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嫡女重生记 > 第1564章 黄雀在后(1)
    前方要打仗,后方忙成狗。自云擎离开京城以后,朝中的官员都开始忙碌起来。

    韩建明虽为刑部尚书,可一样忙得脚不沾地的。有时候,忙得都不着家了。秋氏想见儿子,也见不到人。

    不过因为云擎暂决定不出兵的原因,朝中的官兵总算能松一口气。韩建明这日,难得枣枣就归了家。

    韩建明是孝子,有时间自然要去陪秋氏了。母子两人聊了会天,就到秋氏诵经念佛的时间。

    韩建明也不耽搁她娘诵经念佛,叮嘱了两句注意身体,他就去了正院。

    烨哥儿满了三岁,已经启蒙了。现在每日都要跟着先生念书,不过年岁太小,每天只上午学一个时辰,下午自己练练字,没有硬性要求。这会,烨哥儿正在前院跟着先生学习。

    韩建明进屋后,就见项氏正在屋子里做衣裳。看那衣裳的款式,就知道是给他做的。

    进了屋,韩建明坐下笑道:“做针线费眼睛,这衣服让绣娘做就是了。”

    项氏笑得很婉约:“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有事做时间过得反而比较快。”生了烨哥儿以后,她一直想再生个孩子。可惜,吃了不少的药可就死活怀不上。

    韩建明听到这话,皱着眉头说道:“娘年岁越来越大身体也越发不好了,你平日多过去陪陪他。”

    项氏现在也学聪明了,不会再应承自己做不到的事,她苦笑一声说道:“老爷又不是不知道,娘不喜欢我只喜欢敏秀跟阿悦。我晨昏定省,娘都不跟我说话。”人年纪越大,想法就越简单了。秋氏不喜欢项氏,以前还会做些面子功夫,可现在却连面子功夫都不做了。

    韩建明听到这话,说道:“老小孩老小孩,年岁越大越需要哄的。你多去几次陪她说说话,时间久了,娘的气也就消了。”

    项氏心头一哽,不过面上没敢表露半分。她很清楚秋氏在丈夫的心中,可比她这个当妻子的重要多了:“好,我听老爷的。”

    韩建明其实也觉得有些难为项氏,可秋氏是他娘又为他们兄弟吃了不少苦头,他哪里舍得让秋氏为难。

    想了下,韩建明说道:“这个月月底是你的生辰,到时候在家里办几桌,请亲朋好友来吃顿饭。”只有受重视,才会给办生辰酒宴的。

    项氏原本想推脱,可话到嘴边突然想起一件事,当即笑道:“老爷,这不好吧?这马上就要打仗了,我若还在家里办酒席宴客肯定会让人说你闲话,就是皇后娘娘怕也会不高兴的。”

    “这个无妨,不过是大家凑一块吃顿饭,皇后娘娘知道也不会说什么的。”又不大办,只是办个两三桌吃顿饭而已。

    项氏笑着道:“那就请几家的亲戚。”

    第二日项氏就开始拟了名单,请的人也都不多,都是亲戚。如封家跟徐家这些姻亲,还有韩家二房卢氏跟周家等亲戚,另外柳儿也请了。

    这个名单给韩建明过目以后,就定下来了。项氏的动作还是很快的,这些请帖在两日后就送出去了。

    柳儿见是项氏的生辰宴,压根就没兴趣也不准确去。不仅玉熙对项氏印象不好,枣枣跟柳儿也不喜欢这位舅母。倒不是受玉熙的影响,玉熙还不至于没品地在孩子面前说项氏的坏话。

    叫了石榴过来,柳儿吩咐道:“二十九是大舅母的生辰,你备一份礼到时送去吧!”

    石榴没有二话,点头说道:“好。”

    晚上封志希回来,柳儿忍不住说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有心情办生辰宴。”虽然前方没开仗,但她还是很担心。

    “不说现在还没开仗,就算开仗了,你也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吧?”柳儿在佛前许下誓言,要茹素七七四十九天。封志希这段时间都跟着吃素,这些天他嘴巴都淡出鸟来了。只能趁着当差时,在外面打打牙祭了。

    柳儿说道:“没让所有人都跟我一样,可也没谁跟她似的,家里有人在外打仗还能有心情办生辰宴。你说就她这样,我外祖母能不嫌她吗?”她二舅跟安哥儿可是都在常州,随时都有可能上战场。这个时候项氏还有心情办酒宴,她外祖母心情能好才奇怪。

    封志希听了这话,笑道:“怎么就没人给你大舅母提个醒呢!”想过生辰,等战事了了再补办也成呀!偏偏在这风尖浪口办,确实很惹人反感。这舅母自己不聪明也就罢了,身边的人竟然也不提醒。

    “谁吃饱了撑着去管她这事。”就像她,明知道项氏这行为不妥当,可却不会去管。

    封志希笑道:“你也别多想,不喜欢到时别去就是,何必为这事生气。”

    柳儿也不是生气,就是有些看项氏不大顺眼而已:“我可以不去,但大嫂肯定要回去了。”七七作为女儿,肯定要回去吃酒了。也不知道大舅抽的什么风,非要续娶。若不再娶,岂不是没那么多事。

    嗯了一声,封志希跟柳儿说了一事:“大哥跟我回信了,说孩子是个意外,是那女子耍的手段。那女子将吃的避孕药催吐出来,然后就怀上了。”

    “我都答应不告诉表姐了,还跟我提它干嘛?”若是封志敖不偷养外室,那女子哪来的机会怀孕。说来说去,都是一些借口。

    封志希也觉得自己做了一件蠢事。

    玉熙的消息,可比柳儿灵通多了。若是往常她知道这事肯定还会赐礼物给项氏的,可这次不仅没想过赐礼物下去,反而将韩建明骂了一顿:“二哥跟安哥儿去了常州打仗,她却在家里办酒宴,你让娘心里怎么想?”

    所以说,儿子就是没有女儿贴心。韩建明孝顺没错,但他不会像玉熙想得那般细。

    韩建明一愣,转而自责道:“我还真没想那么多。现在请帖也发出去了,若取消让紫馨的脸面过不去。”

    “你没想到,难道她也没想到吗?”也许项氏不是没想到,应该是压根没去考虑秋氏的感受。

    韩建明没吭声了。

    “多的我也不说了,修身齐家治天下,这话你记在心头就好。”若不是怕秋氏心里不舒服,她都不会去费这唇舌。

    韩建明点了下头。

    就在这个时候,单良义在外扬声道:“皇后娘娘,皇上有信送达。”

    云擎不喜欢用太监,不仅是觉得太监说话声很尖锐,还觉得他们身上有一股怪味。单良义是亲卫营的,受伤了那啥功能没有了,所以就被选为近侍。

    看完密信,玉熙神色有些凝重。桐城的战况,比她预期的还要恶劣。

    韩建明问道:“怎么了?常州开战了吗?”既是在朝为官,这种话可以问的。

    玉熙摇摇头说道:“不是,是桐城的战事不顺。打了一个月,如今燕朝已经伤亡二十多万了。”

    韩建明当即就知道这事的严重性了,若是桐城攻破,那就再没有天险能阻挡得了东胡人的铁骑了。若如此,京城也可能会陷入危险之中:“幸好皇上没出兵襄州。”这样,燕无双就能倾尽全力守桐城了。

    玉熙笑了下说道:“我跟皇上做的这个决定,自有我们的考量。”之前云擎到了常州没出兵,户部尚书跟兵部尚书等几为还专门为这事跟玉熙提过。当然,他们也没提出异议,就是将各自的担心以及难处说了下。

    “皇上跟皇后娘娘英明。”说完这话,韩建明说道:“万一燕无双抵挡不住东胡人的攻势怎么办?”

    玉熙听到这话,叹了一口气说道:“桐城损失如此惨重,怕燕无双要将除襄州之外所有的兵力调往桐城了。若是战局再恶化,怕是襄州的兵马也要调一部分前往桐城。”

    韩建明说道了:“照当下这个局势,东胡的新王是不拿下桐城不罢休了?”若是这样,那朝廷也会很危险的。

    “嗯,。损伤那么多兵马,若没将桐城攻破没拿下辽东,他带兵回去怕是王位都不稳了。”桐城折损了二十多万兵马,东胡人死伤十多万。这次东胡人一共才带了四十万人马来,折损了近一半。

    韩建明说道:“希望他们能顶得住。”这样,他们也能减轻巨大的压力。

    玉熙说道:“这样打下去,就算抵不住东胡人剩下的兵马也不多。到时候我们出兵,定能将他们赶回草原上去。”他们的西北军也是兵强马壮,只要东胡的人马不太多,完全可以将他们打退的。

    说完,玉熙说道:“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燕无双跟东胡人结盟。那样,对我们就很不利了。”

    韩建明摇头说道:“这个娘娘不用担心,燕无双若想跟东胡人结盟,也不会倾尽全力跟他们打了。而且,他要真这么做只会众叛亲离,不会有人再追随他的。”

    不管是从理智还是情感上,玉熙也觉得燕无双不会跟东胡人结盟,可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过,玉熙知道担心也没用。如今只希望燕无双能有个底线了。要不然,后患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