿子搬出去肯定会成为累赘了。与其如此,还不如落在国公府。至少,吃穿用度都是上等的。

    当然,还有更深一层的想法。她还在府里,儿子跟儿媳也能经常带着孩子回来。这样,外人也不敢随意欺负他们了。

    韩建明见状,也就顺了张氏的意。

    事情到这里已经处理完了,韩建明也已经很疲惫了,让众人都回去。

    徐悦这会却是坐不住了,站起来问道:“公爹,我有一事不明。”

    听到这话,众人才回过神来。韩家昌跟韩家怀都分了产业,可韩家华却没给。

    韩建明却是挥手让其他人都出去,只留下他跟秋氏,以及徐悦。

    钟敏秀出门的时候,特意回头看了一眼徐悦。见她脸上满是不解跟疑惑,灵光一现,然后整个人仿若跌入深渊远。

    此时无人,徐悦也没了忌讳,开口问道:“公爹,为何没分给我们产业?”落下他们的不可能,故意不给那更不可能。

    有了项氏跟钟敏秀的事在前,韩建明现在特别喜欢徐悦的坦率:“华哥儿跟韩家昌一样,都是记在你们母亲叶氏的名下。”

    徐悦怀着孕,脑子反应有点慢:“这跟产业……”

    说到这里,她才反应过来这话意味着什么:“公爹你的意思是家华他是、他是嫡次子?”嫡长子倒下,嫡次子自然就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了。

    韩建明点头道:“等华哥儿回来。我就会上折子请封他为世子的。”

    徐悦整个人都木了。

    韩建明还挺喜欢徐悦什么都露在脸上的这个性子。这样的人单纯,不用担心做哪些恶心的勾当:“你也别多想,好好养身体,将哥儿安然生下来。”

    原本徐悦觉得生男生女都无所谓,反正是男是女她都喜欢。可现在听了韩建明的话,她顿觉有压力了:“公爹,这个生男生女不是我说了算的呀?”

    韩建明还没发现这个次子媳妇竟然这般可爱,听到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孙女我也一样喜欢。你看像皇后娘娘,那就胜得过十个儿子了。”韩家的姑娘比较少,到现在也就只有甜甜。可惜,这孩子马上就要搬出去了。

    徐悦忙点头说道:“这倒是。”

    秋氏被韩建明与徐悦感染,沉重的心情也放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