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3章 求丹

正文 第3章 求丹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林凡一路小跑,很快来到李家门前。

    平时跑这么一段路,他会感觉血流加速,呼吸沉重。

    可现在面不红,气不喘,心平气和,一点疲累都感觉不到。

    “这就是修行的好处吗?真是太好了,我一定要努力修行,变得无比强大,这样才能把娘的病治好。”

    想到程香的病,满腔欣喜又化为乌有。

    他虽不说穿,可历经这么多事,早心知肚明,明白程香处于一个非常不妙的状态。

    也不知程香用何秘法,看起来大病痊愈,行动自如,可实际上却是回光返照,生机尽去。

    因此,他今天决定,哪怕再难堪再丢脸,也要为母亲求到四阶续魂丹。

    本是镇上最有名的公子哥,如今却是一个普通田工,好在李家下人也算忠厚,不会仗势欺人,他得以顺利进入李府。

    更幸运的是,由于时间尚早,李元辉还没外出,此时正在偏堂用膳。

    等待一会之后,李元辉终于来到大堂。

    林凡微微咬着嘴唇,再次下定决心,走上前,躬身递上信封。

    “林叔早,这是我娘让我转交给您的。”

    李元辉是个身材中等,个子偏瘦的中年人,配上一双眯缝眼,气势颇为凌厉。

    平常林凡根本不敢正视他,可今天却变得有些不同,神情坚定的看着李元辉。

    李元辉微微不快,不过也没多说,伸手接过信封,正要打开,却被林凡动作吓得一跳。

    咚!

    林凡突然跪下,然后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他想阻止都来不及。

    “小凡,快快起来,发生何事?让你行如此大礼。”

    说着便想要拉林凡起来。

    林凡面露哀伤,眼神极是坚定,不肯起来。

    “林叔,求求你救救我母亲,只要能买到续魂丹,林凡愿意一辈子成为李家下人,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他边说边磕头,头皮都被磕破,点点血液飞溅出来。

    李元辉神情大变,手一挥,一股无形气劲将林凡强行托住,令他再也跪不下去。

    “你这孩子,有话好说,何必如此,何苦如此。”

    李元辉手忙脚乱,竟显得有些慌乱。

    林凡流着泪,哀求道:“不,李叔,你不知道我娘她现在的情况,七灵丹已无法压制病情,想要让她活下来,除非有续魂丹才行。李叔,林凡求求你帮帮忙,救救我娘吧。”

    林凡紧紧拉住李元辉衣襟下摆,满脸泪痕,加上血肉模糊的额头,显得凄凉无比。

    “小凡,你先坐下,把情况跟李叔说一声,让李叔好好想想。”

    李元辉心一软,叹了一口气,把林凡扶到一边坐下,然后神色复杂的说话。

    看到林家变成如今这样子,他于心难安,可却也没有办法。

    谁叫他修为低微,有心无力。

    林凡也不是第一次哀求他帮忙,这三年来,他帮林家的也算够多的了。

    可现在,林凡却想要四阶续魂丹,那可不是一件小事情,说帮就能帮。

    一颗便要一千块灵石,而且还是中品灵石,相当于一万块下品灵石,整整一千万金币。

    就算以李家百年积蓄,加上各种资产,也才两千多万,这叫他如何不纠结。

    先不说他愿不愿帮,光是程香古怪的病情就大为棘手,似病不像病,似伤不像伤。

    照他的看法,程香应是炼功出了岔子,或是中了邪术,伤了根基。

    就算换来四阶续魂丹,也未必能解决问题。

    治得好那还好办,治不好那不仅是林家之灾,也是李家之难。

    李家有可能从此一蹶不振,就此从东平镇除名。

    诸多顾虑之下,他一直没有答应林凡。

    可现在,瞧林凡的样子,分明是程香到了一个紧要关头。

    要什么抉择,一时间心乱如麻,神色阴晴不定。

    看到李元辉犹豫不决,林凡也知事情难办,心中惊惶,当下神情更苦。

    不过他还是稍稍收敛情绪,将程香这几天的状况说了一遍。

    当然,关于修行一事,他只字未提。

    “不好!小凡,快跟我走。”

    谁知林凡一说完,李元辉却面色大变,右手抱起他,化作一股狂风,飞一般向林家冲去。

    “李叔,到底什么了,是不是我娘她、、、”

    瞧见李元辉紧张之极的模样,再联想这几日的异状,好像证实什么一般,林凡心中那股不安越来越强烈。

    明明是朝阳初升,光芒万丈的清晨,他却有一种天昏地暗,世界末日的感觉。

    “娘,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林凡在心中暗暗祈祷。

    林家与李家相距并不远,以李元辉固元二阶的遁术,仅仅几个呼吸,两人便出现在那个破败的小屋前。

    林凡毫不迟疑的推开门冲进去。

    “娘!”

    待瞧见程香的模样,他如遭雷击,面白如纸,惨叫一声扑到床上。

    程香与他出门前的样子判若两人,面色青黑,满头白发,犹如枯尸冷骨一般。

    若不是还有微弱的生命波动,李元辉还真觉得她已经死了。

    而在林凡眼中,程香冷得像一具死去多时的死尸。

    “娘,你醒醒啊,你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句话啊!”

    林凡哭得撕心裂肺,不停摇着程香,希望她能睁开眼睛,再次活过来。

    哪怕是多说一句话,一个字也好。

    可任凭他如何哭喊,程香却毫无反应,并渐渐冰冷僵硬。

    “娘,你不要丢下凡儿一个人啊。”

    林凡涕泪齐流,哭得声音嘶哑。

    李元辉重重叹了一声,于心不忍,上前扶起林凡。

    “不不不,我不相信!林叔,求求你,快救救我娘吧,快帮帮林凡,只要能拿救活我娘,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做牛做马都可以,求求你了,林叔!”

    林凡双目赤红,神情骇然,状若疯狂。

    李元辉将他紧紧抓住,见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心中一痛,急忙软声道:“小凡,你要冷静,不是李叔不帮忙,现在的状况就算是有续魂丹也无济于事,你明白吗?”

    听着这话,林凡如遭雷击,每多听一个字,脸色就苍白一分,最后近乎透明。

    片刻,他两眼充血变得通红,并睁到最大,突然吼道:“我不信,我不信,明明是你不想帮忙,不想救我娘!李叔,我求求你,帮帮小凡好不好、、、”

    林凡紧紧抓着李元辉,好像他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感受到那双小手传来的力度,再瞧见林凡歇斯底里的样子,李元辉心中一痛,无言以答。

    情绪大起大落,惊急攻心,林凡已失去理智,变得神智不清。

    李元辉暗叹一声,将一股灵气输入林凡体内,护住其心脉,并震散郁结在他胸腔的闷气。

    可如此做也仅仅是起个疏异作用,关键还是在于林凡自己。

    “小凡,我会帮忙让你娘清醒过来,你好好冷静一下,想想等下该说些什么吧。”

    最终,李元辉摇了摇头,并语声沉重的交代林凡。

    林凡眼中闪过惊慌、错愕、绝望、不信,最后化作深深的沉痛,就那样静静的盯着李元辉。

    李元辉的话,就好像死神的宣判一样,将他所有希望都浇灭。

    他突然不哭也不叫,甚至双眼也开始恢复清明,理智渐渐回复过来。

    “好,谢谢李叔,我知道怎么做了。”

    过了好一会,林凡松开因用力而变得发白的双手,然后声音平静的开口说话。

    李元辉柔声道:“小凡,你要节哀,振作起来,好好送你娘最后一程,知道吗?”

    “嗯!”

    不知为何,此时林凡平静得有点过份,完全不像是一个九岁的孩子。

    哀莫大于心死,好像所有一切都已不再重要一般。

    那冰冷的声音,那绝望的样子,看得闻讯而来的亲戚邻居无不难过心疼。

    见林凡点头,李元辉轻轻放开他,叹了一声,慢慢走到床边,将程香扶起,并盘腿坐在她身后,运功将灵力输入她体内。

    过了好一会,程香面上青黑之色消退,两眼也颤巍巍的睁开。

    “凡儿。”

    她嘴唇抖了抖,发出虚弱之极的声音。

    “娘,凡儿在这。”

    林凡抹去眼泪,挤出笑脸,上前两步,紧紧握着程香两手。

    程香脸上露出一抹惨笑,艰难之极的开口:“凡人,娘要走了,你不用太难过,人都会死,就连神仙也不例外,明白吗?”

    “娘,凡儿明白,什么都知道。”林凡泪如雨下,不停点头,“可凡儿舍不得你。”

    “傻瓜,娘这是去跟你爹团聚,有什么好担心的。”

    程香替林凡拭去泪水,轻轻摸着他脸颊,眼中满含不舍与疼爱。

    “娘,不要丢下凡儿一个好不好,凡儿不想与你分开,你走后凡儿就是一个人了。”

    程香深陷的眼眶也有泪水凝聚,她惨笑道:“傻瓜啊,还有这么多亲戚邻居照顾你,还有你李叔,娘不是让你捎信给他,只要他看过信,就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到成年的。有大家帮忙,就算没了娘亲,你也一定会好好长大。凡儿,你要记住、娘对你、说、的、话、不要、、、”

    说到最后,程香神色急剧败坏,话语断断续续,声音越来越低,眼睛也慢慢闭上。

    感到程香双手越来越冷,林凡的心沉到海底,不顾一切的嘶喊起来:“不,娘,不要丢下凡儿一个人,不要离开我!不要死啊!”

    声音满是哀痛,场面凄凉,令人不忍直视。

    “哼!我血灵宗的人岂能说死就死,就算冥王来了,也要先经过我屠百雄的同意。”

    就在此时,一声冷哼如雷炸响,又如寒风卷过,整间小屋如坠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