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48章 固元三固

正文 第48章 固元三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付烈只想杀了林凡,一为泄愤,二为夺宝,三为明势。

    灵识感应之下,吴子机,黄华,吕枫等人已从别处赶来,马上就会众强云集,到时他最弱势,恐怕再与宝物无缘。

    虽说有梁城三大世家之一的吕家作为盟友,但吕枫实力最低,加上亲信已死,此刻也是势力单薄。

    眼前,黄狼虽攻势简单,但胜在蛮力通天,天赋神通更是强大,能缠住已是极限,想要打败几乎不可能。

    所以,现在只有击杀林凡,抢得宝物后迅速逃跑这个选择。

    趁着黄狼被黄金大戟纠缠,无法脱身,还没反应过来,他决定先将林凡擒住。

    刚才那一脚,已用尽全力,使得林凡受伤,此时正是最好机会。

    “比控土能力,你还是嫩了点!所以,死吧!”

    付烈大吼,双手快速掐诀,三把黄芒缭绕的宝器飞出,分别是刀剑环。

    土灵力喷薄,都是极品。

    三样宝器成品字形飞出,将左右下三个方向锁定,令林凡只有飞或退两种选择。

    飞,速度不快,只会被击落。

    退,只会死得更快。

    林凡冷汗大冒,被对方强大气势所迫,整个人非常紧张。

    刚才偷袭,被付烈反击,震得气血翻滚,识海混乱。

    一个境界一个天,放到等阶之中也适用,特别是每三个等阶组成的小境界。

    从固元来说,初中后三个小境界,突破瓶颈后实力差别很大。

    因此修行界有固元三固的说法。

    一固化俗,二固脱胎,三固筑基。

    固元,固元,是将天地灵力提炼凝固,进一步强化,使之更加坚韧,更加强大。

    第一固,也就是突破三阶瓶颈,将会告别最简单的炼气之法——聚气入体。

    这个时候,就要开始尝试锤炼灵气,使之慢慢改变,为进阶作准备。

    到这一步,已不再是借用天地灵力,而是有主动的意味。

    要靠自己变得强大!

    修仙即修心问道,最主要的还是自己,而不是外物。

    只要有这种意识,那就可以心境脱俗,开始修心,寻求自己的道。

    再过三阶,经历又一次凝固提炼,突破六阶瓶颈,道心稳定之后,就可以真正的脱胎换骨,成为一个合格的修道者。

    就像进级固元境,具有修仙资格一样。

    要想修仙,必须合格,明白自己的道。

    可光有资格,成为合格的修道者,明白自己的道还不够。

    要想在修行之路走得更远,必须筑基。

    只有明道心,知道向,筑道基,才会寿元大增,具有寻仙问道的时间,真正成为一名修道者。

    筑基是后话,暂不多说。

    很多人道心不明,始终无法寻获自己的道,以到终身都没能突破固元三阶,甚至资质差的,连聚气境都无法突破。

    颓丧之下,就此沦为凡人的不在少数,更偏激的会沦入邪道,成为妖魔匪寇,背道而弛,俞行俞远。

    当然,有些人甘愿平凡,顺其自然,这又另当别论。

    想起一些低阶修士,比如母亲程香为何修为低下,才固元二阶。

    除了进阶需要大量的灵力之外,还因为她明白本心,选择了平凡。

    平凡,虽说势弱,但何曾不是一种道,一种修行。

    这总比偏入邪道还要好吧。

    道心失守,无法明心定志,此生恐难得道。

    事实上,又有多少人是奔着大道而去的呢?

    因此,红尘多精彩,修行皆孤苦!

    所以,这些无法寻仙问道之人,便会融入凡尘俗世,或造福百姓,或为害四方。

    虽说无法在修行之路走得更远,但并不说他们无法进阶。

    红尘历炼,经年累月之下大彻大悟,忽然突破瓶颈的也不在少处。

    这也是修行之人为何喜欢历炼的缘由。

    红尘,包罗万象,最平凡,最真实,乃万道汇集之所。

    甚至有一些邪修,妖魔恶灵,反在破坏杀戮中明志证道,寻得邪门歪道,突破瓶颈,强大无比。

    这就是修士正邪的由来。

    天地大道,不公似平,给每个人都有公平选择的权利。

    同样的修行炼气,但道不同,最终一念成魔,一念成仙,皆由个人选择。

    付烈正是如此,天性邪恶,视人命如草芥,杀人如麻。

    可这并不妨碍他变强,虽说无法以杀戮明心证道,筑基增寿,但却靠着杀戮,早早破开三阶瓶颈,然后一路进阶到固元六阶,实力大增。

    到这时,再次遭遇瓶颈,不论多努力,他始终都无法突破,因此才会想要利用三清果冲关。

    可是啊,林凡的出现,坏了他所有计划。

    而林凡更是毁了他辛苦经营的势力,杀了他唯一的儿子。

    这叫他如何不怒呢?

    所以,于公于私,他都对林凡恨之入骨,急欲杀之而后快。

    不仅要杀,还要慢慢折磨,如此方能解他心头之恨。

    而现在,最主要的是,先擒住林凡,夺得所有宝物。

    土遁术,若是让同是土灵体的他得到,那绝对是如虎添翼。

    他相信,只要得到土遁术,数年内,方圆几百里就是他的天下。

    带着种种心思,付烈全力施为,务求一击伤了林凡,夺得宝物。

    甚至血都来不及止,靠着境界威压,向林凡欺近,想要将他生擒搜魂。

    三把二阶极品宝器,足以将林凡所有手段克死,令他再无反抗之力。

    、、、

    三件宝器,带着凝厚无比的土灵力,令林凡神色凝重,而付烈固元六阶的强大威压也令呼吸沉重。

    “付烈身为固元六阶修士,比我高上四阶,又经过一次瓶颈蜕变,光凭修为我还真不是他对手,此时若想战胜,唯一的办法就是倚靠身外之物,也就是装备法宝!”

    修为不够,等阶不高,实力不强,唯有利用外物弥补,这是修行界铁打的规律。

    外物包括权势、财色、计谋、功法、技能、阵法、器物等一切东西。

    而林凡所倚仗的就是器物,也就是装备法宝。

    林凡天资不错,能仙武同修,强大同阶数倍,可越阶挑战,但还是差付烈一些。

    付烈的修为比他高,控土能力比他强,因此先前才阻断偷袭,令他受伤。

    这时,只能靠功法技能,靠装备法宝。

    玄技大地拳法尚未悟透,威力未成,遇到真正的强者,还不足以保命。

    其他功法更是弱势,无法起到作用。

    思来想去,血心剑才是克敌制胜的关键。

    而从根本上来说,那就是血祭术!

    因为它能祭炼出血器——血心剑。

    先前出其不意,就算强如付烈,也被血心剑刺个窟窿。

    现在,望着飞回手中的血心剑,暗暗念着,也只有靠你了。

    无法刺杀,那就正面作战吧!

    做出决定,林凡便开始反击。

    嗡!

    颤鸣声中,浑身亮起黄芒,那是三阶厚土珠被激活的标志。

    而且比任何一次都还要耀眼。

    吼!

    石灵珠化为十米长石妖兽,张嘴怒吼出声,然后浑然不惧的冲向一把二阶极品宝器。

    与此同时,寒铁石飞出,化为三米大小,如同一面黑盾,绕体旋转。

    作好防御手段,心念一动,八把一阶宝器从兽皮袋中飞出,向飞来的一件极品宝器轰去。

    最后,两眼一眯,冷芒乍现,右手猛的一甩!

    血心剑化为一道血光飞出,向一把极品宝器飞去。

    咔嚓!

    被灵识彻底激活的血心剑后发先至,正中目标。

    凭借远超同阶,难以想象的锋利,眨眼将那把极品宝器洞穿,击碎成片。

    “去!”

    林凡冷喝一声,继续催动血心剑,根本顾不上其他法宝。

    乘胜追击,一心杀敌,以杀止杀!

    如此决绝疯狂的打法,简直就是想同归于尽。

    也就在此时,其他法宝剧烈碰撞,轰鸣阵阵,沙飞石走。

    灵霞暴涌,林凡站立原地,任凭暴走灵气冲击,一动不动,如同一块倔强的石头一般纹丝不动。

    坚定不移,自信不败。

    “臭小子,你到底是狠,还是笨呢!”

    看到林凡反应,付烈咬牙怒骂。

    林凡的选择令他进退两难,难以抉择。

    一方面,他不想与林凡同归于尽,毕竟其他人已出现在两千米之外。

    若是此时拼个两败俱伤,只会便宜其他人。

    可另一方面,若不拼,就会错失良机,陷入纠缠之中,对他而言,同样不可取。

    况且,血心剑的威力也令他心生惧意。

    此时不能退!

    “我倒要看你强到何种程度,胆敢逼老夫硬碰硬。”

    片刻犹豫,在怒意驱使下,狠劲也涌上付烈心头。

    呼!

    右手曲起成爪,手中浮现一物,是个灰色瓶子。

    灰瓶见风而涨,一股浓烈的阴风吹出,卷向血心剑。

    与此同时,左手拍出,化成一只黄色巨掌,隔空向林凡抓去。

    虚空在这一掌之下,变得凝重之极,犹若凝固一般。

    “哼!老夫全力而为,看是你飞剑厉害,还是老夫的污灵瓶厉害。此瓶专藏污秽邪气,可腐蚀宝器,凭你飞剑再强,落入其中也将灵性皆失,化为凡物。”

    这样想着,他本就阴鸷的神情顿时变得阴冷,邪恶。

    他不信如此做,林凡那强到变态的飞剑还能伤到他。

    嗖!

    血心剑一闪而过,撞入污灵瓶之中。

    “入得此瓶,飞剑必毁,看你还能如何!”

    眼见如此,付烈神色放松,咧嘴冷笑起来。

    笑容阴森,残忍。

    抓向林凡的巨掌也因兴奋而颤抖。

    黄色巨掌拍开寒铁石,挤得厚土珠灵光晃荡,将林凡困住,动弹不得。

    可林凡还是一动不动的站立,未因任何事情而移动半步。

    唯一不同的是,双眼更加坚定。

    乃至平静!

    两人就这样短暂僵持起来。

    噗!

    “啊!你到底做了什么!”

    片刻过后,就在林凡被抓得吐血之时,付烈忽然面色大变,惊怒叫喊。

    话未说完,污灵瓶“嘭”的一声碎裂,一股强大之极的气势散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