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55章 印象也太深刻了一点

正文 第55章 印象也太深刻了一点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法宝碰撞声中,林凡大喝一声。

    “火狼附体!”

    随着喝声,火狼灵相纵身一跃,张开巨嘴,咬向黄源。

    这一击,已用尽火灵力,借着化火功,丹田里那只火狼从体内冲出,化成火狼灵相,威压如山。

    火狼杀气冲天,妖威逼人。

    二阶兽火,非同寻常。

    火蛇术先是变成火虫术,现在又变成火狼术,真是有点变化多端。

    好在威力一直在提升,倒也值得欣慰。

    这一击的名字也是林凡临时所起,想用它迷惑对手心神。

    果然!

    黄源被迷惑,心神全系在凶威惊人的火狼身上。

    “兽火!”

    黄源吃惊,急忙调用法宝回防,同时大喝出声。

    “别以为就你会法术!我也会,铜墙铁壁!”

    在灵识的操控下,三面金盾飞回身边,急速旋转,形成一道金色光墙,看起来如真正的金属墙壁一般。

    法术神通虽然威力惊人,但却极耗费灵识。

    特别是低阶修士,试想一下,一个法术神通施展下来,灵识剧烈消耗,伤了敌人还好,若没伤着,结果可不太妙,甚至瞬间反转也不一定。

    哪怕拥有灵石补充,也难以瞬间弥补所损。

    所以,低阶修士争斗,皆喜欢以法宝作战,就算有法术神通,都会选在合适时机使用。

    这也是先前两人为何用法宝对战的原因。

    可现在,情势紧急,林凡也顾不上太多。

    黄源更是陷入疯狂,林凡拼命,他也跟着拼命。

    他相信,自己耗得起!

    可是,这一决定却害惨了他。

    因为林凡是双重灵体,进阶之后,灵识又涨一倍,已大大超过他。

    要不然,如何凭着三阶修为,与他争斗这么久。

    更别说,躲在火狼体内的血心剑。

    这才是林凡的真正杀招!

    轰!

    火狼轰中金色墙壁,发出一块巨响,化为火海将黄源包裹。

    “想破我的铜墙铁壁,光凭二阶兽火,那是绝、、、啊!”

    可还没等黄源说完,一道恐怖血光从火焰中飞出,刺破金墙,插入他胸口,令他惨叫出声,话语当即嘎然而止。

    “此人好强的防御,血心剑竟然破不开!”

    林凡无比吃惊,盯着黄源倒飞出去的身影,失声低叫,微微一愣。

    刚才,血心剑突破金墙,又切开黄源护体金光,然后刺向身体。

    可最后却只入肉两寸,而非透体而过!

    哪怕他全力催动,也只是将黄源击成重伤。

    那瞬间,他看到黄源身体金光大盛,整个人化为金色,皮肤变得像黄金一般。

    金系修士,若是用灵力淬体的话,身体的防御力有可能比专门炼体的武者还要强悍。

    看来,黄源走的正是这条路。

    可任他再强悍,此时也已受伤吐血,灵识耗尽!

    正是击杀的好时机!

    只要再一击,绝对能将其杀死。

    要知道,林凡双重双灵体,火灵力虽耗尽,但土灵力却还存有小半。

    “去死吧!”

    心念一动,血心剑立即绽放道道血芒!

    与此同时,一刀一剑两把土系极品宝器飞起,配合血心剑,分三个方向形成包围之势,飞向黄源。

    黄源被血心剑刺中,更被其中隐含的灵力震伤,此时灵识几乎耗尽,正手忙脚乱的服丹回气,根本来不及闪躲。

    眼见林凡再次操控法宝攻来,不由吓得魂飞魄散。

    这林凡,难道灵识无穷无尽,用不完吗?

    身受重伤,他自然无法逃跑,在求生本能的刺激下,用仅剩的一点灵识驱起折扇与三面金盾,努力挡在身前。

    可修为大损,灵识微弱,令四件宝器光芒暗淡,威能与先前不可同日而语。

    一个式微,一个气势如虹,结果不难想象。

    围观一些人情不自禁惊呼出声。

    真正战斗之后,林凡的狠辣果断,大大出乎众人意料。

    咔咔咔!

    几声刺耳锐响,血心剑接连斩破黄源的四件宝器,带着一刀一剑冲破障碍,眼看就要将黄源彻底击杀。

    “住手!若敢伤我弟弟性命,不管你是谁,休想从梁城活着出去!”

    就在此时,一个暴怒若狂的声音从远处遥遥传来,如雷炸响在众人耳畔。

    伴随声音的是一道刺目红芒,从远处屋顶出现,最多一息时间,便会飞到醉仙楼。

    听到这声音,黄源惊惶中面色一喜,似看到活下去的希望。

    “杀,可能会因此身陷危机。不杀,这黄源实在可恨!”

    刹那之间,林凡心中闪过抉择!

    “杀!”

    也就是那么一丝丝时间,他已作出决定。

    血心剑转向飞起,血光大盛,化为五米长剑相,迎向飞来的刺目红芒。

    而两把土系极品宝器却方向不变,依然直取黄源。

    黄源笑容僵住,双眼瞬间充血,大口咳血,手忙脚乱,这才勉强在体外撑起一个护体光罩。

    “找死!”

    看到此幕,远在两千米外的黄德目眦欲裂,怒吼出声。

    心急如焚,可他却阻止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催动灵识,令自己的飞剑威能大增,以围魏求赵之法,想要救下黄源。

    那把夕云剑幻出十米长红芒,剑相惊人,呼啸而过,连空气都被焚烧一空。

    夕云剑,三阶上品,黄家老祖多年前的随身宝剑,非筑基修士不可激活。

    百年前,黄家老祖闭关之后,将这把三阶宝剑当成奖赏赐与家族弟子。

    经由数次大比,到这一代,黄德成为夕云剑的主人。

    他本不可催动此剑,可身为黄家嫡系,与黄家老祖一脉相承,流着相同的血液,这为他驱动此剑增加了可能性。

    以血脉之力为前提,再经由炼器师用特殊秘法激活,最终他已能驱动此剑。

    虽说只是能发挥此剑七成威力,可也助他成为梁城年青一辈第二人。

    若是完全发挥,或许能打败吴家那位天才,成为第一也说不定。

    可现在,就算拥有夕云剑,他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亲弟弟受袭,眼看就要命丧他人之手。

    他怒不可遏,全然不顾灵力消耗,化为一道刺眼长虹,直扑黄源而去。

    哪怕伤及本元,他也要救下黄源。

    可就算他用尽全力,再快也快不过林凡。

    林凡的性子就是,决定做一件事之后,便会矢志不移的坚持下去。

    决定之后,绝不后悔!

    轰!

    血心剑与夕云剑撞到一起,爆出一声震天巨响。

    血芒与红霞混合交织,令天空爆起一朵妖异的蘑菇红云。

    林凡与黄德同时闷哼,均受了内伤。

    啾啾!

    同一时间,黄源这边。

    一刀一剑突破护体光罩,快如闪电刺下,击中黄源身体。

    宝刀斩断左手,长剑刺入右肋,伤口刺目惊心,鲜血狂涌而出。

    而这还是黄德远远出手,利用固元八阶的优势,全力干扰才做到的结果。

    若黄德不出手,黄源必死无异。

    啊!

    黄源惨叫,痛得昏迷过去。

    “弟弟!”

    黄德怒喝,片刻来到黄源身边,手掌下落,将一股纯净灵力猛的往他体内输去。

    就在此时,一刀一剑倒飞而出,跟随一道身影向远处逃遁而去。

    而在身影身后,几个黄家弟子正紧紧跟随。

    “谁若成功击杀林凡,我黄家愿出五十万下品灵石!”

    黄德因救人无法分身,但却冲四周咬牙大喝。

    有钱能使鬼磨!

    他相信这个办法是此时最好,也最见效的一招。

    强烈的愤怒令他无法顾及家族命令,活捉林凡。

    若是再晚一点点,黄源就不止断手受伤这么简单,绝对是死无全尸。

    果然,听到他的话之后,几个一直冷面围观的修士立即驱使飞剑,跟随黄家弟子向前追去。

    有他们带动,马上又有一部分人跟着追出。

    当然,还有更多看热闹的人也跟上他们。

    “林凡!进了此城,你的土遁术已无用武之处,这次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盯着林凡背影,黄德恶狠狠出声,那阴冷表情令人不寒而栗。

    话说林凡刚才与黄德硬拼一击,还分心击杀黄源,导致身受内伤,此时修为已不足平时三层。

    若不是他反应得快,立即撤走,恐怕早已被人海淹没。

    没时间疗伤,只得掏出几颗固元丹与凝气丹丢入嘴里,一口吞入肚。

    宝丹入体,立刻化为气力融入身体,被贪婪的吸收。

    听到黄德之言,回头望了一眼身后众人,眼中闪过凌厉冷芒。

    他很想转身将那些见钱眼开之人杀个落花流水,可却有心无力,只能落荒而逃。

    一个两个还没什么,可十个八个,若想击杀,那简直是笑话。

    “林凡,你现在已无法出城,若是愿意相信钱某,我带你到一个安全之地!”

    刚转过一个街角,林凡正要施展土遁术裂开大地,遁入地下。

    可却看到钱百万躲在十米开外,一个阴暗角落,满脸热切真诚的传音给他。

    “钱百万!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找你算帐!”

    可今天所有事情皆因此人而起,接连被坑,林凡又怎会轻易相信他。

    说完这句话,脚下大地已裂开,林凡纵身而入,地面合上,平整如初。

    “臭小子,还真倔强!”

    钱百万皱眉,苦笑出声:“难道先前的玩笑很过分吗?我只不过想给他留下深刻印象而已,我有错吗?”

    可对林凡来说,这个印象也太深刻了一点,以至于日后对嗜堵成性,鬼话连篇的钱百万再无丝毫信任。

    两息后,等追踪众人赶到街角,却只见街角处空无一人,就连钱百万也消失无踪。

    “护城大阵已被激活,林凡绝对逃不出梁城。谁若能带着他来到黄家,不论死活,一律五十万!”

    黄家一名弟子声音怨毒,满含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