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75章 话说是谁凶残啊

正文 第75章 话说是谁凶残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不给点教训,恐怕会没日没夜的跟着我,想获得片刻安宁都难。”

    喃喃自语几句,林凡霍的站起,转身回头,停在空中,等待吴黄两家战船到来。

    “话说你们有完没完,走一个来一个,当我林凡开善堂的吗?想杀人夺宝就明说,何必遮遮掩掩,还找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还可敢一战?战你妹啊战!”

    距离缩短到两千米,林凡突然咧嘴大笑,嘲讽起两大家族来。

    “找死。”

    黄德大怒,二话不说,祭出夕云剑,化为十米剑相,呼啸如雷,破空而来。

    “又是这把烂剑,不就是三阶宝器嘛!每次都拿出来炫耀,就不能有点新意吗?”

    林凡扭扭脖子,撇撇嘴,一脸的满不在乎。

    黄德额头青筋直跳,恨不得立即飞到林凡身边,将他狠狠踩上几脚。

    “别以为就你有三阶宝器,我也有!”

    林凡语带不屑,又在黄德的伤口上补了一刀。

    然后,无比风骚的斜指向天,狠狠向前一指。

    啾!

    一道赤光飞出,速度极快。

    咔嚓!

    赤光后发先至,截住夕云剑。

    不不不!

    不是截住,而是将其击穿,透体而入。

    清晰的破碎声中,夕云剑“轰”的一声突然起火,猛烈燃烧起来。

    片刻,夕云剑就化为一团灰烬,而空中只余下一团熊熊燃烧的玉焰。

    一团八瓣莲花状的玉色火焰。

    噗!

    黄家战船,船头之上,原先意气风发的黄德忽然口喷鲜血,两眼无神,翻身栽倒。

    “德儿!”

    黄家带队长老黄华身子一个闪动,接住黄德。

    黄德嘴角挂血,两眼满是愤恨,他紧紧抓住吕华衣襟,咬牙道:“华爷爷,求、求你、一、一定帮我擒住那那小贼,他已成我心魔,不杀他此、此生恐难以筑基!”

    黄华阴沉着脸,冲黄德点点头。

    黄德两眼一翻,彻底晕过去。

    法宝与心神相联,若想将威力发挥至最大,需投入的灵识便越多。

    先前含怒一击,黄德已是用了九成灵识,可谓是全力一搏。

    仗着三阶上品宝器夕云剑的犀利,他非常有信心,只要林凡敢应战,一定能将其再次击伤。

    他性情与其弟黄源不同,非但不高傲,反而很务实,勤奋,相信实实在在的力量。

    从不看轻任何对手,每一次对战皆用尽全力,以求获胜。

    可以说是对胜利无比渴望,渴望到执着的地步。

    正因为如此,上次被林凡施计逃跑之后,才一直耿耿于怀。

    想到自己的亲弟弟被林凡害成废人,他更是度日如年,恨不得将林凡抽魂炼魄方才解恨。

    可林凡有土遁术,一躲就是数月,无处可寻。

    如此一来,那份焦燥化为执念心魔,令他心境不稳,戾气暴涨,修为不进反退。

    这种寝食难安的痛苦,没完没了的折磨他,所以才会一看到林凡,就出言逼战。

    可万万没想到!

    事隔三日,林凡已强大到难以想象的高度。

    还没过招就已击碎他的得意宝器,灵识反噬之下,他当场被击成重伤。

    若是单打独斗,恐怕他早已死于林凡之手。

    越想越气,以致气血攻心,彻底晕倒过去。

    堂堂梁城青年一辈第二强者,固元八阶,竟然被林凡生生气晕过去,真是好笑。

    “这孩子,太过看重成败,哎!”

    黄华暗叹一声,转头看向前方,看向那个他同样又气又恨的小小身影。

    “哎呀!不会吧,这样就挂了?话说小爷我还没真正出手,刚刚只是热身而已。”

    林凡手一招,接住倒飞而回的火莲匕,看着上面光芒耀眼的火莲图案,心情大好。

    “傲骄女皇,做得不借,小弟甘拜下风,不如你再来一回,将那两艘船给烧了。”

    刚才,不用他出手,傲骄女皇主动控制火莲匕飞出,将夕云剑击碎,并吞噬其中火灵力,这才导致黄德重伤晕倒。

    傲骄女皇之所以出手,完全是因为夕云剑中有它所喜之物。

    用它的话来说——食物。

    夕云剑中含有某种天地异火的残余能量,对它有用。

    夕云剑只是含有部分三阶异火的力量,如何能与玉莲净灵火本体相提并论,当然轻易被切碎,化为虚无。

    不费一粮一弹,轻易将昔日对手打败,对傲骄女皇如此行为,林凡是举双手双脚赞成。

    他本想给吴黄两家一个警告,没想到结果超乎想象,大大的出人意料。

    此刻心情大好,毒舌功又有长进,开始炮轰。

    毒舌功夫将吴黄两家气得七窍生烟,一声令下,两艘战船加速向他冲来。

    而有了黄德的前车之鉴,谁也不敢胡乱出手,甚至也不敢驱使飞剑飞行。

    “等着看好了!”

    吞了夕云剑精华,傲骄女皇心情大好,竟对林凡卖起关子。

    林凡愁眉不解,气道:“喂喂喂!傲骄女皇,玩什么神秘?这又是什么意思?你又做了什么得意之事。”

    轰隆!

    就在此时,原先夕云剑破碎之处,那朵熊熊燃烧的莲花火焰猛的爆炸开来,漫天火焰四散,笼罩方圆千米。

    很巧的是,或者本就是设计好的,火海刚好笼罩经过此处的吴黄两家战船,瞬间焚透护船光罩,落到船体之上。

    天地异火,威能奇大,遇物即燃,即刻漫延开来,向整个船体包裹而去,短短片刻,立即将两艘战船化为火船。

    恐怖高温散发而开,烧得吴黄两家之人鬼哭狼嚎,惨叫连连。

    虽然拼命救火,可却毫无用处,不用片刻,战船灵光暗淡,再也无法飞行,急速往地面坠落。

    即使大部份人能从火船逃生,可还有三分之一被困在里面,作为陪葬品随战船化为尘埃。

    “哇呀!火莲女皇,我实在是太爱你了。”

    林凡看得目瞪口呆,好久才反应过来,哇哇大叫,手舞足蹈。

    “林凡,你罪该万死,纳命来!”

    黄华再也无法保持冷静,将手中晕迷过去的黄德丢给一个弟子,然后驱着飞剑向林凡急速飞来。

    人未至,他那把火红飞剑已先一步飞出,直取林凡脑袋。

    与他同样反应的还有两家十数强者,瞧他们气急败坏的样子,显得被气得失心疯,一心只想杀了林凡,再也顾不上其他。

    众人一齐出手,如同千军万马一般,那阵势着实壮观。

    “请你们吃烧烤,你们却刀剑相向,太不仗义了吧!”

    看到这一幕,林凡再也开心不起来,驱起八瓣玉莲台,化作一朵耀眼火焰向前逃蹿。

    “你们太凶残,小爷不玩了,再见!”

    有傲骄女皇相助,林凡脱离众人攻击范围,眨眼远去。

    “下次想吃烧烤,记得找小爷我啊!”

    随着爽朗笑声,林凡身影消失在远处。

    没有飞行战船,吴黄两家众人哪怕拼尽全力,也追不上林凡,最后只得无奈放弃,在风中咀嚼着林凡的奚落之言。

    话说是谁凶残啊!

    谁又想吃你请的烧烤啊!

    是谁三言两语就把两艘战船摧毁,死伤无数的!

    吴黄两家众人都快要被林凡气爆了。

    可在暴跳如雷的人群中,却有一人与众不同,他显得云淡风轻,淡然之极。

    “那就是方圆数百里的第一天才,双重灵体的林凡?”

    吴家阵营,一位背负双手,气质阴柔的青年,盯着林凡远去身影,轻轻出声。

    “正是,少主!”有弟子回答。

    吴家少主,吴白一,梁城年青一辈第一人,武士九阶,战力过人。

    吴白一嘴角一场,露出一抹难以言喻的笑意,道:“听说他还是修武同修,修习得有强大的武技。”

    “是的,少主!”

    吴白一轻声笑道:“有意思!很期待与他一战,看他凭什么抢我的第一。”

    ……

    林凡全力逃命,自然不知道被吴白一当成大敌掂记。

    “话说傲骄女皇,你不是想低调吗?可现在怎会如此高调呢?实在不符合你的作风呀!再说你也不单纯啊,挖坑等埋,守株待兔这种事情做得无比顺溜,是不是有练过呢?”

    只用控制方向,不用费力飞行,安全之后,林凡便调侃起傲骄女皇来。

    “臭小子!你又皮痒,找虐是不是!”

    傲骄女皇声音冰冷,透着恼怒。

    下一刻,异光飞起,它忽然从飞行法器冲出,遁入林凡识海。

    林凡头下脚上,立即与八瓣玉莲台一起往下掉落。

    “喂!话说这样会玩死人的,小爷刚刚逃得性命啊。”

    林凡惊出一身冷汗,手忙脚乱想要控制飞行法器,可却发现灵识无法调动。

    “哼!摔死你这罗嗦的臭小子!”

    眼看就要摔成肉酱,林凡不由得变了脸色,赔着笑脸,道:“傲骄女皇,火莲大姐,小爷,啊不,小弟错了,别再玩我了好不好。”

    终于,在将要触地那一刻,林凡恢复自由,控制飞行法器再次飞起。

    就这样自言自语,林凡一路向西,往小河镇飞去。

    无人阻拦,一个时辰后,顺利来到小河镇。

    买了青灵酒,以及一些果脯点心,大步向王家灵药铺走去。

    独自在外将近一年,不见亲人,想起王洋这个兄弟,林凡不由得心头火热。

    在这一刻,终于明白,他已把王洋当成真正的兄弟。

    如同亲人一般,值得依靠的兄弟。

    这是一种无法描叙的感觉,有些人即使你每天都看见,都要交谈,甚至一起吃喝,却始终无法将心比心,成为朋友。

    可有些人,哪怕只是一次相遇,一个交错,一个眼神,你们却心有灵犀,成为知已。

    或许,这就是凡俗世界所说的缘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