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28章 简直是不男不女

正文 第28章 简直是不男不女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林凡惊出一身冷汗,迅速转身。

    刚才心神被愤怒占据,导致灵觉下降,竟没注意有人来到身边。

    若是别人直接出手?

    他不敢想象结果会如何。

    想起数次都是如此,不禁有些懊恼,为自己脆弱的意志,薄弱的安危意识而生气。

    可他不知道,哪怕是一个经历风浪的成年人碰上此事,也会大惊失色,更何况他一个十岁少年。

    林凡强自压下心中杂念,紧紧盯着来人。

    来人正是付东!

    阴狠毒辣,一脸病态的付东!

    也不知是他自大,还是有私心,竟然一个人出现。

    林凡有些意外,左右看了一眼。

    百米外,付东眼中闪过不屑,阴测测的道:“不用看了,就我一个人,林凡!”

    “哼!你怎确定我是林凡?”

    一边套话,林凡一边细心留意四周,准备出手。

    对这些没有人性的流寇,特别是付东,他可没有一丝好感。

    付东对满脸杀气的林凡视而不见,声音冷冷道:“在上面时,我就心有疑惑,后面看到阵法波动,而你又出现在此,那只能说明一件事,就是有人闯了进来。”

    付东的冷静自信令林凡有些顾虑,紧紧盯着他,颇有继续倾听之意。

    冷哼一声,付东继续道:“我一路从上至下,未发现丝毫痕迹,所以问题必定出在地下!虽说梁城,甚至夏国云域都很少有人会土遁之术,但不代表没人会,对吗?”

    林凡哼了一声,并未答话。

    也不知为何,感觉付东给他的压力很大,不是修为上,而是态度。

    那种淡然镇静,好像掌控一切的态度,真的令他很不安。

    他明白,这是对方心境比他强大,因此才会让自己气势受阻。

    心态,有时也能决定一个人气质!

    付东随意的站在那,站在明亮的光线中,浑身浴着烛光,却像一只冰冷的恶鬼。

    见林凡默认,他又道:“我不知你用何办法破开地窟阵法,但既然已进来,那就不要出去,因为你,逃不掉!”

    声音坚定,充满冰冷的杀意。

    在这一刻,付东就像一只幻出鬼形,准备择人而噬的恶鬼!

    “那就试试看!”

    出乎意料的,与付东对阵,林凡并不惊慌,反倒是冷静无比。

    或许是受对手的影响吧。

    如果不冷静,只会死得更快!

    而此时深入敌穴,他果断选择出手。

    心念一动,血心剑化作一道血色闪电,瞬间攻至付东身前。

    与此同时,两手一甩,数十条火虫,落入地面,满地游走,向付东包围而去。

    哧!

    付东天生阴体,这让他心思缜密,性情阴险冷漠。

    看起来他一脸淡然,实则无时无刻不在防范林凡。

    他可不因林凡是个少年而掉以轻心。

    可他没想到,林凡虽小,但为人处事却如此干脆果断。

    只说过两句话便出手!

    而更令他惊心的是,对方法宝妖异,带着浓浓血气,眨眼来到眼前。

    这一刻,他感觉到了死亡,亡魂皆冒。

    好在他修有邪功,生死关头,瞬间爆发,身子一遁便闪开。

    可最终还是没完全躲过,被对方法宝豁开右臂,血流如注。

    这还是他反应快,要不就会被飞剑透心而过,死不瞑目。

    他没时间细想,双手一招,一股阴风生出,将随之而来的众多火虫吹散。

    “哼!”

    林凡二话不说,左手一引,一道黄芒飞出,在半空中化为一只身长五米的石妖兽,恶狠狠扑向付东。

    付东的反应力,爆发力也是让他心惊,没想到竟能躲开他精心准备的致命一击。

    既如此,血心剑就失去最好的猎杀机会。

    想起所见之事,心中愤怒令他毫不留情,再加上此地不宜久留,也该当速战速决。

    而且不知为何,内心深处涌出一股噬血之意,令他情绪不安。

    这并非由外物引起,更不是血心剑的缘故。

    而是内心深处,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被释放出来一样。

    他越想逃避就越不安,心境不宁之下杀心大起!

    灵识涌出,三样一阶宝器出现,跟着石妖兽飞向付东。

    至于血心剑,则化为一道流光,没入他身上不见踪影。

    “如此幼小便偷盗功法,还祭炼邪宝,看来你比我想像的还要邪恶一些。”

    血心剑不出,付东获得喘气之机,语气阴森的开口讥讽。

    “处事冷静,杀伐果断,说明你也是一个心狠手辣之辈,并非什么正派人士。”

    付东边说话边祭出一个黑色幡旗,快速一抖,化为一股鬼雾扑上来,将石妖兽给生生逼停。

    鬼雾中竟有无数女子魂魄,尖声惨叫,令人头皮发麻,心神颤抖。

    如此声势,就算是石妖兽也是动作一滞,露出空档,被鬼雾趁机而入,纠缠在一处。

    黄芒黑雾各不相让,嘶吼尖叫,拼命厮杀。

    另一边,付东左手一挥,阴风又起,卷起攻来的三样宝器。

    左手一握,三样宝器哀鸣一声,灵光暗淡,化为凡铁掉落于地。

    “这是什么法术,竟能腐噬灵力?”

    林凡双目一缩,心中大惊。

    阴风竟能腐噬灵力,联想到先前画面,以及面前鬼气森森的幡旗!

    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付东居然在修炼邪术。

    而且还是拿活人修炼,怪不得他一身病态,显得阴冷无情。

    脑子虽在高速运转,但手上可不停,几样宝器又被甩出。

    可很快又被对方发出阴风给腐噬,根本近不了身。

    就在此时,付东声音突变,阴测测的,还带点女声,犹如幽冥之音。

    “林凡,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露了底,才固元二阶,就算有邪宝在手,但又怎比得过我用上百名女子魂魄祭炼的千鬼旗!你根本不是我对手,不如早些放弃吧!或许我还会给你条活路。”

    的确,先前有镇灵玉,看不透林凡气息,可一出手便高低立判,难怪付东信心大增,神色再次镇定下来,将林凡攻势一一化解。

    付东修为高上一阶,修有邪术,手握阴邪法宝,实力高上许多。

    林凡面色凝重,灵识持续支出,控制石灵珠与对方幡旗法宝争斗,不敢松开分毫。

    分心杀敌,加上灵力如水消耗,他最多还能支撑一刻钟。

    不过他还有底牌,尚未到真正决胜负之时,所以并未全力以赴。

    而现在,他则是被付东烦得不得了。

    开口怒道:“话说你有完没完,罗嗦个不停,还是不是男人。”

    转眼又嘲笑道:“哦,你修邪术,炼邪宝,吸取女子阴魂,弄得人不人,鬼不鬼,何止不是男人,简直是不男不女,人鬼合体啊。”

    付东听后大怒,恶狠狠盯着林凡,声音更加阴森恐怖,道:“林凡,本想留你性命,但我现在决定将你杀死,通过搜魂找到土遁术之后,再将你魂魄炼入千鬼旗!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既然你在乎那些凡人魂魄,那就去陪她们好了!”

    说到最后,付东已是面色狰狞,两手一引,祭出两把黑光闪闪,邪气逼人的木钗。

    木钗变大,幻出厉鬼灵相,卷起两道鬼雾瞬间扑至林凡面前。

    来到眼前,两只厉鬼尖叫一声,形成音波钻入林凡脑海,令他识海震荡,波涛汹涌。

    林凡心神失守,动作情不自禁一滞,眼看就要被阴魂附体,死于非命。

    说时快,那时快,异光闪现,红芒泛起,一股熊熊烈火突然冒出,将林凡全身包裹。

    噗哧!

    厉鬼灵相被焚,化为青烟消散,仅余两把木钗穿过火焰,击穿护甲,刺在林凡胸口之上。

    一股阴冷邪恶的气息立刻顺着伤口钻入体内。

    受到邪物影响,林凡体力灵力受阻,空中石灵珠威能大减,灵光暗淡,被鬼雾趁机包裹。

    瞬息之变,生死攸关!

    “给我滚!”

    灵识将丹田处那朵火焰疯狂催动,化为汹涌灵力涌向伤口处,阻止阴气入体。

    于此同时,他突然大喝一声,右手出拳,同时右脚狠狠往地下一跺,整个通道便猛烈震动起来。

    下一刻,一只巨大的土质拳头出现虚空,并狠狠向付东砸去。

    付东冷笑不已,全力催动木钗,幡旗邪宝,想一举将林凡灭杀。

    却不料林凡突然爆发,好似临死反扑一击,威势竟是极大。

    心头一惊,脑子一转,想了一下,他犯不着与林凡两败俱伤。

    于是收回三成灵识,右手一动,化出一股猛烈阴风,斩向土拳。

    啾啾!

    阴风如刀,将土色巨拳斩得粉碎,化为黄霞消散。

    付东面现残忍笑容,驱使阴风化形,化成一个长发飞舞,面目扭曲的女鬼,狠狠向林凡扑去,要将他撕成碎片。

    “这点本领,还敢来闯、、”

    可就在此时,“轰”的一声巨响。

    立身之处忽然开裂,他不由自主往下掉落。

    心神一松,千鬼旗威能减弱,被石妖兽冲出重围。

    与此同时,向前扑出的女鬼也是动作一滞,在林凡身前十米处停下。

    “土遁术!你果然学会、、、”

    付东面色一变,失声惊叫,反应过来,运功便要飞起。

    可谁知却在此刻,异变又生!

    左右地面猛的一夹,化作两面石墙,狠狠夹击而来,劈头盖脸拍在他身上。

    付东被拍得惨叫几声,口吐鲜血。

    没想到竟被暗算,付东变得勃然大怒,不顾一切,全力催动功法。

    轰!

    土石纷飞,付东气势大盛,破土而出。

    “给我死!”

    他恶狠狠怒吼,身子向前猛冲,左手掐诀,右手拍出。

    千鬼旗所化黑雾中,一众魂魄纷纷惨叫,面目扭曲,好像在受什么酷刑一般。

    不过这么一来,鬼雾威能大增,堪比三阶宝器。

    阴风女鬼则再次扑向林凡,与此同时,另一道阴力强劲的掌风也紧跟而至。

    看来付东是铁了心要击杀林凡。

    可就在此时,妖异红芒一闪。

    哧!

    血心剑忽然从付东身后地底飞出,如血色闪电一闪而过,穿过付东后心,从前胸透出,又击中林凡身前女鬼,将其轰为虚无。

    付东惨叫一声,睁大眼盯着林凡,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

    头一歪,身子落地,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