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2章 化火功与血祭术

正文 第2章 化火功与血祭术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凡儿,其实你不仅可以修行,还会比一些人更好,因为你是灵武同体,兼具火灵体与土魂力,甚至是火土双重灵体,不论是仙术还是武技,都可以修习。”

    程香抱着林凡,语声缓缓的开口。

    “至于你为何身为火灵体,却又带有武者才有的大地魂力,或许是因为兼具娘与你父亲血脉的缘故吧。”

    “我与你父亲当年在外历炼,相爱后便决定过平凡人的生活,更想让你也过上平静安乐的生活,因此才用镇灵玉封印你的灵体气息。”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不想你太过引人注目,更不想你走上修炼一途,只因修炼界实在是太过凶险。”

    “修炼本就是突破自身桎梏,逆天求生,天道难寻、仙缘难遇、造化难得,让修炼一途变得困难重重,气运不佳者,稍一松懈便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可修炼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世事难测,人心险恶,你要时刻谨记,比起其他,人才是最可怕的生物。”

    “为了功法丹药,为了法宝神兵,为了荣华富贵,为了长生,有些人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所以你一定要记住,防人之心不可无,我虽不害人,但也不能掉以轻心,一片热忱,特别是无缘无故对你好的人。”

    “可天意如此,刚好你又到修行的最佳年纪,罢了罢了,日后修行之路福祸难测,为娘放心不下,只好把知道的都教给你。”

    、、、、、、

    程香说了很久,可叮嘱最多的却是小心防范,谨慎活着,甚至有意点出为了活着,无需在意世人眼光,无需顾及世俗评论。

    因为,她知道林凡即将走上的是一条什么样的道路。

    如果只是个平凡人,那她无须如此慎重交代。

    可想起修炼界的弱肉强食,想起她离开之后,林凡一个人无所倚仗,只好狠下心肠。

    “凡儿,其实在你幼时,娘便用灵药为你疏导经脉,再加药水泡身,虽说无法超人一等,可也算资质中上,只要认真修行,今生或有可能筑基成功,长寿两百载,至于凝丹化婴,那就看你能否获得仙缘造化了。”

    程香给林凡细心解释修炼世界的等阶,修士先要身具灵体,历经聚气、固元、筑基、凝丹、化婴、虚神、炼神七大境界才有一丝机会飞升上界,寻得大道。

    武者要身具魂力之后方可修炼,也有武徒、武士、武师、武王、武皇、武圣、武帝七大阶位。

    也许是因程香本为修士的缘故,她不愿林凡吃苦,下意识的让他选择修仙,而非成为武者。

    “凡儿,你将镇灵玉取下,娘为你解开封印。”

    说到最后,程香让林凡取下脖子上的镇灵玉,手上泛起红光,紧紧握住那块诡异的黑玉。

    随着镇灵玉散发出诡异的黑光,林凡隐隐感到身体变得有些不同,可具体不同在哪,他又说不上来。

    等黑玉变成正常黑色,程香已是满头大汗,精疲力尽。

    “娘,你没事吧,不要再为孩儿浪费力气了。”林凡无比担心。

    程香神情肃然,道:“不行,你也快十岁,正是经脉初成,炼气修行的大好时机。娘今夜要把所有东西都教给你。咳咳!”

    说到这里,程香突然大咳,竟吐出两口黑血。

    林凡吓得面如土色,当即站起,想要扶程香躺下休息。

    “不许乱动,快盘腿坐好。”

    程香疾言厉色,怒喝出声,并从床头小柜取出一个盒子,拿出一颗血红丹药吞下。

    过了好一会,程香才恢复常态,但面色却不再是红润之色,而是妖异的黑红之色。

    从没见过程香如此模样,林凡惊得不敢乱动,依言坐在床上,摆出盘腿静坐的资势。

    “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

    程香神情冷硬,直到林凡闭上双眼才放松下来。

    “集中精神,想像自己是一团火,能将所有东西都烧起来。”

    程香伸出右手,在林凡身上疾点数下,最后慢慢按在丹田之上。

    她右手泛起红色光芒,并隐隐向林凡气海穴渗入。

    随着程香动作,林凡忽然感觉浑身暖阳阳,有一种说不出的舒适感。

    多年来的疲累似乎都被驱散,令他昏昏欲睡。

    “不可分心,凝神感应体内情况,并认真记下。”程香严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脑海,而他却没听到她张嘴说话。

    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急忙按照程香的话,把自己想象成一团火焰,然后仔细感应身体异状。

    随着心神凝聚,他渐渐感觉到不同之处在哪。

    有一股温暖的气流从丹田处升起,接着经由小腹涌向胸腔四肢,然后直达头部,最后又顺着一条条奇怪的路线回到丹田之中。

    如此循环一圈,他竟感到精神振奋,充满活力,浑身都是力量。

    这感觉令他非常欢喜,既陌生又自然,好像天生就该如此一般。

    而且他还感觉到四周充满点点暖意,跟体内暖流遥相呼应,似要向他这团火焰飞来,融入其中。

    “凡儿,修士与武者不同,武者需要炼体,可要想成为修士,就需炼气。炼气则是将天地灵气不停锤炼,使其进阶,灵气变多变强,方能反哺自身,使之跟着变强。炼气则是修士一辈子都要做的事情,哪怕他是炼神修士也一样,而想要炼气,除了身具灵体,可以感气之外,还要能聚气入体,如此一来方能利用天地灵气进行修炼、、、、、、这个时候,你不仅要记下刚才的运功路径,还要试着引天地灵气入体,加入功法路径之中。来,尝试一下。”

    程香在一旁谆谆教导,并不断将自身灵力输入林凡体内,带着他练功。

    而她的脸色却因此俞加红艳,几欲滴血。

    林凡本想停止,可一想到程香会生气,孝顺的他便又认真感应。

    这一次,他能更加清晰感受到灵气流向,并默默用心记下。

    一个周天过后,脑海中不仅传来程香的声音,还有一幅立体光线图,其上缀有无数个光点,像个会发光的小人。

    “凡儿,你参照此人体经脉简图,将刚才的运功路径与此图一一对应,不能出现分毫差错,须知炼功走错一步,轻则受伤吐血,损失修为;重则走火入魔,灰飞烟灭。”

    程香用灵识引导林凡,助他一一认识人体的十二经脉,奇经八脉,还有各大穴位,五脏六腑等东西。

    在程香的悉心教导之下,他虽不能完全记下所有东西,但运功路线却丝毫没有记错。

    而这一夜,程香丝毫没有休息,不断引导林凡练功,同时教这教那,恨不得把所知一切全都教给他。

    尽管夫妇二人只想过平凡人的生活,但潜意识里还是早为林凡作出准备。

    即使不修仙炼武,也要长命百岁,他们还没愚笨到想要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地步。

    简单来说,他们想等林凡长大后再教其修仙,然后活个两三百岁这样便足矣。

    这种想法,在仙武同修的中元大陆比比皆是,众人早就见怪不怪。

    这一夜,是林凡生命中最高兴又最忧伤的一夜。

    年幼的他,并不擅长隐藏情绪,特别是在亲近之人身边。

    他高兴的是一个新世界迎面扑来,忧伤的是程香的病情。

    等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疲劳尽去,精力旺盛。

    可一瞧程香,所有的惊喜顿时化为乌有。

    程香虽面色红润,但好像一夜之间苍老数十岁,给人垂垂老矣的感觉。

    他急忙扶程香躺下,并起床煮早点,侍候她吃饭休息。

    等程香睡下,他才细细回味昨晚所学的东西。

    程香教给他的功法叫化火功。

    化火功心法口诀能让他更快,更好,更容易的感受天地间的火灵气,并将其引入体内,融入自身灵力之中。

    经过一夜修行,丹田中出现一个淡淡气团,这应该是他修炼出来的火灵力。

    与此搭配的还有一门法术,叫火蛇术,是将体内火灵力经由一些特殊经脉逼出体外,形成火蛇攻击他物。

    心法口诀与法术一起,才形成完整的化火功。

    化火功是一门最低阶的黄阶功法,很多修士都会,并不出名。

    不过此时,正适合林凡修炼,令他高兴不已。

    接下来的两天,程香白天休息,晚上吞服丹药之后拼命教导林凡,助他逐渐完善修行的基础知识。

    经过教导,林凡知道了什么是精神力,什么是灵识,什么是丹田,什么是筑期,什么是法宝神兵,什么是妖魔鬼怪,什么是灵果灵丹、、、、、、

    而他更是聚气成功,成为聚气一阶的火系修士,丹田内有一朵小小的火焰。

    除此之外,程香还教给他炼器术,而这炼器术却大有来头,叫血祭术,是区别于正统炼器术之外的一种邪术。

    经它祭炼出的装备法宝非常厉害,攻击力防御力是正统手法的数倍,因为祭炼过程融入了祭炼者的心血意念,所以嗜血嗜杀,一经祭出,必要见血,故此术被称为邪术,为正派所不齿。

    可对感恩执着的林凡来说,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东西,管它是正是邪绝不能丢,一定要好好修习下去。

    “凡儿,这镇灵玉来自泪海海底,虽然没什么大用,但却能隔绝灵识意念,凝丹之下,很少有人能看穿你的气息。你要细心保管,千万不要遗失,等你筑基成功,血祭术小成,再用精血解开里面的血祭封印,方能看到娘留给你的东西。”

    第七天天亮,程香一脸怜爱的拥抱林凡,无比慎重的交代。

    林凡一脸认真,答道:“嗯,娘,我一定会努力修行,争取早日筑基成功。”

    “这个傻孩子,修行讲究循序渐进,万万不可操之过急,知道吗?”程香会心一笑。

    林凡挠挠头,傻笑着点头。

    程香暗叹:“这个聪明又单纯的孩子,真是让我放心不下。凡儿,以后的路只能靠你自己走,为娘只能帮到这里了。”

    接着她又突然开口,叮嘱道:“记住,千万别让他人知道你的底细,知道吗?”

    “若是可以,等你长大时,记得找个强大一点的正派宗门加入,认真修行,平静渡过一生吧!”

    程香今天精神出奇的好,整个人变得神采奕奕,尽管还是瘦骨嶙峋,可气色大变,好似大病痊愈一般。

    她甚至能起身下床,并为林凡做了一顿可口的早饭。

    “凡儿,将这封信送到李家,亲自交给你李叔,娘有话对他说。”

    吃过早饭,程香叮嘱林凡好一会,方才拿出一个信封,让他送去李家。

    林凡点头,然后细心服侍程香睡下,这才放心出门而去。
第1章 其实你可以修行章节目录第3章 求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