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正文 第1566章 黄雀在后(3)

正文 第1566章 黄雀在后(3)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钟敏秀是真晕,不是装晕。不过等被抬回到院子里后,她就醒了。

    雪梨端了一杯水给她:“大奶奶,你先喝一口水。”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石姨娘?”问这话的时候,钟敏秀脸都有些扭曲了。

    她安排的可是秋氏身边的二等丫鬟如月。还答应如月,等事成以后让将她正事抬为妾。虽然韩家昌风流好色了点,但他长得一表人才且又是世子爷,跟着他荣华富贵是有保证的。所以,如月就答应了。

    所有的事都安排得妥妥当当,却没料到最后竟然出了差错。

    雪梨轻声说道:“大奶奶,这一定是项氏做的手脚,她暗地里将人换了。”

    钟敏秀摇头说道:“不可能。她若是有这手段,也不至于被祖母厌弃了。”主要是她让人盯着项氏,若是项氏做的她不可能露一点痕迹。项氏,没那本事。

    “那会是谁?”

    钟敏秀靠在枕头上,轻声说道:“你说会不会是二奶奶?世子爷弄下去了,这样二爷就有机会继承爵位了。”

    雪梨想了下摇头:“传嫡传长,没了世子爷,还有八爷,再怎么样也轮不上二爷呢!除非,她能将八爷弄没了。”若是他们知道华哥儿已经被记在叶氏名下,如今也是嫡子,那他们肯定就怀疑徐悦了。

    顿了下,雪梨又道:“再者,我觉得二奶奶没那么深的城府,也没有那样的手段。”徐悦前年嫁过来,但韩府的庶务她从不管。且在韩家呆腻了,她就回娘家住一段时间。这行为是有些不合规矩,但韩建明这个家主发了话秋氏也答应了,其他人心里就算有异议也不敢说什么了。

    想了下,钟敏秀点头:“二奶奶是个不愿意管事的人,应该不是她。”

    徐悦嫁妆丰厚,华哥儿又是启浩的心腹,前程一片光明。所以,徐悦压根不在乎韩国公府的这三瓜两枣的。所以,对韩府的事,她根本不上心。钟敏秀跟项氏斗得厉害,徐悦知道也只是作壁上观,从不掺和进去。

    “会不会是容姨娘或者张姨娘?”这两个可都是生有子嗣的姨娘。之前,项氏都在她们手里吃过亏。

    钟敏秀摇头:“她们要有这手段,还会被项氏打压得喘不过气来?”这暗中的人,隐藏得可真够深了。

    “这个也说不准。”说来说去,还是世子爷自己不争气。勾搭谁不好竟然勾搭国公爷的妾。这不是作死吗?跟父妾****传扬出去连哥儿跟姐儿都要跟着抬不起头来。

    “算了,现在追究这事已经没有意义了。也不知道这事会怎么收场?”不知道公爹知道这事,会不会将丈夫打死。

    其实昌哥儿的生死,她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守着这么一个男人,还不如当寡妇。至少当寡妇,不用****看着这个窝囊废。

    雪梨说道:“夫人请了杜家大奶奶跟周夫人等人保守秘密。她们都答应了,就是不知道做不做得到。”

    “不可能的,卫国公世子夫人是个大嘴巴,这事瞒不住的。”因为杜铮的姐姐小的时候为了照顾他,差点死了。所以后来杜铮违逆了妻子鲍氏的意思硬让儿子杜韶娶她姐姐的女儿罗氏。

    鲍氏一直怂恿杜韶毁亲,可杜韶见了罗氏几次印象都非常好,就没听他娘的。可成亲后,他才知道自己被骗了。之前在他面前表现的温柔贤淑,全都是装的。事实上罗氏粗俗不知事,还大嘴巴爱凑热闹。不仅家里的事她喜欢往外说,对别人家的事也喜欢说三道四的。原本跟杜家来往很亲密的人家,大半因为罗氏现在都有些疏远了。偏偏杜铮护着,鲍氏再气恼也没用。

    雪梨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钟敏秀说道:“立即派人去通知祖母跟公爹,让他们回家处理这事。”必须在罗氏将这事渲染的沸沸扬扬之前,将这事解决掉。至于会是什么结果,只能听天由命。

    韩建明得了消息就赶了回来,先找了躲在书房的韩家昌。虽然做了丢人现眼的事,但项氏却不敢处理他的。

    韩家昌跪在地上,抱着韩建民的大腿说道:“爹,我错了。爹,我真知道错了。”

    韩建明面无表情地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家里妻妾成群,还经常流连烟花之地,现在竟连他的女人都不放过。

    越是这样韩家昌越害怕,这完全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呀!

    “说……”这声暴喝,不仅将韩家昌吓得面无血色,就是外面后者的几个人都吓了一大跳了。

    韩家昌鼻涕眼泪全都来了,给吓的:“三个月前开始的。爹,是她勾引我的。爹,真是她勾引我的。爹,我就是抵不住诱惑。要不然,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干这事。”

    韩旺在外回禀道:“国公爷,石姨娘撞墙死了。”石巧曼被项氏让人五花大绑扔柴房里,按理来说怎么也不可能自杀的。只是也不知道她怎么的,竟然解开了绳,然后就撞墙自尽了。

    韩建明定定地看着韩家昌。

    韩家昌全身抖得厉害。这次,家法定然是逃不脱了。却没料到韩建明并没有打他,甚至连骂都没骂一句,转身走了。

    看着韩建民的背影,韩家昌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这般轻而易举就放过他了。感觉,好像在做梦。

    一直到韩建明消失在他的视线内,他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跌坐在地上。此时他才发现他身上的衣裳全都湿透了。

    大声叫了高升跟和光,可惜没人应他。韩家昌只得自己奋力爬起来,想要出去换衣裳。结果走到门口却被两个护卫给拦住了。

    韩家昌说道:“让开,我要去换衣裳。”

    左边那个护卫说道:“世子爷,对不住了,国公爷吩咐了说你哪都不能去,就好好呆在屋里。”

    韩家昌发火也没用,两个护卫根本不理睬他,由着他大叫。最后没辙,韩家昌只能退回屋内了。

    刚才一直害怕韩建明回来会打死他,以致连饭都忘记吃了。这会整个人都放松下来,肚子也开始咕咕叫。可惜,他让护卫去给他拿饭跟水护卫也不搭理他。

    项氏听到韩建明去见韩家昌,跟蒲团说道:“你说国公爷会怎么处置他?”这可真不是东西,竟然连国公爷的妾都敢偷,也不知道国公爷气成什么样子了。

    不过凭韩家昌做下的事,他的世子位置肯定保不住了。想到这里,项氏又一阵心热。韩家昌私德有亏当不了世子,那这个世子之位非她的烨哥儿莫属了。

    蒲团摇头,压低声音说道:“夫人,等会国公爷回来你得小心应付。”万一将怒火发泄在夫人身上,那就不妙了。

    “这个不用你说。”

    可惜项氏等半天,也没等来韩建明。倒是得了消息,说韩建明将和光几个小厮全都拉出去审问了。

    听到这个消息,项氏有些心惊肉跳,就怕韩建明将她给挖出来。

    结果韩建明没等来,却等来了秋氏。一见到项氏,秋氏就给了她一巴掌:“你这个毒妇,你竟这般处心积虑地害我的昌哥儿。”

    项氏被打也不敢反抗,只是跪在地上哭着说道:“娘,我冤枉。我要知道世子爷跟石姨娘在小竹林里私会,我肯定不带人去逛园子了。”只要儿子能得世子之位,这些委屈不算什么。至于秋氏会厌恶她,那又如何?秋氏已经六十三岁了,还能有几年好活的。只要秋氏没了,以后国公府就是她的天下了。

    昌哥儿可以说是秋氏一手带大的,感情只逊于韩建明跟韩建业。可今天这事,是将他彻底给毁了。秋氏如何不怒,不恨。

    秋氏怒火中烧:“毒妇,我告诉你,就算昌哥儿保不住世子之位,也轮不到你儿子来当。”

    李妈妈真觉得秋氏是被气糊涂了,要不然哪能说这话呢!昌哥儿是你孙子,烨哥儿也一样是你孙子。

    项氏跪在地上哭道:“母亲,我从来不敢抱这样的想法。”

    秋氏看着项氏这惺惺作态的样子,厌恶至极:“将她关去佛堂,没我的话谁都不准探望。”她要让项氏在佛前忏悔。

    两个孔武有力的婆子,立即走了过来将项氏架起来。

    项氏面色大变,挣扎不开两个婆子的手:“狗奴才,快放开我。你们要再不放开我,等国公爷来了定要你们的命。”

    秋氏冷声说道:“将她的嘴给我堵上,拖去佛堂。”

    项氏不可置信地看着秋氏。若真将她的嘴堵上然后拖去佛堂,那她这辈子在国公府都别想挺直了腰。就是烨哥儿,也会受她的牵连,以后没了体面。

    项氏哭着说道:“娘,世子爷的事真与我无关,你不能没凭没据就要定我的罪……”

    话没说完,嘴巴就给堵住了。项氏使劲挣扎,都挣脱不开。

    婆子两人将项氏拖出了正院。走到半路见她还挣扎,其中一个婆子说道:“夫人,你还是别折腾了。安安静静,说不准老夫人的气很快就消了。”亏得说有人说项氏聪明,要她说这项氏就是蠢笨如猪。竟然算计大爷,难道不知道老夫人最宠大爷了。还指望老爷来救他,难道还不知道老爷从不会逆老夫人的意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