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暗匠 > 正文 第24章 自残三部曲

正文 第24章 自残三部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在灵识的精确控制之下,直到把橙色木剑内外都浸满血液,才停手止血。

    抹去血心剑所有精神印记之后,林凡便开始血祭。

    第一步,血浸!

    嘴一张将血心剑吸入口中,然后将其引入丹田,来到那团明亮妖艳的火焰当中。

    火系修士的火灵力也可叫成丹火,能用来炼丹炼器。

    其实也可通过天地异火,丹炉等其它方式进行祭炼。

    但大家都知道,林凡他,呵呵,现在实力较低,而且还很穷嘛。

    哧!

    被丹火炽烤,血心剑立即发出刺耳声响,同时升起一股血色轻烟。

    眼见于此,林凡屏气凝神,灵识内视,慢慢控制着丹火的力度,一点点将血液精华逼入飞剑当中。

    血祭术虽说可以速成,但却要求祭炼者专心致志,在血气不足之时及时献祭。

    随着祭炼开始,血心剑微微颤抖,似在抗拒,不愿吸收血液精气。

    它本是灵物,岂会甘心受血气侵噬。

    林凡急忙调用灵识,将整个飞剑包裹,一寸一点,强行将精血慢慢逼入其中。

    开始血心剑还本能的进行抵抗,坚持一会之后便被降服。

    在这过程,由于需要控制一切,灵识也与飞剑一样,同时经受丹火炽烤。

    那种痛楚,比之真人放在火焰之上还要清晰透彻,还要疼痛百倍千倍。

    毕竟这些痛楚无须经由肉体,而是直接传入脑海魂魄,与抽魂炼魄几乎等同。

    怪不得这血祭术要求祭炼者灵识强大,需要付出,需要玩命。

    现在看来,果真一点不假!

    就好像一个人用火烧自己,玩自残。

    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做。

    可林凡身为散修,无人帮忙,如今的困境决定他必须这么做。

    哪怕再痛,他也要忍着!

    哪怕再苦,他也要坚持!

    因为走上修行之路,没有后路可退。

    修行逆天而为,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林凡头上,脸上,身上冒出,很快便汗流如注,湿透衣衫。

    一个时辰后,直到灵识快要枯竭之时,才将血心剑血浸完毕,橙色木剑随之变为樱红之色。

    可是!

    这还不行,起码要将飞剑完全浸成红色,甚至是血色才行!

    而要达到这一步,至少也得血浸三次以上。

    “哎,果真是在自残,玩命啊!”

    林凡虚脱一般躺倒在地,哀声叹气。

    “奉劝所有正常人都不要如此做,这简直不是人能做的事情,就算是修仙之人也是苦不堪言,怪不得血祭术被称为禁术,妖法邪术,果然有其原因,学不得啊学不得。”

    一边摇头一边感叹,喃喃自语。

    可就算如此艰难痛苦,他还是要坚持下去。

    开弓可没有回头剑!

    好在地底洞府有着不少灵药灵果,加上捡来的丹药灵石,三天之后,血心剑终于血浸完成,化成明亮妖异的血红色。

    “真是苦不堪言啊!再次奉劝正常人不要玩自残!”

    林凡一边自嘲一边开始第二步。

    第二步,分识!

    分识,就是将自己灵识分入血器之中。

    听起来简单,好像把灵识注入其中便完事。

    实则不然。

    这需要将自身灵识强行剥离,然后附在血器之上,令血器带着祭炼者魂力意念,相当于自身灵识的外在延伸一般。

    不是那种用以作战,可以消耗的单向灵识,而是时刻可以感知,随心调用的意念之物。

    简而言之,相当灵识分身一般,这样方才有物随心动,一念杀敌的效果。

    这一步相当于将自己分化出一部分,寄生在血器之中,让其随血器一起成长,以血为食,变得嗜血若饴。

    如此一来,血器有若分身,方能令操控得心应手,随心所欲。

    最终就会达到血器一出,必要见血,若不见血,必伤自身的地步。

    又花了五天,林凡才完成这一步。

    第三步,唤灵!

    所谓唤灵,就是想法激活血器,让其觉醒。

    虽说还不足以让其诞生灵智,化身器灵的地步,但也会灵性大增,仿若通灵一般。

    器物有灵,便是灵物,通灵则会拥有灵智,产体灵体,以至最后的诞生器灵。

    当然,通灵并不代表器灵产生,只是为器灵的诞生提供一个前提条件而已。

    反之又不同,不通灵,则无器灵。

    唤灵这一步,就是将血器灵性唤醒,达到最佳灵体状态,为通灵作准备。

    如若有一天,唤灵成功,血器通灵,那就不再是血器,而是灵器。

    当然,灵器是正统炼器术所称,在血祭术里面,有灵智的器物叫——煞器。

    只有达到这一步,血祭术第一层才算圆满,如果还想继续祭炼,那就需要更高级别的手法。

    而目前,林凡所学的仅仅是第一层,所以最多也只能祭炼出血器。

    可经过这三步祭炼,血器虽还算二阶宝物,但真正的攻防能力,早已可比三阶,甚至四阶宝物,在同阶之中,几乎可说是位列巅峰,没有敌手。

    唤灵需要祭炼者用心神与血器时刻保持联系,如此方能凝聚其灵性。

    这一步非常重要,但又非常简单,只需将飞剑引入识海蕴养便可。

    然而,林凡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的灵识太弱,加上自身修炼所需,使得他不得不暂时放弃唤灵。

    否则一个不小心,灵识耗损过大,唤灵不成,反伤已身。

    如此这般祭炼装备法宝,简直就是自残三部曲,怪不得血祭术被称之为禁术。

    不过与之相对的是,结果令人非常满意。

    经由前两步,血心剑已完全变样,此时红艳若血,灵性逼人。

    在心念的指引下飞上飞下,仿若自己手臂延伸一般,且不需法诀指引。

    可作出各种动作,从各种习钻角度进攻,从敌人最想不到的地方出现,出其不意,攻敌不备。

    众所周知,驱使法宝作战,若是法宝没有诞生器灵之前,不是用灵识驱使,便是用法诀指引,只有这样,方能让法宝发挥威力。

    可这都是外力操控,非常耗费气力。

    就好比御剑飞行与真正飞行。

    虽然都是飞行,但御剑而行终究没有飞行本身来得灵活,自然。

    修士灵力得来不易,一般都用来修行,炼丹炼器,而不是随意浪费,所以一般人没事也不会到处乱飞。

    而经血祭术祭炼出的血器,灵性大增,想当于有另一个“灵识”自主控制,这么一来,灵活度大大增加。

    试想一下,这边还需各种反应,那边只是一念之间,哪种法宝更快,更厉害?

    当然,修土灵识强大,法诀熟练,也能做到这一点。

    可谁能保证斗法过程不分心,始终是全神贯注的。

    血器所占的优势就是快上那么一丝丝,伺机而动,见缝插针。

    这么一来,对阵斗法之中自然会占尽先机。

    加上血器威能奇大,自然是不出则已,一出必要建功,必要见血。

    反之,由于血器与使用者心神联系太过紧密,若是伤敌不成反被伤,那主人所受伤害又是他人的一倍乃至数倍。

    所以才有,若不伤敌便会伤己之说。

    可就算是持有血器者,也不是时时将血器用以作战,而是在关键时刻,生死关头方会使用。

    如此一来,血器便有若偏锋之物,强而不韧,刚而不柔,带着一击必杀,玉碎瓦全的决绝之意。

    有法宝兵器之中的暗者,杀者之说,就像人类中的杀手,死土一般。

    强大,恐怖,却又不能光明正大。

    可不管如何,这些都不是林凡当前所关心之事。

    此时他正高兴的驱使那把血红色飞剑,满洞府乱飞。

    “就让我看看你的威力有多大。”

    拿出一件一阶护甲,将其激活到最佳防御状态,然后心念一动,血心剑倏忽而至,往下轻轻一斩。

    哧!

    轻微之极,如若无声,那件一阶护甲顿时光芒暗淡,灵气全无。

    “这也太厉害了吧,几乎没有声音,仿佛切豆腐一样呀!”

    林凡自己好像都不愿意相信一样,目瞪口呆,讶然失声。

    正常情况下,二阶宝器均能破开一阶防御护甲,但要想如此迅速,宝器则必须激活到最强状态,且声势浩大,动静不小。

    想做到现在这样轻而易举,无声无息,不费吹灰之力,起码也要是三阶宝器才行。

    这足以说明血器的锋利强大。

    有了二阶血器,等同于有筑基修士的三阶法宝在手,攻击力已大大超过同阶。

    就算同阶实力强大,修为远高于他,却也是难以抵挡血器之威。

    这么一来,总算是有了保命之物,有底气面对同阶,甚至是高几阶的修士武者。

    “哎呀呀,一件一阶宝甲,三块灵石啊。”

    高兴归高兴,但转眼林凡又大呼小叫,满脸肉疼,叹惜浪费。

    浪费可耻,节约光荣!

    那心痛,那财迷的样子真是有趣。

    “好了,血心剑就先祭炼到此,接下来是另外两样。”

    满心欢喜的将血心剑收起,休息过后,又将黄色珠子拿起。

    不知珠子到底是何种宝物,是否其威能也有橙心剑那般强大。

    先是用灵识抹去残存封印,又将其烙上自己的灵识印记。

    灵识往里一探,顿时神色大变,好像见到什么极其可怕,吓人的东西一样。

    林凡将珠子一丢,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喘气。

    “妈呀,差点被吓尿裤子!”

    他拍着胸脯,满脸心有余悸。