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第1565章 黄雀在后(2)
    六月底的天,原本应该会很炎热的。不过天公作美,早上起来下了一场小雨,雨后也没有太阳。这天气,自然也就凉爽了。

    项氏的心情原本不错,可等客人来了以后她的心情就不好了。

    发出的十六张请帖,结果只来了六人。来的这六人分别是七七、二房长媳柳氏、徐悦的大嫂郭氏、卫国公府世子夫人罗氏,周培松的妻子云氏、玉容。另外的十个人虽然都送礼来了,但这行为显然很落她的面子。

    玉容笑着说道:“大嫂,你今日穿的这裙子可真好看。”

    项氏今日穿的一条十二幅的月华裙,裙幅多裙褶步,每走一步都好似湖水在动。

    听到这话,项氏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是特意请和衣坊的绣娘做的。”

    周夫人笑道:“这可是贡缎,数量极少,弟妹可真是有福气的人。”

    两人言语之间,都有些捧着项氏的意思。而另外的四人虽然跟项氏年岁相仿,但因为是晚辈,所以也都笑着附和。

    一行人说了小半天的话,也没见钟敏秀跟徐悦出来。众人心里有些诧异,项氏办生辰宴老夫人却去灵山寺上香,这原本就很诡异。现在两个儿媳妇都还没出来,岂不更让人诧异了。不过,谁也不会这么没眼色地提出来了。

    项氏也不是没眼色,当即就察觉出气氛有些不一样,笑着道:“蒲团,你去看看大奶奶跟二奶奶在做什么?怎么还没有过来?”

    这话一落,钟敏秀就携带着大着肚子的徐悦走了进来。

    两人先给项氏行礼礼,然后徐悦一脸歉意地说道:“走到半道肚子突然翻滚得厉害,将我吓着了。大嫂说这是孩子在肚子里翻身,没有妨碍,为此就耽搁了一些时间。”

    钟敏秀笑道:“弟妹这是第一次怀孕,没有经验,所以孩子突然动得频繁就有些紧张起来了。”

    项氏表示理解,笑道:“记得我当日怀孕,也是稍有点风吹草动就担心得不行。”头回当娘没经验,自然担惊受怕了。

    其实在座的这些人,第一次怀孕的情形跟徐悦都差不多。

    在场的人,都是生养过的。所以谈孩子这个话题,能引起众人的共鸣。

    聊了小半天,项氏站起来说道:“屋子里闷,我们去园子里走走吧!”正好今天没有太阳,去逛花园正好。

    众人自然没有异议。

    走到门口,徐悦突然哎哟一声。见众人都看着她,徐悦不好意思地说道:“这孩子刚才踢了我一脚。”

    徐悦的大嫂郭氏见状,转头跟项氏说道:“阿月肚子里的孩子闹腾得厉害,夫人,你看是不是让阿悦回去歇息下?”郭氏的父亲是徐臻的左膀右臂,她与徐悦也自小相识,两人感情就跟亲姐妹一样。现在见徐悦不舒服,自然要出面了。

    项氏笑着跟徐悦说道:“原本想着怀孕多走动走动利于生产,既孩子闹腾,那你就先回去吧!”这也算是在解释为何明知道徐悦大着肚子,还让她跟着一起去花园走动而不是让其回去休息。

    郭氏笑道:“夫人,那我送阿悦回去了!”她有不少的话要跟徐悦说。

    项氏点头答应了。

    韩国公府的花园,种了很多品种的花。不过这些花都是一般的品种,不像百花苑有不少的奇花异草。

    这女人凑在一块,聊的话题可就多了。孩子、衣裳、首饰,顺带说些外面的新鲜有缺的事。一边走,一边聊着,转眼就将大半个园子逛完了。

    项氏带着众人来到一片竹林处,就进竹林外面站着一个小厮。那小厮见到众人吓得面色大变。若不是理智尚存,他当即就跑了。

    钟敏秀脸色微变。

    项氏问道:“你不在世子爷身边当差,跑这里做什么?”

    众人一听,就知道这小厮是韩家昌身边的小厮了。这地方比较偏僻,若不是她们顺着路来,怕是也不会拐到这边了。

    这个小厮叫和光,平日最得韩家昌的宠信。既能踩了其他人爬上来,也有过人之处。和光当即跪在地上告饶:“夫人恕罪,世子爷有些不舒服在书房睡下了。高升守着世子爷,我没什么事,图凉快就跑到这里来了。”

    钟敏秀着恼道:“世子爷不舒服你竟然不来回禀也就罢了,竟然还不在身边伺候跑到这边来。要你这样的奴才做什么?来人,将他给我押下去重打二十大棍。”

    和光故意装成一副吓得不行的样子,说道:“大奶奶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求大奶奶饶命。”打二十大板,比进竹林里面要强了。若被发现,他会没命的。其实和光也劝说过昌哥儿,可惜劝不住。

    项氏没有说话。

    周夫人云氏此时却看向竹林,说道:“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个人朝着里面跑去。”这意思是,这小厮在撒谎。

    七七蹙起了眉头,说道:“表舅婆,你肯定是眼花了,我刚才什么都没看见。”七七倒没多想,只以为这个小厮是跟哪个丫鬟在这里私会。不过所谓家丑不外扬,这事自己关起来门处理就好,哪能当着客人的面闹出来。闹出来,丢人的还是韩家。

    钟敏秀见状忙道:“大姐说的对,母亲,让人将这奴才押下去严加审问。”

    项氏却仿若没听到两人的话,说道:“我倒要看看,着狗东西到底在弄的什么鬼。”

    罗氏是个喜欢看戏的,有免费的好戏哪能错过。见项氏朝着竹林里走去,她也立马跟了上去。

    玉容觉得不对,她是一点都不想跟上去。可众人都去了,她若不去还以为心虚。真有什么事,肯定会怀疑她。

    七七跟柳氏两人对看了一眼,无奈之下也只能跟着去了。

    竹林之中的这个小院落,就是青竹小筑,当年玉熙出天花就是被是被挪到这里养病的。

    一行人并没有看到什么丫鬟,不过众人走到院落外面就听到一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那声音委实不小,且叫得非常浪。

    钟敏秀面色大变,这声音根本就不是如月的,这是怎么回事。

    罗氏是个看热闹不嫌大的人,听到这声音不仅没半点羞意,反而一脸兴奋地跑进院落里。那麻溜的动作,让其他人目瞪口呆。

    项氏却很高兴,有人帮着打头阵可给她省了不少的事了。

    七七跟柳氏以及玉容都站在原地没动,只云氏跟钟敏秀跟着进去了。

    “啊……”这声尖叫三里外都能听到。

    郭氏扶着徐悦回了她住的院子。进了屋,徐悦就挥退了所有的丫鬟。

    此时没人,郭氏也就没忌讳了,问道:“你婆婆做生辰,你太婆婆怎么不在家了?”这事很诡异,只是当着众人的面不好问而已。

    徐悦笑道:“二叔跟安二爷都去了常州打仗祖母担心得不行,见母亲竟然还办生辰宴,生气得不行。不过太婆婆性子好,没跟她起争执,就去了灵山寺。”秋氏这做法,就是眼不见为净的意思。

    郭氏摇头:“换成哪个当婆婆的碰到这种事都不高兴。我之前听说你这婆婆是个聪明人,现在看来传闻还是不可信。”

    徐悦笑道:“她不是不聪明,而是有所图。”项氏自以为做得隐秘,可她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在钟敏秀跟徐悦眼中了。

    郭氏一脸不解地问道:“阿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徐悦笑了下说道:“你等会就知道了。”再多的,她就不说了。虽然郭氏跟她亲如姐妹,现在也是自己嫡亲的嫂子,但有些事却是不能多说的。

    郭氏笑骂道:“还跟我保密呢!”虽然笑,但她心里明白怕这不是什么好事。

    没一会,徐悦的心腹小丫鬟白灵走进来说道:“二奶奶,出事了,出大事了。”

    郭氏听到这话,条件反射地看向了徐悦,竟然真出事了。

    徐悦笑着道:“不过是抓了世子爷跟钟婉婷偷情,你这么急慌慌地做什么。”韩家昌那就是个色胚,连稍有姿色的丫鬟都不放过,哪能放过国色天香的钟婉婷。好在丈夫跟他不一样,看见钟婉婷时眼皮都不抬的。

    想到这里,徐悦真忍不住感叹,这韩家昌跟丈夫真是一个天一个地。这两人竟然是同一个娘生的,真是不可思议。

    白灵摇头说道:“不是。二奶奶,不是钟婉婷,是石姨娘。二奶奶,是石姨娘。”这个石姨娘全名叫石巧曼,是韩九一年前送给韩建明的。这石姨娘据说是官宦人家的姑娘,长得花容月貌还擅琴棋书画,特别得韩建明的喜欢。进府没多久,就被正式抬为妾室了。当时项氏恨得是牙根痒痒,后来也不知这石姨娘怎么的就不小心冲撞了老夫人,被老夫人软禁了两个月。后来,韩建明待她就有些冷了。

    徐悦愕然:“你没弄错?”

    白灵摇头道:“这么大的事,我哪能弄错。你是不知道,大奶奶看到石姨娘时就晕倒了。”钟敏秀安排的是秋氏身边的一个丫鬟,可现在却变成韩建明的爱妾,她能不晕才怪。跟祖母身边的丫鬟有苟且,虽然被人不耻但也就说一句风流好色了。可跟父妾私通,这可是私德有亏。这个事一出,足以让韩家昌失去继承人的资格了。

    徐悦不在意地说道:“晕就晕了。”她开始知道钟婉婷勾搭韩家昌以后,还挺为钟敏秀不平。甚至还多事地将这件事隐晦地告诉她。结果,钟敏秀直说她多想了,还说相信钟婉婷。

    徐悦后来发现是她太小瞧了钟敏秀这位大嫂,这事她早就知道却没吭声。至于说钟敏秀在图谋什么,她懒得去深究。她只要照顾自己跟孩子,等丈夫回来就是。其他的,与她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