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第1567章 黄雀在后(4)

第1567章 黄雀在后(4)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长乐院,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丫鬟婆子,走路都是惦着脚尖的。

    医女给秋氏按摩头部,按了小半刻钟,就让气得头昏脑涨的秋氏顿时舒服了不少。

    这医女是玉熙赐给秋氏的,就是照顾她的起居饮食。

    按摩完后,医女说道:“老夫人,上了年岁的人最忌讳大悲大喜。很多老人,就是因为发怒后中风瘫痪在床。老夫人,你可不能再生气了。要不然……”后面的话,不说也知道是什么了。

    若是太医,肯定不会说得这般直接。可她是被皇后娘娘特意点来照顾秋氏的,若是秋氏出了事她可得担要责。

    秋氏吓了一大跳,不过很快说道:“我也不想生气,可这么大的事哪能不生气。”刚得到这个消息的,她都快要气炸了。

    因为笃信佛教,秋氏的心态很平和。要不然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放权,诸事不管。

    李妈妈宽慰道:“老夫人,儿孙自有儿孙福。你现在就好好享福,其他的都别管了。”两个儿子都成才了就行,孙子辈的就随他们去吧!

    秋氏摇头道:“哪能不管呢?这次若不管,昌哥儿可就真毁了。”

    跟庶母****这事一暴出来大爷就已经毁了。不过这话她没说,说了只是火上浇油。这事就算老夫人想管,国公爷也未必会同意。

    这念头一起,就听到外面响起一阵有力的脚步声。李妈妈扶着秋氏,说道:“老夫人你别着急,有话慢慢跟国公爷说。”

    秋氏点点头,朝着屋子里的人说道:“你们都下去吧!”

    包括李妈妈在内,全都下去了。

    韩建明走进屋,见躺在软榻上面露疲惫的秋氏,一脸愧疚地说道:“娘,对不起,让你这么大年岁还跟着操心。”

    看着韩建明髻角的白发,秋氏也心疼:“都是我的错,宠坏了昌哥儿,让他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韩家昌,确实是被秋氏给宠坏的。韩建明发现以后,想掰也掰不过来了。

    “子不教父之过,他不争气是我没教好,与娘无关。”那些年一直想着振兴韩家门楣,根本没有精力去管昌哥儿。

    其实不仅昌哥儿,韩嫁几个庶子也没一个成才的。唯一成才的华哥儿,也是由玉熙培养的。

    秋氏问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建明,你打算怎么处置昌哥儿?”

    韩建明没说话。

    秋氏哭着说道:“建明,他再怎么不争气也是你儿子呀!”

    “建明,你只看两个孩子的面,给他一留条活路吧!”昌哥儿做出这样无德之事,秋氏知道他的世子之位肯定是保不住了。她现在就希望韩建明别将昌哥儿赶出国公府。

    韩建明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娘放心,虎毒尚且不食子,我不会要他的命。”他确实想将昌哥儿宰了,可也只是想想,万不会真这么做的。

    秋氏忙不是怕韩建明杀昌哥儿,而是担心他将韩家昌出族:“昌哥儿什么本事都没有,若是被出族以后饭都没的吃了。”

    韩建明说道:“娘,我不会将他出族的,但他不能再留在国公府了。”

    秋氏又不傻,一下听懂了这话里的意思:“你是想将他分出去?”

    韩建明点头:“娘,你放心,我会给一份产业,只要不乱挥霍这些产业足以保他们衣食无忧了。”

    “就不能不将他们分出去吗?”

    韩建明摇头:“娘,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被戴绿帽子,这是一个男人永远的耻辱。可给他戴绿帽子的是自己儿子,这口恶气只能忍了。

    秋氏擦了眼泪道:“你也别太伤心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伤心也无用。”不管如何,昌哥儿现在不是被净身出户,已经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这些年,秋氏做善事做得很勤。玉熙跟韩建明兄妹三人孝顺的东西,基本都被她拿去做善事了。留下的,都是御赐的不能变卖的东西。所以,她就算想贴补昌哥儿,也有心无力了。

    韩建明嗯了一声,就站起来说道:“娘,你早点休息吧!”他还有事要忙。

    项氏等了到月亮都升起来,也没等来韩建明。开始她心里埋怨,自己被关在佛堂丈夫竟然面都不露。可渐渐的,她心里就越来越慌乱了。是不是丈夫发现韩家昌的事她有在其中做手脚,若不然为什么会不露面。

    越想越怕,她也算是了解韩建明的。平日跟儿媳一些有些争斗他不会理会,可若涉及到国公府的利益那他就容不下。若是让丈夫发现这事她也插手,定然不会原谅她的。

    “不能瞎想,一定不是这样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心慌意乱之时,项氏抓起八仙桌上放着的经书念了起来。

    同样心头不安的还有钟敏秀。因为白天韩建明抓了不少人,而这些人之中有两个是她的陪房,还要裇是她收买的人。

    雪梨也是心惊肉跳,不过还是宽慰钟敏秀:“大奶奶,你别多想去睡吧!这事再如何也牵扯不到我们身上。”

    “公爹可不是韩家昌。我们做的事,他现在肯定知道了。”说完,钟敏秀苦笑道:“不知道公爹会怎么处罚我?”其实到现在钟敏秀都不知道,为什么如月会变成石姨娘,为什么会出这样大的差错。

    不等蒲团开口,钟敏秀说道:“不过再差也不会休了我的。”韩家昌如今名声烂大街了,若是休了她肯定连媳妇都娶不上。再者,她还有一儿一女傍身。

    蒲团说道:“大奶奶,你别想太多了,天塌不下来。为了姑娘跟少爷,你也得振作起来。”韩家昌做下这样的事,连带少爷跟姑娘也不会得国公爷的喜欢。若是钟敏秀再有个什么差池,两孩子可就彻底没了指靠。

    钟敏秀说道:“把孩子抱过来。”守着孩子,她的心才能安定下来。

    第二日。玉熙看见双眼不满血丝胡子拉碴的韩建明时,真真的吓了一大跳:“大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韩建明将手里的折子双手递过去,这折子是请废韩家昌世子之位的。

    玉熙看完折子,面色有些冷:“韩家昌做了什么下作的事了?”若韩家昌不是做了让韩建明难以容忍之事,韩建明也不会用无德来形容他。

    昨日发生的事,余志是知道的。只是他觉得这只是韩家的家务事与朝政无关,也就没告诉玉熙。当然,主要是他知道自己不说韩建明也会主动坦白。

    韩建明眼眶有些红了:“昨日韩家昌与我去年纳的妾室石氏在青竹小筑偷情,被昨日来家里的客人撞见。”被撞破的时候,两人可是不着寸缕的。

    玉熙多精明的人,听了这话问道:“这事项氏早就知情,她是故意当着客人的面揭露出来的?”她当年可是在青竹小筑住了一个多月,那里有多偏僻她再清楚不过了。若不是有人故意引了人去,根本发现不了。

    韩建明难堪地点了下头:“她早就知道了,就想借此事将昌哥儿拉世子之位,好扶烨哥儿上去。”他真不知道,项氏的心竟然那么大。应该说,他没预料到家里的这两个女人都这么不堪。

    玉熙将手放在折子上,过了半响后才说道:“还有呢?”

    韩建明抬头看着玉熙。

    “之前你同意项氏办生辰宴,我以为你粗心才没考虑到娘的感受。可是现在,我却不这么想了?”韩建明哪是这般粗心的人。怕是他,有意为之。

    既然瞒不过,韩建明也就没再瞒着了:“一个半月前,大管家发现昌哥儿跟石氏有些不对劲。大管家怕出事,就赶紧回禀了我。我当时知道这事,就想直接打死他算了。”韩勇管着整个国公府,国公府的事基本上逃不过他的眼。昌哥儿跟石氏偷情短时间能瞒过他,时间长了哪能不露出马脚。

    韩勇对韩建明再忠心不过,且这样的丑闻若闹出来会出大事,所以第一时间就告诉了韩建明。

    风流好色无能也就算了,竟然连庶母都偷,这完全就是没有下限了。这样的人,哪还能作为继承人。

    玉熙问道:“那当时为何没处置?”若当时就处置了,也就没昨天这事了。

    韩建明说道:“因为我想借此事,废了他的世子之位。当时就想要个两全其美的法子,这样既不伤了脸面,又废掉了他的继承权资格。还没等我想出法子,竟然又发现他竟然又跟钟婉婷勾搭上。”当时他已经不气了,就觉得不可思议,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只有色心却没脑子的东西。

    玉熙听了这话笑道:“钟婉婷连轩哥儿都瞧不上,怎么可能会去勾搭韩家昌。”以钟婉婷的傲气哪能看得上韩家昌,再者钟敏秀是她唯一的靠山,勾搭韩家昌这事一旦暴露出来她连个容身之处都没有。这么蠢的事,钟婉婷不可能去做的。

    韩建明苦笑道:“娘娘英明。”看看玉熙,再看看项氏跟钟敏秀,就知道一个心正且有手段的当家主母是多么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