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32章 大姐,你别激动啊

正文 第32章 大姐,你别激动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林凡自不知道付烈打算,此刻他已沉入地下八百米,在清点此行所获。

    数十个兽皮袋丢得满地都是,里面的东西被集中到一块,堆如山高。

    细细清算之后,最值钱的是厚土珠,三阶宝珠一个,估计能卖个三万块下品灵石。

    接下来的是付东的二阶邪器,千鬼旗与黑木钗,还有一本不知等阶的邪术功法。

    另外还有八样二阶宝器,主要是刀与剑。

    接下来的是上百件一阶宝器,以及五百多颗一阶丹药,两百颗二阶丹药。

    除此之外,灵石总共算来有七千块下品灵石,灵草灵果什么的不多,只有上百左右。

    除此之外便是一些杂物,包括低阶功法,衣物材料之类的东西。

    “哇!算起来起码有八万下品灵石,真是发了,发了!”

    在这之中,三阶厚土珠,以及二阶宝器丹药占了将近七层。

    由此可见,不论是宝器丹药,矿石材料,都是等阶越高越贵。

    经过此次冒险,林凡身家急剧增加,从之前的万元户快要升到十万户,对固元二阶的他来说,也算是身家丰厚了。

    “难怪有人说,在修炼界,发家致富的最快捷径便是杀人越货,何况杀的还是这些作恶多端的流寇,真是大快人心啊!”

    林凡傻笑不已,连口水流到地上都不自知。

    “只要到小河镇将这些东西换成灵石,相信不用厚土珠也够修炼到固元三阶,那不如将厚土珠炼为防御法宝,正好适合我用。”

    “嗯!就这么干。”

    想到就做,林凡先是运功将体内阴邪之气给炼化,等恢复之后,再开始祭炼厚土珠为防御法宝。

    可厚土珠是三阶宝珠,一般来说,非筑基修士不能祭炼。

    好在林凡有血祭术,专走偏门,竟也能将其慢慢祭炼。

    跟直接祭炼成形宝器一样,这也是血祭术区于正统炼器术的另一个优势所在。

    整整花费三天时间,才终于将厚土珠初步炼化,成为贴身法宝。

    看着缩小为一个鸡蛋大小的厚土珠,他特意试了一下,灵识控制几把一阶飞剑全力刺向自己,然后激活厚土珠用以防御。

    飞剑竟连厚土珠的防御光罩都未能突破!

    换上二阶飞剑,虽能更加靠前,但还是无法破开防御。

    到最后,林凡总算弄清楚厚土珠的防御能力有多强。

    此时它的威力才发挥一半,可也相当于三阶中上品防御护甲。

    若是有朝一日完全祭炼,那能力绝对堪比极品三阶宝甲。

    而在此时,筑基之下,若想破开厚土珠的防御,非二阶极品宝器不可。

    好比是血心剑一样的宝器!

    可在固元境之中,有多少人能拥有血祭术?

    谁又能轻易将二阶宝器提升到极品的级别!

    想到这,林凡嘿嘿低笑起来。

    在固元境,哪怕此时他修为低下,但攻防能力已堪比一些修行多年,甚至是数十年的人的水准。

    而这一切,全都靠着血祭术才能做到,由此可见它是一门多么强大的炼器术。

    虽有些偏激疯狂,但比起最终结果,林凡还是能接受得了的。

    他甚至大胆猜测,恐怕所有人都能接受这种事情,毕竟现在的血祭术只伤已,未伤人,未伤天害理。

    难怪有这么多人痴迷于炼器,原来经过炼器术的提升,战斗力会成倍增长。

    试想一下,人虽未到下一境界,却能通过器物提升,提前感受下一境界的威力,何人不乐意呢?

    而血祭术更甚,它甚至能双倍,三倍提升战力,几乎可以说是同阶无敌,这种诱惑又有多少人能受得了。

    难怪此术被称为禁术。

    林凡是一个正常人,当然不会故做清高,此时也是欢天喜地。

    “可惜了,现在实力不够,只能令厚土珠发挥一半实力,真是有些不甘心啊!”

    那撇嘴皱眉的模样,若是被同阶修炼者碰上,恐怕会立即揣他几脚!

    因为别人就算是得到三阶宝珠,也无法使用,只能干瞪眼。

    他这是典型的得寸进尺,贪心不足!

    抱怨了好半天,他才依依不舍的将厚土珠收起,然后将付东的两样法宝拿出来。

    至于那本不知名的邪术功法,林凡瞄了一下,直接将其震为粉末。

    里面记载的种种手段实在是太过阴毒,简直是不该留存于世的功法,也不知付东有多丧心病狂才想去修炼。

    千鬼旗与黑木钗同属二阶邪器,而且还是上品邪器,光从等阶来说,是为数不多的精品。

    可林凡并不需要这样的邪器,论威力,血心剑只好不差,而且还能稍稍上得了台面。

    现在他要做的事就是——养器!

    养器,炼器术的一种提升技能,通过不断融合材料来提升装备法宝的能力。

    在血祭术中,养器称之为血养,比之正统养器术还要强大,只要是有用的材料,不分属性,都可以当成血器的养分。

    虽有法宝灵力不纯的弱点,但攻势倒是更加凌厉。

    而千鬼旗,黑木钗这样的邪器,林凡也不想将其卖出,因此决定用来血养法宝。

    “趁着血养,将邪器中的冤魂都放生,让她们得以转生轮回,也算是功德一件!”

    林凡嘀咕几声,作出决定。

    将两件邪器抹去精神印记,然后将其中的冤魂全放出来。

    顿时,满室皆是鬼影!

    林凡大致一数,差不多有七百人,到此刻,他再一次暗叹付东的丧心病狂。

    这些冤魂长期被人所控,均是怨恨极深,一出现便化作厉鬼冲向林凡。

    呼!

    一股熊熊烈焰从林凡身上升起,令那些厉鬼纷纷闪躲!

    鬼怕火,特别是道家真火,林凡这一招,立时令她们退避三舍。

    “诸位大婶大姐,请听我一言!我知你们心有怨恨,但我并非伤害你们之人,这两件邪器的主人已被我斩杀。从现在起,你们自由了,不再受人驱使,可以投胎转生,进入轮回,不如就放心的去吧!”

    林凡一边解释,一边暗叹又是自找麻烦。

    可这些厉鬼并未散去,反在一阵尖啸声中,化为一个狰狞诡异的长发女鬼,再次扑向林凡,大有不死不休的势头。

    “大姐,你别激动啊!”

    被逼无奈,林凡只好加大真火之力,同时将两件邪器驱动,对长发女鬼展开一击。

    邪器本是主物,很轻易就将长发女鬼刺伤,她厉啸数声,这才停止拼命。

    经历林凡一番苦劝,长发女鬼才明白过来,眼中厉色稍减。

    最后,她紧紧盯了林凡数眼,似要将他深深记住一般,方才化为一道鬼雾离去。

    “哎呀呀!不怕鬼敲门,就怕鬼掂记!这个大姐真是太恐怖了,比那些坏人还可怕,劝人不易,劝鬼更难啊!”

    林凡吐槽了几句,静下心来,开始血养血心剑。

    用灵识震碎两件邪器,再用火灵力驱除阴邪之气,然后提炼出可用材料,将它们融入血心剑之中。

    抛开别的不说,两件邪器材料本身倒也算珍贵,令血心剑威能涨了一大截。

    见此,干脆将那些破损的宝器全都提炼,将精华化为养分滋补血心剑。

    这么一来,四天后,当血心剑再次飞出之时,它比先前强大了许多,更加锋利,更加妖异,犹如一把会呼吸的妖刀。

    若不是明确知道它还没通灵,林凡都有点怀疑它已是煞器级别的法宝。

    煞器,那可是能媲美灵器,是凝丹修士才能使用的法宝。

    由此可见,此时的血心剑威能有多大,就算不是三阶血器,也绝不再是二阶,因为它的实力已大大超过任何二阶法宝。

    看着血心剑与厚土珠,林凡无比开心,脸上写着满意两个大字。

    这七天,在疯狂血祭的情况下,修为没有增加多少,反倒是灵识之力提升不少。

    或许是勤加锻炼的缘故吧,灵识的使用更加娴熟,更加灵活。

    再休息一天,林凡终于从地下浮出,来到阳光明媚的大地之上。

    咕噜咕噜!

    一阵肚饿声音传出,林凡顿时怪叫起来。

    “哎呀呀!只顾着炼器,竟然忘记吃饭了。”

    接下来,他打到一只野兔,将其烤熟,三下五除二吃了个干净。

    “吃这么多,也不见长肉,真是白吃了!不长高也就算了,连肉都不长,这说得过去吗?难道一辈子要我当小孩吗?再过一个月,我都十一岁了!”

    摸着扁扁的肚皮,林凡满是苦恼,习惯性的自嘲起来。

    不过他终究是年少,没一会已抛下烦恼,拿出飞剑,辩明方向,往小河镇飞去。

    经过一个时辰飞行,灵力消耗大半之时,他来到王家灵药铺。

    “你、你、你是林凡!等、、、”

    刚进门,待店小二看清是他,怪叫一声,立即双腿哆嗦的向后堂跑去。

    林凡被对方弄得莫明其妙,拿出一把镜子照了照,发现没什么变化啊。

    “奇怪,我又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这店小二为何这么大反应!难不成我长帅了?

    帅得鬼见愁,人见跑不成!

    正这么想着,后堂一人急步而出,正是多日不见的王洋!

    刚想开口打招呼,却不料王洋一脸焦急,抢先斥道:“我的小祖宗,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竟敢在此时出现,不想活了吗!”

    林凡一听,征在当场,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