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25章 珠中有物原是妖

正文 第25章 珠中有物原是妖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果然不愧是世家大少,竟连这种法宝都有,当日真是捡到宝了。”

    愣了好一会,林凡才渐渐平静下来,并由衷感叹了两句。

    接着,他将黄色珠子拿起,然后运起土灵力,注入珠子内部。

    轰!

    珠子光芒大放,刹那之间,一股强大威压出现,令地底洞府空气变得沉重起来。

    “出来!”

    林凡神情坚定,咬着牙轻喝一声。

    吼!

    下一刻,一声怒吼传出,满室皆震。

    伴随着怒吼,一道光影从珠子中冲出,化为一猛兽虚影出现在洞府上方。

    面目狰狞,头角峥嵘,威武不凡,杀气涛天。

    竟是一只长达十米的巨兽,且还是土系石妖兽。

    石妖兽,二阶妖兽,满身皆石,力大无穷,身若精钢,是二阶妖兽里面攻防能力最强的妖兽之一。

    黄色珠子由千年灵玉祭炼而成,本身并无多大威能,它只是被当成一种封印东西的器皿而已。

    到此,想必众多看客都知道里面所封为何物,当然是那二阶妖兽,石妖兽的精魂。

    原来如此,珠中有物原是妖。

    而想要祭炼出如此宝物,必先得到一颗石妖兽的内丹。

    内丹也叫妖丹,得到内丹,炼化之后方可得到石妖兽精魂。

    有了千年灵玉,再需炼器师用封妖入器之法祭炼,方可形成珠子法宝。

    这珠子看似平凡无奇,没想到竟比原先的橙心剑还要宝贵,单这珠子的价值至少都有五千下品灵石。

    看来这些世家大少,果真是身价不菲,出门历练,都被赐与重宝。

    现在,林凡忽然明白为何吕家会派人追杀自己,看来还真杀了一个有身份的人。

    “可是,我并不后悔!吕松那种阴险狡诈,欺负弱小之人,就是该杀!”

    沉默了一阵,林凡平静下来,并声音坚定的得出结论。

    于是他又将心神放回珠子上面。

    “这珠子法宝既然炼有石妖兽的精魂,那就叫你石灵珠吧!”

    微微思考一下,便欣喜异常的给黄色珠子定了名字。

    收回灵力,石妖兽灵影消失,威压不在,他也松了口气。

    拿起珠子端详半天,林凡忽然叹道:“既然石灵珠本身就如此强大,那就不必再血祭,只要将其炼化,就可以自由驱使,正好可以用作外在法宝。”

    想通之后,他便开始炼化。

    炼化与血祭不同,相对而言简单得多,只要用丹火将石灵珠祭炼一遍,再施上灵识封印即可。

    仅仅花费一天,林凡便将其完全炼化,法诀一引,灵识一招,石灵珠就瞬间出现在虚空。

    然后注入灵力,便能驱使珠子化形,变成石妖兽模样。

    炼化之后,石妖兽的威压对法宝主人也不存在,反而有种亲密相连的感觉。

    吃过饭,休息过后,林凡将珠子找根银丝串起,挂在左手手腕上。

    石妖兽防御力惊人,石灵珠正好可以用来防身,防止被人偷袭。

    “有了石灵珠,这回应该不会怕徐诚的飞剑法宝了吧!”

    林凡美滋滋的想着,脸上笑开了花。

    “可这石灵珠虽强,但还是抵不过那化剑符,那符篆被激活之后,威力起码顶得上固元五阶修士全力一击,我还是打不过呀。”

    一想到这,又变得苦恼起来。

    不过下一刻,他又嘿嘿低笑起来:“别以为就你有符篆,我也有!”

    拿出那张暗褐色符篆,开始细细研究起来。

    这张符篆干巴巴,上面画着一些乱七八糟的符号与图案,显得灰暗怪异,若不是有着淡淡灵压传出,恐怕早被当成垃圾丢掉。

    可见识过化剑符的威力,林凡知道这看不起眼的东西,实际上却有大用。

    是防身杀敌,逃跑保命的宝物。

    只是这张符篆到底是何种宝符尚未清楚,待激活之后方才知道。

    想到就做!

    运起灵力,缓缓注入符篆之中。

    可符篆却毫无反应!

    任由他注入再多灵气也没用,甚至是火土两种,以及同时注入都没用,仿若死物一般。

    “这不可能啊!我明明能感受到其中的灵气呀!”

    一张小脸顿时又纠结成团,犹如麻花一般。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为何那老鬼能用,而我却不能?难道这符篆不是土属性的?我要什么做才能激活它?”

    他那执着的性子又在犯诨,越是弄不明白越想知道到底是何物,整个人显得烦闷不已。

    细细回想起徐诚两次激活化剑符的过程,终于双目一亮。

    有了!

    原来如此!

    这符篆竟是用鲜血激活,先前徐诚两次使用时,都是口喷鲜血,然后才能令其变化增大,具有杀伤力。

    “哈哈,我明白了。”

    想通问题关键之后,他一蹦三尺高,手舞足蹈,像个偷吃糖果的小孩子一样开心。

    也只有这种时候,他才与年纪相符,像个十岁少年,而不是一个深沉的小老头。

    “嗯,那我也来试试看好了,不过话说回来,每次使用符篆,都要口吐鲜血,这样好吗?看起来好血腥好可怕的样子,竟比我的血祭术更加吓人。”

    开兴之下,他又开始吐槽。

    “咬舌头很痛的,用其它地方的血行不行?不管了,先试一试。”

    将左手食指划开,然后将鲜血慢慢滴到符篆上面,直到其完全变成腥红色。

    嗡!

    忽然之间,符篆发出嗡鸣声,灵光大放,自动飞起,离地三尺高。

    “哈哈,竟然成功了。”

    林凡大笑。

    看来用其他地方的血也是行的,只是战斗过程中,求胜心切,才会咬破舌头,如此动作会快上一些。

    想通这一点,急忙止血,然后笑着探出灵识,想要查看符篆到底为何物。

    可就在此时,林凡却怪叫一声,面色再次大变。

    因为符篆忽然涌出一股怪异吸力,将其灵识扯入,而且怎么也停不下来。

    “哇呀,这到底是什么鬼符啊,竟会吞噬人的灵识,惨了惨了,会不会灵识耗尽而死呀。到底要怎样才能停下来,我还不想死呀,特别是这么悲催的死法。”

    其实也是他没见识,所以才会如此大惊小怪。

    符篆本就需要使用者的灵识驱使,方才能发挥作用,符篆被激活之下,林凡不主动,它当然会主动掠取灵识。

    当然,符篆能杀人,可从没噬主一说,只要吸收够灵识,自然会停下。

    可林凡不知道,眼见符篆变大,化为一张黄色灵符向自己包裹而来,被吓得脸色惨白。

    心中一急,立即大喊道:“哎呀呀,符大哥符大姐,你千万不要吃我呀,我只是想看看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是男是、、、哎呀!”

    话没说完,灵符发出一阵耀眼黄芒,包裹着林凡化为一道流光,从地底洞府彻底消失,也不知去到哪里。

    这灵符到底是张怎么样的宝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